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十九章 拆迁计划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超越冷笑着一声不吭,陆建瀛、祁宿藻和福珠洪阿等江宁文武也脸色阴郁着不吭声,只有祥厚提着一根马鞭在咆哮,一边抽打着一个倒霉的旗兵一边在疯狂咆哮,“狗奴才!坏大事的狗奴才!本将军叫你传令检查千斤闸,你居然敢给本将军忘了!难得的歼敌战机,就这么被你给浪费了!狗奴才,你坏了本将军的大事啊!”

    已经被抽得满身满脸是血的旗兵不敢喊冤,更不敢说他从没接到过祥厚这条命令——说了就死定了!所以那倒霉旗兵只能是声泪俱下的拼命求饶,哀求祥厚饶他一条狗命,可惜祥厚为了脸面更为了推卸责任,下手半点不肯留情,一鞭比一鞭抽得重,也一鞭比一鞭抽得狠,几乎把那倒霉旗兵给当场抽断气,最后还是福珠洪阿开口给那旗兵求情,祥厚才恨恨把鞭子抽在地上,跺脚大吼道:“把这个狗奴才拖出去!等他伤好了,再打四十军棍!”

    满身鲜血的倒霉旗兵被拖出去了,高坐正中的陆建瀛也这才开口问道:“祥将军,那昨天晚上,我们到底有多少斩获?”

    “三十五个。”祥厚神情万分无奈,道:“如果那道千斤闸没锈死,及时落下切断发逆退路,被我们骗进瓮城的发匪肯定一个都跑不掉!但……,唉,可惜啊!”

    本来就失望的陆建瀛更加失望了,同样叹了口气,然后才说道:“算了,这是运气问题,长毛命大才侥幸跑了,怪不得任何人,算了吧。”

    “对,这只是运气问题,长毛这次运气好,我们的运气差。”祁宿藻也咳嗽着附和,说道:“而且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这件事除了斩杀三十五名长毛悍卒外,还证明了发匪那边也不是象传说中那么可怕,他们也着急破城,也会犯贪婪轻敌的错误,我大清文武官员和满汉将士只要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定能打退发匪,坚持到各地援军到来!”

    祁宿藻说的纯粹就是废话套话,但在场的江宁文武却几乎都是拍手叫好,口不对心的自己哄自己,官职最高的陆建瀛还这么说道:“不止如此,这一战还帮我们找到了一位卧龙小诸葛——吴超越吴主事!吴主事,你也别过于失望,还有什么破敌妙计,尽管说来,本督一定采纳!”

    所有人的目光这才转移到吴超越的瘦脸上,而这一次,就连从一开始就看吴超越不顺眼的祥厚和福珠洪阿等八旗将领都开始在目光中带有期待了,然而很可惜,吴超越却十分无奈的拱手答道:“多谢制台大人谬奖,下官愧不敢当,此外下官还得道声罪,破敌之计下官是暂时没有了。”

    “这点绝不是下官谦虚。”吴超越又补充道:“是长毛已经吃过一次亏,就绝不会上第二次当,此外下官也还没有发现长毛的军阵营地有什么弱点,实在是拿长毛无计可施。但制台大人请放心,下官一定会竭尽全力寻找破敌战机,一有发现,定然向你禀报。”

    陆建瀛总算是对吴超越有了一点信赖,吩咐道:“那好,那吴主事你如果想出了什么破敌之策,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立即来拜见本督。”

    吴超越不是谦虚,是真的拿太平军没办法了,友军不给力,上司一个比一个贪婪愚蠢,手里唯一能靠得住就是自己从上海带来的一个营,给兵马多达数十万的太平军塞牙缝都不够,吴超越就是有通天达地之能,也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出反败为胜的办法了。所以吴超越也没再去浪费时间寻思什么破敌之策,早早就盘算起了在城破之时如何带着上海练勇逃命。

    想跑也没那么容易,且不是李开芳带着四万多太平军将士已经在神策门外修筑了二十四座营垒,随时都可以出兵封堵吴超越的逃生道路,但是神策门外那些废弃的民房院落就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险——擅长近身战的太平军只要随便在这些民房院落里埋伏一支军队,等吴军练勇出城时突然杀出,不敢说全歼吴军练勇吧,把吴军练勇杀得七零八落绝对是易如反掌。

    这些废弃的民房院落可恶的地方还不止这点,狭窄的街道空间窄小,地势复杂,吴军练勇又必须列队或者列阵而战才能发挥最大战斗力,手里的武器也只有在开阔地带才能发挥最大威力,在这样的战场上作战,战斗力至少得降低一半。同时这些房屋院落还是太平军伏兵和斥候的良好掩体,只要埋伏上一支军队,就随时可以直接威胁神策门城墙,对吴军练勇守卫城墙和出城作战都十分不利。所以吴超越很快就下定了决心,准备先把这些该死的房屋院落彻底夷为平地!

    夷平城外房屋,这件事在神策门守将耿桡那里倒是好说——天天吃吴超越的喝吴超越的,耿桡要是连这点小事都不肯答应就有些太不近人情了。难办的是出城执行拆毁房屋的任务执行人,战斗力唯一靠得住的吴军练勇当然不能干这样的苦差使,调动绿营兵出城又必须经过陆建瀛同意,所以吴超越也只好盯上了被自己骂为废物点心的筹防局练勇,然而令吴超越哭笑不得的是,当他找到助守神策门的两个筹防局绅董商量这事时,两个绅董却一起向吴超越伸出了手,“吴主事,你给多少军饷?”

    “你们的军饷,不是由筹防局发么?怎么还向我要军饷?”吴超越奇怪问道。

    “吴主事,你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啊。”一个绅董唉声叹气的说道:“筹防局已经半个多月没发饷了,我们这些绅董这些天不但一直欠着练勇的军饷,还得自掏腰包为练勇垫付伙食费,勉强维持着不让练勇辞差走人。这让他们在城墙上装装样子,倒是还马马虎虎能让他们照做,可是这要他们下城去拆房子,没有银子,我们是说什么都差使不动这些练勇大爷了。”

    “是啊,吴主事,我们也难啊。”另一个绅董也哭丧着脸说道:“我们垫付的伙食费,以后还能不能拿回来都是大问题。这会下城拆房子又要冒掉脑袋的危险,没有军饷银子,那样练勇丘八能听我们的才怪了。”

    吴超越气得都找不出什么话来说了,咬牙盘算了许久后,吴超越也只好含着眼泪做出让步,答应以两千两纹银为工钱,雇佣筹防局的练勇拆毁神策门外五里宽、一里厚范围的所有房屋院落,并承诺由吴军练勇为筹防局练勇提供火力掩护。但就算是这样,两个筹防局绅董却还是要求先见到银子才肯开工,吴超越气得大吼大叫,只能是派吴大赛带着银票去江宁城里的日升昌票号兑换银子。

    总部设在平遥的日升昌票号是这个时代中国最大的钱庄票号,信用目前勉强还算可以,但因为战火烽烟的缘故,吴大赛兑换两千两银子,又被日升昌敲诈走了五百两银票的汇水才拿到现银,吴大赛哭丧着脸把情况报告到了吴超越的面前后,吴超越也忍不住再一次破口大骂了起来,“狗娘养的王八蛋!不愧是八大蝗商的同乡后代,活该你们将来家破人亡!给老子记住,等老子将来发达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这些无良奸商!”

    还是看到了白花花的现银,筹防局那些练勇大爷才欢呼雀跃着用绳索下城,提着斧头锤凿到护城河对岸去拆除民房,结果也果然惊出了几个隐藏在那些废弃民房里的太平军斥候,但那些太平军斥候也害怕神策门城上的强大火力,不敢过来阻拦捣乱,只是赶紧返回营地向上官报告。

    气人的还在后面,拆迁工程开始后,太平军还没做出反应,一些拆迁户先跑来找麻烦了,跑到神策门下大声抗议,说城那些房屋都是他们的,拆他们房子就要赔他们银子,否则就要上元县衙去告状!耿桡无计可施,只能是找到吴超越商议,本就窝火吴超越一听更是火大了,想都不想就把那些拆迁户叫上城墙,要他们立即指出他们的房屋所在。那些拆迁户还道敲诈有门,便毫不客气的接连指出自己在城外的房屋院落,并且迫不及待的开出了赔偿条件。

    很可惜,回答这些拆迁户的,并不是白花花的银子或者盖有印章写有密字的银票,而是吴超越的一声怒吼,“来人,把这些暗通长毛的刁民全部给我拿下!”

    吴军练勇二话不说冲上来拿人时,那些拆迁户也顿时魂飞魄散了,大声喊冤道:“冤枉!冤枉啊!我们时候暗通长毛了?大人,我们什么时候暗通长毛了?”

    “人证物证具在,还敢喊冤?”吴超越指着那些房屋吼道:“昨天晚上,长毛就是埋伏在你们的房子里偷袭神策门,你们把房子借给长毛藏兵,难道不是暗通长毛?少废话,把这些暗通长毛的刁民送去县衙,交给刘县令依律治罪!”

    十几个拆迁户一听更是喊冤了,不过再当吴超越拔出左轮枪对天开了几枪后,几个连尿都吓出来的拆迁户也全都闭上了嘴巴,吴超越则直接把他们当做出气筒,命令吴军练勇先把这些拆迁户暴打一顿,全都用绳子捆了,又让耿桡派了一些绿营兵把他们押去县衙问罪!

    还别说,吴超越这一手还相当有效,看到十几个被打得鼻青脸肿又头破血流的拆迁户被押去上元县衙,城下那些想等着赔银子的拆迁户也就没了再在神策门闹事的勇气,只是跟着一起跑去县衙看热闹。而上元县令刘同缨和江苏布政使祁宿藻一样,虽然都是吴超越内心里极不喜欢的满清忠实走狗,却又都是勉强能干点正事的满清官员,刚听完情况就马上明白吴超越的用意,也毫不客气的把那十几个拆迁户全部关进大牢,下令调查他们的通匪之罪。结果看到县衙这个结果,余下的拆迁户也大都没了继续闹事的勇气,只有几个觉得自己有背景有靠山的拆迁户不肯罢休,又跑去找他们的后台求援,但也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结果。

    拆迁户倒是勉强打发走了,可是更让吴超越暴跳如雷的还在后面,筹防局的总办、前广西巡抚邹鸣鹤,听到消息后竟然也跑到吴超越的面前抗议,指责吴超越不该私自调用他辛苦办理的筹防局练勇去拆房子,话里话外却都是想要敲诈银子。吴超越忍无可忍,咆哮道:“好,你觉得我不该调用你的练勇,那把你的练勇全部叫回来,老子自己另外雇人拆房子!老子就不信有银子,也雇不到人干活!”

    邹鸣鹤的脸色马上就变得无比难看了,知道他这会如果敢把那些正在拆房子挣银子的练勇叫回来,那些已经欠饷半个多月的练勇当场就能把他生嚼了!还连酱油都不用蘸!暗恨之下,邹鸣鹤也只好抓住吴超越的脏话做文章,把脸一沉,大喝道:“大胆!你一个小小主事,竟然敢在本官面前放肆,口出恶言……。”

    “闭上你娘的鸟嘴!”吴超越骂得更难听,还指着邹鸣鹤的鼻子骂道:“你算什么东西?别说你还只是一个已经被罢了官的广西巡抚了,就是军机大臣和六部尚书,也被老子扳倒过两个!马上给老子滚,不然老子就治你这个升斗草民一个扰乱军事之罪,当场一枪毙了你!”

    见吴超越动了真怒,目前已经没了官职的邹鸣鹤还真不敢和吴超越顶牛,只好是灰溜溜的跑去找陆建瀛和祁宿藻等人告状。吴超越则是心中更怒,也更加觉得自己现在的官职实在太小——不然的话,那用得着受这些鸟气?

    傍晚时分,太平军那边果然派出了一支军队过来阻挠江宁练勇拆房,江宁练勇当然没有胆子和太平军干架,提上工具只是赶紧向城下逃命,太平军追过来时,早有准备的吴军练勇立即以火枪和火炮迎击,子弹炮弹联手把太平军士兵打得根本不敢抬头,也借着终于开阔了一些的视野,以高精度的米尼枪打死打伤了好些太平军士兵,用事实证明了吴超越的战术计划正确有效。

    第二天早上,江宁练勇继续用绳索下城拆房,太平军斥候把情况禀报到李开芳面前后,李开芳虽然很想全力阻挠破坏,但因为军队过于疲惫需要休息,又得砍伐木材赶造攻城武器和修筑各种工事,同时还得分兵接应运送火炮过来的太平军船队,李开芳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选择以少量军队分批次骚扰破坏,迟滞吴超越的工程进度。

    这么一来,很热闹的画面就在神策门下出现了,江宁练勇正在挖墙根推土墙砍树木拆民房,一队太平军士兵突然杀来,江宁练勇掉头就往城下跑,太平军刚追到开阔地带,神策门上马上就是枪炮齐响,还子弹和炮弹都打得相当准,把太平军打得抱头鼠窜,撒腿北跑,然后江宁练勇又跑过去继续拆房推墙,然后太平军掉头杀来,江宁练勇又撒腿往城下跑,等吴军练勇把太平军打跑又去拆房子,如此反复不休,一天出现十几次类似的过程。

    还别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过程的反复,废物点心一般的江宁练勇还真有了些长进,多少汲取了一些经验,逃跑时不再每次都直接逃回城下,而是只逃到开阔地带寻求吴军炮火枪弹的保护,等吴军练勇把太平军打跑就又回去继续拆房子,既大大加快了工程进度,还间接起到了诱敌作用,帮助吴军狙击手打死打伤了相当不少的太平军士兵,也给了许多吴军练勇拿米尼枪练习枪法的机会。

    不必担心吴军练勇的弹药问题,实际上早在拆迁工程开始的第一天,吴超越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重要问题,下令禁止使用弹药无法补给的击针枪掩护江宁练勇拆迁,只许用高精度的米尼枪射击。同时吴超越还未雨绸缪的寻找米尼枪的弹药补给来源,一边派人寻找城内工匠仿制铅制米尼弹,一边通过耿桡暗中向其他城门的清军购买火药,结果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后,江宁其他城门的清军士兵自然是想尽办法偷出火药卖给吴超越,不到一天时间就给吴超越弄来了两千多斤火药,帮吴超越彻底解决了米尼枪的火药问题。当然,清军的火药质量自然无法与吴超越从上海带来的好,但也能凑合着用。

    神策门这边的拆迁倒是还算勉强顺利了,江宁其他城门的战事却完全呈一面倒,尤其是聚宝门那边,主持城南战事的石达开不等水师把火炮送到战场,就抢先把清军之前遗弃在城外的火炮搬到报恩寺三楼,对着聚宝门狂轰滥炸,把聚宝门城楼打得是千疮百孔;又在雨花山上布置假人,伪造夜攻假象,骗得清军不断开炮封锁太平军道路,消耗了清军的无数弹药;然后又在朝阳门外的山头上修筑炮台,准备架设火炮直接轰击满城,吓得江宁将军祥厚不等太平军火炮运到就集中炮火乱轰那座还在建设中的炮台,继续浪费宝贵的火药和炮弹。

    神策门拆迁工程开始的同一天,太平军水师还分出一军去攻打长江以北的浦口镇重地,清军守将冯景尼不战而逃,把总包定国战死,太平军胜利战略军事要地浦口城,打开了太平军水师东下至江宁城北的道路。也还是在同一天,太平军的另一支分兵也成功拿下了江宁正西的江浦城,不但彻底控制了江宁一带的长江航线,还彻底切断了江宁清军与外界的联系。收到这个消息,祁宿藻再次口吐鲜血,也再一次昏迷在地。

    吴超越的拆迁工程进行到了第三天,打开了前进道路的太平军水师倾巢东下,浮舟万艘,密密麻麻遮掩江面,声势万分惊人,还嚣张跋扈的直接开拔到了距离仪凤门不到一里的下关码头一带停泊。而再到了太平军将士靠岸登陆时,长江南岸上更是红头士兵漫山遍野,连绵十余里,还没开始正式攻城,仅凭声势就已经让城上清军胆裂。

    消息传到神策门,吴超越不为所动,只是催促江宁练勇加紧施工,拼命打开自己的作战空间,而靠着吴军练勇的米尼枪掩护,千余名江宁练勇轮流下城拆房,也逐渐完成了吴超越工程要求的一半还多。同时也在吴超越百两纹银的悬赏下,江宁练勇又抓住这一天风大的机会,点燃了工程范围外的大量房屋,烈火熊熊,虽不至于彻底烧毁房屋,却也把房顶、院落和树木烧毁许多,增加了太平军的埋伏难度。

    这一天,太平军很意外的没有派军队骚扰和迟滞江宁练勇的拆迁工程,开始吴超越还觉得十分奇怪,无比怀疑这是太平军的阴谋诡计,紧张得一直都没敢下城休息。

    也纯粹是白紧张,经验不足的吴超越并不知道的是,在前两天的拆迁工程中,他的高精度米尼枪已经先后打死了三十几个太平军士兵,打伤六十多人,还全是身经百战的太平军精锐强兵。损失过于惨重,李开芳才不得不咬牙放弃当钉子户,对吴超越的切齿恨意也再度加大三分。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房屋院落的存在,同样会妨碍太平军的攻城武器推进和兵力展开,吴超越搞拆迁只是让太平军失去部分单兵掩体,间接又为太平军打开了进兵道路,勉强可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所以李开芳才对吴超越的拆迁计划并不是十分在意。

    ——当然,如果李开芳能够知道吴超越大搞神策门拆迁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方便逃命,那么李开芳肯定会重新考虑这个破坏计划。

    再接下来,当吴超越正在为太平军突然停止阻挠自己的拆迁计划而奇怪和担忧的时候,几天没露面的惠征却带着满脸的疲惫来到了吴超越的面前,先是向吴超越和耿桡出示了一份告示,然后声音沙哑的说道:“耿守备,慰亭,你们把这份告示贴在城墙上,告诉全军将士,陆制台宪令,从现在开始,谁敢出城斩杀一个长毛,赏现银十两,当场兑现!”

    “赏这么高?真的假的?”

    吴超越和耿桡都是一奇,赶紧接过告示观看,见上面确实清楚写着出城杀敌一人赏纹银十两的文字,惠征也点头说道:“陆制台为了扭转局面,这次是下了狠心了,还从藩库划出了二十万两现银用做奖励。”(不夸张,历史上陆建瀛许的赏格更高,出城杀太平军一人赏银五十两,还附加了一个六品顶戴。)

    “那我们不是发大财了?”耿桡一听眼睛亮了,忙一拉吴超越,飞快说道:“吴兄弟,快想办法把长毛骗到城下,用你的神枪打,一天准能挣上百两银子!”

    “耿将军,城上杀敌不算。”惠征摇头,说道:“必须是出城杀敌,陆制台要鼓舞我们大清将士的军心士气,以便将来出城和长毛决战,所以在城墙上杀敌不算。”

    耿桡一听大失望了,吴超越却是眼睛都亮了,想都不想就对惠征说道:“兄长,马上你告诉陆制台,就说我敢出城和长毛交战!”

    “贤弟,你不是说笑吧?”惠征吓了一大跳,忙说道:“愚兄可警告你,这份赏银不好拿,你的练勇再能打,出了城几十万长毛杀上来,你拿什么招架?还有,你家不缺银子,你爷爷也只有你这一个孙子!”

    “我不是为了银子!”吴超越断然摇头,咬着牙齿恶狠狠说道:“我只是要让长毛知道,我有多不好惹!”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