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十六章 知识就是力量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超越打响血腥镇压太平天国起义第一枪的当天晚上,江宁城还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天色入黑后,一支大约两三百人的太平军队伍借着夜色掩护,摸进了聚宝门外的街区,与驻扎在那里的一支数量大约千人的江宁练勇发生了激战。

    这里必须表扬满清官员一句,大清朝廷再是如何的文恬武嬉,其中始终还有几个真正做事的人,聚宝门这支练勇就是满清尽职官员的产物,是吴健彰直系上司江苏布政使祁宿藻委托江宁著名文士张继庚一手训练组建而成,士兵虽然都是米行挑夫没有实战经验,却个个身强力壮,又被张继庚成功洗脑,士气十分之高昂,千余人对两三百名太平军士兵,靠着数量上的优势,即便武器大都是扁担木棍,也仍然与太平军打得难分难解,许久都僵持不下。

    在这样的情况下,清军如果及时出城增援,江宁保卫战打一个开门红并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但是很遗憾,太平军的战斗经验太丰富了,早早就布置了疑兵计,把灯笼系在毛驴脖子上,让毛驴在秦淮河南岸的树林中来回奔走,远远看去就象有大量军队埋伏其中。所以那怕陆建瀛、祁宿藻和江宁将军祥厚这些江宁大佬都已经亲临城上观战,却都没有胆量派遣一兵一卒出城助战,带着全副武装的正规军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拿着扁担棍棒的民夫与太平军将士激战。——当然,考虑到夜间开城的危险性和清军绿营的低下战斗力,陆建瀛等人也不能完全算是做错。

    再接下来,让后世满遗捶胸顿足的事就发生了,因为武器实在太烂,聚宝门练勇跑到城下要求城上提供刀枪鸟铳,也请城上派遣几百兵勇出城帮忙,对此祁宿藻倒是同意,陆建瀛和祥厚却马上怀疑城下的练勇是在和太平军做戏,想帮太平军诈开城门,不但断然拒绝,还命令城上清军对着聚宝门练勇开炮!

    炮击的结果当然是聚宝门练勇死伤惨重,迅速崩溃,不是投降了太平军就是跳进了秦淮河逃命,江宁本地最有战斗力的这支团练彻底烟消云散。见此情景,一手组建这支团练的江宁名士张继庚放声大哭,祁宿藻更是口吐鲜血,当场昏迷在地,而陆建瀛却大手一挥,让师爷把这些阵亡练勇的人头也算做斩获,写折子到京城报捷。

    与聚宝门这场大捷相比,神策门这边的小胜当然不值一提,但还好,托了太平军名将林凤翔的福,收到了惠征的报告后,第二天早上,陆建瀛和祥厚等江宁大佬还是在两江总督府里召见了吴超越,当面向吴超越了解情况经过。之前坚决反对吴超越助守聚宝门的江宁将军祥厚还一见面就劈头盖脸问道:“你真的打中匪首林凤翔了?真的假的?确认了没有?”

    问这话时,长着一双死鱼眼的祥厚神情中还尽是不信任,仿佛不管吴超越说什么,他都绝对不会相信。而之前就和祥厚起过冲突的吴超越心中益发不满,同样不客气的回答道:“禀祥将军,下官从没说过自己打中了匪首林凤翔,更没说打死了他。下官昨天晚上只是可能打中了一个发逆匪首,那个发逆匪首有可能被发匪称做林丞相,至于具体有没有打中他,那个发逆到底是不是伪丞相,下官都没法确认。”

    回答完了,吴超越又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向祥厚和总督大堂上的其他江宁文武如实说了一遍,期间既然没有丝毫夸大,也没有隐瞒神策门守军有许多人听到太平军士兵喊叫的事实。而听完了吴超越的介绍后,祥厚马上就一挥手,恶狠狠说道:“发逆贼兵的喊叫不能做证据,那个匪首是不是林凤翔还要详查,所以现在还不能给你记功!”

    满清官员的妒贤嫉能让吴超越大开眼界,听到祥厚这么说后,还没等吴超越开口分辨,那些脑袋上插着避雷针的旗人将领就已经纷纷点头,都说祥将军所言极是,现在是不能确认吴超越打中的人就是长毛名将林凤翔,所以还不能给吴超越记功。江南提督福珠洪阿更是连连点头,很有信心的说道:“绝不可能是贼首林凤翔!这说不定还是发匪奸计,想骗我们打开城门出城追击,亏得耿桡那边没有中计,不然昨天晚上神策门说不定就有危险了。”

    听到这些话,本来就不喜欢八旗寄生虫的吴超越心中更是窝火,忍不住开口说道:“各位大人,下官什么时候说过我打中的一定就是林凤翔了?下官又什么时候说过想要功劳了?下官只是如实奏报,你们如果觉得不能相信,那不信就是了,说这么多干什么?”

    “大胆!”福珠洪阿等八旗将领顿时个个暴跳如雷了,纷纷呵斥道:“汝乃何人,敢在祥将军面前如此放肆?”

    吴超越板着脸不说话,与吴超越勉强算是有点交情的惠征则是又拱手又作揖,连连替吴超越求情。然而就在这时候,门外却有传令兵飞奔上堂,向陆建瀛拱手奏道:“禀制台大人,城外发逆分兵,沿秦淮河走东门外官道向北开拔。”

    “发逆分兵?去那里?”陆建瀛忙问道。

    “目前还没有探明。”传令兵如实回答,又道:“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发逆贼兵在行军期间,一直在整齐高呼一个口号——踏平神策门!为林丞相报仇!”

    “踏平神策门?为林丞相报仇?!”

    陆建瀛先是一楞,然后猛的醒悟过来,浑浊老眼也马上转到了吴超越身上,而在场的江宁文武也个个如此,全都是象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吴超越,就连祥厚都忍不住在心里惊讶了一句,“难道这个南蛮子,真的打中了林凤翔?”

    吴超越脸上始终不动声色,平静对陆建瀛说道:“制台大人,下官认为,现在还是不能确认下官昨天打中的人就是林凤翔,须防长毛有诈,也有可能是长毛新封了一个伪丞相也姓林,所以下官不敢请赏。对了,如果没其他事的话,那下官就告辞了。”

    说罢,吴超越向陆建瀛一拱手,很潇洒的转身就走,留下祥厚等人在堂上张口结舌,继而又纷纷愤怒吼叫,都认为吴超越的态度过于嚣张跋扈,敢对主子甩脸色没有半点当奴才的自觉,还有旗人将领要求陆建瀛重处吴超越。但还好,吴超越嚣张归嚣张,事实上却没有触犯半条军法国法,所以陆建瀛就算想帮八旗老爷出气,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什么借口,八旗众老爷也只能是把吴超越的嚣张态度暂时记在小黑帐本上,等以后有机会再出气。

    吴超越拂袖离去,原因除了和一干八旗老爷赌气外,更关键的一个原因是吴超越怀疑太平军的分兵将要移驻神策门,所以急着观察敌情和准备防御。结果也不出吴超越所料,午时刚过,从东面迂回杀来的三千太平军偏师果然在神策门外停下了脚步,并且立即抢占大壮观山高地,着手布置安营扎寨,修筑壕沟和土垒等营防工事。

    见此情景,神策门上的绿营兵、江宁练勇和吴军练勇当然都有一些提心吊胆,吴超越也是叫苦不迭,知道自己的逃跑大计绝不会象想象中那么容易了。但冷静下来后,一些吴军练勇却无故脱离岗位,悄悄聚在了一起,低声嘀咕不知在说些什么,吴超越察觉到这一情况,便向那些练勇喝道:“各回岗位,聚在一起说什么?”

    已经习惯了服从命令的吴军练勇唱诺,赶紧飞奔自己的岗位继续站岗,然而其中的吴军四哨官之一的孟驲犹豫了一下后,竟然又跑到了吴超越的面前,行礼说道:“练总,发逆的营地好象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吴超越随口问道。

    “发逆的营地,在我们的火炮射程范围内。”带着一些练勇上洋人军舰接受过炮兵训练的孟驲如实答道:“末将用洋人教的三角定位法反复测算,发现长毛的营地距离神策门右侧炮台的距离是五里半到六里之间,神策门右侧炮台那八门红衣大炮最大射程是十里,完全可以覆盖整个长毛营地。”

    “有这事?”

    吴超越这一喜非同小可,赶紧领着孟驲飞奔到了右侧炮台上,找到参照物伸出大拇指测算炮台与太平军营地的距离,结果令吴超越更加欢喜的是,太平军的大壮观山营地确实距离这座炮台只有五六里的距离,所以炮台上这些红衣大炮如果真能打出十里距离,那么覆盖整个太平军营地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吴超越用三角定位法测算距离的时候,炮台上的清军炮手一直就在旁边看热闹,其中几个炮手还好奇的问道:“吴大人,你在做什么?”

    “测算这里和长毛营地的距离啊?怎么?你们连这都不知道?”

    吴超越疑惑反问,几个炮手都摇头说不知道,吴超越更糊涂的时候,孟驲凑了上来,在吴超越耳边低声说道:“练总,末将试过,他们什么都不懂,不要说用三角定位法计算距离了,就是连标尺都不会看,还有装药量也不对,用的炮弹也有问题。但这些东西洋人都教过我们,所以只要把炮手换成我们的人,绝对可以把炮弹打进长毛营地。”

    吴超越听了更是大喜,一边庆幸自己被阿礼国逼着派练勇接受过炮兵训练,一边赶紧领了孟驲去找耿桡。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太平军那边却突然奔来一些步骑士兵,吴超越只能是把火炮的事暂时放在一边,赶紧下令练勇备战,然后又习惯性的拿起了一支米尼枪——不过吴超越心里也很清楚,自己恐怕没有昨天晚上那样的运气了。

    吴超越觉得自己不可能有昨天晚上那样的运气,是认为太平军肯定会汲取教训,不再进入米尼枪的射程范围内,但吴超越却忘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林凤翔昨天晚上是在护城河旁边中的枪,所以太平军仍然还不知道米尼枪的可怕射程,再所以……

    再所以那群太平军的骑兵就嚣张跋扈的逼近了距离城门半里处,带队的太平军战将蔡连修还举起了单筒望远镜向城上张望,寻找把林凤翔打成重伤的凶手。吴超越一看有这好事,赶紧命令狙击手集体瞄准身穿将领服色的蔡连修,然后一声令下,二十一支米尼枪同时开火,子弹全都冲着蔡连修而去。再然后,蔡连修也就无比倒霉的翻身落马,身中三弹当场毙命。

    太平军士兵惊叫着赶紧抬上蔡连修的尸体连滚带爬的逃命时,神策门上早已是欢声四起,绿营兵不管能不能打中,全都操起火绳枪对着那些太平军士兵乱打,左右两侧的炮台也纷纷开炮,炮轰正在逃命太平军士兵——可惜,一炮比一炮偏得离谱,连太平军的一根毫毛都没有碰到。

    太平军倒是狼狈不堪的跑了,神策门的守将耿桡却是手舞足蹈的冲到了吴超越的面前,硬是抢走了吴超越的米尼枪欣赏研究,还厚着脸皮向吴超越讨要一把防身。吴超越也乘机说道:“耿大哥,你想要尽管拿去,我送你一把。但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我的团练里有些练勇上过洋人的军舰,向洋人学过火炮运用,我想请你把神策门这里的火炮交给他们操作,帮着你的炮手炮轰长毛,行不行?”

    “小事一桩。”耿桡一挥手,说道:“从现在开始,神策门的炮台吴兄弟你也可以管,炮手如果不听话,你就直接来找我。”

    吴超越和孟驲听了都是大喜,然后吴超越赶紧命令孟驲集合接受过炮兵训练的练勇,让他们到炮台上去操纵火炮瞄准太平军大营,接着吴超越又向孟驲吩咐道:“把火炮调整好射角就行,先别急着开炮,到傍晚再说。”

    孟驲疑惑问起原因,吴超越则向远处正在紧张施工的太平军营地一努嘴,微笑答道:“当然是要让长毛多辛苦辛苦,现在就开炮,长毛营地都没修好就跑了,岂不是可以省许多力?”

    孟驲恍然大悟,赶紧大笑着答应,然后又按吴超越的命令行事,集合炮手接管炮台,还按吴超越的吩咐,把神策门左边那个炮台也一起接管了,尽可能把射角调到最大,用来增强火力。

    吴军炮手在城墙上欢天喜地的接管炮台的时候,太平军大将吉文元却在爱将蔡练修的尸体前流下了眼泪,问清楚了事情经过后,吉文元咆哮怒吼一定要为部将报仇之余,也不得不下令道:“从现在开始,无我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神策门城墙一里之内!加紧修建营地,日落前,务必要完工!”

    太阳逐渐落山,在城墙上吃了一顿让江宁练勇眼红的简单便饭后,吴超越先用望远镜仔细看了太平军营地,见太平军营地已经基本接近完工,便马上命令炮手准备开炮,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孟驲等吴军炮手立即接管火炮,旁边还在喝酒的耿桡则疑惑问道:“吴兄弟,长毛没过来啊?你开炮打那里?”

    懒得理会耿桡,问明炮手已经准备完毕后,吴超越便把手中令旗一挥,果断下令开炮,吴军炮手同时点燃神策门上的十六门火炮,十六门火炮先后发出怒吼,把十六枚实心炮弹先后轰向远处的太平军营地。再接着,让耿桡和清军炮手目瞪口呆的事发生了,在他们眼里最多只能打一两里路的十六门红衣大炮,竟然有九门火炮精确命中太平军营地,把太平军营地轰得一片鸡飞狗跳。另外七门火炮虽然没有命中目标,炮弹落点却也全都在太平军营地的半里之内。

    “我们的火炮,怎么能打这么远?还能打得这么准?我们以前怎么不知道?”

    耿桡和清军炮手纷纷傻眼惊叫的时候,吴军炮手却一声不吭的冲了上去重新装弹填药,还有重新调整那七门没有命中目标的火炮射高射角,然后陆续点火开炮,炮声连续响起间,炮弹也纷纷打入太平军营中,清军士兵、江宁练勇和吴军练勇欢呼不断,本来就远比其他城门高昂的士气也顿时再度高昂。

    清军这边倒是士气高昂了,好不容易修好营地的正在吃晚饭太平军将士却是瞠目结舌了,就连久经沙场的吉文元都惊叫出声,“怎么可能?清妖的火炮怎么能打这么准?还打得这么远?聚宝门那边的清妖火炮不是这样啊?神策门这边有鬼?!”——不能怪吉文元菜鸟,是吉文元以前碰到的清军更菜鸟,从没发挥过红衣大炮的真正实力,所以碰上了接受过现代化火炮操作培训的吴军炮手后,吉文元就彻底变成大菜鸟一只了。

    再怎么惊叫也没用,借着日落后的最后余晖调整好了射角和射高之后,吴军炮手那怕点着灯笼照明填药装弹,也可以轻松把炮弹基本轰进太平军营地中,把太平军刚建好的营地轰得是栅碎旗断,垒倒墙裂,偶尔还有几发炮弹人品爆发,正好轰进了太平军的营帐里,那帐篷里的太平军将士就更倒霉了,被生生砸成碎片的都有好几个。

    最后,大概到了二更时分的时候,当一枚炮弹砸进了吉文元的将帐里的时候,原本还打算咬牙坚持一夜的吉文元再也坚持不下去了,被迫大吼道:“传令全军,连夜拔营,到山北面扎营去!丢他老母,神策门这边的清妖,简直太他娘古怪了!”

    命令传达,已经辛苦了一个白天的太平军将士只能是匆匆起身,放弃刚修好没多久的营地,打着火把带着粮草辎重连夜转移营地。而在望远镜里看到了这一点后,吴超越又盘算了一下,便转向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耿桡说道:“耿大哥,立功的机会来了,长毛正在转移营地,正是我们突出奇兵的大好机会,有没有胆量带一支敢死队出去冲一冲长毛?长毛千里急行而来,体力下降严重,战机可遇而不可求,只要你有胆量,我保管你可以捞到不少人头!”

    在望远镜里看到太平军那边火把缭乱,耿桡也明白太平军肯定在连夜转移营地,听了吴超越的怂恿难免有些动心,但也只是心里动了一动,耿桡很快又摇头说道:“吴兄弟,不是我没这个胆量,是我这里的情况你也清楚,我手下那些丘八差你的练勇差得太远了,带去了也是送死。再说了,长毛狡诈,就算是匆忙移营,也肯定布置有军队防范,这个便宜不会那么好拣。”

    吴超越知道耿桡说的是实情,但眼下这个战机难得,正是实战练兵的难得机会——拿太平军练兵,效果可是好过周立春和陈木金那帮乌合之众十倍。所以仔细盘算了许久后,吴超越又很快想出了一个馊主意,凑到了耿桡的耳边低声嘀咕,耿桡听完后也是盘算了许久,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就这么办!”

    …………

    如耿桡所言,老于沙场的吉文元虽然是被迫连夜移营,却还是单独分出了五百精兵交给部将施绍恒率领,布置在侧翼防范清军乘机发起进攻——虽然吉文元很清楚清军没有这个胆量。然而让吉文元意外的是,到了三更初刻的时候,还真有一些清军士兵打着火把杀了过来,远远就敲锣打鼓的呐喊冲锋,被清军炮弹轰得火大的施绍恒毫不迟疑,马上就带着预备队杀了过去,吼叫着要把这些出城清军碎尸万段。

    没有半点悬念,刚看到太平军将士红着眼睛杀来,那些出城的清军士兵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马上就扔下了火把锣鼓撒腿往来路逃命,施绍恒率军紧追不舍,战场经验丰富的吉文元看出情况不对,忙派人与施绍恒联系,要施绍恒提防清军伏兵,施绍恒却大吼答道:“有清妖伏兵也不怕!我还巴不得这些狗清妖出城来埋伏我!”

    当然有伏兵,当施绍恒带着太平军将士一路杀到护城河边上的时候,城上战鼓敲响,护城河对面立即射出一排子弹,同时城上的清军练勇也纷纷开枪扔火把,正在呐喊冲锋的太平军士兵也顿时躺下了不少人。但施绍恒等太平军将士不但丝毫不惧,还继续发起冲锋,呐喊着准备直接淌过淤塞严重的护城河,赌咒发誓要把埋伏在护城河对面的清妖杀光宰绝。

    施绍恒等太平军将士很快就发现不对了,埋伏在护城河对面的清军士兵虽然数量不是很多,但火枪射击的速度却是他们生平未见,通常火绳枪开一枪的时间,对面的清军士兵能够开出五六枪,在如此高频率的射击速度面前,已经习惯了火绳枪射速的太平军将士措手不及下连吃大亏,死伤十分惨重。

    当然,也有英勇的太平军将士跳进了护城河,淌水继续向前冲锋,然而当他们一边躲避着子弹一边与淤泥搏斗艰难冲到护城河对面时,还没来得及跳上岸去,面前就已经出现了一把把捅来的雪亮刺刀!

    “弟兄们,杀啊!”腰间系着上城绳索的吴超越挥舞着左轮枪怒吼,还迫不及待对着一名近处的太平军士兵扣动扳机,当场又杀害了一名英勇的太平军将士!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