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十五章 守城第一枪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格来说,神策门绝对算不上无关紧要,位于江宁城正北,右方虽然是面积巨大的玄武湖,正北方向却是小市镇和卖糕桥两处颇为繁华的城下町,建筑众多又丘陵起伏,地形复杂,是守城方打巷战消耗敌方有生力量的理想缓冲战场;对攻城方而言,除了交通稍微有些不够方便外,但又有攻城队伍容易展开和步兵掩体众多的两大优势,用做攻城主战场也不是不可以考虑,江宁外城的十三道城中,除了陆路正门聚宝门和水路正门仪凤门之外,神策门完全有资格可以说是江宁城的第三紧要所在。

    这个排名甚至还可以往上提一提,因为仪凤门的内旁是狮子山,居高临下鸟瞰城外,是天然的理想炮兵阵地,火炮部署只要安排合理,轰得城外敌人无法立足易如反掌。聚宝门除了有秦淮河保护外,又有变态的三道瓮城,城防工事的坚固程度在江宁十三门中是当之无愧的排名第一。而神策门不但没有这些工事地理优势,相反城外还有大壮观山(红山公园)这个巨大隐患——敌人一旦把火炮布置在山上,居高临下对着神策门可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吴超越的军事经验少得可怜,战术部署和战场指挥也只是通过书本、电视和电影学了一点皮毛,后来美国老兵布朗给吴超越指点和传授的也几乎都是野战经验,但即便是这样的半桶水,仔细的了解了神策门的地形和清军的部署情况后,吴超越还是马上发现了许多重要问题。

    首先一点就是大壮观山,作为神策门外的至高点,大壮观山不但地势复杂,易守难攻,水源也十分充足,还有玄武湖水路可倚,即便陷入孤立也可以凭借水路源源不绝的补充兵员、粮草和弹药,是防守战中可遇而不可求的战术支撑点。但江宁却没有在山上部署一兵一卒,全面龟缩城内,拱手让出了这个军事重地。

    第二是兵力,神策门左右的金川门和太平门都距离较远,彼此之间很难及时互相救援,但江宁清军却只在神策门部署了两百绿营兵和五百练勇,即便再加上吴超越新带来的五百松江团练,也不过一千两百人的兵力,却要负责守卫长达十里的城墙,兵力单薄得十分可怜。而更让吴超越无语的是,江宁城里唯一的预备队还是驻扎在城内东南角的满城中,神策门一旦告急,预备队得跑上十几二十里才能赶到现场救援。

    此外还有许多情况也让吴超越无语,友军绿营兵和江宁乡勇纪律涣散和士气低落也就算了,远比其他城门狭窄的护城河同样没有疏浚,火药露天存放,火把、火油和木材也严重不足,还有那些用来砸击敌人的石头,也没有经过基本加工,一块块比人还高,比磨盘还粗,没有三五个人休想抬起来砸下城去。

    对这些情况百思不得其解,吴超越也只好向负责守卫神策门的绿营守备耿桡打听情况,而看在吴超越见面时送上的一百两现银份上,耿桡倒是一一详尽回答了吴超越的问题——结果吴超越也更加无语了,放弃大壮观山是陆建瀛躲在总督府的拍脑袋决定,没有到现场勘察过一次,陆建瀛就拱手让出了这个军事要地——还十分受清军士兵的欢迎。

    护城河没有疏浚是因为前广西巡抚邹鸣鹤的杰作,受江苏巡抚杨文定所托,已经被革职的邹鸣鹤受命组织江宁练勇修缮加固城防,结果邹鸣鹤每天除了想方设法的从江宁富户身上刮银子刮钱粮,就是想方设法的克扣贪污江宁练勇的饷银,正事基本上不干,所以护城河没有疏通,沿城房屋也没有拆除,还有那些大得惊人的石头,也是邹鸣鹤让练勇弄上城来敷衍了事的产物。

    至于守城物资严重不足就别提了,仓促准备又上下联手贪污克扣,价格昂贵的火油数量能够充足那才有鬼叫。而兵力不足的原因答案更加惊人——城池周长九十六里的江宁城中,绿营兵和八旗兵加在一起只有五千多人!还得分出一部分保卫满城,提防城里的汉人造反找满人清算旧帐,所以外城十三门的守兵数量自然少到了近乎可怜的地步……

    基本了解了这些情况后,彻底无语之余,吴超越也马上得出了一个结论——江宁城不可能守住!必然会象历史上一样被太平军攻占!

    还好,神策门这边的情况虽然烂,却有一个好处是逃跑比较方便,同时只有五百人的吴军练勇纵然不可能创造奇迹守住江宁城,保护着吴超越杀出重围逃出生天还是有一定把握。所以对江宁保卫战绝望之余,吴超越也没怎么担心,唯一所祈祷的,也就是太平军千万别把神策门这里当做主攻方向,别在神策门外驻扎太多军队,让吴超越逃命时可以更方便一些。

    得收过吴超越贿赂的耿桡帮忙,抵达江宁的第一个晚上,吴军练勇并没有辛辛苦苦的上城值守,住进了神策门附近的一座尼姑庵中。然而睡到了半夜时,南面的聚宝门方向却突然传来连续炮响,惊得吴军练勇都是赶紧起身备战,吴超越却听出炮声距离遥远,要求练勇继续休息,独自领了一队亲兵上城去了解情况。但结果还是让吴超越很无语,聚宝门那边是发现了太平军逼近不假,但是在太平军并没有发起进攻的情况下,聚宝门那边的守军就胡乱向城外开炮,说是要震慑发逆和鼓舞军心。

    “浪费火药!”

    扔下了这句话后,吴超越回去倒头就睡,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问题就又来了——竟然没人给吴军练勇提供粮草。吴超越找到耿桡打听才又知道,原来清军居然没有为练勇提供粮草伙食的计划,说是发给银子让练勇自行采买伙食,可是吴超越伸手向耿桡要钱时,耿桡却又要吴超越自己去找总筹练勇的前广西巡抚邹鸣鹤。吴超越无可奈何,也只好让吴军练勇暂时用干粮充饥,一边先拿出银子采买粮食、蔬菜和肉类,一边派人去设在白衣庵的江宁筹防局总部与邹鸣鹤联系,让邹鸣鹤还自己的银子。

    去买粮食肉菜的人首先回来,说是城内粮价和菜价飞涨,猪羊鸡鸭更是涨到了天价,吴超越咬牙认了。然而到了耿桡厚着脸皮跑到吴军驻地混午饭的时候,去和邹鸣鹤联系的人也回来了,哭丧着脸说邹鸣鹤一两银子不给,说是他只负责为江宁练勇发放钱粮,松江团练与他无关,让吴超越自己去找陆建瀛要。

    听到这答案,吴超越当然是无比窝火,旁边的耿桡则一边象饿鬼一样的啃着鸡腿,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吴兄弟,如果你能求到陆制台给你发银子,那最好千万别让邹鸣鹤经手,那个老不要脸的比谁都黑,银子过他的手,克扣你一半都是最少的,克扣你七八成都有可能。”

    “有这么黑?”吴超越疑惑的问——也确实没见过能把军饷克扣得这么狠的官员。

    “不信你到城上去看看。”耿桡用啃了一半的鸡腿一指远处城墙,道:“去看看筹防局那些练勇吃的是什么玩意,和他们比,我们绿营的猪食都算好饭好菜。”

    吴超越更无语了,也明白自己这一战肯定得大出血了,窝火之下,为了多少弥补一点损失,吴超越便又派人去和惠征联系,让惠征帮自己向陆建瀛要军饷——老吴家是有钱,但老吴家的银子是吴健彰辛苦贪污来的,吴超越对满清朝廷也没有忠心到倒贴银子帮咸丰大帝卖命的地步。

    用过午饭后,吴超越与耿桡又大概商量如何助防,决定把吴军的四个哨分为两队,轮流上城值守,吴超越自带亲兵队充当机动预备队。吃人嘴软的耿桡也对吴军练勇极尽照顾,把道路最近的城墙分给了吴军练勇值守,让吴军练勇不必在来回奔波中白白辛苦——当然,前提是耿桡从此以后每一顿都来吴军营地混饭。

    整整一个白天,神策门这边一直都是风平浪静,连半个太平军士兵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聚宝门那边却是炮声一直不断——但听说太平军也没有向聚宝门发起过那怕一次进攻,清军炮手一直就是对着空地开炮,白白浪费了上千斤火药都没有打到一个太平军士兵。(史实噢)

    夕阳西下,吴超越正带着亲兵队在城上巡视的时候,惠征突然来到了神策门城上,满脸尴尬的对吴超越说道:“慰亭,抱歉,你的军饷的事,我对陆制台说了,但陆制台说现在城里钱粮不足,暂时没办法为你发粮发饷,只能先给你发一百两银子的军饷采买粮食,余下的部分,等以后再想办法补给你。”

    说罢,惠征还真让随从拿出了一百两银子递给了吴超越,吴超越哭笑不得,说道:“惠大哥,陆制台也太大方了吧?我带着团练来江宁,光是租船就用了两百两银子,他居然一百两银子的军饷,他是想让我破产为国啊?”

    惠征无言以对,只能是低声劝说道:“慰亭,蚊子也是肉,先拿着吧,不错了,起码陆制台还是给了你现银,江宁保卫局的练勇,可是有半个多月没发一文钱的饷了,还有筹防局那边,也是断饷五天了。”

    叹了一口气,吴超越还是接过了银子,然后把那包银子拉开袋口,往守城士兵的面前一扔,大声喊道:“弟兄们,都给我听好了!不管是松江的练勇,还是绿营的兄弟和江宁的练勇,首先打中或者砍到长毛的,不管是拿枪打中还是拿刀砍到,不管是打死还是砍伤,都可以过来拿一块银子,先到先拿,直到拿完为止!”

    “好!”死气沉沉的城墙上欢声四起,绿营士兵和江宁练勇全都是眼睛通红的看着那包银子,士气斗志下意识的高昂,也开始希望太平军尽快到来,让他们有机会挣到实打实的现银。而吴超越目前的临时上司守备耿桡却是大摇其头,不断暗骂吴超越的败家子行为——留下来平分多好?

    “有长毛!”

    也是天遂人愿,恰在此时,城外的街道上,突然出现了一队包着红头巾的太平军士兵,全都骑着战马由东向西而来,人数不多只有三十余骑,象是侦察敌情的太平军斥候队伍。而大概看到了这点后,刚被吴超越鼓舞了士气的清军士兵也没有犹豫,马上就拿起火绳枪对着那些太平军骑士乒乒乓乓乱打起来,手里拿着击针枪和米尼枪的吴军练勇却全都按兵不动——因为距离至少有六百米,那怕是米尼枪也不可能打那么远。

    …………

    站在一里多外窥视敌情,老于沙场的林凤翔当然不用担心被敌人打中,手里拿着单筒望远镜只是耐心观察周边,盘算是否能把神策门当做攻城主战场。而当突然看到城上有许多清军士兵背着雪亮的刺刀时,林凤翔心中一惊,赶紧又去看城墙上的旗帜情况,而再看到那面张牙舞爪的‘吴’字大旗时,林凤翔顿时乐了,心中暗道:“狗清妖,原来你在这里!”

    …………

    又观察了一通城上情况,心里大概有了底后,林凤翔又带着士兵继续前行,赶往金川门和仪凤门那边侦察敌情。城上的清军士兵浪费了许多弹药都没能打中一个敌人,当然个个都是大失所望,惠征则疑惑的向吴超越问道:“慰亭,你的练勇怎么不开枪?我记得你的练勇打枪很准啊,你怎么不让他们亮亮枪法?”

    “距离太远,开枪只是白白浪费子弹。”

    吴超越如实回答,旁边的耿桡则是大感好奇,忙问惠征为什么说吴军练勇的枪法惊人,惠征大概说了头一天的江上大战后,耿桡却是根本不信,说吴军练勇不可能把火枪打得这么准,还要吴超越当众表演枪法。米尼弹打一颗少一颗的吴超越懒得理他,只是说天色不早,邀请惠征和耿桡到自己的驻地吃饭,已经办完公事的惠征欣然同意,耿桡也马上把欣赏吴军枪法的事抛在一边,还很大方的让人抱来一坛酒,屁颠屁颠的和吴超越到吴军驻地喝酒吃肉。

    战事期间,很能自律的吴超越当然是滴酒不沾,倒是惠征和耿桡无知者无畏,聊着天吹着牛把一坛酒喝了大半还不肯罢休。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吴超越才从二人口中得知,原来吴超越的对头江苏巡抚杨文定借口与陆建瀛不和,早在正月二十二那天就已经跑去了镇江,所以此刻已经不在城中。而陆建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本人虽然还留在城里,他的家眷则带着大批财货早就逃出了城。

    正在对江宁保卫战更加绝望的时候,城上突然来报,说是城外又发现了长毛发匪,而此刻天色已然全黑,时间又是正月二十八,月光不明,耿桡和吴超越都不敢怠慢,赶紧带了吴超越的亲兵一起上城观察敌情,已经喝得差不多的惠征也跟了上来。

    到得城上时,正好赶上下弦月被云彩遮蔽,城外黑乎乎的看不到半点情况,结果耿桡倒是冲着清军士兵大发雷霆了,吴超越却十分小心先让自军练勇做好战斗准备,自己也拿了一支米尼枪装了火药和子弹,然后才向清军士兵问起情况,也这才得知之前确实有一队太平军士兵打着火把从金川门那边过来,到了神策门附近后突然熄灭了火把,然后就再不见了踪影。

    听到这样的报告,被打断了酒兴的耿桡当然是大发雷霆,质问部下是否看错,部下则赌咒发誓说自己没有看错。一旁的吴军哨官邓嗣源也做证道:“耿将军,他没有看错,刚才长毛没熄灭火把的时候,我在望远镜里看得很清楚,真的是包着红布的长毛,还全都骑着战马。”

    “全都骑着战马?”吴超越打断邓嗣源的话,说道:“莫非是下午时曾经露过面那队长毛骑兵?”

    “有可能。”邓嗣源如实答道:“因为他们的人数不是很多,又是从金川门那个方向过来。”

    听到这话,吴超越的脑海里迅速浮现出了这么一个路线图——太平军斥候队侦察了神策门后,又绕着城墙向西,先后侦察了金川门、钟阜门和仪凤门,然后折头走原路返回位于聚宝门外的太平军营地,再次经过神策门——但是,太平军斥候队为什么会在神策门外熄灭火把?这点吴超越就有些想不通了。

    “难道,太平军熄灭火把,是为了到城下侦察?”

    吴超越心中突然生出这么一个怀疑,再联系到天上的月光不明,视物困难,吴超越再不犹豫,马上就举起了米尼枪对准城下,低声喝道:“往城下丢火把!”

    听到命令,旁边的吴军练勇毫不犹豫,马上就往城下丢了两支火把,然后不出吴超越所料,火把照耀间,城下的护城河桥梁上果然出现了两个脑袋上包着红布的太平军士兵,然而不等吴超越瞄准他们,那两个太平军士兵却一矮身冲到了护城河对面,迅速藏到了黑暗中。吴超越无奈,只能是大喝道:“继续扔火把!往远处扔!”

    吴军练勇纷纷依令而行,把许多的火把扔向护城河的对面,结果让吴超越意外的是,火把光芒闪烁间,护城河对面竟然出现了一群牵着战马的太平军士兵,然后吴超越不敢有任何的迟疑,立即瞄准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太平军士兵扣动扳机。

    “砰!”

    枪响,火把余芒中,那个正在上马的太平军士兵立即摔倒在了地上,再接着,让吴超越等人万分诧异的惨叫声突然传来,“林丞相!林丞相!林丞相你怎么了?!”

    “弟兄们,快走!林丞相中枪了!”

    黑夜之中声音传得远,这几句吼叫声吴超越等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接着吴军练勇和清军士兵纷纷对着那一带开枪盲射,抛出火把寻找敌踪,吴超越却和耿桡、惠征面面相觑,半晌,吴超越才说道:“惠大哥,耿大哥,刚才长毛叫什么林丞相,你们听到了没有?”

    惠征和耿桡全都表示自己听到,然后耿桡疑惑的说道:“那个林丞相?长毛那边,有没有什么大将叫林丞相?”

    耿桡的话还没说完,惠征就已经回过了神,然后惠征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顿时激动得一把抱住吴超越,激动说道:“慰亭,你是不是打中了林凤翔了?长毛的先锋大将是李开芳,他的副手是林凤翔,这两个贼头都被洪逆封为了丞相,刚才这个林丞相,很可能就是林凤翔啊!”

    “是林凤翔?怎么可能?!”吴超越脱口惊叫,然后心里也飞快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如果真是林凤翔怎么办?我把他打死了,太平军还怎么北伐?!”

    “绝对是他!”惠征激动吼道:“长毛的狗屁丞相很多,但只有一个姓林,就是林凤翔!你刚才打中的,肯定就是长毛名将林凤翔!”

    “这么说,我们立下大功了?”耿桡惊喜说道:“吴兄弟你在神策门开的第一枪就打中长毛大将林凤翔,这可是大功啊!”

    “不会真是他吧?”吴超越脸上有些发白,心中说道:“千万别是他啊!太平天国里,我最佩服的人除了石达开,也就是李开芳和林凤翔了。”

    …………

    很不幸,真是林凤翔,天色微明时,当太平军士兵把腹部中弹的林凤翔抬回聚宝门外的太平军大营时,林凤翔还已经因为失血过多几次昏迷,太平军前锋主将李开芳也扑到了好兄弟的身上放声痛哭了一把,埋怨林凤翔不听自己的劝阻,非要亲自去勘探地形和清妖布防情况。而被军医救醒后,林凤翔却拉着李开芳的手艰难说道:“李丞相,江宁北面从神策门到仪凤门,护城河都淤塞得严重,地势开阔,都适合发起攻城。仪凤门那一带的土厚,可以发起地道攻城。神策门外有高地,可以部署火炮,但是,提防神策门清妖的冷枪……。”

    说完这句话,伤势严重的林凤翔就又一次疼昏了过去,李开芳再次放声大哭,咆哮怒吼道:“神策门是我的!谁也不许和我抢!吉文元,明天你就给我带三千弟兄移驻到神策门外,做好攻城准备!等天王到了,我亲自去打神策门,杀光那里的清妖,为林兄弟报仇!”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