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十二章 婉贞?婉贞!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阻拦宝贝孙子辞官的吴健彰很快就后悔得想用脑袋撞墙了,因为还没过得几天时间,长江上游就又传来急报,此前一直都拿坚城名城没办法的太平军也不知道从那里学来了一手缺德招数,竟然用挖地道埋火药的办法炸塌了武昌的文昌门,杀湖北巡抚常大淳和提督双福,又在洪山打跑了向荣的追兵,象吴超越预言一样的成功攻克了武昌城。

    武昌既破,长江下游的大小城池自然一起告急,料定受命阻击太平军的两江总督陆建瀛肯定会又打自己宝贝孙子的主意,吴健彰再不敢浪费半点时间,马上就让师爷幕僚替孙子写了一道称病辞官的折子,又把吴超越叫到面前,逼着宝贝孙子在折子上签名用印。

    早就不想给满清当奴才的吴超越当然马上在折子上签了名,但是吴健彰派人用快马把折子发出后,吴超越却又对吴健彰说道:“爷爷,现在辞官恐怕没那么容易了,你如果真不想让我去打长毛,最好是再派个人去江宁活动一下,给陆建瀛送点银子,请他答应让我辞官。不然的话,他不但肯定不会答应让我辞官,说不定还会反过来威胁我们,说我如果坚持请辞,他就要上表朝廷弹劾我们,让朝廷治我的罪。”

    考虑到长江战场的危急形势,不缺银子的吴健彰毫不犹豫的就采纳了孙子的建议,也马上就叫来专门替自己干脏事的心腹师爷,让他带着银子去江宁行贿送礼,收买陆建瀛同意让吴超越辞去官职。但即便就是这样,吴超越心里却依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这事不会那么顺利,在这方面运气很烂的自己说不定真得被迫和太平军干上一仗。

    因为有这种不好的预感,也因为知道太平军攻占南京后上海将要爆发小刀会起义,吴超越还是着手加强了战争准备,先是说服吴健彰拿出银子又向美国人和普鲁士人订购了一批武器弹药,然后很有针对性的展开了对上海团练的水战训练,租来五条俗名叫做红单船的老闸船和若干小艇,雇佣水手把上海团练拉到了长江口进行水战训练,以便将来保卫上海。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吴超越才发现他练水战竟然有着许多常人梦寐难求的先天优势,首先一点就是上海团练大部分都是松江本地兵,熟悉舟船不怕下水;其次是老吴家在上海有许多广东老乡,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随海船来上海谋生的水手,纪律虽然烂点,操纵适用于沿海航行的老闸船却是看家本领,又对吴超越这个小老乡比较忠心听话,是相当理想的水手人选;第三就是洋人们热情帮忙,为了让吴超越向他们购买船只火炮,各国领事不但争着抢着为吴超越提供技术指导,英国人还免费帮吴超越训练炮手,并主动邀请吴超越的团练登上他们的武装商船,实际操作他们船上的先进火炮,唾沫横飞的劝说吴超越向他们买船买炮,并承诺提供技术支持和保证武器弹药的供应。

    鉴于这些,胸无大志的吴超越再是如何的想到檀香山去当华侨,难免也生出了这样的念头,“要是老子那天当上了曾剃头或者袁大头那样的军阀,学孙大炮他们签几道卖国条约换得洋人支持,想推翻满清建立新中国其实大有希望啊。”

    动了这个念头归动了这个念头,性格有些懒散的吴超越还是更乐意当个不用太操心费神的富家翁,所以不管洋人再是如何鼓动吴超越扩建团练,吴超越都再没松过口,耐心只是等待自己辞官折子的答复,也不断祈祷上天保佑,让太平军的推进速度慢上一点,多给一些自己辞官当逃兵的时间。

    梦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到了咸丰二年腊月十八,已经移驻江宁的江苏巡抚杨文定首先送来公文,不但断然驳回了吴超越第二次递交的辞官折子,还直接谴责吴超越此时辞官是临阵脱逃,辜负君国黎民,并威胁说吴超越如果再敢辞官,他就要具表弹劾,请满清朝廷治吴超越的逃兵罪。

    看到这道公文,吴健彰和吴超越这对无良祖孙的瘦脸当然是拉得比驴还长,明知道杨文定是挟私报复可是又无可奈何,也只能是寄希望于陆建瀛那里能够出现奇迹。然而让无良祖孙欲哭无泪的是,仅过了一天,去江宁活动的师爷也送来消息,说是陆建瀛已经去了九江前线,想行贿送礼也找不到对象,吴健彰急得直跺脚,可是又没胆子派师爷跑到前线去行贿送礼让宝贝孙子当逃兵,也只能是祈祷上天保佑,让太平军别往长江下游来,到别处去祸害其他地方。

    残酷的事实很快就彻底粉碎了吴健彰的最后幻想,鉴于武昌失守和清军连战连败,窝火万分的咸丰大帝连下杀手,下旨将畏战不前的钦差大臣兼两湖总督徐广缙革职拿问,交刑部从重议罪,砍了装死逃命的岳州参家阿克东阿,把包庇阿克东阿的博勒恭武、廉昌和胡方谷等文武官员也顺手砍了脑袋,又抓了十几个畏战逃跑的文武官员,并将这些处罚写成邸报,明发天下让全国官员都知道畏战逃跑是什么下场!同时明令江苏和安徽等地团练不得拒绝陆建瀛征调,违令者一律从重议罪!

    事情到了这步,吴健彰再是如何后悔逼着孙子当官也没用了,老泪纵横的只是自怨自艾,痛哭流涕的承认是自己害了宝贝孙子。而吴超越则一边安慰吴健彰,一边也做好了听调上阵的心理准备,认命的开始着手安排西征事宜,心里则开始盘算如何打上一两仗敷衍陆建瀛和咸丰,然后再想办法摆脱给满清当炮灰的命运。

    天理昭彰,报应不爽,该来的总该会来,该死的也绝对跑不掉,公元一八五三年二月九日,大清咸丰三年正月初二,在武昌过完了新年后,太平军毅然放弃武昌孤城,全力发起东征,水陆并进顺江而下,江面浮船万艘,帆樯旗帜如云,军力多达数十万,刀锋直指大清钱粮重地——江南!

    发逆猖獗,沿途我大清八旗及绿营将士虽然英勇作战,奋起抵抗,钦差大臣向荣也亲自率军紧追发逆主力不舍,无奈逆贼势大,王师兵微将寡,难以抵挡,短短十四天内,黄石、老鼠峡、九江、彭泽及小孤山等军事要地先后失守,六安营参将遇寿将军壮烈殉国,钦差大臣、两江总督、咸丰帝座师陆建瀛也不幸被逆贼士卒所伤,折坠牙齿两颗,伤势沉重!不得已,陆建瀛为未雨绸缪计,只能是先行返回芜湖,重组江防保卫江南第一重镇江宁城!

    另,关于陆建瀛陆督宪负伤一事,所谓的陆督宪是惧敌过甚连夜逃命被王师巡夜士卒误认为是发逆奸细殴打致伤,纯数子虚乌有,谣言中伤!陆督宪负伤,全是因为勤劳王事,不辞劳苦深夜巡营,不幸被扮做王师士卒的发匪打伤!朗朗乾坤,公道自在人心,发逆贼匪再是如何的诋毁中伤,也绝不会伤害到陆督宪的半点清誉,造谣传谣的宵小之辈也只会徒劳一场!

    带着重伤战略转进回了芜湖后,咱们陆督宪第一件事当然是想方设法的调兵遣将补强兵力,然而很不幸,内外交困的大清八旗和绿营不是在两湖,就是被洋人牵制在了东南沿海,江南腹地的兵力空虚得十分可怜,陆督宪再是如何的七拼八凑,也仅仅只是在芜湖集结了六千多点由绿营和乡勇组成的水陆军队(史实数据噢),被迫只能向从更远的地方抽调兵力。再然后就在劫难逃了,陆督宪首先想起的,当然就是曾经以两百多练勇大破四千多乱贼的上海团练吴家军,再一声令下后,要求吴超越率领本部士卒限期赶赴芜湖助剿的命令,也就很快送到了上海,送到了吴健彰和吴超越这对无良祖孙的面前。

    放在吴家祖孙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了,一是让吴超越乖乖的执行命令,冒险到芜湖参战,二就是老吴家举家潜逃海外,吴健彰一度犹豫动摇,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吴超越则坦然认命,决定去冒这个险拼上一把,吴健彰痛哭许久也只好含泪答应,但要求吴超越一定要活着回来,那怕丢光武器装备也一定要活着回来。

    陆建瀛的命令中要求吴超越务必在正月三十之前赶到芜湖,时间有些紧张,好在吴超越此前已经提前做好了充足准备,倒也不至于手忙脚乱,但因为教官布朗不是传教士的缘故,美国的军火推销员布朗不能到芜湖参战,让吴超越痛失一只臂膀,同时上海团练的士气还算不错,都相信凭借自己手中的先进武器,打长毛肯定象打青浦和嘉定起义军一样的轻松,吴超越不但用不着操心如何鼓舞士气,还得反过来警告部下不得轻敌。

    正月二十二日上午,五百名上海团练在吴超越率领下登上十条租来的民船,扬帆启航赶往芜湖,吴健彰与众多洋人都到码头为吴超越送行,看到宝贝孙子的座船驶向黄浦江下游,吴健彰哭昏在码头上,吴超越远远看到祖父昏厥,心里也十分的不好受,大声喊道:“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一定能回来!”

    …………

    只剩下九天时间又是逆流而上,吴超越当然要求雇来的船只全速行驶,好在天气已经逐渐转暖,东南风渐起,比较有利西上,所以日夜兼程之下,上海团练只用了三天时间就越过了镇江,进入了江宁府境内。

    在仪征采买蔬菜肉食稍做休息后,吴超越的船队继续逆流而上,傍晚越过燕子矶途经江宁城时,吴超越也没让船队靠岸登陆,下令直接越城而过,继续前行——吴超越知道陆建瀛正在芜湖,也知道现在在江宁城里当家的是江苏巡抚杨文定,和杨文定有仇的吴超越当然不想进城去受杨文定的鸟气。

    吴超越的这点想当然差点没把他坑死,第二天、也就是正月二十七这天的上午,当吴超越的船队进入安徽太平府的江面时,甲板上的士兵突然来报,说是在长江南岸看到了传说中包着红头巾的太平军队伍,数量还相当不少!

    “什么?南岸发现长毛军队?数量还相当不少?他们是飞来的?!”

    目瞪口呆之后,历史稀烂、不知道太平军攻打南京时步兵比水师跑得还快的吴超越当然是马上冲上甲板,举起望远镜向南岸张望,结果吴超越也马上就更加张口结舌了——南岸的官道上,确实有一支数量相当不少的军队正在向东开拔,士兵脑袋上全都裹着红布,打的也是传说中的太平军黄绸旗。再然后,吴超越当然是杀猪一样的惨叫了,“这怎么可能?陆建瀛要我正月三十前赶到芜湖参战,今天才正月二十七,长毛发逆的步兵怎么就快打进江宁府了?”

    “孙少爷,会不会是芜湖那边已经败了?”旁边的吴大赛赶紧说道:“我们过了江宁城后,一直不断有船从上游逃下来,就没有一条船赶往上游去的。”

    “有没有打着旗帜的官船逃下来?”

    吴超越也是赶紧问,吴大赛等人摇头表示没看到后,吴超越顿时也有一些犹豫,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赶往芜湖。而与此同时,南岸那边正在行军的太平军士兵也发现了打着团练旗帜的吴超越船队,分出了一些斥候过来查看情况,吴超越也下令船队靠近南岸侦察敌情,结果很快就听到那些太平军斥候操着广西口音大吼大叫,“船上的清妖,快快下船投降,饶你们不死!不然我们天王的大军一到,你们尽成齑粉!”

    举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下敌人情况,见敌人并没有能够威胁到自己座船安全的武器,吴超越稍微放下心来,便向吴大赛等人吩咐道:“狙击队,瞄准了开枪,争取打伤一两个,抓活的过来问口供!”

    说罢,吴超越还亲自拿起了一支米尼枪,装弹后瞄准两百多米外的岸上敌人扣动扳机,打出了残酷镇压太平军起义的第一枪,结果吴超越这几个月的枪法倒也不是白练,射出的第一颗罪恶子弹就准确命中了一名太平军士兵,还走****运打中了那倒霉士兵的脖子,子弹穿颈而过,带出一道血箭,当场杀害了一名反帝反封建的太平军勇士。

    这时,吴大赛等装备了米尼枪的吴军狙击手也纷纷开枪,而那些英勇的太平军将士虽然战斗经验丰富,却又因为经验太过丰富,认为两百多米的距离已经足够安全,没有提前隐藏在遮蔽物后,吃了大亏,马上就被打死打伤了三四人,然后才惊叫着躲到礁石和树木后。

    吴超越原本还打算抓活口问口供,但开枪之后吴超越才发现自己想得太天真了,听到枪声,正在行军的太平军将士立即停住前进做警戒姿态,还马上就分出一支军队飞奔过来查看情况,带头的将领身后还有一面大旗,旗上隐约象是一个‘林’字。

    没办法再靠岸抓俘虏,吴超越也只好让狙击手继续射击,而岸上的太平军也不甘示弱,同样开枪还击,可惜他们使用的火绳枪就算勉强能打出两百多米,子弹飞出这段距离后也早就偏出了十万八千里,对吴超越的船队毫无威胁。而吴军狙击手的米尼枪在两百多米外仍然能保持一些射击精度,远距离对射战占尽便宜,又把岸上的太平军接连打翻好几人,也把那些太平军将士打得是怒吼连连,大骂不断。

    乒乒乓乓的对射间,上游那边突然冲来几条船,冲在最前面的那条独桅师船还在冒着浓烟,似乎已经起火,后面则是三条两头高高翘起的古怪小船,吴超越赶紧用望远镜去看那些来船时,又顿时看到,那条冒烟的独桅师船打着清军旗号,而后面那三条古怪小船上的人则全是包着红头巾的太平军士兵。然后吴超越再不迟疑,马上下令道:“迎上去,救那条冒烟的船!”

    砰一声巨响,吴超越的船队刚继续向前时,那条冒着烟的独桅师船突然桅杆断裂,船帆带着火焰砸入江中,船速也陡然一滞,船上响起惨叫,后面那三条船首、船尾与船蓬同样高的古怪小船(小拔船)则是欢声大起,加快摇桨,迅速逼近那条倒霉的清军师船。

    看情况不妙,那条师船上的清军士兵纷纷跳水,泅水迎向距离较远的吴军船队求助,但师船上却依然还有哭喊声传来,“救我!救我!带我一起跑啊!我不会水,我和婉贞都不会水,救命啊!”

    “婉贞?婉贞!”

    吴超越本来就灵的耳朵马上就竖了起来,赶紧举起望远镜细看时,却见那条已经失去了控制的师船上还真有一男一女,女的也是身材矮小似乎是个小箩莉,然后吴超越也来不及去琢磨冯婉贞怎么会跑到了这里,马上就大吼道:“加快前进,战斗准备!狙击手,开枪!打后面那三条船!”

    吴大赛等狙击手唱诺,顾不得距离过远精确瞄准,已经对着后面那三条怪船开枪射击,结果还真收到了一点效果,发现吴军的火枪能够打中他们的船身船帆后,那三条怪船还真的放慢了一点速度,吴超越的船队乘机奋力摇撸上前,迅速拉近了与那条清军师船的距离。

    这时,吴超越终于在望远镜里看清楚了师船上的情况,还别说,船上那女子还真是一个小箩莉,可惜她正把脸埋到了一个穿着官服的男子怀里,看不见她到底是不是吴超越曾经在京城见过两次的冯婉贞,而那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却是哭喊不断,“救命!船上的兄弟,快来救我!我是道台,我是广太道的道台!快来救我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