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五十章 逼上梁山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苏巡抚杨文定近来的心情非常不错,碰到的顺心事非常之多,首先一点就是因为久攻长沙不下,长毛发匪突然移师向北威逼武昌城,又在益阳干翻了尾随跟来的清军向荣部,在武昌告急的情况下,咸丰大帝被迫任命两江总督陆建瀛为钦差大臣,督率两江清军溯江而上参与围剿长毛,并点名让杨文定移驻江宁(南京),留守后方督办粮草。

    杨文定和陆建瀛结怨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大清督抚不和本来就是常事,巡抚杨文定和总督陆建瀛更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本应侧重于军事的陆建瀛是出了名的贪财爱钱,为了捞钱平时经常插手江苏民政,杨文定则是既贪财更爱权,对自己一亩三分地看得极紧,与陆建瀛为了争权夺利没少明争暗斗。年初时江苏北部的丰北口决堤,陆建瀛为了捞银子甩开巡抚杨文定单干,结果弄巧成拙刚修好的堤坝转眼又垮了,杨文定一道折子递到京城,陆建瀛马上就落了一个连降三级原职留任的处罚;然而还不等杨文定幸灾乐祸多久,陆建瀛悄悄在背后帮了吴健彰祖孙一把,反过来又把杨文定整治得灰头土脸,让杨文定落了一个奏劾不实和御下不力的罪名,白白被罚去了一年俸禄,类似的你来我往在杨文定和陆建瀛之间就从没断过,仇越结越大,怨也越结越深。

    杨文定承认自己在与陆建瀛的争斗中处于下风,因为陆建瀛不但比他官大,还是咸丰大帝的东宫座师,与咸丰大帝多少有点师生情。但杨文定更清楚陆建瀛在军事上的本事,所以得知陆建瀛将要率军迎战太平军,即便陆建瀛这会还厚着脸皮赖在江宁没有动弹,杨文定也知道陆建瀛肯定要倒大霉了,幸灾乐祸之余,奉旨留守后方的杨文定自然也悄悄盯上了即将空出来的两江总督位置——论资排辈,该轮到杨大爷我了!

    让杨文定开心的还有另一件事,那就是曾经得罪过杨文定的吴家祖孙也要倒大霉了,奉命到松江府办理团练的小买办吴超越,折腾了两个多月才弄出一个两百多人的二百五营,坐视青浦贼头周立春盘踞在距离上海只有六十里的黄渡小镇上无法无天,敷衍塞责和畏贼怯战的罪名早已坐实。而老买办吴健彰为了庇护孙子,在嘉定贼乱突然爆发时,拒绝派遣孙子北上作战,只派上海绿营北渡吴淞江敷衍了事,结果又被嘉定逆贼给打跑,杨文定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把这件事写成折子上奏朝廷,请咸丰大帝和军机处的大佬们收拾这对曾经冒犯过自己的买办祖孙。

    有把柄归有把柄,汲取了前两次的教训,收到了上海守备何舒兵败的报告后,杨文定这一次没再急着立即上奏弹劾祖孙,而是让心腹幕僚王齐睿代笔,以江苏巡抚的名誉,命令吴超越督促松江各县团练配合苏州清军围剿青浦起义军,并要求吴超越务必要在十一月二十日之前把松江各县团练集结完毕,等候自己的出战命令。

    对此,王齐睿当然有些不解,向杨文定问道:“东翁,既然你要姓吴那小子出兵,直接叫他攻打黄渡镇不就行了?何必还要再派苏州绿营去黄渡进剿,让他负责助剿?”

    “谨慎点好。”杨文定笑吟吟的回答道:“本官如果命令吴超越直接出兵剿灭周立春逆贼,那他肯定会找各种借口敷衍拖延,就算吃了败仗也可以借口是力量不济,吴健彰那个老东西又有的是银子,花点银子给他的孙子脱罪也在情理之中,所以这么做就算成功,本官也很难把吴健彰祖孙一举置于死地。”

    “但本官让吴超越协助进剿就不同了。”杨文定笑得更加开心,道:“苏州绿营主剿,吴超越只是在旁边帮忙,结果还吃了大败仗,不但罪名坐实,偏师无力致使绿营进剿失败的罪名,不也可以正好扣在他的头上?”

    王齐睿恍然大悟,赶紧连赞东翁英明,神机妙算,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然后王齐睿也不再浪费时间,赶紧提笔替杨文定写好命令,杨文定签字用印后,又要王齐睿立即派人用快马送到上海交给吴超越,然而王齐睿笑嘻嘻的出门还没过得几分钟,就哭丧着脸回来了,向杨文定说道:“东翁,出意外了,你的这道公文,已经不必派人送到上海去了。”

    “为什么?”杨文定一楞。

    “吴超越刚刚派人送来急报,他已经攻破了青浦和嘉定的两支贼军主力,光复了被青浦贼寇霸占数月的黄渡镇。”王齐睿哭丧着脸回答道。

    “什么?!”杨文定直接跳了起来,圆瞪着三角眼,难以置信的吼叫道:“他已经攻破了青浦和嘉定两支贼军的主力?还光复了黄渡镇?”

    “吴超越在公文里是这么说的。”王齐睿举起刚收到的吴超越公文,表情更加哭丧的说道:“还有,吴超越还在阵上击毙了嘉定贼首陈木金,砍下了陈木金的首级。周立春和一些贼首虽然还在逃,但他们的武器辎重都被吴超越那个小瘪三给缴了!”

    发疯一样的从王齐睿手里抢过了吴超越的公文具报,打开细看时,杨文定的脸色逐渐开始发白了,失魂落魄的说道:“带着两百二十六个练勇,一战击败贼匪四千余人,斩首九百余人,抓获俘虏超过一千五百人?他的两百多练勇,居然没有阵亡一人,还只有三十余人受伤?这太夸张了吧?真的假的啊?”

    “东翁,应该不会是假的。”王齐睿擦着冷汗说道:“折子上有吴超越的签名和用印,他如果敢虚报,查出来就是一条不小罪名。不过也难说,要不小的派人去核实一下他的斩获,看看有没有弄虚作假。”

    “查!当然得给我派人去查!那个小瘪三但凡敢有半句假话,本官就马上上折子弹劾他伪报冒功!”

    杨文定再怎么怒吼也没用,先是当天下午,青浦县令李初祁也送来急报,请示如何处置吴超越抓到的俘虏,同时也证明了吴超越所报不假;然后靠着吴淞江的水路之便,才过了一天多时间,杨文定派去黄渡镇核查的属吏也送来急报,同样证实了吴超越说的全是实话。结果听到了这份报告后,杨文定也彻底的瘫在了太师椅上不说话了,肚子里不断的暗骂,“老天不长眼,这个跳梁小丑,这下子肯定要跳得更欢腾了。”

    大失所望归大失所望,咱们的杨大人好歹是位巡抚,给部下穿点小鞋一向都是手到擒来,眼珠子乱转了片刻后,杨文定突然露出了一些狞笑,向前来奏报核查结果的王齐睿吩咐道:“齐睿,马上替我给朝廷写一道折子,把吴超越黄渡大捷的具体情况如实向朝廷奏报,然后用六百里加急发往京城,呈请御览!”

    “六百里加急?”王齐睿傻眼了,惊讶说道:“东翁,吴超越屡屡冒犯于你,你怎么还这样为他表功,这要是皇上一高兴,给他升官了怎么办?”

    “皇上当然会给他升官,不过嘛,这也是本官所希望看到的。”杨文定笑得更加狰狞,又说道:“对了,把吴超越的奏报抄录一份,给陆建瀛也送过去,让陆建瀛知道,他的治下出了这么一员能征善战的勇将猛将!”

    王齐睿眼珠子转了几转,突然明白了杨文定的真正意图,也赶紧向杨文定拱手作揖的说道:“东翁高明,东翁高明,东翁,你实在是太高明了!”

    ………………

    此时此刻的吴超越当然不知道杨文定又在算计他了,此时此刻的吴超越唯一犯愁的,也就是如何摆脱上海官员士绅和富商地主的包围。因为吴超越带着团练凯旋返回上海时,不但吴超越的买办爷爷吴健彰亲自带着城中官员出城十里迎接,之前那些出钱出粮帮吴超越练兵的富商士绅跑来迎接,就连租界里的洋人领事、商人和神父也来了相当不少,然后一见面就把吴超越包围得水泄不通。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吴健彰当然没拿戒尺打孙子的屁股,相反还当众抱住了孙子老泪纵横,哭得稀里哗啦;上海那些富商士绅则是阿谀谄媚不断,都表示吴超越今后如果再有什么钱粮要求,他们一定立即把银子粮食双手奉上,还有人当场表示愿意多负担一些钱粮,帮吴超越练更多的兵,办理更多的团练——也更好的保护他们在上海的经济利益。

    这些人都还算好对付的,最难缠的还是普鲁士领事阿化威,拉着吴超越的瘦手,阿化威一个劲问的就是吴超越什么时候扩编团练,还要打算采购多少普鲁士的武器,并且迫不及待的向吴超越推荐起普鲁士的其他武器。吴超越却十分窝火,冲阿化威埋怨道:“尊敬的领事先生,我必须向你抗议,你卖给我的击针枪后膛漏火的问题在高频率射击中太严重了,我这次出兵剿匪,伤了三十七人,其中有二十五人就是击针枪的后膛漏火烧伤的!你就不能卖点质量好的击针枪给我?”

    “吴,不是我卖给你劣品,是这个问题无法解决。”阿化威神情无奈的回答道:“击针枪的后膛密封不严,容易漏火烧伤射手,在我们普鲁士军队里也普遍存在,还有美国人的后膛枪也一样,同样没办法解决这个技术难题,后膛漏火的情况比我们还更严重。”

    来中国就是为了推销军火的布朗一听大怒,马上就反唇相讥,嘲笑德莱赛击针枪是普鲁士本国军队都不爱用的****枪,吴超越也非常不满阿化威的狡辩,随手拿来一支击针枪拉开枪栓,指着装弹口说道:“美国的霍尔枪是击锤发火,当然没办法彻底密封后膛,但你们的击针枪谁说没办法密封后膛了?在这里加上一个密封橡胶圈不就行了?以你们普鲁士的工业能力,制造一个小小的密封橡胶圈难道很难吗?”

    阿化威张大了嘴巴,半晌才惊叫说道:“我的上帝!这么简单的密封办法,我们普鲁士的枪械专家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吴,谢谢你,我马上给国内写信,让他们试验这种办法解决漏火问题!”

    阿化威惊叫的同时,旁边的洋人也在飞快眨巴着眼睛,默默记住吴超越提出的这个枪械改进建议,而从高压锅垫圈这上面得出灵感的吴超越则多少有些后悔,暗道:“好象过了,该不会因为我这个建议,导致白皮猪的武器发展更快吧?”——当然,吴超越并不知道的是,他这么随口的一句话,还引来了一个让他更加意想不到的后果,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好不容易才说服了买办爷爷赶紧回城,吴超越先是把练勇领回营房,下令把富商士绅送来的酒肉分发给练勇犒劳三军,然后又赶紧按照买办爷爷的要求进城参加宴会,庆祝这一次的黄渡大捷。陪着富商士绅和洋人领事痛饮了一番后,待到酒席宴罢后,吴超越又得辛辛苦苦的把已经明显喝高的买办爷爷送回家中,同时也赶紧向买办爷爷请罪,请买办爷爷任意责罚自己的私自出战之罪。

    宝贝孙子这么争气,吴健彰还舍得责罚吴超越那才叫怪了,亲手搀起了宝贝孙子后,吴健彰还拍着吴超越的肩膀大笑说道:“还请什么罪?早知道你这个小兔崽子这么能打,爷爷还拦着你去杀贼立功干什么?哈哈哈哈,两百多人大败四千多乱贼,还砍下了嘉定贼首陈木金的脑袋,这下子你这个小兔崽子升官有望,升官有望了!”

    假惺惺的谦虚了几句后,吴超越又说道:“爷爷,我可不想升官,我只想留在上海,留在你的身边,所以有言在先,我可是随时都会上折子辞官,到时候你可别怪我。”

    “胡说八道!”吴健彰一听来了火气,呵斥道:“都立下这么大的功劳了?你还想辞官,你想气死我啊?不准辞!不但不准辞官,你还得把上海团练给我扩编,银子要多少我都给你,钱粮军饷我也替你想办法,现在世道这么乱,你把团练办多点,不但可以替我保卫上海,保护码头,还会有更多的立功升官机会!”

    “爷爷,你听我说!”吴超越也有些急了,忙说道:“我必须尽快辞官,不然麻烦就大了。爷爷你忘了,朝廷的邸报,长毛发逆已经打进了湖北了,这长毛发逆如果沿江东下,往江宁这边杀来,朝廷抽调我的团练西进迎战怎么办?我这次打得这么漂亮,是因为周立春和陈木金他们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打他们我有把握,打长毛我可没这样的把握!”

    听了宝贝孙子的话觉得有理,吴健彰一度有些动摇,但转念一想后,吴健彰却又呵斥道:“危言耸听!长毛连长江的边上都没摸着,你就怕他们往江宁打过来了?你这个小兔崽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再说了,就算长毛真的打到了长江边上,也有湖北、安徽和湖南的官军围剿,朝廷怎么可能抽调你去湖北参战?”

    知道太平军迟早要打来的吴超越苦笑,可是又没办法解释原因,只能是一再提醒买办爷爷不可掉以轻心,但吴健彰却根本不听,还武断的说道:“少废话,爷爷叫你扩军,你就得给我扩军,先把你的团练给我扩编到一个营五百人,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吴超越无可奈何的答应,心里嘀咕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你老糊涂想让老吴家断根,我还舍不得现在就送命,过几天我就悄悄把辞官折子递上去,看你怎么办!”

    …………

    知道太平军迟早就打到上海附近,又不愿和杨秀清、石达开拼命,吴超越倒是拿定见好就收的辞官主意了,但是很遗憾的,吴超越并不知道的是,才过了六天时间,他那份夸张得离谱的变态战绩,就已经被杨文定以六百里加急送到了京城,还直接送进了军机处。

    和杨文定一样,正为太平军不断逼近武昌城而焦头烂额的祁寯藻等军机大臣看到了吴超越的战绩后,无一不是张口结舌,目瞪口呆,第一反应就是杨文定所报不实,吴超越夸大战绩,贪功骗赏!然而稍微回过了一些神来后,祁寯藻却发现了另外一个重要问题,惊讶问道:“吴超越不是在礼部当主事吗?他什么时候去了松江办团练,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祁大人,这事是下官经的手。”邵灿小心翼翼的说道:“吴超越上折子请求返回松江办理团练,帮助地方官府围剿青浦逆贼,下官见他报国心切,事又不大,就批了一个发吏部准行。”

    “原来是这样。”祁寯藻点点头,然后又失魂落魄的说道:“事确实不大,但这份战报也太夸张了吧?两百多练勇,竟然第一战就打败了四千多乱贼,还夺回失地斩杀贼首,我记得这几年把团练办得最好的江忠源,第一战也没打得这么夸张啊?”

    “会不会是伪报?”对吴超越印象十分不好的麟魁狐疑说道:“虽说杨文定奏明说他已经核查了战绩不假,但也不能排除杨文定和吴超越联手做假啊?”

    盘算了片刻,祁寯藻摇头说道:“伪报的可能很小,杨文定毕竟是一省巡抚,不可能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冒这么大风险,帮吴超越捏造如此夸张的斩获战果。而且吴超越的斩首和俘虏都是明确呈报了具体数字,这样更难做假。”

    “这么说,这份战报很可能是真的?”另一个军机大臣彭蕴章惊喜说道:“那我们快向皇上呈报吧,这些天来,皇上一直在为湖北战事不顺而烦恼,看到这样的战报,他肯定会龙颜大悦啊!”

    祁寯藻点点头,然后又苦笑说道:“但恐怕是就连皇上都不敢相信。”

    “什么事连朕都不敢相信?”

    事有凑巧,恰在此时,军机处门外传来了咸丰大帝的龙吟之音,祁寯藻和彭蕴章等人赶紧跪下磕头时,这几天来气得一直都没有睡好的咸丰大帝也带着疲惫走了进来,再次追问了什么事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后,祁寯藻这才小心翼翼的呈上了杨文定的奏报。然后很自然的,咸丰大帝那双充满血丝的帅气金鱼眼就差点把眼球都鼓出来,惊叫道:“两百多练勇,一战大败四千多逆贼?练勇还没死一人?真的假的?上海团练就这么能打?”

    “万岁,吴超越的战绩已然经过江苏杨文定派员核实,并无做假。”祁寯藻如实答道:“而且微臣等认为,吴超越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绝对不敢捏造如此惊人之战绩。”

    “吴超越?吴健彰那个孙子?”

    咸丰大帝这才发现打出这场漂亮仗的人竟然是他也有些印象的吴超越,然后很自然的,咸丰大帝当然又赶紧追问吴超越什么时候又跑回上海去了,邵灿再次如实上奏后,咸丰大帝顿时就龙颜大悦了,“做得好,吴超越吴爱卿在京城时,朕就发现他有些胆色,是个带兵的材料,只是没想到他能替朕训练出如此精兵,两百多练勇……。”

    说到这,咸丰大帝又突然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有些气愤的说道:“这个吴超越,是干什么吃的?在松江府办理团练,怎么才给朕弄出两百多练勇,眼下朝廷到处都要用兵,正需要兵力补充,他为什么就不能多给朕练些精兵?”

    “皇上,或许是钱粮问题。”祁寯藻怕咸丰大帝心情又变差让军机处众人的日子更不好过,忙又替吴超越说了一句好话,说道:“县府团练,朝廷不给军饷,钱粮武器等一应花消全靠在地方上筹集,吴超越或许就是因为钱粮问题,所以无法办理更多团练。”

    “钱粮好办,他爷爷就是海关监督,手里有的是银子。”咸丰大帝也没犹豫,挥手喝道:“传旨,吴超越破贼有功,官升一级,着军机处记名以州府用,松江团练按例颁赏!再令吴健彰截留关税银一万两,与吴超越扩办团练!告诉吴超越,赶快把他的团练扩办起来,精兵越多越好,朕还等着要大用他!”

    说罢,心情已经大为好转的咸丰大帝又下旨把吴超越的黄渡大捷抄为邸报,明发天下,借以鼓舞大清将士的军心士气。祁寯藻领着几个军机大臣领旨后,很快的,这个消息就以邸报形式迅速传遍了京城,而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吴超越在京城里的唯一好友李鸿章也顿时就悔青了肠子,“慰亭,早知道你这么能练兵,我当初就应该和你一起去上海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