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十九章 牛刀杀鸡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秀英距离吴超越的团练方阵大约是七八十米,这点距离对于德莱赛击针枪的五百米最大射程来说虽然只是小儿科,却因为是滑膛枪的缘故,精确命中的可能性基本上等于是连抛五次硬币都是正面向上。但米尼枪却又完全不同,内刻膛线的米尼枪在这点距离上不敢说百发百中,经过严格训练的射手十枪里命中七八发绝对没有多大的问题。

    吴超越当然舍不得拿米尼枪狙击差点就能和自己合法滚床单的美女周秀英,但是在朝廷里挂了号的嘉定大贼头陈木金竟然自己作死跳了出来,吴超越自然也就用不着客气,当即命令自己的亲兵队长兼狙击队长老狗腿子吴大赛开枪,结果,吴大赛果然没有辜负吴超越对他的期望,也总算是回报了吴超越这几年来带着他四处吃喝嫖赌的一点恩情。

    “陈大哥中枪了!陈大哥中枪了!”

    “官军有神枪手!陈大哥被打中了!”

    吴大赛倒是回报吴超越了,刚听到枪响就看到陈木金捂着胸口仰面摔倒,惨叫着摔在地上翻滚,嘉定和青浦两支起义军也顿时一片大哗,终于明白吴超越随时可以取她性命的周秀英才刚回过神来时,早有人把她给拉了回来。同时周立春也冲了上来,圆睁着眼睛惊叫道:“怎么可能?这么远的距离,姓吴的小瘪三是怎么打中陈兄弟的?火枪我们也有,不可能打这么远啊?”

    没人能回答周立春的问题,倒是徐耀扑到了胸前已经染满鲜血的陈木金身上,抱着哀嚎惨叫的陈木金放声大哭,“陈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与此同时的上海团练这边,看到起义军那边一片大乱,已经中枪的陈木金身边围满人群,自愿给上海团练充当战术指导的美国退伍老兵布朗难免有些目瞪口呆,冲吴超越说道:“吴,你们中国人都没有军事常识吗?都已经看到他们的同伴中枪了,还敢在我们的射程内大量聚集,他们就不怕我们乘机开枪?”

    “他们要是有这样的军事知识,鸦片战争也不会被你们的英国表哥欺负得这么惨了。”吴超越苦笑回答,然后转向吴大赛等人喝道:“狙击队,自由开火一轮!先把我们的威风打出来!其他人,没有命令不许开枪!”

    有了吴超越这道命令,早就手痒心痒的二十名吴军狙击手再不客气,立即瞄准各自找到的目标扣动扳机,乒乒乓乓的枪声连响间,十几个起义军成员接连倒地,本就一片混乱的青浦和嘉定两支起义军顿时更是混乱,无数人大呼小叫着抱头就跑,本就乱糟糟的队列更是一片大乱。而与之相反,上海团练这边却是欢声四起,士气为之大振,因为是第一次上战场而普遍存在的紧张情绪也大为缓解,许多的练勇也开始逐渐相信吴超越和布朗之前声说的话——他们实际上已经非常强大,只是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一轮射罢,吴军狙击手各自抓紧时间装填弹药,枪声暂时停歇,起义军那边也大呼小叫着重新整队,而被徐耀抱着后退了一步后,胸膛要害被射中的陈木金也已经翻了白眼,惨死在了徐耀怀中,徐耀等嘉定起义军将领纷纷放声大哭,周立春也是怒不可遏,冲徐耀等人嚷嚷道:“徐兄弟,先别忙哭,咱们一起冲,冲上去和姓吴的拼了,为陈兄弟报仇雪恨!”

    徐耀等人含泪答应,当下周立春和徐耀立即安排冲锋进攻,安排拿着铁锅、木板和藤盾的士兵上前,拿着火绳枪的士兵居后,再然后是拿着弓箭和刀枪等武器的士兵,又要求听到命令后四面八方一起冲锋,冲到近前和上海团练近身肉搏。最后安排好后,随着周立春的一声令下,锣鼓敲动间,四千多起义军还真的呐喊着一起向上海团练的刺猬阵发起了冲锋——周立春如果没有这点组织力,也不可能两次打退清军绿营的进攻了。

    其实在周立春和徐耀的排兵布阵期间,吴军狙击手仍然还有得是机会开枪杀人,但吴超越怕把敌人给吓跑了没机会全面锻炼新兵,所以才严令禁止狙击手继续开枪,而看到敌人果然同时从四面八方发起冲锋时,吴超越心中暗喜之余,也赶紧大喝道:“没有命令,任何人不许开枪!听到命令,马上一起开枪!预备队除外!”

    两百多名吴军练勇纷纷答应,各自紧握手中武器,手心冒汗的紧盯着呐喊冲来的起义军士兵,期间很有战场经验的布朗也不断操着生硬汉语要求练勇严整队列,绝不能擅离位置。而吴超越也同样有些紧张,不断转头观察敌人情况,默默计算自军方阵与敌人之间的距离,准备等敌人冲近七十米以内再下令开枪射击——本来布朗是建议吴超越近敌五十米之内开枪,但是为了谨慎起见,同样是第一次上战场的吴超越还是选择了相对比较稳妥的七十米距离。

    “杀!杀啊!杀狗官!为陈大哥报仇!”

    乱七八糟的吼叫声中,起义军乱糟糟的越冲越近,为了给陈木金报仇,更为了在心上人面前显示自己的勇气,嘉定起义军的二当家徐耀还举着一口铁锅冲在了最前面,吼叫的声音也比谁更大,“吴超越,给老子把命拿来——!”

    “开枪!”

    与此同时,吴超越也终于吼出了开枪命令,过于紧张之下,吴超越还抢先抬手用左轮枪对着天上开了一枪。

    砰砰砰砰连声,吴军练勇手中击针枪也接连打响,而到了这个时候,吴军练勇也终于展现出了他们近三个月时间的严格训练成果,庞大刺猬阵霎时间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喷火刺猬,浓烟翻滚,火光喷射,连绵不断的枪声比爆竹更加密集,而方阵内部的吴军狙击手也是在高处各自扣动扳机,两百多粒弹丸先后打向四面八方,再接紧着,接连不断的惨叫声,也马上从四面八方传到了吴军练勇的耳中。

    过于紧张,不少吴军练勇都在换装纸壳弹药时出现了失误,甚至还紧张得把纸壳子弹直接掉在了地上,装填速度远不及平时训练那么迅速快捷,气得布朗是用英语乱骂,冲着练勇吼叫不断。然而吴军练勇表现得菜鸟,对面的敌人却更菜鸟,看到身边同伴中枪受伤甚至直接倒地,许多起义军士兵都吓得直接大叫出声,下意识的停下脚步驻足观望,给了吴军练勇更多的装填子弹时间。

    也还有许多起义军士兵还在冲锋,侥幸没被吴军练勇首轮击中的徐耀还继续冲在最前面,不断大吼道:“弟兄们,快冲,别给吴狗官装药的时间!”

    徐耀这道命令固然是正确无比,也有许多的起义军将士仍然冲锋不断,拼命拉近与吴军刺猬阵的距离。然而很可惜,七十米的距离不是转眼能到,吴军练勇手里的击针枪子弹装填速度之快,也远远超过了徐耀等人的想象之快,当徐耀距离吴军刺猬阵还有三十多米时,吴军刺猬阵中已经再度响起了枪声,还第一枪就打到了徐耀手里的铁锅上,砰的一声顿时就把徐耀吓出了一身冷汗。再紧接着,更多的吴军练勇接连开枪,还因为距离已经拉近的缘故,命中率大为提升,基本上三四枪就能打中一个敌人,起义军众士兵心中大骇,脚步速度下意识的放慢,不少人还开始掉头往后跑。

    这里必须表扬一下徐耀和许多起义军士兵的勇气,在冲锋声势已经大不如前的情况下,徐耀和一些起义军士兵仍然还在鼓起勇气向前冲锋,但还是很可惜,克服了第一个心理难关的吴军练勇这次装填弹药的速度更快,当徐耀距离吴军刺猬阵还有十米以上时,已经有吴军练勇第三次扣动了扳机,同时装备了左轮枪的吴军哨官黄大傻和邓嗣源两人在开出了第三枪后,还拔出了左轮枪对来敌开枪,其中邓嗣源的左轮枪就是对着徐耀开枪,第二枪就打中了徐耀的英俊脸颊,把徐耀的牙齿都打飞了两颗,疼得徐耀惨叫一声,然后撒腿就往回跑——接着屁股上又中了一枪。

    也有几个起义军士兵侥幸冲到了吴军刺猬阵的近处,然而还不等他们举起刀枪,对面已有刺刀当胸刺来,半蹲在地的吴军练勇也无比阴险的举枪用刺刀来捅他们腹,把他们捅得手忙脚乱,无法招架,不是被捅伤捅死,就是被捅得惊叫后退。

    枪声接连不断,接连打翻靠近吴军刺猬阵的起义军士兵,躲在刺猬阵内部的吴军狙击手也是各自精确射击,把那些穿得相对比较好的起义军将领接二连三轰翻打倒,手里拿着火绳枪的起义军士兵虽然也开枪射击,却没有受过严格训练,紧张之下基本上都把子弹打得偏离十万八千里,仅有三两个特别倒霉的吴军练勇中枪,还都没有致命。

    吴军刺猬阵的周围早已躺满了敌人的尸体和伤兵,爆竹一般的枪声还在连绵持续,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也早已在起义军队伍中此起彼伏,无数的起义军士兵扔下武器撒腿就跑,争先恐后的逃向远方,不少逃得慢和仍然还在射程中的起义军士兵也还在不断中枪,不断发出惨绝人寰的哭喊嘶鸣,更加动摇和打击本就是乌合之众的起义军军心。

    看情况不妙,许多的起义军将领士兵早就撒腿向着黄渡镇来路逃命了,开始周立春还有些不死心,还在不断高喊怒吼,要求部下停下来重整队伍,可是看到逃命的人越来越多,部下越来越混乱,周立春也逐渐慌了手脚,最后干脆也是一拉女儿,撒腿就往黄渡镇老巢逃跑,四千多人兵败如山倒,逃得漫山遍野,到处都是。

    轮到吴军练勇反击了,半音痴的吴超越没办法教给练勇如何吹冲锋号,就只能不伦不类的继续以清军的战鼓传达冲锋命令,还忘了重整队形就下令敲响了冲锋鼓,更连战马都忘记骑就带着两百多名练勇乱糟糟的发足冲锋,气得布朗是再次破口大骂,“SHIT!吴,你这样的指挥官,到了美国战场上,我保证你活不了十分钟!”

    还好,吴超越和吴军练勇是菜鸟,青浦和嘉定两支起义军更是典型的乌合之众,根本就不知道抓住吴军队形混乱的机会发起反击,鬼哭狼嚎着只是向来路逃命,没有一个人敢停下来稍做反抗。结果到了这时候,一个多月前就已经每天都要负重五十斤奔跑十公里的吴军练勇也展现出了辛苦训练的成果,奔跑中速度远胜训练不足的起义军士兵,轻而易举就追上了许多敌人,然后不是开枪射杀,就是刺刀捅杀,逼迫着敌人跑得更快,也跑得更乱,再不剩下任何的还手之力。

    不断冲刺着前进,荒唐的事发生了,负重训练了几个月的吴军练勇机动力太过出色,竟然反倒冲杀到了最前面,发现前方无人之后,又掉过头来枪杀捅杀后面的敌人,道路被阻的起义军士兵哭喊震天,不是跪地投降,就是撒腿向其他方向逃命,更有许多人直接逃回了自家村庄。吴超越也这才想起命令士兵高喊投降不杀的口号,开枪威逼了许多的敌人抛下武器跪地投降。

    追击中,吴超越自然少不得悄悄寻找周秀英的下落,还曾经隐约看见过一名女子,只是距离有点远无法分辨到底是不是周秀英,最后一无所获时,吴超越也只能是暗暗祈祷上天保佑,千万别让周秀英不幸死在乱军之中——战场上最危险的可是败军的人潮和脚步。结果也还算好,吴超越也始终没有在路上的死尸中看到周秀英。

    还是到了扫尾战接近结束时,吴超越才发现自己又干了一件蠢事——过早招降,两百多名吴军练勇竟然抓了一千多俘虏,必须得看守这些俘虏,再没了多余力量向已经距离不远的周立春老巢黄渡镇发起进攻。

    好爷爷吴健彰到底还是没有抛弃吴超越这个不孝孙子,正当吴超越在为无人看守俘虏而烦恼的时候,官道东面却又乱糟糟的跑来了几百绿营兵,带队的还正是上海守备官何舒。看到满地尸体和密密麻麻的俘虏人群,前天才在吴淞江以北吃过起义军大亏的何舒当然是惊得下巴差点坠地,才刚一见面就向吴超越又是拱手又是作揖,连声说道:“吴大人,下官服了,下官把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了,想不到你才两百多人,竟然就把……。”

    “少废话!”吴超越没好气的打断何舒的恭维,飞快说道:“你是我爷爷派来帮忙的吧?来得正好,替我看守俘虏和打扫战场,然后押着俘虏来黄渡镇和我会合!”

    匆匆给何舒交代了任务,吴超越又大声喝令练勇集结,带着练勇继续向西挺进,趁热打铁又来攻打周立春的老巢黄渡镇。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吴超越才在布朗的提醒下要求练勇列队而进,也换来了布朗的再次大骂,“吴,你如果是碰到了我率领的美国军队,我担保你在我面前坚持不了五分钟!”

    讪笑着向好心指点自己的布朗道了谢,再等吴超越带着练勇列队疾驰到了黄渡镇时,什么都已经晚了,留守在这里周立春残部得到主力惨败的消息,早就打开了镇门四散逃命,只留下一座空镇和一些老弱病残在镇中。原本还想演练一下攻坚战的吴超越大失所望,也只能赶紧进镇搜索残敌,同时严令禁止烧杀抢掠,更不许杀害无法逃走的老弱病残。

    在吴超越的要求下,吴军练勇很快抓来了几个逃得不够快的起义军士兵,吴超越亲自审问,这才得知周立春父女根本就没回来过,吴超越失望之余也多少松了口气,知道周秀英仍然还活着的可能极大。而再到了搜查周立春住宅时,吴军练勇却又报告了一个让吴超越气得七窍生烟的消息——周立春家里竟然还藏有大量的烟土。(这可不是污蔑周立春,《青浦县志》上明白记载了他插手鸦片交易。)

    大怒之下,吴超越一度下令把周立春家烧了,但是命令下达后,吴超越却又改了主意,改为亲到周立春家中勘探情况,还极不要脸的进到了已经被翻得七零八落的周秀英闺房中,坐到了周秀英的床上,抚摸着还带有余香的柔软枕头心中意淫,“要是那小妞还在就好了,这时候把她抱上床,她应该不会拒绝了吧?”

    在黄渡镇中,吴军练勇还找到了许多青浦起义军来不及带走的粮食和武器辎重,还有一些金银,吴超越也没客气,立即下令把金银平均分给自己的练勇,粮食和辎重留下,武器变卖换钱,同样奖励给立功将士,换得吴军练勇欢声震天。一旁的吴大赛则赶紧提醒道:“孙少爷,何舒那边怎么办?他们可是多少给我们帮了点忙的。”

    “放心,他们不会白跑一趟。”吴超越没好气的说道:“俘虏交给了他,战场也交给了他打扫,你以为他从俘虏身上搜出来的值钱东西,还有在战场上拣到的刀剑火绳枪,他会分给我们?”

    没好气的说完,吴超越又有些害怕的揉揉屁股,心中暗道:“接下来该关心的,就是回去怎么向买办爷爷交代了,这次,他该不会又拿戒尺打我屁股了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