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十八章 首次出战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和吴健彰猜测的一样,吴超越确实带着上海团练向青浦起义军的老巢黄渡镇开拔了,半夜三更时分起身准备,四更时分向黄渡镇开拔,目的不是担心被青浦起义军发现,而是害怕被买办爷爷阻拦,结果也还算好,这几个月来不到辰时正不敢开城门的上海守军果然没有发现吴超越连夜出击,吴健彰也错失了阻拦宝贝孙子胡作非为的最好机会。

    吴超越这么做并不是心血来潮,事实早在半个多月前,毛遂自荐给吴超越当教官的布朗就已经建议吴超越向黄渡镇进兵,拿装备原始又训练不足的青浦起义军实战练兵,并保证经过他严格训练的上海团练绝对可以把青浦起义军抽得满地找牙——这个时代的列强军队,新招募的士兵可是只要经过几个星期训练就可以投入战场。

    当时的吴超越断然拒绝了布朗的建议,一是吴超越希望上海团练把基本功再练扎实一点再上战场,二是吴超越还没完全弄清楚青浦起义军的相信情况。而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等待后,在双刀会打手和百龙会王国初走狗的暗中帮助下,吴超越也终于拿到了所必须的青浦起义军情报,基本做到了知己知彼。

    上海帮会打手替吴超越收集的情报显示,周立春组织的青浦起义军名誉上有三千多人,但大部分都散布在乡间各村落武装自卫,只有收到周立春号令才会集结在一起作战,青浦起义军老巢黄渡镇常有驻军不过七八百人,败之不难。而黄渡镇的防御工事简陋得十分可怜,就是土墙加木桩,勉强挖了一条壕沟,同样不难对付。

    至于青浦起义军的武器装备问题,吴超越再是在战术上重视敌人用不着担心这点——除了原始的刀枪、弓箭和棍棒外,最先进的就是一百多条原始火绳枪和抬枪,还连子弹火药都难以保证供应充足,在全部装备后装击针枪和大量装备米尼枪、左轮枪的上海团练面前,武器装备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鉴于这些情况,吴超越得出结论,自己就算打败了青浦起义军的黄渡驻军,甚至就算拿下了黄渡镇,也很难把青浦起义军一举扑灭,周立春只要往乡间村里一钻,等到吴超越率军退走,一声号令就也可能卷土重来。同时黄渡镇北靠吴淞江码头这个特殊地形,也决定了没有水上力量的上海团练不可能把周立春等起义军首脑在黄渡镇一网打尽。所以吴超越认为,自军出击的最好时机应该是在青浦起义军大量集结时,乘机与之发起决战,一战干掉青浦起义军的主力,让周立春就算逃了也难以迅速东山再起。

    嘉定起义军南下与青浦起义军会合,给了吴超越梦寐以求的决战机会,帮会打手提供的情报显示,和吴超越预料的一样,为了接应和收编嘉定起义军陈木金部,同时也为了防范清军乘势攻打黄渡,周立春果然命令青浦起义军在东距上海只有六十余里的黄渡镇集结,再加上料定青浦和嘉定两支起义军会师后必然要举行庆祝会盟仪式,周立春短时间内不可能解散军队,吴超越再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即抓住战机率军西进,气势汹汹的来找差点成为自己老丈人的周立春决战了。

    上午辰时,天色基本全明,在上海县境边缘让军队休息了半个小时后,吴超越下令敲响行军鼓,率领被百姓称为二百五营的上海团练越过县境,正式踏入青浦县境,沿着官道大摇大摆向黄渡开拔。雪亮的刺刀在初升的朝阳下闪闪生辉,骑马行进的吴超越也在张牙舞爪的团练大旗下狰狞微笑,“周立春,快来吧,我才两百多人,快来找我报仇,把我一口给吃掉吧!”

    经过严格的训练淘汰,二百五十人编制的上海团练现在实际上已经只剩下了二百二十六人,其中战兵为两个哨一百九十二人,狙击手队二十人,剩下十四人全被算做吴超越的亲兵,也被临时当做了斥候使用,吴超越亲任总指挥官,美国退役老兵布朗也随军前来,担任战术指导。

    尽管在兵力数量方面与敌人悬殊巨大,但吴超越与布朗却都对首战必胜充满信心,路上一边不断给士兵鼓气加油,一边还迫不及待的商量起了作战战术,亲手帮着吴超越练出这支团练的布朗还迫不及待的建议道:“吴,敌人出现后,不必犹豫,直接就用线性战术发起进攻,我们的装备和训练都占绝对优势,打败敌人没有任何的疑问。”

    “不。”吴超越摇头,说道:“遇敌之后,我们还是稳妥一点,用步兵方阵与敌人交战,等到把敌人打怕以后再发起进攻不迟。”

    “我认为不必。”布朗同样摇头,说道:“吴,不是我轻视你们中国的民间武装,是你们的民间武装实在太弱小了,连锄头棍棒都能用做武器,对付这样的敌人都要用上步兵方阵,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和力气。”

    “必须浪费一点时间。”吴超越答道:“必须给我们的士兵一点时间建立信心,让他们知道他们现在已经有多强大,我们对他们的训练有多么专业有效,我们知道,但他们并不知道,所以我们必须先采取防守阵势,先通过防御作战让他们建立起信心和勇气,然后再发起反击,才可以确保获得胜利。不然的话,我们如果贸然发起进攻,士兵的勇气和信心一旦不足,就有可能被敌人以弱胜强,以多胜少。”

    仔细看了一干练勇的模样,发现上海团练的士兵虽然按照要求列队行进,但是一个个练勇脸上却还是缺乏精锐老兵那种一往无前的彪悍气质,不少练勇的神情中还明显带着一些紧张,布朗倒也认可了吴超越的判断,同意在交战时首先采取步兵方阵战术迎敌。再然后,布朗又迫不及待用生硬汉语喊叫了起来,“都勇敢,给我勇敢起来!用不着害怕,我对你们说过许多次了,我已经把你们训练得足够强大了,你们现在缺的只是信心和勇气,到了战场上不必考虑其他的事,只要按照我平时教你们的办法做就行了!”

    “弟兄们,布朗先生说得对,你们已经是武装到了牙齿下山猛虎,大清土地上已经没有那支军队是你们的对手,等打完第一仗,你们就知道你们有多强大了!但你们还得给我记住,打了胜仗后,一是不准杀俘虏,二是一切缴获要上交,然后统一分配,三是不准****妇女,违令者,立斩!”

    …………

    吴超越和布朗拼命给初上战场的练勇鼓舞打气和强调军纪的时候,上海团练正在向黄渡镇逼近的消息,也被青浦起义军的斥候送到了黄渡镇中。闻知清军逼近,正在商议会盟大事的周立春和陈木金开始还吓了一跳,然而问清楚来的清军竟然就是吴超越在上海组建那支只有两百多人的团练后,刚好把主力集结在黄渡镇一带的周立春顿时哈哈大笑了,道:“终于来了,想不到这个姓吴的小瘪三还真有胆量来,不过嘛,来得好!正好找他新帐老帐一起算!”

    “周大哥,你这话什么意思?”陈木金好奇问道:“听你的口气,莫非你认识这个带兵的狗官?”

    “岂止认识?”

    周立春冷哼,把自己与吴家祖孙的恩怨大概说了一遍——当然是着重介绍吴超越对他女儿周秀英的调戏,还有吴家打手刘丽川对他的言而无信,也顺便介绍了一下吴超越一手创建的上海团练的大概情况——只有两百多人被老百姓称为二百五营,几次派人远远探察,都没发现二百五营训练什么抡刀子砍人和挽弓放箭,成天除了跑步就是跑步,要不就是做操和练习蹲站爬,到现在都没上一次战场还三天两头向上海的富商士绅逼粮要款,在上海民间就是笑话的存在。

    听了周立春的轻蔑介绍,陈木金顿时就放下了心来,也立即开始动心是否去拼上一把,再抢一些正规军的装备,也顺便显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以便在接下来的会盟谈判中增加发言分量。而陈木金的副手徐耀那更是迫不及待,马上就嚷嚷道:“周大叔放心,对付这样的小瘪三,用不着你亲自动手,我带五百弟兄去,保管把他抓来送给砍脑袋出气!”

    说这话时,年轻英俊的徐耀当然不断偷看周立春旁边的周秀英神情,然而令徐耀失望的是,周秀英那张让他心痒的漂亮脸蛋上不但没有半点赞赏,相反还有一些漠然和失神,似乎藏有什么心事。

    徐耀先开了口,已经在和上海绿营交手中拣到过便宜的陈木金也再不客气,马上就表示要带着自己的千余队伍去迎战,把吴超越抓来给周立春当见面礼。可惜周立春却不想放过这个亲手报仇的大好机会,一挥手说道:“一起去,我也把弟兄都带去,争取把姓吴的小瘪三给全歼了,让松江、苏州和太仓的官军再不敢正视咱们一眼!缴获的辎重,咱们平分!”

    陈木金和徐耀轰然叫好,周立春也大声传令安排主力出击时,周秀英也终于把美目转向了东面的吴超越来路,暗叹了一口气,道:“你果然是笨得可以啊,才那么点人都敢来,难道你不知道,钟殿邦带七八百人来都被我爹给打跑了,你这点人,给我们塞牙缝吗?傻子,快跑吧。”

    虽然多少有点不忍心,但周秀英还是随着周立春率领数量三千人的青浦起义军出发东进,陈木金和徐耀也带着数量大约有一千三百来人的嘉定起义军随同出击,四千多手拿各种武器的起义军浩浩荡荡,漫山遍野,大步东进间,活捉吴狗官的口号也是此起彼伏,士气相当旺盛——这也是因为周立春命令把来敌数量告知全军的结果。

    两军迎面开进间,大约到了午时初刻左右,骑马侦察又装备有望远镜的吴超越亲兵就已经把敌人动向报告到了吴超越的面前,闻知敌人的主力全面出击,正盼着一举破敌的吴超越当然是大喜过望,立即命令军队停止前进,抢占高地布下空心方阵,等待敌人到来——虽然经过严格训练又好吃好喝近三个月的练勇还都不累,但吴超越还是命令士兵就地休息,同时检查饮水干粮和武器装备,以及布置狙击手位置。

    午时三刻左右,几匹从上海方向来的快马抢先冲到吴超越的方阵所在,带来吴健彰口信要求吴超越马上滚回去,不然就要打断吴超越的狗腿。吴超越害怕动摇军心,二话不说就对天上开了两枪,命令来人马上给自己滚回去,不然就要开枪射杀,硬是赶跑了买办爷爷好心派来的信使。

    未时正将至,密密麻麻的起义军人群出现在上海团练的视野中,看到数量几乎是自军二十倍的敌人逼近,吴超越麾下的练勇再是训练充足也难免有种双腿想要打颤的感觉,吴超越却是镇定自若,大声喝道:“布阵!狙击手,各就各位!最后检查武器!”

    按照吴超越的要求,在黄大傻和邓嗣源两个哨官的指挥下,一百九十二名战兵迅速布下两层队列的整齐方阵——需要的话也可以随时变幻为三层队列,前蹲后站,肩并肩人挨人,刺刀和枪口对外,形如一个有棱有角的巨大刺猬,吴超越的亲兵负责补漏,二十名狙击手则在方阵内部各拿米尼枪抢占高地,专门负责精确射击敌人将领,也兼顾补漏任务。同时因为第一次实战太过紧张的缘故,期间帮助吴超越训练练勇的布朗自然少不得大声喝骂指点,要求士兵互相挨紧和整齐队列。

    还好,骨子里不过乌合之众的周立春和陈木金两支起义军给了上海团练严密布阵的大好机会,看到上海团练紧张布置形如刺猬的步兵空心方阵,周立春和陈木金不但没有急着发起冲锋破坏和迟滞上海团练的阵列布置,相反还指挥部下把吴超越的刺猬阵团团包围,结果这又给了吴超越鼓舞士气的机会,“弟兄们,我们被包围了,想活命,就按我和洋教官教你们的办法打!打赢了立功发财,打输了谁也跑不掉!”

    与此同时,看清了上海团练身上全都穿着厚厚棉衣时,麾下士兵大部分都还穿着破衣烂衫的周立春和陈木金难免更是双眼发红,刚把吴军包围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发起冲锋,谁知周秀英却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对周立春说道:“爹,让我先去对吴超越说几句话行不行?”

    “你想和他说什么?”周立春警惕的问,又提醒道:“我可先警告你,别再想以前的事,我们周家和他早就是不共戴天了!”

    “我劝他投降。”周秀英神情冰冷的说道:“他被包围了,想跑都跑不掉,我劝他放下武器投降,这总可以吧?”

    “这个可以。”周立春一口答应,道:“去告诉那个小瘪三,他只要放下武器投降,我就饶他不死,放他回上海城!”

    周秀英点点头,这才越众而出走到阵前,旁边的徐耀见了难免有些奇怪,再低声问得周秀英差点和吴超越合法滚床单的事后,徐耀难免心头无名火起,下意识的生出了想把吴超越生撕活嚼的念头。

    与此同时,看到一身劲装的周秀英提刀走出阵来,吴超越也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喝令任何人不许开枪,然后跑到方阵边缘,冲着周秀英喊道:“世妹,你怎么来了?这里危险,快回去,不然枪子不长眼,我可救不了你!”

    听到吴超越这话,两军队伍当然都有些哗然,周秀英则心头有些温暖,然后大声说道:“吴超越,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念在你我两家以前的交情份上,我爹叫我来劝你投降,你只要放下武器,他就饶你不死,还放你回上海!”

    “劝我投降?”吴超越差点没笑出声来,心说老子带着两百多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还拿着这个时代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如果还要向你们这群乌合之众投降,那我还真是白穿越一回了。

    暗笑过后,吴超越也大声说道:“世妹,你的话似乎是说反了,应该投降的是你们才对,还真不是我小看你们,就你们这群乌合之众,我还真不放在眼里,快回去告诉你爹,他如果马上放下武器投降,再把那个叫什么陈木金的贼头抓来给我,我保他不死!”

    在阵上互劝对方投降,这样的怪事还真不多,然而令吴超越没有想到的是,他这话还带来了一个意外后果,周秀英的身边,竟然还站出了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冲着吴超越大喝道:“姓吴的小瘪三,老子就是陈木金,你不是想要老子的脑袋吗?有种就过来拿!”

    “奇迹啊!天上掉馅饼!”吴超越一听乐了,想都不想就回头大喝道:“吴大赛,还楞着干什么?给我打陈木金!”

    听到这道命令,甚有狙击天分的吴大赛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马上就冲着已经瞄准的陈木金扣动扳机,他手中这个时代射击精度最高的米尼枪也立即喷出了一团火光。

    砰!

    枪响,周秀英身边的陈木金胸口飑出一道血箭,惨叫着仰面摔倒。鲜血飞溅间,两滴鲜血洒到周秀英的俏丽脸庞上,周秀英整个人也顿时呆住,“原来他随时都可以杀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