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十六章 办理团练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朝中有人就是好做官,本来象吴超越这样的六品小官上折子请办团练,送进军机处后没有十天半个月休想能被那位军机大臣过目,搁置上一两个月才有答复也毫不稀奇。但是因为肃大人随口打的一个招呼,新入值军机处的军机大臣邵灿就专门让人从小山一样高的折子堆里找出了这道折子,看看折子里的文笔优美,理由充分,又是利国利民的小好事,邵灿便顺手在折子批下了‘发吏部准行’五个字。

    正因为有了这五个字,吴超越就很快在吏部得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二个官职——大清江苏省松江府团练督办,尽管这只是一个没品级更没俸禄的兼差,但吴超越却是视为珍宝,捧着官凭印信笑得连嘴巴都合不拢,二话不说就跑到礼部去交割差事,通知吴大赛等狗腿子收拾行李准备返回上海。

    咸丰二年,农历七月二十八,就任礼部主客司主事仅一个月的吴超越辞别了该辞别的人,领着吴大赛等狗腿子就迫不及待的启程出发了,与唯一来给自己送行的李鸿章拱手告别后,吴超越回头看了看灰暗的北京城墙,心里还嘀咕道:“永别了,保守闭塞又被螨虫霸占的破地方,老子是说什么都不想再回来了。”

    归心似箭,仅用了小半个月时间,沿着运河南下的吴超越就顺利回到了思念已久的上海城,也见到了阔别已久的买办爷爷吴健彰。而看到宝贝孙子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吴健彰第一反应当然是惊喜万分,然而把宝贝孙子抱在怀里嚎啕了几声后,吴健彰却又回过神来了,赶紧抹去眼泪问道:“超越,你怎么回来了?你才当了几天的礼部主事,那来的探亲假?”

    “我不喜欢京城那个鬼地方,又想爷爷你,就请肃大人帮忙,给我弄了一个松江府团练督办的差使回来了。”

    吴超越随口解释,把自己回来的前后经过对吴健彰大概说了,结果吴健彰一听却是连连叫苦,不断埋怨,道:“小祖宗,你不想呆在京城我不拦你,但你干嘛要用办团练的借口回来?这督办团练不但要四处筹银子筹粮得罪人,还得冒着风险带着团练上战场打仗,差事一旦办不好,你的官职都还得丢了,你怎么就不动动脑子想想这利弊轻重?”

    “没事,没事。”吴超越安慰爷爷道:“爷爷你放心,我这次回来办理团练,主要目的是助剿青浦那群抗粮刁民,差事不是很难办。而且听说青浦那帮刁民的头头就是周立春,他和我阿源叔是拜把子的兄弟,我还有希望让阿源叔出面,把他招降过来。”

    “没你说的那么容易!”吴健彰一听大怒,拍着桌子说道:“你知不知道周立春现在闹得有多大?你知不知道,青浦知县李初祁和苏州知府钟殿选两次出兵围剿,都被他给打败了?你阿源叔和他早就是翻了脸的,你还想指望他去招降周立春,你做梦是不是?”

    吴超越还真不知道周立春现在闹得有多大多欢腾,赶紧向吴健彰问起情况时,这才知道周立春现在已经拉起了两千多人的队伍,接连两次打退了官兵的进攻,在战斗中抢到了不少正规军使用的刀枪武器,还有满清目前最先进的前装火绳枪(俗称鸟枪),实力和声势一起大涨,目前不但青浦县境内和旁边的昆山境内已经是一片大乱,就连太仓州的嘉定县境内也出现了贼乱苗头,地方官府和包括坐镇苏州的江苏巡抚杨文定都拿周立春束手无策,只能是任由周立春盘踞在青浦、昆山、上海和嘉定四县交界的黄渡镇一带独霸一方,逍遥法外。

    听了吴健彰的介绍,吴超越也明白自己想凭借新组建的团练想把周立春干掉几乎没什么可能,但无所谓,不愿给满清当奴才的吴超越现在最不怕的就是被罢官免职,所以不但没有担心和反悔,还笑嘻嘻的对吴健彰说道:“爷爷,没事,大不了就是剿不平周立春,朝廷一生气摘了我的顶子,死不了人,我也正好回来侍侯你老人家。”

    碰上吴超越这么一个不求上进的宝贝孙子,吴健彰也算是无话可说了,大怒之下,吴健彰也只能是把宝贝孙子臭骂了一个狗血淋头,扬言吴超越一旦丢了官职自己就不认这个孙子,让吴超越拿着破碗到街上去要饭,知道买办爷爷绝不会这么做的吴超越依然还是嬉皮笑脸,又把吴健彰给气了一个够戗。

    木已成舟,再怎么痛恨孙子的不求上进也毫无办法,为了宝贝孙子的仕途前程着想,吴健彰还是把自己帮着林则徐办理团练的一些心得经验尽可能传授给了宝贝孙子,让宝贝孙子那怕是敷衍也要把团练办起来,先给朝廷一个交代,然后再慢慢想办法解决其他问题。吴超越嘴上答应,心里却是把吴健彰的话当耳边风,关心的也只是自己和英国商人合伙开的那家纺织厂。

    吴超越和英国商人比利合资开设的上海纺织厂进展情况比吴超越预料的更快,厂房已然建成,设备也已经安装到位,进入了调试阶段,代替吴超越与英商合作的吴健彰族侄吴晓华,也在刘丽川的帮助下招募到了足够的工人,正在接受英国熟练技工的指点培训。而更让吴超越喜出望外的是,族叔吴晓华还是在香港读过洋书的洋学生,同样能说英语,还到洋人的工厂里实习过一段时间,搞工厂管理比吴超越这个半桶水还强,便宜了吴超越在工厂管理方面少操无数心。

    让吴超越少操心的不止是工厂管理这方面,到了租界与一干洋朋友们聚会后,才刚听说吴超越是回来办理团练的,各国洋神父马上就表示愿意替吴超越联络本国军火商,帮吴超越以最低的价格买到最先进的武器,而早就和吴超越认识的美国柯尔特公司业务代表布朗,更是第二天就把军火清单和报价单送到了吴超越的面前,还带来了许多样品现场演示,力劝吴超越多买大买,大买特买。

    然而很可惜,此前与联合舰队接触时吴超越就已经详细了解过西方军队的武器装备情况,又知道枪支的将来发展方向,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角色。所以吴超越仅仅只是向布朗采购了四十支米尼枪,还有五十支左轮枪和相应的弹药配件,把美国武器当做辅助装备,又断然拒绝布朗极力推销的霍尔M1819和霍尔M1833两款主力步枪,决定向普鲁士人采购两百六十支德莱赛M1841当做主力步枪使用。

    使用纸包定装弹的德莱赛M1841步枪,是普鲁士人在1848年才对外公布的击针枪,后装滑膛,尽管拥有着子弹装填速度远时当时全世界所有步枪的骄人优势,却并不受欧美各国的重视,就连在普鲁士国内也不是很受人欢迎,不少普鲁士将领士兵都更喜欢他们习惯了的前装滑膛枪,对外销路也一直不是很好。

    所以之后突然收到了吴超越这笔勉强不算小的定单时,普鲁士领事阿化威在喜出望外之余,不但马上给了吴超越一个优惠价格,承诺保障弹药供应,还立即与本国军舰联系,让他们从备用武器中拿出两百六十支M1841和配套的刺刀弹药卖给吴超越,并应吴超越要求,又帮吴超越聘请了一名能够熟练操作德莱赛步枪的普鲁士士兵,帮助吴超越训练士兵操作和保养德莱赛步枪。

    话扯远了,言归正传,见吴超越选择了用普鲁士步枪做主战武器,一心想要开拓中国市场的美国人布朗当然是万分不满,除了不断数落德莱赛击针枪的种种缺点,又极力劝说吴超越向他购买更多的美国武器,还直接了当的向吴超越问道:“吴,你为什么不多买一些?就你采购这些武器弹药,最多只够装备两个连的军队,难道你只打算组建两个连的军队,这点军队能有什么作用?”

    本来就是打算敷衍满清朝廷,吴超越当然不愿意多糟蹋买办爷爷辛苦贪污来的银子,便借口说自己从来没有过军队经验,所以不敢一下子把军队规模搞得太大。结果布朗却一拍胸口说道:“吴,这点你不用操心,我可以帮你训练军队,我参加过美墨战争,还得到过勋章,我可以替你训练你的军队!”

    瞌睡有人送枕头,吴超越一听大喜,当场就决定聘请布朗为自己的军事教官,又答应将来扩编队伍后一定向布朗大量采购美制武器,在中国闲得无聊的布朗大喜,立即挽起袖子就替吴超越制订起了训练计划。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此前就感觉有些不对的吴超越终于想起一个大问题,忙向布朗问道:“布朗先生,手榴弹呢?为什么你的武器清单里,没有手榴弹这种武器?”

    “手榴弹?”布朗一楞,然后才说道:“吴,虽然我佩服你对西方武器的了解,但你还是不知道一点,随着城堡攻防战的减少,手榴弹这种武器在本世纪一二十年代就已经逐渐在西方军队中淘汰了,它既没有枪支射得远,更没有炮弹的爆炸威力大,所以我们西方军队已经很少使用这种武器了。”

    “那是在西方!”吴超越差点没吐血,说道:“现在的中国军队,武器还在以刀枪弓箭为主,最先进的枪支也只是原始的火绳枪,城堡攻防战也仍然还有很多,所以手榴弹在中国战场上还有很大用途,我也需要这种武器来弥补火力的不足。”

    布朗一听犯难了,说自己在租界的仓库里并没有这种武器,吴超越如果想买必须得等自己报告国内,从国内送货过来——还未必有。吴超越听了没办法,也只好决定向租界的其他国家采购这种武器,换来了布朗的再次抱怨,“吴,你的军队要采取统一装备,不要向这个国家买些武器,向那个国家买些武器,配件弹药不能互换,维护修理更是困难,会累垮你的后勤部门。”

    与此同时,如林汝舟所言,有着一定办理团练经验的吴健彰也在另一个方向给吴超越帮了大忙,亲自出面说服了上海的富商士绅同意为吴超越组建的团练提供粮草军饷。而再当恨铁不成钢的吴健彰向吴超越打听规模时,当得知吴超越只打算组建两个哨大约两百人规模的团练,吴健彰的鼻子却又几乎气歪,大吼大叫的质问宝贝孙子只组建两个哨的团练有什么作用?吴超越无奈,也只好继续浪费口水,向吴健彰讲解什么叫兵贵精不贵多,还有列举组建西式军队的昂贵花费,但吴健彰根本不听,只是怒吼质问才办两个哨的团练如何向朝廷交代?吴超越还是无可奈何,只得是退了一步,同意把团练规模扩大为一个营五百余人——只是另外那三百人让他们去提刀拿长矛装样子,滥竽充数,好说歹说才从吴健彰手里骗到了向洋人买武器的银子。

    就这样,在根本不怎么上心的情况下,吴超越终于还是在上海打出了松江团练的旗号,张贴告示招募兵员。然而到了这时候,吴超越却又和吴健彰产生了一次冲突,吴健彰要求宝贝孙子只招募广东士兵成军,原因是吴健彰认为广东人吃苦耐劳又是自家同乡,忠诚度有保障。而吴超越却最反感的就是这种乡党军队,坚持面向所有合格兵员打开招募大门,并且绝不让步,祖孙两人也因此第一次吵架,最后吴健彰怒极,拂袖而去的同时还扔下了这么一句话,“不管了!你办团练的事,老夫永远不管了!随便你怎么折腾去!”

    也就是嘴上说不管,吴健彰就吴超越这么一个独苗孙子,真的再不关心孙子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到了吴超越招兵那天,吴健彰还是悄悄派了人去打听消息。然而到了下午的时候,派去的眼线却快步跑回了海关衙门,向正在忙碌公务的吴健彰说道:“老爷,你快去看看吧,孙少爷那里可热闹了,人人都说从没见过这样的招兵的。”

    “老夫不去!告诉我他是怎么做的就行了!”

    吴健彰没好气的回答,眼线无奈,这才只好向吴健彰报告吴超越的招兵情况,说吴超越的招兵条件十分苛刻,第一是年龄必须在十七岁到二十五岁之间,并且不能是家中独子,第二是身高必须达到五尺三寸以上,第三是必须农家子弟不要城里人,还绝不能抽大烟,第四是必须由洋人医生检查视力和牙齿,第五是必须进房间脱光衣服检查身体。吴健彰越听越是火大,便插口问道:“为什么要进房间脱光衣服检查?”

    “听吴大赛说,孙少爷不要身上有纹身的练勇,不要脚底平的。”说到这,眼线有点忍俊不禁,低声说道:“还有,不要鸡鸡太小的士兵。”

    “为什么?”吴健彰彻底傻眼了。

    “听吴大赛说,孙少爷说那里太小是什么****激素不足,胆子太小靠不住。”眼线苦笑回答道。

    砰一声,吴健彰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知道自家不但将要成为上海笑柄,那些答应承担钱粮的富商士绅也很可能会出现反复了。而那不长眼的眼线却还在喋喋不休,又道:“还有更离谱的,孙少爷还绝对不要曾经当过练勇或者绿营兵的,凡是以前当过练勇当过绿营兵的,或者有过犯罪记录的,一律不要,所以到现在才挑到一百来人。”

    “够了!”吴健彰忍无可忍,吼道:“不管他了!随便他去折腾,老夫再也不管了!”

    如吴健彰所料,当天傍晚,之前那些已经答应出钱出粮帮办团练的富商士绅果然来集体拜访吴健彰了,一起质问吴超越这样的招募兵员条件是否胡闹荒唐?他们出钱出粮办起来的团练能有什么用?吴健彰无可奈何,也只好延续给宝贝孙子擦屁股的好习惯,解释说自己孙子是用洋人的办法建军,鬼扯说这样办出来的团练比洋人军队还能大,结果那些富商士绅却和吴健彰一样的毫无信心,虽然碍于吴健彰的情面不好意思说反悔不给钱粮,但也要求少给一部分,吴健彰无奈,只得是勉强同意把上海团练的规模削减一半,变相遂了宝贝孙子的心愿,这才把这些富商士绅给打发走。

    收到富商士绅只愿承担两百五十名练勇钱粮的消息后,吴超越反倒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总算用不着白养一大半的闲人了。但是再转念一想后,吴超越却又觉得万分郁闷,暗道:“庞青云字鹿山,他的团练叫山字营,他的死对头叫何魁,团练叫魁字营,老子初次成军只招募两百五十名兵员,以后该不会被人叫二百五营吧?”

    …………

    还别说,还真有这么叫的人,当吴超越好不容易千挑万选出了两百五十名合格士兵后,按规矩把编制规模向上汇报,公文送到江苏巡抚衙门时,门生袁祖悳已经被押到北京问罪的江苏巡抚杨文定一看这数字就乐了,马上就说道:“二百五!还真是二百五!好歹也是一个六品主事,到地方上办理团练助剿,竟然只招募二百五十名练勇成军,首先一个敷衍搪塞的罪名就绝对跑不了!”

    “抚台,是否上奏弹劾?”旁边熟知杨文定心思的师爷马上问道。

    “不能急,不能再犯前两次操之过急的错误了,这时候弹劾他,这个小二百五还有立即扩编团练的弥补机会。”杨文定摇头,狞笑说道:“过一段时间再说,过上一段时间,本官先把这个二百五调到青浦参与平叛,等这个小二百五吃了败仗,本官上奏弹劾,才最有把握。”

    这么叫的人还有周立春,吴超越回上海办团练助剿,首要目标本来就是周立春的青浦起义军,听到风声的周立春当然也派了眼线暗中监视吴超越的一举一动,当得知吴超越准备拿这么点团练来对付自己后,周立春当然是哈哈大笑,嘲讽吴超越确实是一个小二百五,并且赌咒发誓要在战场上给吴超越一个好看,报之前的几次之仇!

    周立春大笑的同时,他在场的几个重要助手当然也是放声大笑,根本不把吴超越的这点人马放在眼里。惟有周立春的女儿周秀英保持沉默,美目中光芒黯淡,心里还默默说道:“真想不到,我和你的再次见面,会是在战场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