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十四章 前恭后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救下吴超越那名壮汉于马术甚有经验,见吴超越滑坐在马后,怕马匹受惊抬腿后踢,踢到吴超越身上那里,赶紧又把吴超越那匹驴子马往侧一掀,硬生生把马掀得侧翻在地,然后才把吴超越拉到一旁,好言问道:“小兄弟,没事吧?”

    “没事,就是屁股有点疼。”吴超越呻吟着回答,在那壮汉的搀扶下挣扎站起,然后才向那壮汉道谢道:“多谢大哥,如果不是你,我今天可就惨了。”

    “哈哈,小事一桩,道什么谢?”

    那壮汉爽朗笑着挥手,又好奇问起吴超越马匹失控的原因,吴超越赶紧介绍情况时,李鸿章和吴大赛等人已经赶到了现场,而那几个在村口被吴超越撞翻了的挑鸡贩子也跑了过来,愤怒指责吴超越走路为什么不长眼睛?还迫不及待的要求吴超越赔偿他们银子。

    理亏的吴超越无可奈何,只好一边道歉,一边拿出碎银子准备赔偿他们的损失,谁曾想那个救人的壮汉却一把按住吴超越,冲那几个挑鸡贩子喝道:“不准要他的银子,他是不会骑马拉不住惊马,不是故意撞你们,你们又没什么事,要他银子脸不脸红?”

    那壮汉在这个村子里似乎很有威信,他开了口不许那些挑鸡贩敲诈吴超越银子,陆续赶来看热闹的村民也纷纷帮腔,都说吴超越这么做既不是故意,又没伤到那些挑鸡贩子那里,那些挑鸡贩还要吴超越赔银子太不讲理。最后那几个挑鸡贩也不敢犯众怒,只能是乖乖接受了吴超越的赔礼道歉,挑着在村子里收购的鸡鸭离开。

    经过这么一折腾,吴超越当然是对那古道热肠的壮汉好感大生,刚想再向那壮汉道谢时,不曾想人群中却跑出了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可爱小姑娘,十分惊喜的向吴超越问道:“大哥哥,怎么是你?你怎么来这里了?”

    “是你?”吴超越也是眼一亮,原来这短发小姑娘不是别人,恰好就是吴超越前些天在僧格林沁小舅子酒楼里帮过那个可爱小姑娘——准确的叫法,应该是可爱小箩莉。

    “闺女,你认识这位小兄弟?”

    更让吴超越没有想到的是,不长眼救下他的那个壮汉,竟然还恰好是那可爱小箩莉的父亲,而那小箩莉介绍说吴超越就是在京城酒楼里帮过她的好人后,那壮汉顿时就开心大笑了,拍着吴超越的肩膀说道:“好兄弟,想不到咱们有缘,快走快走,到我家里喝酒去,我要当面向你道谢。上次在京城里如果不是你帮忙,我闺女可就要受委屈了,老哥我得好生谢你才行!”

    吴超越赶紧谦虚,说自己才应该向那壮汉道谢才对,那壮汉却是根本懒得和吴超越客套,把吴超越硬拉上了就走,那性格活泼小箩莉也一直跟在旁边,不断询问吴超越来她村子里的原因,当得知吴超越和李鸿章是想来吃野味后,那小箩莉还马上自告奋勇要去打几只野兔来给吴超越下酒,最后还是她的父亲把她拦住,说是家里还有几只风干的野兔可以做菜,那活泼小箩莉这才安生下来。

    被那对过于热情的父女硬拉到了他们家里,吴超越才发现自己想把小箩莉买去做丫鬟完全就是痴心妄想,因为那小箩莉的家里虽然不算有钱人家,在这个时代却绝对算得上温饱水平,同时那壮汉还只有小箩莉这么一个女儿,不用问也知道他绝对不会卖女儿。吴超越也只好彻底死了那点龌龊心思,老老实实的与那壮汉称兄道弟起来。

    也是到了那壮汉安排了媳妇赶紧去备酒备菜后,已经坐上炕的吴超越才抓到机会问起那壮汉的名字和身份,那壮汉如实答道:“高姓大名不敢当,冯三保,是这个村子的地保,平时务农,有空就到山上去打打猎,赚一点散碎银子养家糊口。”

    自我介绍了名字身份后,冯三保也到炕上坐下,好奇的向吴超越反问道:“兄弟,听我闺女说,你好象是什么恭王爷府上的人,你在恭王爷府上是做什么的?是不是城里人说的什么包衣?”

    “当然不是。”恨包衣奴才入骨的吴超越赶紧摇头否认,又笑着说道:“那天是他们都误会了,其实我只是认识恭王爷,就顺口提到了恭王爷的名字,结果没想到就把他们吓住了。我是在礼部当差。”

    “礼部?”冯三保似乎还懂点京城官府衙门的区别,很是惊讶的问道:“兄弟,你说的什么礼部,莫非就是管读书人考状元那个礼部?”

    吴超越笑着点头,在一旁侍侯的吴大赛也站出来狐假虎威,说道:“冯壮士,我家孙少爷不但是在礼部当官,还是正六品的礼部主事!”

    “我的娘啊!”冯三保夸张大叫,还一把拉住了吴超越的瘦手,激动说道:“原来兄弟不但是官,还是专门管文曲星的官,我冯三保这辈子最敬重的就是有学问的读书人,你能来我家做客,是我冯三保家里的荣幸啊!”

    连繁体字都写不了几个的吴超越苦笑,冯三保则握住吴超越的双手不断摇晃,没口子的夸奖吴超越,偏巧那小箩莉端茶过来,嫌父亲的手挡住了桌子,便埋怨道:“爹,你放手行不行?我都没地方放茶杯了,要是把茶杯打翻了,娘是骂你还是骂我?”

    “小丫头,没大没小,连你爹都敢呵斥了?”冯三保不满的反过来指责女儿,还呵斥道:“爹这是在尊敬有学问的读书人,你将来要是能嫁这么一个学问大到在礼部当官的读书人,爹做梦都能笑醒!”

    虽然性格活泼爽朗,但是听到这样的话,那可爱小箩莉还是一下子就脸红了,肚子里确实根本没什么墨水的吴超越也有些尴尬,谁曾想旁边的李鸿章却落井下石,笑着说道:“慰亭,冯壮士这么看得起你,你又没有定亲,干脆就乘着这个机会向冯壮汉求亲吧。”

    小箩莉的脸更红了,吴超越也更加尴尬,忙说道:“少荃,别开这样的玩笑。”

    “谁开玩笑了?”李鸿章坏笑说道:“你忘了,你爷爷离开京城的时候,可是对我说过,让我催一下你赶紧找个媳妇,给你们老吴家传宗接代。你和这位姑娘年龄相差不大,又这么有缘分,我是好心撮合你们。”

    说罢,年轻时被曾国藩为喜欢哗众取宠的李鸿章也用事实证明了曾国藩看人无差,还真向冯三保说道:“冯壮士,考虑一下如何?我这个兄弟的来历可不简单,他的老师是曾子曾圣人的七十世孙,肚子里有的是墨水,他的祖父也是大清官员,家里的条件就更不用说了,买下一百个谢庄银子还有富裕。更难得的是我这个兄弟人品很好,不嫖不赌更不抽大烟,到京城这么长时间了,连八大胡同的门往那里开都不知道,你要是答应,你的千金可马上就有福享了。”

    听到这话,那小箩莉羞得早就撒腿开溜了,吴超越则是连蹬好几腿都没能让李鸿章闭嘴,最后也忍不住有些脸红害羞。而让吴超越意外的是,听了李鸿章的说笑后,冯三保不但没有生气,相反还上下仔细打量吴超越,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吴超越心里也顿时有些动摇起来,暗道:“难道真的有门?”

    如果不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吴超越或许真的就要稀里糊涂的和一个很有潜力的可爱小箩莉定下亲事,因为冯三保不但对吴超越的印象相当不错,还对吴超越的出身门第十分眼热——就是有些不喜欢吴超越的相貌。但是连吴超越的底细都没仔细摸清楚,冯三保当然也不敢轻易就把女儿许出去,很快就打着哈哈说道:“这位公子真会说笑,慰亭公子这么好的条件,那会看得上我这个调皮女儿?这事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以后再说?”吴超越心中一动,马上听出冯三保并没有断然拒绝的意思,李鸿章也不断的向吴超越挤眉弄眼,示意这事还有门。

    这时,冯三保又向吴超越问道:“对了,慰亭公子,你看我这粗人糊涂,都还没请教你的高姓大名……。”

    “高姓大名不敢当,在下吴超越,慰亭是我的字。”吴超越赶紧自我介绍,又指着李鸿章说道:“他叫李鸿章,字少荃,是我的同门师兄,在翰林……。”

    吴超越还没把话说完,冯三保的脸色就变了,打断吴超越说道:“等等!吴超越?难道你就是到大沽口和洋人谈判那个吴超越?把朝廷的银子赔了二十万两给洋人的那个吴超越?”

    万没料到自己在谢庄这里都这么有名,吴超越也只好硬着头皮点头承认,然后又赶紧辩解道:“签条约赔银子的不是我,是恭王爷,我只是给恭王爷当通译,帮着他和洋人谈判。”

    辩解无用,冯三保直接下了炕,脸色十分难看的说道:“听说洋人这次来打大沽口,也是你和你爷爷吴健彰招来的。”

    “不是我和我爷爷,是翁心存和他儿子。”吴超越赶紧继续辩解,“翁心存父子在上海胡作非为,又是栽赃陷害又是不准洋人进城,洋人发火了才把军舰开到大沽口……。”

    “住口!”冯三保须发怒张,大吼道:“给老子滚!老子家不欢迎你这个狗汉奸!”

    场面比之前更尴尬了,听到冯三保的吼叫,正在做菜的冯妻和那可爱小箩莉都惊得赶紧跑来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刚才还要谈婚论嫁,这会又突然翻脸了?冯三保则指着吴超越向妻女怒吼,说吴超越就是在民间臭名昭著的小汉奸吴小买办,吴超越则满头汗水的解释,说这件事的真正导火索是翁心存父子,又要李鸿章替自己做证,证明大沽口谈判时如果不是自己据理力争,朝廷肯定得赔出更多银子。但是性格嫉恶如仇的冯三保被民间传言先入为主,不但没听吴超越和李鸿章的解释,还挽起了袖子攥着拳头怒吼道:“你滚不滚?你再不滚,老子就把你扔出去!”

    看了看冯三保那对比坛子还大的拳头,吴超越和李鸿章都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最后也只能乖乖下炕出门,牵上马灰头土脸的离开,而走出冯三保家的院门后,吴超越还听到冯三保在房内怒吼,“马上打水来,把咱们家的炕洗三遍!脏!臭!臭!脏!”

    虽然被冯三保这么不客气的赶出门,但吴超越和李鸿章却都没有什么恨冯三保的意思,相反还打心眼里有些钦佩冯三保的嫉恶如仇和不畏权贵,所以在离开谢庄的路上,李鸿章还向吴超越苦笑说道:“慰亭,当初在大沽口时,我还眼红你学贯中西,大出风头。但是现在看来,我真应该庆幸那时候没能象你一样出风头,没让人记住我的名字,不然以后我还真不敢再来谢庄吃野味了。”

    “等着吧,你跑不掉!”吴超越咬牙切齿,发自肺腑的说道:“你少荃如果还想在官场上继续混下去,还想升官赐爵,这样的事你就跑不掉!很有前途的裱糊匠工作在将来等着你!”

    这个时代的李鸿章当然不知道大清裱糊匠这个词其实是他的首创,更还不懂裱糊匠这个词的意思,还道是吴超越心情不好随口乱说,便也没在和吴超越打趣,只是垂头丧气的陪着更加垂头丧气的吴超越走出谢庄。然而出了村口还没走出多远,身后却又传来了冯三保女儿清脆的喊叫声,“等等,吴超越,你等等!”

    吴超越疑惑的站住回头,却见冯三保那个可爱的箩莉女儿直接跑到自己面前,伸出小手露出几块碎银,说道:“吴超越,我爹叫我拿来还你,我家不用你的银子。”

    “小妹妹,怎么连你都不相信我?”吴超越哀号了,道:“我真是无辜的,洋人来打大沽口不是因为我,朝廷那二十万两银子也不是我赔出去的,当时如果不是我,朝廷赔得银子肯定更多!你要相信我!”

    因为得到过吴超越的帮助,小箩莉对吴超越倒没什么特别坏的印象,脆生生的说道:“我想相信你,可是村里人都说是你干的,你叫我怎么相信你?”

    “那我要怎么做,你才肯相信我?”吴超越苦笑问道。

    那小箩莉犹豫了,盘算了片刻才说道:“如果你能做一些好事,让我知道你是好人,那我就相信你。但是现在,我要先把银子还你,我爹火很大,不许我要你的银子。”

    说罢,那小箩莉又把银子往吴超越的面前一送,吴超越无可奈何的接回自己当初送给小箩莉买衣服红头绳的银子,又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妹妹,那好,你就等着,总有那么一天,我会向你证明我没骗你!也会让你知道,我做那些事,都是为了你们这些无辜的老百姓好!”

    见吴超越说得认真,小箩莉倒也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吴大哥,我走了,上次酒楼里的事,谢谢你。我叫冯婉贞,我会记住你的。”

    吴超越手里的银子滑落在地了,瘦脸上也尽是震惊,呆呆看着那小箩莉仿佛入定,那小箩莉被吴超越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说了一句我走了,然后转身就往村子里跑,吴超越也这次回过神来,忙大声说道:“婉贞小妹妹,你一定要等着我,等我证明了我没骗你以后,我一定还会来找你,你等着我!”

    听到这话,目前还只是小箩莉的冯婉贞当然脸蛋一红,跑得更快,心脏也开始有些加速,暗道:“这人怎么这样?就在村口都这么大声的喊,让人听到误会了怎么办?村里人还不得拿这事把我笑死?或许爹没说错,这人不是什么好人。”

    这时,旁边的李鸿章也惊讶问道:“慰亭,不会吧,听你这话的意思,难道你真看上她了?真的铁了心要娶她?”

    “别误会。”吴超越摇头,说道:“我只是觉得有点窝囊,让这么可爱一个小姑娘这样的误会我,所以才和她多说几句话,没其他意思。再说了,她又这么小,你开玩笑也别拿她来开。”

    见吴超越说得认真,李鸿章倒也相信,但是义正言辞的驳斥了李鸿章后,吴超越却又悄悄琢磨了起来,“不过嘛,看这个小冯婉贞的模样,再长几年肯定比课本说的还漂亮,说不定比我在上海那个周秀英更漂亮,再过上几年等她长大点,也不是不能考虑。”

    盘算到这里,吴超越不由又开始想念上海,想念差点和自己合法滚床单的周秀英了,“受人滴水恩,必当涌泉报,小丫头上次帮了我,我还没报答她,等有机会回上海,我是不是考虑吃点亏,把她给娶了?”

    这一天的事还没完,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让小冯婉贞和冯三保相信自己是无辜背上骂名,还有是不是受点委屈把周秀英娶进门,吴超越也没了继续游览圆明园风光的心思,与李鸿章径直回了京城。

    待到得京城时,折腾了大半天的吴超越和李鸿章当然早已是又饿又累,便又径直去了大栅栏下馆子,然而再到了举杯换盏的时候,李鸿章又突然对吴超越做到了一个噤声手势,然后侧耳去听隔壁雅间的动静,吴超越莫名其妙,也侧耳细听的时候,却听到隔壁有人在议论肃顺的事,说是肃顺今天才刚回到京城,府门前马上就挤满了排队侯见的官员。

    听了半天没听出什么名堂,吴超越便有些奇怪的向李鸿章问道:“少荃,怎么了?怎么这么关心肃大人的事?”

    “京城里谁不关心他的事?”李鸿章白了吴超越一眼,说道:“亏你还是京官,连肃大人在京城里是什么地位都不知道,皇上面前的第一红人!皇上对他的宠爱,还在对军机处几大中堂之上!谁要是抱上了他的大腿,谁就等着升官发财吧!”

    “肃顺有这么厉害?”吴超越有些疑惑,说道:“不觉得啊?我在上海和他接触时,感觉他只是待人亲切,没什么架子,并没觉得他有什么了不起啊?”

    “肃大人待人亲切,没什么架子?”

    李鸿章如听外星语言,赶紧打听吴超越与肃顺接触的经过,吴超越对李鸿章倒是没什么保留,如实说了自己在上海与肃顺的几次接触经过,也说了肃顺是因为敬重林则徐对自家特别照顾的事,更坦白低声说了自己的买办爷爷没少在肃顺身上下大本钱。李鸿章则越听越是目瞪口呆,还突然一把抓住了吴超越的手,低声说道:“慰亭,这是好机会啊,既然肃大人对你们吴家高看一眼,又是刚刚从上海回来,你为什么不赶紧抓住这个机会去拜访一下他,争取把他的大腿给抱稳抱结实了?!”

    “没兴趣。”轮到吴超越翻白眼了,道:“你知道的,我不想当这官,所以对这些事没兴趣。”

    “你没兴趣,我有!这机会你不要,我要!”李鸿章气得想把吴超越掐死,干脆拉上了吴超越的手摇晃,道:“慰亭,我们是好兄弟,整个京城,就数你和我关系最好,这事你无论如何得帮我一把,带我去拜见一下肃大人,我求你了!”

    “上次我不是带你去见了恭亲王吗?”吴超越没好气的说道:“抱上恭王爷的大腿不够,还想抱肃大人的大腿?”

    “我那算什么抱上恭王爷的大腿?恭王爷既没有叫我递门生帖,又没有特别的大力提拔我,我那算抱住了他的大腿?”李鸿章叫苦,又低声说道:“慰亭,而且恭王爷现在又没有什么实权,就算真抱紧了他的大腿也作用不大,肃大人不同,他是皇上面前的第一红人,皇上对他言听计从,他如果对我高看一眼,我就有机会飞黄腾达了!所以慰亭,这事你无论如何都得帮我,一定得帮!”

    受不了李鸿章的一再纠缠,又和李鸿章算得上臭味相投,吴超越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点头答应,李鸿章大喜,赶紧连连道谢,吴超越挥手表示不用,心道:“你喜欢当裱糊匠,那我成全你,将来你在贤良寺油尽灯枯吐血而亡的时候,可别怪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