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十二章 属刺猬的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年多前林则徐突然逝世后,正在北京任职的林则徐长子林汝舟本应该丁忧三年,返回福建老家为林则徐服丧,但是为了收买人心,咸丰大帝不但把林汝舟升为了内阁侍讲,还下诏夺情把林汝舟继续留在京城任职。所以在离京回沪前,吴健彰便厚着脸皮带着吴超越去了一趟林汝舟家中,把宝贝孙子介绍给了老靠山的大公子认识,命令吴超越尊称林汝舟为伯父——这也是吴健彰唯一一笔能传给吴超越的政治资产。

    让吴健彰悄悄松了口气的是,林则徐的这位大公子并没有因为吴健彰后来做某种生意而与吴健彰割席断义,很是客气的接待了吴家祖孙二人,虽然没收吴健彰双手奉上的丰厚见面礼,却也认下了吴超越这个侄子,允许吴超越称呼他为伯父,并允许吴家祖孙到林则徐灵前上香致礼。而在林则徐灵前想起了此前的种种往事,吴健彰也忍不住是老泪纵横,哭得肝肠寸断了一把。

    再接下来,吴健彰当然是恳请林汝舟代为照看孙子,结果让吴超越魂飞魄散的是,林汝舟不但一口答应,还要吴超越每天都来自己家里攻读四书五经,经史子集,表示要替吴健彰把吴超越打造成才。吴超越别无办法,只好搬出新拜的老师曾国藩来当挡箭牌,说是曾国藩也有类似要求,林汝舟这才法外开恩放了吴超越一马,但又要求吴超越每隔十天到自己家中接受一次考核,检查吴超越的学业情况。

    见老靠山的大公子这么看得起自己的孙子,吴健彰当然是千恩万谢,喜不自禁,吴超越却是强作笑颜,嘴上感谢,心里惨叫,“完了!这下子完了!曾国藩那边还没想办法摆平,林汝舟这边又来逼着我学什么圣人曰老子日,时间长点不把老子逼疯才怪!得想办法走人,得想办法赶紧走人!”

    再怎么惨叫也没用,到吏部报到领了官凭印信后,吴超越还是只能乖乖的到礼部报到,拜见礼部的汉尚书何汝霖和螨尚书奕湘,结果让吴超越更加欲哭无泪的是,何汝霖与奕湘虽然都对吴超越的通夷之才很是夸奖了一通,却又都教训吴超越不能只专注于洋文夷语,要多参加一些经筵讲谈,多学习一些大清的四书五经,伦理纲常。

    更让吴超越哭笑不得的是,赐爵镇国公主要职业本应该是提刀子砍人的螨尚书奕湘,竟然还和吴超越谈起了琴棋书画和与诗词歌赋,得知吴超越对这些玩意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后,奕湘竟然把吴超越狠狠训斥了一通,逼着吴超越务必要学习这些修身养性又陶冶情操的好东西。——同时也是到了后来吴超越才知道,奕湘竟然和他老婆都是京城闻名的大才子大诗人,此外奕湘还画得一手好丹青,一纸水墨在京城价值纹银好几十两。

    如果不是吴健彰的财力雄厚,吴超越肯定很难给大书法家何汝霖和大画家奕湘留下什么好的印象,看在吴健彰头一天晚上悄悄派人送来的厚礼份上,虽然很是不喜欢吴超越的不学无术,何汝霖和奕湘在职差方面倒没怎么为难吴超越,还把主客司的郎中王炳同叫来叮嘱了一通,要王炳同好生照料吴超越,王炳同应诺,带着吴超越去主客司与同僚见面,这才让吴超越摆脱了何汝霖和奕湘过于热情的训斥教导。

    家里有钱就是方便,悄悄给王炳同塞了一张银票当见面礼,又在下差后请所有同僚到豪华酒楼里糟蹋了一顿山珍海味,吴超越马上就给直系上司和一干同僚留下了良好印象。再加上主客司是个清水衙门的缘故,爷爷是全国知名富豪的吴超越还成了众多同僚的奉承讨好对象,与吴超越言谈极欢,尽兴而散。

    本来吴健彰还打算在京城里给孙子买个四合院,但根本不想在京城久呆的吴超越却死活不干——这年头的京城房价可没有上海那么增值快,买了纯粹就是浪费。无奈下吴健彰也只好让了一步,给吴超越在王寡妇斜街租了一座干净的宅院了事,留下了吴大赛等狗腿子在京城里照顾吴超越,最后又对宝贝孙子反复叮嘱了许久后,吴健彰也就离开了京城,返回上海去给咸丰大帝继续收税,留下宝贝孙子一个人在京城里无依无靠,无法无天。

    主客司本来就闲,送走了买办爷爷后,吴超越也就彻底的找不到任何事干了,每天到礼部去点个卯,和同事喝茶聊天到下班,然后不是请穷得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的同事下馆子,就是去茶馆二荤铺子吃烂肉面挂炉烧饼,混日子浪费光阴。然而如此过了三四天后,正当吴超越盘算什么时候辞官才不让买办爷爷失望时,差点被吴超越给忘了的李鸿章却找上了门来。

    几天不见,陪着鬼子六谈判有功的李鸿章也升了半级,当上了从五品的侍读,吴超越赶紧向李鸿章道喜,李鸿章却十分不客气的说道:“慰亭,是恩师叫我来找你的,恩师叫我问问你,他两天一次的慈仁寺讲学,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去参加过一次?”

    “两天一次的讲学?”吴超越有些纳闷,回忆了许久才想起拜师时曾国藩确实说过这事,后来谈判成功后李鸿章也提醒过自己这事,然后吴超越赶紧一拍脑门,惨叫道:“糟了!这几天太忙,我忘得干干净净,忘得干干净净了!少荃兄,你可千万要替我在恩师面前美言几句啊,我这几天又是上任领印,又是租房子送爷爷,天天忙得脚不沾地,真的是给忙忘了啊!”

    “知道你忙,所以恩师才没怎么怪你,还叫我来提醒你。”李鸿章笑笑,说道:“不然的话,我们这些当学生那怕是比老师晚一步到慈仁寺,也得挨恩师的戒尺!”

    吴超越慌忙道谢,又问曾国藩下一次讲学是什么时候,李鸿章微笑答道:“明天未时二刻,恩师明天要接着讲解义理之学,以恩师的习惯,到时候还很可能要当众考你对你经义礼学的心得,你可要做好准备。”

    连义理之学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吴超越愁眉苦脸答应,心里盘算一会去找几个穷同事讨教,现学现卖一点什么狗屁义理之学明天用来交差,李鸿章却毫不客气,笑道:“慰亭,愚兄奉命来提醒你明天准时去听学,可是对你有恩,这都快到饭点了,你这个大财主还不赶紧给我安排个什么地方?”

    请李鸿章吃饭倒是小事一桩,吴超越也没犹豫,马上回去找王炳同告了个假,然后换回便服就领着李鸿章去大栅栏下馆子了。而李鸿章也是个洒脱的主,直接说了自己喜欢吃野味,要吴超越请他去吃京城最出名的野味馆汇珍楼,怀里揣着大把银票的吴超越自然毫不在乎,让李鸿章带路也让李鸿章自己点菜,任由李鸿章挥霍买办爷爷辛苦贪污来的宝贵银子。

    当然,吴超越也不是白当这个冤大头,伙计还没开始上酒上菜,吴超越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向李鸿章打听起曾国藩都喜欢讲解什么义理之学,可惜吃人嘴软的李鸿章虽然如实说了一大堆易经老庄,吴超越却是如听天书,别说是理解了,就连听都不听懂,不得不连连打断李鸿章,要求李鸿章讲解什么叫格物致知?什么叫知行合一?什么叫知虚空即气?、面对着吴超越的这些基础问题,李鸿章还是继续的有问必答,但很可惜,吴超越还是听得云里雾山晕头转向,压根儿就知道那是那。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吴超越也好拿出了疏忘已久的绝招,“少荃兄,关于经义名理这方面的学问,不知道你是否有心得笔记,能否借小弟参观一二?”

    如果朋友们觉得吴超越这番话太深奥,也有浅显的白话文——“李鸿章同学,你的作业写好没有?大家都是好兄弟,借我抄一抄。”

    李鸿章笑了,笑得十分古怪,开始是莞尔微笑,继而是笑容满面,最后干脆是捧腹大笑,还拍着桌子冲已经满头雾水的吴超越说道:“慰亭,你以为拿我的心得笔记去交给老师,就可以敷衍过明天那一关啊?你忘了老师在把你收入门下前,你爷爷已经告诉过老师,你小时候只读了不到半年的私塾?你拿我的理学心得去敷衍老师,敷衍得过去吗?”

    吴超越苦笑,不得不说了实话,哭丧着脸说道:“少荃,我也是没办法,我从来没读过什么经义理学,你又说老师明天要当众考我这方面的学问,我不临阵磨枪准备点,明天还不得当众出丑啊?”

    李鸿章再次捧腹大笑,道:“慰亭,你还真是实诚人啊,我和你开个玩笑,你怎么就当真了?我们的老师是何等人,宗圣曾子的七十世孙,能让你这个还没学会爬的学生当众表演怎么飞?我逗你玩,老师没说过什么要当众考你。”

    提心吊胆了好半天的吴超越气结,心里大骂李鸿章不愧是汉奸买办卖国贼,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李鸿章也还算聪明,大笑过后主动向吴超越赔了戏弄之罪,然后又说道:“慰亭,不过老师叫你准时去听学这件事可不是玩笑话,明天你必须得去,以后你也得尽量准时到场。”

    吴超越无奈的点点头,说道:“去我肯定去,不过我也不怕说了丢脸,去了我肯定也是走个过场,什么都听不懂,说不定还会打瞌睡。”

    “放心,恩师早就知道你去了也肯定听不懂。”李鸿章神情轻松,微笑说道:“慰亭,想不想知道恩师为什么一定要去走这个过场?”

    吴超越好奇反问原因,李鸿章也终于收起了笑容,正色说道:“听说了没有?穆荫穆中堂被罢免了军机大臣职位,改任鸿胪寺少卿?”

    “听说过。”吴超越点头,又道:“这几天主客司议论的都是这件事,说穆中堂倒霉,好不容易从军机章京熬到军机处行走,刚爬到天上,马上就摔到地上。”

    “穆中堂是因为你倒的大霉。”李鸿章的神情更是严肃,说道:“还记不记得你在崇文门拔枪那件事?穆中堂为了整你和你爷爷,故意把巡街御史弹劾你们祖孙的折子压了好几天,差点影响到这次的大沽口谈判,后来他把折子呈到皇上面前,偏巧又赶上你帮着六王爷和洋人谈下来的结果让皇上满意,祁寯藻祁中堂又落井下石,一再追问穆中堂为何扣留那道重要奏折,穆中堂无言可对,皇上一怒之下,就把他给撵出了军机处。”

    “活该!”吴超越幸灾乐祸,道:“这就是害人不成反害己,自作自受。”

    “穆中堂故意挑皇上不高兴的时候递折子整人,手段确实过于卑鄙,遭此报应不足为奇。”李鸿章点头,也认可穆荫这次是自作自受,然后李鸿章又说道:“但是慰亭,你没觉得你得罪的人太多了吗?工部尚书翁心存因为你下了大牢,估计最轻也是一个发配新疆,连带着还搭进去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门生,然后现在又是堂堂军机穆中堂,你一个六品主事得罪这么多朝廷官员重臣,还得罪得这么惨,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后果?”

    “是他们自找的,不是我故意坑他们。”吴超越耸耸肩膀。

    “被恩师言中,你果然不怕。”李鸿章苦笑,然后又说道:“慰亭,你不怕,恩师却替你担惊受怕,翁心存清流领袖,门生弟子遍布朝野,论资排辈我都得叫他一声太老师,穆荫贵为军机大臣,就算根基还不够深也有相当不少的党羽亲信,他们不敢拿首席军机祁寯藻怎么样,收拾你却是毫无顾忌。而且你的锋芒太露了,简直就是一只浑身长刺的刺猬,谁敢碰你就能扎谁,恩师担心再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你会闯出难以收拾的大祸,让恩师想拉你一把都拉不了。”

    吴超越沉默,也多少明白了一些曾国藩的苦心,说道:“这么说,恩师坚持要我去听他讲学,是想让我暂避一下风头,不给别人抓我把柄的机会?”

    “聪明莫过慰亭,果然一点就通。”李鸿章赞许,又微笑说道:“恩师的原话,他好不容易碰上你这么一个天资绝伦又精通西学的学生,实在舍不得就这么糟蹋了,所以你就算听不懂他的义理之学,也必须得去听,避避锋芒,也让人知道你是他的学生,对你下手时怎么都得有点顾忌。”

    还别说,听到李鸿章这话,吴超越还真有点感动,可惜李鸿章却又微笑说道:“还有,恩师还打算让我们这些师兄弟替他给你补补课,从四书五经从头教起,不奢望你做一个博学鸿儒,但八股文章起码能给他拿得出手。”

    吴超越的瘦脸又拉得比驴还长了,李鸿章误会了吴超越的意思,便微笑说道:“怎么?不愿让我们这些师兄给你当老师?恩师可是说了,你和我们得是互相为师,你向我们学国学,我们得向你学西学,到时候还要你坐上讲台,给我们讲解各种西学。”

    教李鸿章物理化学吴超越倒是乐意,但是一想到要学什么四书五经和八股文章,吴超越就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而正犯难时,楼下却传来了嘈杂喧哗的声音,隐约还能听到一个清脆稚嫩的少女声音,“你胡说!这两只天鹅是我自己射的,我在小沙河射的!不是偷的!我没偷!没偷!”

    喧哗声更大,同为好事之人吴超越和李鸿章都来了兴趣,都出了雅间到楼梯口往下看情况,却见楼下大堂中正有一个扎着可爱双马尾的小姑娘在大吵大闹,小姑娘手里还提着一对雪白的天鹅,几个伙计则包围着那个小姑娘,七嘴八舌的质问那小姑娘是从那里偷来的这两只上好天鹅,最后那小姑娘受不了委屈气急,提鹅就往外走,“你们不买就算!我还不卖了!”

    “站住!”一个伙计拦住了那小姑娘,凶神恶煞的说道:“把天鹅放下再走!不然就送你去见官!”

    “天鹅是我的,凭什么要放下?”小姑娘愤怒质问,那些伙计却一口咬定那两只天鹅是那小姑娘偷的,还怀疑那小姑娘偷的是从圆明园或者清漪园(颐和园)飞出来的天鹅,并扬言要把那小姑娘送去交给宛平县令。

    看不下去这么多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良心比吴超越还多点的李鸿章首先下楼,插口问道:“出什么事了?几个小二,你们可是五六尺高的大男人,这么对一个小姑娘不合适吧?”

    “客官,我们不是欺负她,是救他。”一个伙计很会说话,指着那小姑娘说道:“客官,你看这小丫头才多大点年纪,能射下这么好的一对天鹅么?这事我们以前也遇到过,有人在圆明园旁边偷射天鹅,想拿来我们这里卖钱又怕被认出来,就叫别人来卖。”

    “你胡说,这是我在小沙河射的,不是圆明园的天鹅!”那小姑娘回过头来委屈的吼叫,然而仔细看清了那小姑娘的模样后,本来还想路见不平一把的李鸿章也有些动摇了,因为那小姑娘虽然生得眉清目秀五官俏丽,是个典型的美人胚子,年龄却小得有些夸张,最多只有十一二岁是个典型的小箩莉,怎么看都不象是能挽弓射猎的模样。

    这时,良心勉强还有一点残留的吴超越也走下了楼来,看到那小箩莉的模样和年龄后,吴超越也有些皱眉,但还是说道:“小妹妹,你如果想证明这不是你偷的,其实也很简单,找把弓来射两箭,证明你有本事能射下天鹅,这不就行了?”

    “对,我怎么把这个法子忘了?”那小箩莉一听大喜,忙冲那些店小二说道:“你们拿弓箭来,我射箭给你们看,让你们看看我有没有本事射下天鹅。”

    见那小箩莉如此自信,几个店小二倒是有些犹豫,但又垂涎那对可以卖出高价的肥美天鹅,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店小二还是说道:“我们这里没弓箭,而且就算是你射下来又怎么样?你怎么证明这对天鹅不是圆明园的天鹅?”

    那小箩莉大怒,立即说自己能找到人证证明她是在小沙河射到的天鹅,那贼眉鼠眼的伙计和他的同伴却大耍无赖,一口咬定那小箩莉的证人不能相信,还一再威胁要把那小箩莉送去交给官府,把那小箩莉气得泪花闪烁,可是又无法反驳。

    实在看不下去了,吴超越再度开口,向那店小二喝道:“既然你一口咬定这对天鹅是圆明园的,那你拿出证据来,拿不出来,就让她走!”

    瞟了一眼干瘦丑陋的吴超越,那贼眉鼠眼的伙计毫无畏惧,冷笑说道:“客官,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知不知道我们这汇珍楼的老板是谁不?僧王爷八姨太的亲弟弟关云关四爷!你一定要查清楚这对天鹅是不是圆明园的,可以,我们老板可以直接去圆明园找徐公公打听,看看圆明园是不是少了一对天鹅!”

    “用不着。”压根就不知道僧王爷是那只鸟的吴超越微笑,搬出了买办爷爷给自己找的靠山,“我可以请恭王爷下文圆明园,查对那里的天鹅数量。”

    听到这话,几个店小二的气焰顿时全没了——僧格林沁再牛,可也牛不过只差一步就能当上皇帝的鬼子六。那贼眉鼠眼的伙计还赶紧点头哈腰,“小的瞎了狗眼,不知道爷是恭王爷府上的人,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还不让小姑娘走?!”

    吴超越懒得告诉那些店小二真相,只是大喝让他们放人,那些店小二不敢得罪后台更硬的吴超越,只得乖乖让路放那小箩莉离开。那小箩莉大喜,忙向吴超越道谢,还把一只天鹅递给了吴超越,说道:“这位大哥,你帮了我,我没什么谢你的,这只天鹅,还请你一定要收下。”

    “我两只都要。”

    吴超越微笑着回答,那小箩莉一楞,万没料到吴超越会这么贪得无厌,但稍一犹豫后,那小箩莉还是十分豪爽的把两只天鹅都递给了吴超越,吴超越微笑接过,然后又从怀里拿出了几块碎银子,递给那小箩莉,微笑说道:“小妹妹,你送我天鹅做菜下酒,我送你银子买衣服买红绳,你也要一定收下。”

    那小箩莉恍然大悟,赶紧推辞时,吴超越却硬把银子塞进了她手里,又拍了拍她头上的可爱双马尾叫她快走,而那小箩莉道谢离开后,吴超越又转向李鸿章说道:“少荃,走,换个地方吃饭去,这里不舒服。”

    不想吃店小二口水鼻涕的李鸿章答应,赶紧随着吴超越走出那间仗势欺人的酒楼,然后才皱着眉头说道:“慰亭,恩师没说错,你还真是属刺猬的,知不知道,你这次搞不好又要得罪僧格林沁了?”

    “僧格林沁?”吴超越一楞,疑惑问道:“我怎么又得罪僧格林沁了?”

    “刚才你没听到,那个店小二说这间酒楼的老板是僧王爷的小舅子?”李鸿章翻翻白眼,说道:“僧王爷就是僧格林沁,这间酒楼如果查出你的真正身份,又把这件事捅到僧格林沁那里,僧王爷不恨你入骨才怪!”

    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那间酒楼,吴超越露出苦笑,暗道:“曾剃头还真没说错,我还真是属刺猬的,做件好事也能招惹到僧格林沁。不过算了,得罪就得罪吧,反正是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帮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小箩莉,也算是积阴德了。”

    想到那个卖天鹅的小箩莉,吴超越心里忍不住又有一些后悔,后悔怎么没打听一下那个可爱小箩莉为什么要卖天鹅,是不是家里经济情况十分困难,是否需要借贷度日?——咱们吴小买办手里不缺银子,缺的是服侍饮食衣服的丫鬟,所以如果那小箩莉愿意,咱们的吴小买办倒是非常乐意帮她家里一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