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十一章 被迫为官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不是鬼子六这个蠢材提前说了可以赔款二十万两银子,吴超越完全有把握把这笔赔款砍到十万两银子以下,但没办法,鬼子六有言在先,本来就是来敲诈勒索的洋人也不是傻子,坚持要以此前约定的金额赔款,鬼子六又急着完事给咸丰大帝答复,所以最后的赔款数字还是确定为让吴超越十分遗憾的二十万两银子。

    洋人能够做出这么大的让步,关键并不是吴超越说的那个日本金矿,更不是侵略和掠夺日本的诱惑,而是吴超越知道他们的底细。第二次暂停谈判后,征得鬼子六的同意,吴超越与布尔布隆等人单独交谈了片刻,期间吴超越很直接向六国代表说道:“我知道你们这次的军事行动并没有获得你们国内的同意,也知道你们国内未必会答应把战事扩大,仅凭你们手里现有的力量,别说打北京了,能不能打下天津城都是个大问题。乘着愚蠢的清国朝廷还不知道你们的底细,见好就收吧,事态如果继续扩大,你们已经到手的东西恐怕也会重新失去。”

    联合舰队这次北上的真正目的不过只是为了在中国自由建厂和通商,还有获得自由进出通商城市的权力,增开口岸和索要赔款只是顺带敲诈,既没做好与满清朝廷全面开战的准备,自身的实力也难以对满清朝廷造成更进一步威胁。而现在鬼子六既替满清朝廷答应了部分赔款,又同意增开三个长江以南的通商口岸,意外的收获其实早就已经让六国代表喜出望外,最后再加上日本市场和日本金银矿产的巨大诱惑,所以六国代表经过商议之后,最终还是决定做出这个让步,保住已经注定到手的意外收获。

    最后,经过与鬼子六的再次磋商后,双方最终还是一致同意了赔款金额确定为二十万两纹银,增开温州、台南和潮州三个通商口岸。而补充条款中虽然取消了大清公民吴超越无条件告知欧美六国日本金矿所在这一条——因为写在条约中纯粹就是一个国际笑话,但是在六国代表的要求下,吴超越还是在地图上用手指头指到了日本最南端的鹿儿岛这个位置,对菱刈金矿十分熟悉的吴超越又明白告诉六国代表,“这个金矿的表层矿产已经被日本人开采过,只是以为矿源枯竭而放弃,但如果继续往下挖,价值三亿多两银子的金矿就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六月十九日下午,收到了咸丰大帝同意签字的旨意后,鬼子六终于在卖国条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又过了两天,二十万两现银送到大沽口后,联合舰队也如约交还了大沽口炮台,返回上海休整准备下一步开发日本市场的行动计划。而到了扬帆出发时,布尔布隆等六国代表还邀请吴家祖孙和联合舰队一起返回上海,结果还要回京交旨的吴健彰虽然婉言谢绝,有心想帮洋人再坑鬼子一把的吴超越却欣然同意,“好,我和你们一起走。”

    很可惜,吴超越最终还是没能登上洋人的军舰一起回上海,首先鬼子六就绝不同意——吴超越可是鬼子六在咸丰大帝面前点名带来的翻译,谈判完了结果翻译跟着洋人跑了,鬼子六回去怎么向咸丰大帝和大清朝廷交代?吴健彰更是大骂孙子不孝——扔下六十多岁的爷爷在京城不管单独跑路,所以吴超越也没了办法,只好是含泪辞别其实更有共同语言的洋人朋友,跟着买办爷爷和鬼子重回京城向咸丰大帝交差。

    吴健彰坚决要让宝贝孙子随他回京城,真正原因当然是吴健彰望孙成龙,希望宝贝孙子借着这个机会踏入仕途,结果也正如吴健彰所愿,对吴超越赞不绝口的鬼子六不仅拍着胸膛保证一定为吴超越在咸丰大帝面前请功,还主动流露出了想把吴家祖孙收归门下的意思。而堂堂亲王主动伸出橄榄枝,前靠山已经蹬腿的吴健彰当然是求之不得,很快就和鬼子六勾搭成奸,还没回到京城就向鬼子六递了门生帖,约定了每年的炭敬和冰敬数量,继反拜学生和珅为师的吴省兰之后,又给不幸出了吴三桂的老吴家脸上抹了一把黑。

    吴健彰想让宝贝孙子随着他回京城有他的原因,吴超越不愿再回京城当然也有自己的原因,结果也不出吴超越所料,随着鬼子六等人回到京城后,还没来得及进城,吴超越就已经看到路旁不断有百姓指指点点,还听到了汉奸卖国贼的骂声。对此,给洋人当了几十年狗腿子的老买办吴健彰倒是习以为常,白背小买办骂名的吴超越却是委屈得想要放声大吼,“如果不是老子想尽办法转移洋人的目标,满清朝廷能把你们卖得更干净信不信?”

    还好,吴超越帮着买办爷爷和鬼子六谈下来的结果在民间虽然颇有非议,咸丰大帝和军机处却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所以进城之后,吴家祖孙马上就收到了次日由鬼子六引领觐见的旨意——在这个时代,这还算是一道十分荣耀的恩旨。

    次日上午,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后,吴超越乖乖陪着买办爷爷来到皇城门前与鬼子会合,然后在鬼子六引领下,吴超越再一次进到了这个时代被满清霸占的紫禁城,还直接被引领到了养心殿,又一次见到了比自己还丑的咸丰大帝,还有首席军机祁寯藻。而和上次一样,毕业后就在国企里混的吴超越是马屁话张口就来,“草民吴超越,叩见万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咦?你真是皇上吗?”

    这次陪同咸丰大帝接见吴家祖孙的是祁寯藻,对吴家祖孙比较有好,所以听到了吴超越足可以算是君前失仪的言语后,倒也没有什么外人出来刁难,只有吴健彰赶紧喝道:“超越,皇上面前,不可胡言乱语!”

    “爷爷,不是我胡言乱语,是皇上的精神气色突然好了许多。”吴超越回答道:“爷爷你看,才几天不见,皇上的龙颜是不是又威严了许多?精神也比上次好了许多?”

    刚才还有些疑惑的咸丰大帝恍然大悟了,再看到吴健彰赶紧连连点头后,咸丰大帝顿时就放声大笑了,道:“好你个吴超越,果然是一张巧嘴,奉承话都能给你玩出这么多花样!不过你也算说得对,朕这几天的心情是好了许多,精气神也感觉比以前好多了。”

    “皇上龙体安康,大清之福,大清臣民之福。”

    吴超越又赶紧昧着良心的说不要脸的话,而咸丰大帝满意的又夸奖了吴超越几句后,突然问道:“吴超越,听说你和你爷爷进崇文门时,曾经拔出洋枪威逼崇文门税吏,可有此事?”

    “回皇上,有!”吴超越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就承认确有此事,又说道:“皇上,恕草民斗胆直言,当时如果是万岁你站在草民祖父的位置上,草民当时肯定立即开枪,一枪把那个税吏打死!”

    “为什么?”

    早就派人查明原因的咸丰大帝明知故问,吴超越也这才把当时的情况向咸丰大帝详细介绍,然后叩首说道:“皇上,天地君亲师,天地之后君为大,亲次之,那个税吏对草民的祖父的拳脚相向,草民身为孙子,若不拔枪保护祖父,便是不孝!倘若有人试图伤害万岁,草民如果不立即将他击毙,那草民就是不忠不孝,愧对君上!”

    满意吴超越无时无刻都在拼命表露的忠心,再加上这件事本来就不算吴超越的错,咸丰大帝也就没再继续计较,只是训斥道:“话虽不错,但你动辄就拔枪相向,未免锋芒太露,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要三思而后行,万不可再象以前那样,动不动就给你爷爷闯祸!给朝廷和朕添麻烦!”

    吴超越也这才老实认罪,表示一定牢记咸丰大帝的圣训,朝夕背诵,咸丰大帝也这才赐了吴家祖孙平身,先是又夸奖了一通吴家祖孙在洋人面前的据理力争,不失大清朝廷体面,然后咸丰大帝忍不住好奇问道:“吴超越,你对洋人说的那个日本金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回皇上,是真的。”

    吴超越早就知道咸丰大帝肯定要问这个问题,也只能按照之前在鬼子六和吴健彰面前的解释一样,鬼扯了一个外国人的名字,说是那个外国人在日本勘探发现了那个大金矿,跑到上海来找人合作开发那个金矿,自己因为通晓夷语和那个洋鬼子有过接触,期间知道了那个金矿的大概地点,也亲眼看到了矿石样品,然后那个洋鬼子在上海没拉到风险投资就去了香港,自己在谈判中为了引诱洋人让步,就把那个金矿抖给了洋人,让洋人自己跑去日本狗咬狗争抢那个破金矿。

    鬼扯的效果还算不错,虽说对那个金矿是否存在还无法确定,但既然洋人没有要求大清朝廷保证那个金矿一定存在,咸丰大帝也乐得置身事外,还道:“最好那个金矿是真的,洋人为了抢那个金矿打起来,朕也可以少为洋人的事操点心。”

    众人齐呼皇上明鉴,而咸丰大帝稍一盘算后,又说道:“奕訢,吴健彰,你们这次去和洋人谈判,虽然没能完全达到朕的要求,但也还算是有点功劳,朕勉强还算满意。有功就得赏,奕訢,以后你领亲王双俸。”

    鬼子六赶紧磕头谢恩,官迷心窍的吴健彰则是紧张得额头见汗,不断祈祷上天保佑,让自己能够提升品级,结果咸丰大帝也没让吴健彰失望,很快就说道:“吴健彰赏戴单眼花翎,升江苏布政使右参政,仍兼上海海关监督。你过去犯下那些错,看在你这次立功赎罪的份上,都免了吧,以后给朕看好江海关的税银,不可有一两税银流失!”

    布政使参政是从三品,虽说只升了半级,却也足以让捐班出身的吴健彰欣喜若狂,再加上还兼着放屁油裤裆的海关监督,吴健彰当然是连连磕头,激动说道:“微臣谢皇上天恩,谢皇上天恩!”

    挥挥手让吴健彰起了身,咸丰大帝又微笑着把目光转到了吴超越身上,吴超越一看不妙,赶紧叩首说道:“皇上,草民这一次没有尺寸之功,不敢领赏。”

    “你有没有功,朕心里清楚。”咸丰大帝笑笑,说道:“你既有通夷之才,又和洋人有水乳之和,就留在礼部任职吧,朕封你为礼部主客司主事。”

    不想给八旗老爷们当奴才的吴超越一听更是叫苦了,忙推辞道:“草民谢皇上天恩,但草民不愿为官,只愿布衣而终。”

    听到吴超越这话,吴健彰当然是急得想把宝贝孙子抽死,鬼子六和祁寯藻也难免是面面相觑,而当了两年多的皇帝,咸丰大帝也还是遇到这样的情况,疑惑问道:“你不想当官?还是嫌朕封你的官太小?”

    “吴超越,主客司主事是正六品,还是实职。”鬼子六也插口说道:“你刚入仕就受封实职正六品,已经是额外超拔,还不赶快谢恩?”

    “皇上,六王爷,不是草民嫌官小,是草民真的不想当官。”吴超越愁眉苦脸的回答道。

    “为什么?”咸丰大帝惊讶问道。

    “因为我不想给你当奴才,更不想住在鞑京!”吴超越心里回答实话,嘴上却鬼扯道:“禀皇上,草民不想当官,有三个原因,第一是草民年纪太小,性格又太过冲动,若是入仕为官,说不定就会做出什么有失官体的事,到时候草民倒不怕挨过受罚,就怕伤及皇上你的颜面,让别人说皇上你所用非人。”

    “第二,草民的祖父已经年过花甲,身体逐渐虚弱,草民的父亲又正在广东老家经商,无法抽身北上,所以草民想留在祖父身旁伺候,以尽孝道。”

    还别说,吴超越鬼扯这两个理由还真象回事,既表忠心又表孝心,咸丰大帝还真有些理解,所以咸丰大帝点了点头,又问道:“那第三个原因呢?”

    “第三……。”吴超越心里暗骂自己为什么不只说两个原因,无奈下只好继续鬼扯,“禀皇上,草民在入京之前,曾经和洋人签定有合资建厂的合同,必须要回上海去和洋人一起建厂,不然就是违约,洋人肯定饶不了草民。”

    吴超越不鬼扯这个理由还好,原本咸丰大帝都已经动心想赐给吴超越一点什么其他奖励,放吴超越回去尽孝,但吴超越要死不死偏偏提到了洋人,恨洋人入骨的咸丰大帝就有些来气了,抱着故意不让吴超越如愿的心思说道:“这算什么理由?你和洋人既然约定了合伙建什么厂,那你只要派个人去帮着洋人建厂就行了,何必一定要你自己去?不行,朕既然已经封了你为主客司主事,你就必须要到礼部上任!”

    吴超越一听心里更是叫苦了,刚想继续推脱时,那边吴健彰也跑出来捣乱,说道:“超越,快向皇上谢恩,你和洋人建厂的事有我,我会安排人替你和洋人合资做生意。”

    看到咸丰大帝神色不善,屁股还没完全擦干净的吴超越也没了办法,只能是乖乖的叩首谢恩,万分不情愿的说道:“微臣叩谢皇上天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就这样,在根本不想当官的情况下,吴超越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成为了一名前途无亮的大清官员——正六品的礼部主客司主事。然后连官服印信都没领,更连到吏部报到的过场都还没走,吴超越心里就已经开始了这样的盘算,“怎么才能辞掉这个破官回上海?老子不想留在京城吃苦受罪,只想回上海享福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