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十八章 参加谈判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所谓臭味相投,尽管只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六品编修,此前连让鬼子六奕訢留下印象的资格都没有,但是随着吴家祖孙来到了恭亲王府后,只是一番言谈下来,李鸿章就马上赢得了鬼子六的好感与重视,吴超越再乘机建议鬼子六把李鸿章也带到大沽口帮办文书,鬼子六也是一口答应。于是乎,一个绝对算得上遗臭万年的外交谈判团队就组成了。

    谈判团团长:鬼子六爱新觉罗·奕訢,《中英北京条约》、《中法北京条约》和《中俄北京条约》等卖国条约签订者,第二次鸦片战争时,一个人就先后向老毛子割让一百三十二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向英法两国赔款纹银两千两百万两以上!

    谈判团次要成员:大清裱糊匠李鸿章,代表大清朝廷签订《越南条约》《马关条约》《辛丑条约》等,向日本割让台湾、澎湖和琉球等地,如果不是俄、德、法三国为了各自利益出手干涉阻挠,还差点把辽东半岛也割让给鬼子,仅马关和辛丑两道条约,就向外赔款六亿五千万两纹银!

    谈判团主要成员:买办带路党先驱吴健彰,划定上海租界边界,主张向洋人借兵镇压太平天国,青浦教案查办者,逼迫百姓向洋人赔款纹银三百两!

    谈判团低等成员:潜在的买办带路党吴超越,帮洋人传教,与洋人合伙建厂,擅长借洋人势力狐假虎威,现在虽然还没参办什么教案,签订什么条约割土赔款,但将来肯定跑不掉!

    形势危急,这个主要由汉奸买办带路党组成的谈判团队甫一组建,第二天就全都快车赶往大沽口,仅用一天时间就赶到了天津,稍微休息了一个晚上,次日又急匆匆赶到军粮城与驻守的清军队伍会合,然后派遣联络信使向西洋六国联合舰队知会情况,邀请联合舰队的谈判代表布尔布隆到军粮城展开谈判。

    当天傍晚,联络信使带回消息,说是布尔布隆断然拒绝亲自来武粮城谈判,要求鬼子六到大沽口谈判,并规定鬼子六的随行人员不得超过二十人,且不能携带任何武器。

    对此,与洋人友谊深厚的吴家祖孙倒是毫不担心,但鬼子六却是提心吊胆,犹豫许久都不敢答应布尔布隆提出的这个条件,鬼子六的护卫也认为这么做是洋人想把鬼子六骗到大沽口一刀砍了,极力反对鬼子六接受布尔布隆的条件。最后,鬼子六干脆把皮球踢给了吴健彰,要吴健彰去大沽口和洋人交涉,让布尔布隆带人来武粮城谈判,还同样要求布尔布隆等人不得携带任何武器。

    来大沽口谈判本就是城下之盟,求和方还要让胜利方不到任何无来自军营中谈判,吴健彰当然是傻眼不敢接这个差。看出吴健彰的为难,吴超越便站了出来自告奋勇,说道:“王爷,我爷爷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还是让我去吧。”

    “你有这个把握?”鬼子六赶紧问道。

    “回王爷,草民没有把握。”吴超越摇头,坦然说道:“但我爷爷去同样是没把握,与其让他老人家来回奔波,受洋人羞辱,还不如我去。”

    鬼子六不再吭声,吴超越则又说道:“王爷,皇上还在等着我们的消息,洋人那边也等得不耐烦了,如果连谈判会场都迟迟定不下来,皇上肯定会不高兴,洋人那边如果沉不住气,说不定又会把战事扩大。所以不管有没有把握,都请让草民替你跑一趟,争取让洋人接受你的条件。”

    吴超越故意提起咸丰大帝和洋人都已经等得不耐烦,当然是间接提醒鬼子六不能过于耽误时间。结果这一手也还算有点效果,考虑到上一个谈判代表花沙纳就是因为过于拖延时间被洋人撵回北京,还导致洋人攻占大沽口炮台把事态扩大,不愿重蹈这个覆辙的鬼子六考虑了一夜,把牙齿一咬,终于还是决定接受布尔布隆的条件,只带二十个随从去大沽口谈判。咸丰派给鬼子六的侍卫纷纷劝阻,但鬼子六不听。

    其实鬼子六和他的侍卫完全就是白担心,联合舰队来大沽口是为了敲诈勒索,既没有把战事扩大的打算,也没有和直隶清军全面开战的实力,当然不会对鬼子六下毒手自行切断与满清朝廷的联络渠道。所以当天正午时分,当鬼子六领着二十个毫无武装的随从赶到大沽口后,不但没有受到任何的刁难苛刻,相反还受到了联合舰队相当隆重的接待。

    见面时,让吴家祖孙颇为尴尬的事发生了,当着鬼子六和李鸿章等人的面,联合舰队的带头人法国公使布尔布隆和美国准将马修·培里直接就给了吴家祖孙一个熊抱,脸庞和嗓门一样大的培里还抱着吴超越大声嚷嚷,“亲爱的吴,真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和你的祖父,你们清国的愚蠢朝廷这次总算是做了一件聪明事,让你们也来参加谈判,这件事就容易解决了。”

    可能是觉得吴家祖孙的嫌疑不够大,布尔布隆也抱着吴健彰直接用中文说道:“吴,我的好朋友,我们终于又在谈判桌上见面了,和以前一样,我对你绝不会客气,你就准备哭着回去向你的皇帝报告谈判结果吧。”

    鬼子六和李鸿章等人都面无表情的看着吴家祖孙不吭声,吴健彰也只好苦笑着解释道:“王爷,你千万别误会,洋人习惯这么直接说话,私下里关系再好,到了谈判桌上也是敌人,公私分明!”

    “没错!”布尔布隆接过话头,也冲鬼子六嚷嚷道:“密斯特恭,你这次带来了一个好帮手,吴在谈判桌上一向就是我们最狡猾的敌人。但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每一次的胜利者都是我,这次也不会例外。”

    还好,鬼子六和李鸿章都是比较能接受新生事物的人,虽然惊讶于洋人说话的直接坦白,也多少有些担心吴家祖孙会出卖大清朝廷,却也都没有直接流露出来,只是客客气气向洋人拱手行礼,然后鬼子六还提出尽快展开谈判,早就等得心焦的布尔布隆和培里等人求之不得,立即点头同意。

    谈判会场被设在了大沽口炮台的指挥厅里,尽管布尔布隆等人以礼接待鬼子六一行,却也在座位的安排上耍了花招,刚进大厅就立即落座,又邀请鬼子六等人做到他们的对面,然而鬼子六刚想坐下时,吴超越却看出了情况不对,忙阻止道:“王爷,不能坐。”

    “为什么?”鬼子六疑惑问道。

    吴超越不答,只是转向了布尔布隆等人,微笑着用中文说道:“亲爱的布尔布隆公使先生,非常遗憾,似乎你们的工作人员在布置座位时,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怎么把座位安排成了南北走向?这座位安排,似乎应该是东西走向才对吧?”

    中国古代也有面北这个词,得吴超越提醒后,鬼子六和李鸿章这才发现洋人耍的花招——抢先坐到了代表胜利者的北方面南,却把坐南面北的失败者位置让给了鬼子六。而布尔布隆则微笑说道:“吴,你比你祖父更狡猾,但这样的位置安排并不错,我们打下了大沽口,是胜利者,所以应该坐在北面。”

    “亲爱的布尔布隆先生,很遗憾,恭亲王他这次并不是来和你们谈判停战,大清与欧美六国也并没有宣战。”在二十一世纪参加过两次外贸谈判的吴超越针锋相对,微笑说道:“恭亲王他来与你们谈判的目的,是为了大清与欧美六国就通商、建厂和建立大使馆等事展开谈判,是典型的外交谈判,按国际惯例应该是东西而坐,平等交谈。布尔布隆先生,你是法国著名的外交专家,你说是不是应该这样?”

    “吴,你这个口齿伶俐的家伙,我就不应该在上海救你。”

    布尔布隆无奈的抱怨了一句,然后与培里、劳瑞欧等人低声商量了一通后,布尔布隆最终还是同意改变座位为东西走向,让鬼子六和吴健彰等人坐到了代表平等的东面,鬼子六见了大喜,还悄悄拍了拍吴超越的肩膀,低声说道:“好,继续,本王一定会向皇上替你请功。”

    吴超越苦笑,暗道:“也就是这么一点小事了,洋人是讲点国际公约,但是在利益方面是从不手软,能不能让我少背点汉奸骂名,关键还是得看你。”

    结果也不出吴超越所料,尽管只是一支由军舰和武装商船临时拼凑起来的联合舰队,总兵力也才四千多人,同时也没得到国内的开战允许。但布尔布隆等人却仍然是狮子大张口,提出了一大堆合理不合理的苛刻要求,坚持要让鬼子六全部接受。

    布尔布隆等人开出的条件主要有这几点:一:允许英、美、法、西班牙、比利时和普鲁士六国商人在通商口岸租买土地,建立工厂银行等商业设施。

    二:允许六国传教士进入内地游历和传教。

    三:允许英国和法国在北京建立大使馆,允许法国在上海建立租界。

    四:增开南京、台南、温州、潮州、海州(连云港)和天津六个通商口岸,并允许六国军舰自由进出通商城市港口,允许六国军队在通商港口停泊驻扎。

    五:修改《南京条约》,允许六国商人自由进出港口城市,严惩阻挠洋人进城的官员百姓。

    六:赔偿联合舰队军费纹银一百万两。

    七:承认吴健彰和吴超越祖孙无罪,严惩陷害吴健彰和吴超越的凶手,允许中国商人、百姓及官员与六国商人展开一切商业合作,允许中国人帮助六国传教士传教,大清官府不得阻挠。

    听完了洋人开出的条件,鬼子六和吴健彰当然都是大皱其眉,因为咸丰大帝要求的是不许洋人在北京建立大使馆,更不许再开港口,尤其是不许开放天津港,同时还要少赔款,最好是不赔款。被迫无奈之下,鬼子六和吴健彰也只好是先答应第一、二、五和第七条,同时也同意让法国在上海建立租界,然后再就余下几条与洋人讨价还价,尽可能的杀低价格。

    很遗憾,尽管鬼子六壮着胆子答应了开放台南、温州和潮州三个南方口岸,硬着头皮承诺赔款二十万两银子,熟悉洋人风俗语言的吴健彰也不断解释哀求,力劝布尔布隆等人做出让步,但布尔布隆等人却寸步不让,坚持要鬼子六无条件接受他们开出的一切条件,并且动辄威胁以战争。最后在焦急无奈下,鬼子六还主动露出了咸丰大帝的真正底牌,道:“布尔布隆先生,除了天津港和大使馆的事,其他都可以商量,但你们如果一定要我们大清开放天津港和允许你们在北京建立大使馆,那这次谈判就绝不可能成功!”

    听到这话,吴健彰和吴超越当然都是脸色一变,心里一起大骂鬼子六蠢货——事实上鬼子六也就是这么蠢,二鸦战争时签定了北京条约后,遵守约定退兵的法国军队撤退途中遇到大雨,稍微耽搁了几天,以为法国人反悔的鬼子六就吓得把乌苏里江以东的土地全部割让给毛子,还答应中亚那边的边界以哨兵岗位划定,又白送给了老毛子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

    吴家祖孙脸色大变,布尔布隆和劳瑞欧等外交老手却是眼中放光,马上就揪准了鬼子六不敢答应开放天津港和允许在北京建立大使馆的弱点,逼迫鬼子六以开放长江航线和再度增开五个内陆外洋港口为交换,也鲸鱼张口把赔款提高到了两百万两,并且再不做任何让步。

    看到鬼子六的脸色发白,生怕这个蠢货嘴巴一松就答应了这些苛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