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十七章 拜师得字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果不其然,鬼子六的手指头果然还是指向了吴超越,只想躲在背后给买办爷爷出谋划策,不想背骂名更不想陪着割让外兴安岭的鬼子六背千古骂名,吴超越当然是婉言推辞,借口说自己年纪太小没见识没本事更没什么口才,怕误了朝廷大事,死活不愿接受鬼子六的好意举荐。

    很可惜,吴超越这些鬼扯已经骗不了人啦,其实包括咸丰大帝心里都很清楚,吴超越用假信辱骂宋晋很可能完全就是一个恶作剧,所谓的揪出卖国贼也是牵强附会的歪理——只是无人能够驳倒能言善辩的吴超越而已。所以咸丰大帝压根就没理会吴超越的一再推辞,直接就点头同意了鬼子的恳求,还对吴超越说道:“吴超越,你用不着谦虚推辞,你的口才是否出众朕已经亲眼所见,希望你到了洋人面前也能这么能说会道。随着六王爷和你祖父去大沽口,帮着他们把差事办好了,朕不但会赦了你的前罪,还可以考虑给你封一个官职。”

    “草民叩谢皇上。”

    吴超越愁眉苦脸的说出了这句口不对心的话后,再随着咸丰大帝的一声散朝,这次漫长的早朝总算是宣告结束,腿都站麻了的文武百官山呼万岁,迫不及待的下班回家,吴超越也赶紧搀起了又累又饿的买办爷爷。见买办爷爷因为跪地时间过长,腿脚麻木连走路都困难,勉强还算孝顺的吴超越还强行背起了买办爷爷,把吴健彰感动得是老泪纵横,不断拍着吴超越的脑袋说,“懂事了,真的懂事了,也比爷爷希望的更有本事,爷爷这次是真的可以放心了。”

    出了金銮殿后,鬼子六又一次来到吴家祖孙面前,要求吴家祖孙下午时去他的恭王府走上一趟,要和吴家祖孙商量谈判大事。官迷心窍的吴健彰听了当然是欢天喜地的立即答应,还马上盘算起了该给鬼子六送多少银子,对野猪皮家族从来没什么好感的吴超越却是满肚子不乐意,知道肯定少不得又要向鬼子六行屈辱礼节了。

    知道买办爷爷累得够戗,吴超越本打算出了紫禁城后就立即回广东会馆,但是刚出午门时,吴超越却看到李鸿章仍然还在宫门外等着,也只好背着吴健彰过去和李鸿章打招呼。李鸿章也没客气,直接就问道:“吴公子,怎么样了?”

    “还好。”吴超越苦笑答道:“还好皇上万岁是一位通情达理的圣君明君,听了我的解释,就没再计较我的些许小过失。”

    “你又是造假信戏弄朝廷官员,又是跑到翰林院闹事,还叫些许小过失?”

    李鸿章满肚子的狐疑,刚想继续追问具体详细时,却又看到了一个正好走到吴家祖孙身后的官员,慌忙拱手行礼,恭恭敬敬的说道:“学生李鸿章,见过恩师。”

    见李鸿章这么行礼,吴超越当然回头看了一眼,见李鸿章行礼的对象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文官。然后不容吴超越多想,吴健彰已经从吴超越背上挣扎下来,同样向那中年官员拱手行礼,更加恭敬的说道:“下官吴健彰,见过曾大人。”

    “都免礼吧,这里是午门,用不着这么多礼。”那中年文官微笑着摆手,又十分好奇的向李鸿章问道:“少荃,你怎么会在这里?”

    “回恩师,学生在这……。”

    李鸿章的回答被吴超越打断,直楞楞的看着那中年文官,吴超越的眼睛瞪得比鸡蛋还大,脱口说道:“李鸿章的老师?姓曾?这位大人,难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曾国藩?”

    敲了宝贝孙子的脑袋一下,吴健彰当然马上呵斥孙子不得无礼,说曾国藩就是昨天领着他到军机处拜见的兵部右侍郎。曾国藩和李鸿章却都吃了一惊,然后曾国藩还疑惑的向吴超越问道:“怎么?你认识我?”

    “中国不认识你的人还真不多。”吴超越心里嘀咕,嘴上却恭敬说道:“曾大人名满天下,儒生学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晚辈虽非士林,却也早已听说过大人的名号,如雷贯耳,今日侥幸得见大人威颜,晚辈三生有幸。”

    “哈哈哈哈哈……!”曾国藩爽朗大笑,道:“果然会说话,难怪皇上这么喜欢你,六王爷也点名一定要你给他当通译,小小年纪就这么能言善辩,才具出众,难得,真的十分难得!”

    吴超越赔笑着谦虚时,旁边的李鸿章却早已经瞪大了眼睛,惊讶问道:“恩师,皇上欣赏吴公子?六王爷还点名让吴公子给他当通译?真的假的?”

    曾国藩微笑点头承认,已经当了五年穷翰林的李鸿章再看向吴超越时,目光中当然再没有了初见面时的轻蔑与不屑,取而代之的则是惊奇和羡慕,吴超越则苦笑说道:“少荃兄,用不着这样看我,我就是运气好。还有,给六王爷当通译是陪着他去大沽口谈判,也不是什么好差事,如果可能,我愿意把这个机会让给你。”

    李鸿章尴尬的笑,连说不敢,一旁的曾国藩却说道:“好了,都别在这里站着了,上了大半天的朝,我饿得前胸都快贴后背了,散了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听到这话,吴健彰当然是马上表示想请曾国藩吃饭,感谢曾国藩昨天的引见之恩,曾国藩本不想领这个情,但李鸿章却也在旁边帮忙劝说,然后再加上曾国藩对吴超越颇有兴趣的缘故,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给吴健彰这个面子。吴健彰一听大喜,忙向李鸿章打听了京城那里有什么好馆子,恭恭敬敬的邀请曾国藩和李鸿章前去用饭。

    李鸿章介绍的好馆子就在邻近的前门大栅栏,到得酒楼好,吴健彰倒是吩咐店小二拣最好最贵的酒菜上,李鸿章却是迫不及待的向曾国藩和吴超越打听起了金銮殿上发生的事,吴超越如实说了后,李鸿章对吴超越当然是更加的钦佩与艳羡,发自内心的说道:“贤弟,愚兄真是太佩服你了,这么的一件事,楞是能让你三言两语变成一件大好事,让皇上和六王爷都对你青睐有加,他日贤弟踏入仕途,必然前途无量。”

    吴超越苦笑着谦虚,旁边的曾国藩却突然说道:“吴公子,听你在金銮殿上的言语,似乎你对世界诸国都十分了解,你读的都是什么关于海外的书籍?你在金銮殿上提到的英法百年战争,好象没有那本大清书籍记载啊?”

    “这个……。”吴超越最头疼的就是回答这个问题,盘算了一下才答道:“回曾大人,晚辈是读过不少书,但晚辈读的都是洋人的书,大清国内关于海外的书籍,晚辈反倒一本都没有读过。”

    “你是直接读洋人的书?”曾国藩又有一些吃惊,忙又问道:“具体是那方面的?”

    无可奈何,吴超越又只好象昨天回答李鸿章一样,答道:“曾大人,晚辈读的是西洋的物理化学,地理天文,法律政治,哲学生物学,医学数学和微积分什么的。虽然算不上精通,却也勉强懂得一些皮毛。”

    和李鸿章一样,曾国藩也马上认定吴超越是在吹牛皮,但曾国藩却决定给吴超越一个机会证明他有没有吹牛,微笑说道:“想不到吴公子如此博学多才,好,那本官今天就考考你,你随便挑一个海外国家,向我介绍一下这个海外国家的大概情况。”

    “那晚辈就献丑了。”吴超越倒也没客气,说道:“晚辈就说我大清国人比较熟悉的英国吧,英国的全名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又有一个俗称叫做日不落帝国,意思是他的殖民地遍布全球,每时每刻都有阳光照耀在他的国土上。”

    “英国的本土位于欧洲西北角,由三个大型岛屿构成,主要民族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十分重视海洋利益和海外贸易,打败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后,海军实力成为世界第一,掌握世界海洋霸权。”

    “政治体制是君主立宪制,国事决于议会,现在的国王是维多利亚女王,这个女王十分重视科学技术,蒸汽机就是靠着她的全力推动,在英国得到迅速发展,奠定了工业革命的基础。还有,英国的外交是典型的岛国外交,绝不容许欧洲统一,所以每当有欧洲国家强大起来,英国就马上会站到这个国家的敌人一边,挑起战争削弱这个国家……。”

    吴超越的介绍既混乱又粗略,根本不成条理,但这点也已经足够了,吴超越每说一句,曾国藩和李鸿章的眼睛就瞪大一分,嘴巴也张大一分。好不容易等吴超越说完后,曾国藩还陷入了久久的沉默,过了好半天才又突然问道:“地球上有几大洲?几大洋?”

    吴超越一听差点没笑出声来,滚瓜烂熟的背出了七大洲和四大洋的名字,又以手蘸酒,随手在桌子上画下了一个简略的世界地图,一一指明七大州和四大洋的所在,还顺手指出了地中海、马六甲、好望角和苏伊士运河所在,并大概介绍了马六甲海峡和苏伊士运河的重要性,以及好望角这个名字的由来。

    呆若木鸡的听完了吴超越的卖弄,曾国藩又问起了铁和钢的区别,结果这又恰好碰上了吴超越的强项,大概解释了钢和铁的区别是含碳量不同后,吴超越又随口说道:“我们大清的铁矿虽然也还算充足,但矿石的杂质过多,尤其是含磷过多,所以合格的钢铁产量很小。想把我们大清的钢铁产量提上去,首先就得解决矿石的脱磷问题,欧洲的马丁炼钢炉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难以置信的看了吴超越半天,曾国藩又问了一个在这个时代难度颇高的问题,“点燃后底部插在水里的蜡烛,扣上了杯子后,为什么会熄灭?”

    “那是因为空气里的氧气烧光了。”吴超越轻松回答,又道:“如果曾大人想问空气里有什么成分,氮气最多,约占78%,氧气第二,约占21%,剩下的1%主要是二氧化碳。”

    “如果曾大人想问我们呼吸的主要气体是什么,答案是氧气,但氧气太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新生儿,如果呼吸的纯氧过多,会导致新生儿失明。”

    砰一声响,曾国藩突然重重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震得酒菜筷子乱跳,众人大吃一惊时,曾国藩又大声说道:“天纵奇才!吴公子,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就这么的博学多才,除了天纵奇才这四个字外,本官真是想不到再有什么词语可以评价你了!”

    “曾大人过奖,晚辈愧不敢当。”吴超越难得有些脸红,又指了指李鸿章,由衷的说道:“说到天纵奇才,少荃兄才是真正的天纵奇才,晚辈与他相比,实在差得太远了。”

    “本官这个学生确实也是天下罕见的俊才,将来他的造诣绝不会在本官之下。”曾国藩倒也没有替学生谦虚,点头承认学生李鸿章也是一个难得的天才,然后又说道:“但是吴公子,你的天资还在他之上!刚才本官已经向吴大人问过你的学业情况,知道你只读过不到半年的私塾,后来全靠自学。无人指点教育,自己读书学习,能够做到这么一步,老夫不但见所未见,更是闻所未闻!”

    好歹有点自知之明的吴超越更是苦笑,实在没脸当这个评语,然而一直在旁边倾听的吴健彰却突然起身离座,又把吴超越也从椅子给拉了起来,然后把吴超越给硬按在了曾国藩的面前跪下,曾国藩问起原因时,吴健彰竟然也向曾国藩跪下,恭敬说道:“曾大人,下官斗胆,想请你收下我这个孙子做学生,让他到你的门下求学。”

    刚才还在莫名其妙的吴超越这才醒悟过来,瞟了一眼买办爷爷心说你老人家够狠,真是嫌我的名声不够臭,给曾剃头当学生,和李鸿章做师兄弟,以后老吴家的家谱上,我这个名字怕是注定要和吴三桂并列了。不过吴超越心里也很清楚买办爷爷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好,所以即便不是很乐意给曾剃头当学生,却也没有吭声。

    弄明白吴健彰让孙子跪下的原因,曾国藩有些犹豫,曾国藩是欣赏吴超越的聪明过人不假,但吴超越的家庭出身却又让曾国藩很有些瞧不起。而吴健彰却又恳求道:“曾大人,下官知道你是天下知名的博学鸿儒,我这个孙子拜到你的门下,难免会有些玷污你的一世清名。但下官还是得求你一句,下官这个孙子是聪明不假,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名师指点,再这么耽误下去将来肯定难成大器,难得大人你对我这个孙子这么夸奖,还请你务必把他收到你的门下,让他在你门下琢磨成器,下官求你了。”

    说罢,望孙成龙的吴健彰连连磕头,又逼着吴超越也向曾国藩行礼。而曾国藩也确实十分喜欢吴超越的聪明过人和博学多才,又盘算了一下后,曾国藩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夹了一筷子菜,微笑着说道:“这里的京酱肉丝味道不错,就是咸了点。”

    听到曾国藩这话,不明白这些门道的吴健彰和吴超越当然是满头雾水,旁边的李鸿章则微笑说道:“贤弟,菜太咸,恩师的口渴了,还不赶快奉茶拜师?”

    恍然大悟,悄悄骂了一句这时代的腐儒就是破规矩多,吴超越乖乖捧了一杯茶敬上,恭请老师用茶,曾国藩点头答应,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微笑着问道:“超越,你有字没有?”

    “没有。”吴超越摇头,心说我现在的便宜老爸都是大号吴晓屏,这么破的名字,还能给我什么字?再然后,吴超越也大概猜出曾国藩这么问的原因,便又行礼道:“学生斗胆,请恩师赐字。”

    “好,为师就送你一个字,算是给你的见面礼。”曾国藩微笑点头,然后沉吟盘算,自言自语的说道:“给你一个什么字呢?本官常以有少荃这个天资出众的学生而自傲,现在又收了你这个更加天资出众的学生,足以自慰平生了……。嗯,可以用个慰字。下一个字,为师之所以不择出身,破例收下你这个学生,是为国惜才,国之大才为栋,栋梁亭柱,慰栋,慰梁,慰亭……。”

    听到这个字,吴超越的瘦脸都有些发白了,但是很可惜,曾国藩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猛的一点头,道:“好!为师就送你‘慰亭’二字,为你之字!望你在为师门下勤学上进,将来为朝廷栋梁之才,慰为师生平所愿!”

    “慰亭?!”

    吴超越一听差点没哭出声来,心说曾剃头你是不是故意坑我,给你这个杀人如麻的屠夫当学生,将来我的名声就肯定好不到那里去了,你还又给我这个字号,想叫我的名字永远铭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啊?

    吴超越在心里叫苦,暗恨曾剃头怎么恰好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破字,吴健彰那边却是喜笑颜开,一边不断感谢曾剃头给自己的宝贝孙子赐字,一边迫不及待的表示回去就派人把拜师礼送到曾国藩府上,曾国藩笑着点头,心知以老吴家的资产,这笔拜师礼必然不会少。

    好不容易走完了拜师过场,吴超越搀扶吴健彰起身间,旁边的李鸿章立即向吴超越拱手道喜,笑道:“慰亭,从现在开始,我们可就是同门师兄弟了,以后你可要多给愚兄指点一些关于西洋的学问,互相学习,也互相提携。”

    “一定,一定。”吴超越连连点头,又心中一动,抱着拉替死鬼的心思,笑着说道:“少荃兄,说到互相提携,正好有个机会,六王爷要我和爷爷一会去他府上拜访,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求六王爷把你也带到大沽口去帮办文书。若能成功,说不定就是兄长你飞黄腾达的一个契机。”

    李鸿章抿了抿嘴,心中大动,虽然明知道陪着鬼子六去大沽口谈判,很容易落下卖国骂名——但是,李鸿章会怕这个骂名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