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十六章(下) 揪出卖国贼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禀皇上,正是如此!”吴超越大力点头,振振有词的说道:“皇上有所不知,洋人有个恶习,举凡谈判之前,都要千方百计的刺探了解谈判对手的条件底限,掌握谈判对手的最大让步余地,然后在谈判桌上逼迫对手做出最大让步,从中牟取最大的利益!”

    注意到旁边的文武百官表情好象都不是太了解自己的解释,吴超越便又说道:“皇上,草民打个比方,假如一个缺德奸商到茶山上去买茶,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先弄清楚茶农的最低卖价,然后在讨价还价中尽量把价格压到最低,让茶农以最低的价格把茶叶卖给他。而这座茶山上的茶农如果恰好赶上急需用钱,或者是茶农的茶叶存货太多,一时半会卖不完,再放着就会霉烂,那么这个缺德奸商就一定会趁火打劫,逼着茶农把茶叶以更低的价格卖给他,让茶农血本无归,一年到头辛苦白干,那缺德奸商却乘机牟取暴利。”

    “皇上,请容草民再举一个事实存在的例子。”吴超越又随口鬼扯道:“英国洋夷和法国洋夷百年战争时,法夷几乎被英夷灭国,但法国却突然冒出了一个叫贞德的洋女人,打仗比穆桂英还厉害,接连打败英国人差点就能光复法国全境,可是她有一次不小心被法国最大的乱匪逆贼勃艮第人、就好象我们大清长毛发匪一样的勃艮第人给抓去了,英国和法国都找勃艮第人谈判要人,结果英国人就是派奸细摸清楚法国人的谈判底限,开出更高的价买到了贞德,把那位法国的穆桂英绑在木架上活活烧死!”

    “有这事?”

    咸丰大帝惊讶的问,旁边的大清文武百官也纷纷的低声议论,其中也还有人真的听说过贞德这个名字。吴超越却是连眼皮都不眨一下,马上就答道:“禀皇上,千真万确!但法国人后来也报了这一箭之仇,法国的长毛乱匪勃艮第人因为一些小事和英国人起了冲突,重新谈判结盟,法国人的奸细刺探到了英国人的谈判底限,然后法国夷王就开出了更高的价格招安勃艮第人,勃艮第人就突然在英国人的背后捅了一刀,法国洋人乘机发起反击,把英国洋人赶回了岛上,英国人也一下子就丢了几百个香港那么大的广阔土地,在欧洲罗巴大陆上再没有了一块立足之地。”

    “该!罪有应得!”咸丰大帝幸灾乐祸的大力点头,语带鄙夷的说道:“洋人不通礼义,习惯用此卑鄙手段,还真是和我们大清的缺德奸商没什么两样!”

    “宋大人就非常象缺德奸商的探子,更象替洋人刺探我大清谈判底限的奸细!”

    吴超越一指已经倒霉到了极点的宋晋,更加振振有词的说道:“皇上恩旨,让草民的祖父协助钦差大人与洋人谈判,宋大人却编造理由与草民结识,故意成心想把草民灌醉,与草民言谈间不断打听草民祖父与洋人谈判的朝廷机密,鉴于洋人一贯的卑劣手段,草民当时就怀疑他是在替洋人收集情报,想帮洋人了解我大清朝廷对洋人的让步条件和让步底限!帮洋人逼着我大清朝廷赔更多的银子!开更多的港口!”

    “冤枉啊!”宋晋魂飞魄散了,拼命的磕头说道:“皇上,冤枉啊,吴超越这是在血口喷人!罪臣只是想试探他和吴健彰有没有与洋人暗中勾结,不是在替洋人刺探朝廷机密啊!”

    “宋大人,你是三法司的官员,还是皇上的特旨钦差?”吴超越厉声喝问道:“你身为翰林院编修,不思修身治国平天下,不去钻研经史子集,去搀和我祖父与洋人谈判的事做什么?”

    说罢,吴超越又飞快转向咸丰大帝,行礼说道:“皇上,当时有草民的仆人吴大赛在场,他可以做证,宋大人当时不但一再给草民灌酒,还不断问起草民祖父与洋人谈判的事,不是问赔款就是问开港,甚至还故意提及洋人想要在天津驻军之事!万岁明鉴,草民是否应该怀疑宋大人是在替洋人刺探我大清朝廷的机密重事?!”

    咸丰大帝的脸色铁青了,看向宋晋的目光也尽是杀机,宋晋则是全身汗出如浆,磕头有如鸡啄米,当场哭出声来,哭喊道:“皇上,冤枉!冤枉啊!罪臣是提到了吴健彰和洋人谈判的事,但罪臣真不是替洋人刺探朝廷机密啊!微臣可以对天发誓啊!”

    哭喊着,宋晋还直接昏了过去,而咸丰大帝脸上杀气更盛时,一个和咸丰容貌有些相似的年轻官员却突然出列,说道:“且慢!吴超越,本王问你,既然你怀疑宋晋是替洋人刺探大清机密,那么你为什么要伪造洋人书信,假称是法国公使布尔布隆给你祖父的密信,诱使宋晋盗取?这如何能够试探宋晋是替洋人刺探机密?宋晋如果是洋人奸细,为什么还要偷洋人给你祖父的书信,这岂非自相矛盾?”

    “这位王爷,答案很简单,草民没胆量伪造朝廷公文。”吴超越拱手答道:“草民也知道,如果要试探宋晋是否洋人奸细,最好的办法就是伪造一道关于朝廷和洋人谈判的公文,骗他盗取或者偷看。但朝廷公文何等重要?王爷你就是借草民一百个胆子,草民也不敢伪造一字半句,所以草民别无选择,只能是伪造洋人给我祖父的密信,借以试探宋晋是否洋人奸细!”

    “那怎么试探?”那年轻王爷疑惑说道:“宋晋如果真是洋人奸细,就肯定不会阻挠洋人和你祖父暗中联络,为什么还要偷走洋人给你祖父的书信?”

    “王爷有所不知,洋人的心也不齐。”吴超越益发的振振有词,还用谆谆教导的语气说道:“尤其是英国和法国,他们之间更是仇结百年,彼此之间偶尔因利而结,但更多的时候是互相下绊子扯后腿。他们这次结伙成群而来,彼此间也肯定得提防对方暗中与我大清朝廷联络,靠出卖其他洋人国家为他们本国牟取更多利益。”

    “所以草民料定,如果宋晋真是洋人奸细,那么他一定会对法国公使布尔布隆给我祖父的密信感兴趣,一定会想方设法的盗走或者偷看其中内容,让他背后的洋主子知道布尔布隆有没有出卖其他洋人国家,单独与我大清朝廷私下交易,结果也不出草民所料,宋大人他果然还是偷走了书信。”

    那年轻王爷运思极快,稍一盘算就又说道:“好吧,就算你有理,但你想过没有,如果宋晋是法国人派来的奸细,他为什么还要偷法国公使布尔布隆给你祖父的书信?”

    “这个……。”

    吴超越傻眼,也这才发现还有这么一个自相矛盾,但是没关系,念头再一飞快转动间,吴超越干脆来个坦白承认,向咸丰大帝行礼说道:“皇上恕罪,草民才疏学浅,考虑不周,当时又被宋大人灌了许多的酒,脑袋里晕晕乎乎的一时糊涂就没考虑到这点,忘了宋大人如果是法国洋人的奸细,就不可能会偷所谓的法国公使书信。草民当时没想到这点,罪该万死,请皇上治草民失策之罪。”

    吴超越承认得这么干脆,那年轻王爷倒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毕竟他只是就事论事,并不是故意想整吴超越。而旁边穆荫却不依不饶,喝道:“吴超越,你休得狡辩,什么思虑不周,依我看,你分明是故意设套陷害宋晋!”

    穆荫开了这个口,僧格林沁、麟魁和一些看吴家祖孙不顺眼的文武官员也纷纷开口附和,全都指责吴超越这么做是故意陷害宋晋,吴超越听了喊冤,道:“诸位大人,天地良心啊,草民和宋大人前无冤后无仇,为什么要故意陷害他?再说了,草民一介布衣,有什么资格和能力陷害宋大人?”

    “够了,都给朕住嘴。”

    咸丰大帝终于开口,挥手说道:“诸位爱卿,你们不要再为难吴超越了,他这么做虽然有些不妥,但也是因为宋晋不轨在先,更是他出于对大清朝廷的一片忠心!念在他时刻心怀大清的份上,朕就不追究他这次的冒失之举了。”

    “至于宋晋,不管他是否洋人奸细,仅凭他私自刺探朝廷机密这一条,就已经足够杀他一千次!来人,把宋晋和翁同书押出去,交三法司从重议罪!也给朕仔细查查,他们是否与洋人暗中联系!”

    “谢皇上,皇上天恩,草民没齿难忘!草民今后定当时刻牢记皇上圣恩,时刻以大清江山社稷为念,誓死效忠大清,效忠朝廷,效忠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到咸丰大帝这话,吴超越当然是阿谀谄媚滔滔不竭,穆荫和僧格林沁等人也闷闷不乐的磕头领旨,而那边的侍卫却毫不客气,马上就把拼命磕头求饶的翁同书给拖下了金銮殿,也把已经吓得昏死过去的宋晋给抬了出去。然后也是到了这时,咸丰大帝才微笑说道:“吴爱卿,平身吧,还有吴超越,你也平身吧。”

    早就跪得双腿失去知觉的吴健彰磕头谢恩,挣扎着根本站不起来,吴超越赶紧过去搀扶,低声询问吴健彰情况,吴健彰点点头,又赞赏的拍拍孙子脑袋,祖孙亲情融融。

    这时,咸丰大帝又开口了,说道:“好,现在既然已经证明了吴爱卿并没有与洋人暗中勾结,那就赶快把和洋人谈判的钦差大臣议定,然后明天就出发去大沽口和洋人谈判!众位爱卿,你们谁愿意担当此任?”

    金銮殿上重新陷入了沉默,许久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自告奋勇,见此情景,咸丰大帝难免大发脾气,怒道:“难道你们就没有一个愿意为朕分忧?”

    “臣等死罪。”

    除了吴家祖孙外,满朝文武一起跪下称罪,吴健彰也赶紧把吴超越给拉了跪下,吴超越满肚子的火气,却又不敢发作,只是暗盼咸丰大帝赶紧随便指定一个倒霉蛋,免得自己又把双腿跪麻。

    还好,天遂人愿,怒不可遏的咸丰大帝很快就指定了这个倒霉蛋——指着刚才为难吴超越的那个年轻王爷喝道:“奕訢,你是朕的六弟,事关大清江山社稷,你当仁不让!就你了,你带着吴爱卿去大沽口和洋人谈判!”

    吴超越一听乐了,暗道:“好!原来你就是鬼子六奕訢,叫你小子和老子为难,活该你背这口大黑锅!不管谈下什么结果,你这个卖国鬼子六的骂名都绝对跑不掉!”

    再接下来,事情的变化就再次出乎吴超越的预料了,鬼子六虽然愁眉苦脸的磕头领了旨,却又说道:“皇上,臣弟一定倾尽全力,但臣弟还有一请,万望皇上恩准。”

    “说!”咸丰大帝大喝。

    “臣弟想请皇上派一个人给臣弟当通译,协助臣弟与洋人交涉。”鬼子六恭敬答道。

    “这点还用请旨?理藩院的通译,不管你要谁,朕都派给你!”咸丰大帝没好气的喝道。

    “皇上,理藩院的通译,随便派一两个给臣弟就够了。”鬼子六磕头,说道:“臣弟想要这个通译,因为也牵涉到这次洋人炮轰大沽口的事,按理应该避嫌,但臣弟观此人才学出众,聪明过人,且能言善辩,出口成章,一张利口可当十万雄兵。所以臣弟斗胆,想求皇上特旨恩准,让他为臣弟担当通译,帮助臣弟与洋人谈判。”

    鬼子六的话还没说完,咸丰大帝和满朝文武的目光就已经集中到吴超越那张干瘦丑脸上,吴超越的瘦脸也开始有些发白了,暗道:“不会是我吧?我现在的便宜爷爷买办归买办,好歹也是给林则徐当翻译,还参加了虎门销烟,多少有点光彩。这个鬼子六,可是把一百多万平方公里送给毛子的超级卖****,给他当翻译帮他卖国,以后我的名字还不得顶风臭百里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