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十七章 事件进展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吴家祖孙所料,尽管已经把军舰开进了黄浦江和开枪示了威,但这些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上海租界的进出口贸易,救出吴家祖孙的第二天早上,西方诸国的大小商船照样停靠到了码头上装货卸货——当然,为了安全起见,洋人军队也全副武装的到了码头站岗设卡,防范上海守军出城袭击。

    各国领事完全是白担心,只有几百绿营兵的上海守军除了只会趴在城墙上向码头张望外,压根就没有一个人敢出城和洋人交战,县城四门紧闭,城外的大小店铺也基本上都已经关门歇业,住在城外的百姓也几乎都没敢怎么出门,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全没了往日熙熙攘攘的繁忙景象。

    还好,老吴家的帮会打手刘丽川还算得力,威逼利诱好歹还是弄来了两百多工人在码头上接活,西方商船才不至于连装货卸货的工人都不找到,上海码头也因此勉强还能维持部分正常运转。

    让刘丽川和吴超越都十分震惊的还是吴健彰所预言的关税征收情况,尽管昨天才把吴家祖孙从清军手里救回来,但是当吴健彰与西方各国的公使领事交涉,要求各国商船继续向交纳关税时,布尔布隆和阿礼国等人竟然都一口答应,同意让吴健彰继续向他们国家的商人继续征税。

    当然,唯利是图的西方商人并非也没有想过就此赖掉关税,就连已经和吴超越签了合同准备合资建厂的英国商人比利,也跑到阿礼国的面前反对让吴健彰继续征收关税,然而阿礼国却直接告诉比利道:“我亲爱的比利先生,现在赖掉关税只会让你一时受益,但是长远来看,却会让你受到巨大的商业损失,因为一旦取消了关税,肯定会引发各国商人的恶性竞争,于市场稳定十分不利,你是希望在一个动荡无序的市场里经商盈利?还是想在一个稳定有序的市场里做生意?”(史实,历史上的阿礼国可真是这么说这么做的。)

    外交权限更大的法国驻华全权公使布尔布隆和阿礼国的看法一致,还有美国领事祁理蕴也认为应该维护中国的市场稳定和将来开拓更大的中国市场而同意照常纳税,结果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目光长远的公使领事全力支持,连印章都是连夜赶刻出来的吴健彰才得以继续履行职责,继续替满清朝廷征收已经越来越重要的上海关税。——同时为了讨好满清朝廷多争取一点官复原职的希望,吴健彰在贪污关税这方面也主动收敛了许多。

    对此,并不熟悉晚清海关历史的吴超越在大吃一惊之余,难免也有些暗暗佩服西方人的这点自觉自律。倒是吴健彰对这件事并没有任何的奇怪,吴超越和刘丽川向他的先见之明表示恭维时,吴健彰还十分不屑的说道:“这算什么?当年老夫追随文忠公时,连仗都已经打起来了,老夫还不是照样说服了除英国外的各国洋船继续向我们大清的广州海关交税?”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以前怎么没听爷爷你说过?”

    吴超越既是糊涂又是好奇的向吴健彰问道:“还有,文忠公是谁?”

    让吴超越失望的是,吴健彰似乎并不愿意过于提起以前那件事,转移话题道:“过去的事,你不知道就用不着知道了。对了,你给我老实在租界呆着,到租界外收税的事老夫去就行了,要防着翁心存他们派人出城抓人,老夫一个人脱身方便。”

    说罢,吴健彰领了刘丽川和几个住在城外的海关小吏匆匆出了租界,留下吴超越在原地疑惑琢磨,暗道:“文忠公是谁?历史上好象没有这个名字啊?”

    吴健彰也是白担心,又过了一天多时间后,虽然松江府治娄县那边派来了几百绿营兵增援上海,但这些绿营兵到来后却连码头都不敢靠近,直接就住进了上海城,然后就再没出城过一步。而又过了几天,虽然上海城门一直紧闭不开,但是看到洋人军舰一直与清军相安无事,因为害怕战乱而关门闭户的城外居民还是逐渐壮着胆子重新走出家门,或是继续经商营业,或是继续到码头上揽活求生,上海码头也因此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忙景象。

    在此期间,吴健彰也先后两次派人赶赴江宁,向两江总督陆建瀛递交了两道奏折,然而陆建瀛却始终没有任何的答复。对此,吴健彰一度还有些担心宝贝孙子的计划不能成功,吴超越却十分自信的说道:“没答复才正常,这么大的事,朝廷没有态度之前,陆建瀛绝对不敢随便站队,但我可以肯定,陆建瀛一定会替爷爷你转递奏折,不然爷爷你的第二道表功奏折就送不进两江总督府,陆建瀛绝不会收。”

    觉得宝贝孙子的话有道理,吴健彰便也耐下了心来继续等待消息,可是已经习惯了满清官场办事效率的吴健彰有耐心,布尔布隆和阿礼国等人却没有什么耐心,足足等了十天都没有回音后,布尔布隆和阿礼国等一大帮子洋人干脆又找到了吴家祖孙交涉,还一见面就问道:“吴,你们的朝廷为什么效率如此之慢?我们的照会都已经递交了整整十天了,你们的朝廷为什么还不给我们答复?我们的照会,到底有没有递交到你们的皇帝面前?”

    吴健彰和吴超越当然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是尽力劝说安慰,让布尔布隆和阿礼国等人耐心等候,但布尔布隆和阿礼国却还是不依,又说道:“吴,你们能不能想办法让你们的朝廷快点处理我们的照会要求?我们可以等,但我们的舰队可不能等,尤其是那些武装商船,他们每等一天都要付出经济损失,再这么等下去,他们的损失谁来承担?”

    “九成九又是野猪皮家拿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来承担。”吴超越心里嘀咕,嘴上却不敢说出来,只能是摊手说道:“各位尊敬的公使领事先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们也知道,清国的交通和通讯都十分落后,没有铁路更没有电报,传递消息全靠驿站,所以我们朝廷的答复肯定会非常慢。还有,说不定我们的朝廷都还不知道上海的发生的事,所以你们必须得继续再耐心等待一段时间。”

    吴超越这话既是推托,也是陈述事实,但一帮子洋人却不干了,全都操着各种各样的语言抗议抱怨,其中一个脸很大的白人声音最大,用英语吼叫道:“我认为不必再等了,直接开炮!用大炮让清国朝廷立即给我们答复!”

    还别说,这个脸大白人的吼叫还真引起了不少共鸣,马上就有好几个领事赞同附和,西班牙领事劳瑞欧抱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态度还出起了馊主意,建议道:“说得对,是应该开炮,象四年前的青浦教案一样,把我们的联合舰队直接开到江宁城下,炮轰江宁城,逼清国朝廷立即给我们答复!”

    那脸大白人一听叫好,还马上要求其他国家的领事同意这么做,良心还没被狗吃光的吴超越则被吓得魂飞魄散,心说南京在历史上已经够惨了,真要是来这么一下,那我将来还有什么脸去炎黄老祖?所以吴超越也赶紧冲那脸大白人连连拱手,说道:“这位先生,请你冷静,请你听我一言。对了,请问你的姓名,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马修·培里!美国准将!”那脸大白人傲然回答。(熟悉鬼子历史的朋友应该知道这家伙是什么货色。)

    “原来是培里将军。”吴超越赶紧又拱手,说道:“培里将军,你请冷静,你还是太不熟悉我们清国的朝廷制度了,四年前青浦那件事是地方民政,归两江官府管理,所以英国的军舰开到江宁城下,马上就得到了答复。但你们这次要求建厂、通商和自由进出港口城市,只有我们清国的朝廷才能决定如何答复,所以你们就算把联合舰队开到江宁城下,两江官府也没有办法和权力给你们任何的答复。”

    说罢,吴超越又赶紧把满清朝廷的大概制度对培里说了一下,好不容易才让培里明白把军舰开到南京城下也没用的道理。然而吴超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培里虽然接受了自己的解释,但是再稍一考虑后,培里竟然又提议道:“各位先生,既然我们把军舰开到江宁没用,那我们直接把联合舰队开到清国的京城附近,直接向清国的朝廷施压如何?”

    “不会吧?这不是八国联军提前成立么?”

    吴超越一听更是叫苦,刚想继续反对时,唯恐天下不乱的西班牙搅屎棍劳瑞欧却已经抢先开口叫好,“好办法!我赞同!我记得当年鸦片战争时,英国的军舰就是直接开到了清国的天津大沽口开炮,才成功逼迫了清国朝廷与英国代表展开谈判,那里距离清国的京城又只有不到两百公里,和清国朝廷联络十分方便,在那里向清国朝廷施加压力,最直接也最方便!”

    劳瑞欧这么怂恿当然是因为联合舰队中只有一条西班牙武装商船,联合舰队开到大沽口就算真和满清朝廷翻脸开战,也有英美法三国的军舰顶在前面,输了损失不大,赢了利益均沾。而布尔布隆和阿礼国等人虽然非常清楚劳瑞欧的用心,但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如果临阵退缩也就没办法向国内交代,所以布尔布隆和阿礼国等人不但没有指出劳瑞欧的险恶用心,相反还认真讨论起了直接把联合舰队开到大沽口直接向清廷施压的可行性,本国船只还从没去过中国北方的布尔布隆和祁理蕴等人还乘机打起了借助英国军舰帮助熟悉北方航线的注意,也因此十分倾向于把联合舰队直接开到大沽口的计划。

    西方各国的公使和领事倒是讨论得热火朝天,吴健彰和吴超越祖孙却是旁边听得瘦脸双双苍白了,盘算了一下后,吴健彰还颤抖着低声对吴超越说道:“孙儿,如果情况不对,你就给我马上往香港跑,用不着管我,你先跑出去要紧!还有,这事没完以前,你不准离开租界一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