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十六章(上) 各有打算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还是进了租界里,吴家祖孙才在铁匠的帮助下弄开了身上的镣铐重获自由,然后又在马丁神父的邀请下,吴家祖孙住进了美国领事馆旁边的小教堂——本来吴超越倒是想和现在的世界霸主英国人多腻歪腻歪,无奈吴健彰和美国领事祁理蕴的交情极好(历史上吴健彰被小刀会起义军抓获时,就是美国领事派人救出的吴健彰),抢先开了口愿意和祁理蕴做邻居,做孙子的吴超越当然不敢违背。

    不过都一样,有那么多军舰和武装商船停泊在租界旁边,借翁家父子和袁祖悳等人一万个胆子也敢派人来租界抓吴家祖孙,所以安全绝对可以保证无虞,吴家祖孙住得倒是十分放心。

    让吴健彰和吴超越不放心的是他们在城里的家人,还有吴超越的便宜老爸吴晓屏和其他家人——满清朝廷是没有胆量进租界抓人,但是想抓正在香山老家的吴晓屏却是轻而易举。所以稍微安顿下来后,吴健彰第一件事就是给儿子吴晓屏写信,让吴超越的便宜老爸吴晓屏带着香山老家的家人赶紧往澳门逃命,如果情况不对还可以取道澳门逃到更加安全的香港。旁边的吴超越也赶紧提醒道:“爷爷,别忘了让我爹转移家产,土地宅院暂时不用管,先把银子珠宝转移了再说。”

    “这点老夫还用你教?”吴健彰白了孙子一眼,得意说道:“老夫的银子只有三成存进了晋商徽商开的钱庄,七成是存在洋人的银行里!还是分成几笔分别存进香港、澳门和上海租界这些洋人的银行,就算咱们的家真被朝廷给抄了,你小兔崽子也用不着担心挨饿去讨饭。”

    “狡兔三窟,还是爷爷高明。”确实怕挨饿的吴超越松了口气,赶紧奉承了买办爷爷一句,然后又说道:“爷爷,要不顺便对我爸说一声,叫他先在檀香山买一块农场,如果朝廷实在容不下我们,我们就干脆往美国跑去当美国人算了。”

    吴健彰的毛笔停顿了一下,稍做盘算后才叹了口气,说道:“不急,慢慢来吧,先让你爹到了香港我们再看情况商量。”

    “爷爷,你不想出国当华侨?”吴超越看出吴健彰的心思。

    “故土难离。”吴健彰叹气说道:“爷爷我都六十几岁的人了,还能有几天活头?这个时候出国,出去就肯定回不来了,死在了外面,爷爷我还怎么叶落归根?难道要我永远在海外当一个孤魂野鬼?”

    做为一个穿越者,吴超越当然不在乎死了是埋回故乡还是被烧成骨灰,但毕竟是生在中国长在中国,吴超越还是很明白吴健彰这种希望叶落归根的老辈人心思,同情之下,吴超越便也不再催促买办爷爷赶快在海外买地安家,心里还也暗叹道:“慢慢再说吧,反正只要保住家产,想在外国买庄园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娘的,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在这个时代出国,去了也是当末等公民啊。”

    也是凑巧,吴健彰刚把信写完,老吴家的头号打手刘丽川就带着一些双刀会的打手找上门来,吴家祖孙大喜,一见面就赶紧向刘丽川问起城内和自己家里的情况,刘丽川则很是无奈的回答道:“爽叔,不好意思,洋人军舰开进黄浦江的时候,我正好在城外组织人手准备保护你们进京,后来城门关了以后,就再没打开过,所以你家里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吴健彰一听大失所望了,担心城里的爱妾家人可是又无可奈何,也只能是赶紧要刘丽川马上安排最可靠的人手,连夜返回广东香山去给儿子送信,刘丽川一口答应,并且立即做好了妥善安排。而可靠信使派出去了以后,刘丽川则又问道:“爽叔,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只能是暂时在租界里躲一躲,看看风头再说了。”吴健彰闷闷不乐的说道:“洋人已经逼着翁心存收下了外交照会,如果那些照会送进了朝廷里,老夫的事或许还有转机,不敢奢望官复原职,起码平反无罪大有希望。如果实在不行,再做其他打算不迟。”

    “那双刀会的弟兄们怎么办?”刘丽川又问道:“虽然双刀会的弟兄大部分是在城外,不用担心被官府抓,但他们要吃饭啊?还有那些靠码头吃饭的工人,打起仗来没了生意,他们吃什么?”

    吴健彰皱眉,不知该如何回答,旁边的吴超越则接过话头,安慰道:“源叔,不用担心,洋人最重商业利益,他们把军舰开进黄浦江只是为了向朝廷施加压力和保护租界安全,不会切断贸易往来,损害他们自己的商业利益,所以洋人的商船照样还会开进黄浦江装货卸货,你不用担心没饭吃。”

    “真的?”

    刘丽川将信将疑的问,吴超越点头,也确实有这个自信——因为吴超越清楚记得历史上那怕是小刀会起义军都已经拿下上海城了,上海的进出口贸易就一直没断过。

    然而不等吴超越解释,另一边的吴健彰却接过话来,说道:“阿源,超越说得没错,洋人不会干等着朝廷答复不做生意,明天码头上肯定还会有洋船来装货卸货,你只管带着工人来照常开工就是了。”

    见吴健彰都已经这么说了,对吴健彰十分信任的刘丽川再不怀疑,马上就点头答应。谁知吴健彰却又说道:“对了,你顺便通知一下那些住在城外的海关差役,让他们明天继续到码头上工。”

    “通知他们干什么?”

    刘丽川疑惑问,吴超越也有些不解,结果吴健彰的回答却让刘丽川和吴超越差点没晕过去,“当然是继续征收关税,洋人不会切断与我大清的贸易,他们的商船也会继续在上海码头上装货卸货,老夫当然要继续替朝廷向他们征收关税。”

    “爽叔,你还要对洋人征税?”刘丽川傻眼问道:“洋人今天才把炮船开进黄浦江救了你和超越,你还要向他们征税,洋人能答应?万一洋人发火,把你赶出租界怎么办?”

    吴超越也颇为担心的这么提醒吴健彰,然而吴健彰在上面却是既有信心又有经验,说道:“应该不会,这事老夫有经验,当年青浦教案洋人的军舰已经开到了江宁城下,随时准备炮轰江宁城,除了英国商船,其他国家的洋人商船照样还是向我们大清海关交纳关税,而且青浦的事解决了以后,那些英国的商船也乖乖的把拖欠的关税补了。”

    说到这,吴健彰摇了摇头,不愿再去回想当年那件往事,改口说道:“总之洋人在商业方面还算守规矩,做事也还算看得长远,这次他们把军舰开进黄浦江,除了是救我和超越外,更大的目的还是为了建银行建厂,和大清做更大更多的生意,所以老夫相信洋人肯定会继续交纳关税,他们只要交老夫就替朝廷收,他们实在不肯交我们再慢慢商量。”

    刘丽川将信将疑,又好心劝了吴健彰几句不要在这个时候冒险得罪洋人,但吴健彰却坚持要如此行事,刘丽川无奈,也只好乖乖去给吴健彰安排和通知了。旁边的吴超越则保持沉默,还是到了刘丽川离开后,吴超越才小心翼翼的问道:“爷爷,难道你还想争取官复原职?”

    看了宝贝孙子一眼,吴健彰叹了口气,然后才说道:“想不到你还能看出爷爷的这个心思。不错,爷爷是还想继续当海关监督,先不说这个职位油水丰厚,爷爷如果能够保住这个官职,对你的将来也只会有好处。老夫可不想让你这一辈子都只当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土财主。”

    吴超越沉默,虽然吴超越对于给满清八旗当奴才毫无兴趣,但还是无比感动于买办爷爷对自己的舐犊情深,又想起吴健彰当初为了保护自己,在翁心存面前坚持要承担所有罪责,吴超越的心里难免更加动摇。所以又考虑了一下,原本已经打算就此出国去当华侨的吴超越改了主意,向吴健彰说道:“爷爷,如果你真想官复原职,最好的办法除了继续忠于职守外,还有就是赶紧上一道折子弹劾翁心存。”

    “弹劾翁心存?”吴健彰这一惊非同小可,惊讶问道:“你要我弹劾钦差大臣?弹劾他什么罪?”

    “弹劾翁心存滥用钦差职权,无理干涉洋人传教经商和禁止洋人进出上海城,导致洋人军舰开进黄浦江,炮轰吴淞口,使大清面临与西方诸国全面开战的危险。”吴超越指点道:“只要把这口大黑锅扣在翁心存头上,翁心存就死定了,你和我的沉冤就可以得雪,你也有很大希望可以官复原职。”

    “这可能吗?”吴健彰更傻眼了。

    “怎么不可能?”吴超越反问,又说道:“爷爷,你怎么想想?现在朝廷正在全力围剿太平军,那里还有再和洋人开战的胆量?现在洋人又递交了威胁开战的照会,朝廷为了安抚洋人,就肯定得找一个替罪羊背黑锅,爷爷你弹劾翁心存,是给朝廷找到了替罪羊,朝廷那有不赶紧把这口黑锅扣在翁心存头上的道理?翁心存罢官免职,杀头抄家,爷爷你不畏权势弹劾上官,又忠于职守继续为朝廷征收关税,朝廷就是想不给你官复原职也不好意思了。”

    说到这,吴超越微微一笑,又说道:“说不定还有升官的希望,就算朝廷不乐意,但是为了补偿爷爷你受的委屈,还有奖励你的忠于职守,朝廷和皇帝怎么都得考虑一下适当给你一点奖励。”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