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十五章 祸水外引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免得朋友们等,明天记着上票就行了,第二更送到。)

    下面该回过头来看看翁心存父子和袁祖悳这边的情况了,远远看到西方各国的军舰和武装商船在黄浦江上一字排开,打开炮窗推出火炮,把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上海城东门,连火炮都没怎么见过的翁心存和翁同龢父子竟然还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还是旁边稍微吃过见过的袁祖悳最先反应过来,惊叫道:“洋人把洋炮推出来干什么?难道他们要攻打上海城?”

    “洋人要打上海城?”翁心存和翁同龢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翁同龢还愤怒说道:“洋人为什么要打上海城?上海军民百姓何罪之有?他们凭什么要打上海?”

    还是听到洋人军舰上传来的鸣枪警告声,翁家父子和袁祖悳才终于明白洋人这次是来真的,然后袁祖悳象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一个箭步就冲向了下城台阶;翁心存吓得双腿发软,连站都无法站稳;翁同龢则是象杀猪一样的惨叫,“洋人要开炮了!快快快!快关城门!快去叫人来守城,守城!要打仗了!要打仗了!”

    城门没办法马上关上了,因为受惊的百姓已经迅速的挤满了进城甬道,城门兵也早早就抱着脑袋逃向了城里,而再到几个戈什哈把翁心存扶到下城台阶上时,城里也已经是一片大乱,乱糟糟的人群堵住了翁心存父子的逃命道路,还赶都赶不开,驱都驱不散。翁心存父子无奈,也只好是尽量背靠城墙,在台阶上不断的瑟瑟发抖,心里不断祷告上天保佑,千万别让洋人的炮弹打中了自己。

    等了许久都没再听到枪声和炮声,血色才重新回到翁心存和翁同龢的脸上,再听说城门已经被关上后,翁心存和翁同龢这才惊魂稍定,又小心翼翼的重新回到城上查看情况,也亲眼看到了已经重获自由的吴家祖孙被一大群洋人包围的画面。再然后,翁同龢马上又愤怒吼叫道:“卖国贼!汉奸!吴健彰和吴超越祖孙是卖国求荣的汉奸!他们这是在勾结洋人攻打上海城,他们这是在做吴三桂第二!”

    “想不到吴健彰狗贼敢这么做!”翁心存也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夫要参他!参他!请皇上降旨,把他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这时,此前扔下钦差大人抢先逃命的袁祖悳也畏畏缩缩的重新来回到城墙上,看到死对头吴家祖孙被一大群洋人洋兵包围保护,袁祖悳的脸色又变成了苍白色,忙向翁心存说道:“钦差大人,吴健彰祖孙勾结洋人攻打上海,你要向朝廷奏明实情,向朝廷奏明实情啊!”

    先凶狠的瞪了袁祖悳一眼,翁心存这才问道:“上海城里有多少守军?周边有多少军队可以调动?什么时候能赶到上海增援?”

    “这……。”

    对军事一窍不通的袁祖悳傻眼,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还好,旁边的其他人又惊叫说洋人过来了,替袁祖悳解了围,也让翁心存父子赶紧又扭头去看城外,见果然有几个西服革履的洋人在一群西方士兵的簇拥下,正在向着城门这边走来,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则是至今还没弄掉镣铐的吴超越,翁心存父子心中也不由为之大奇,不明白已经被洋人救出囚车的吴超越为什么还要冒险靠近城墙。

    在马丁神父的帮助下,镣铐在身的吴超越花了不少力气才走到淤塞严重的护城河旁边,其他的洋人和西方士兵则在后方数十米外等候,吴超越提高声音,冲着城墙上大喊道:“城上的人听着,去告诉钦差翁心存,就说我有话要对他说,叫他出来答话。”

    城上没人吭声,全都把目光看向躲在箭垛后的翁心存,翁心存犹豫着不肯说话,而吴超越则又大声喊道:“城上的弟兄,烦劳你们去告诉钦差翁大人,就说我吴超越代表我爷爷,来和他说几句话,说清楚洋人为什么要来救我们的原因和道理!他是钦差大臣,奉圣旨来抓我和我爷爷,现在洋人来救我们,他如果不出来和我们把话说明白,知道洋人为什么要救我们的原因,我看他怎么向朝廷交代!怎么向当今万岁交代!”

    翁心存还是不吭声,眼珠子乱转着心里不断盘算,吴超越冒着城上守军开枪放箭的危险等了许久都不见动静,心里也有一些焦急,干脆就破口大骂道:“翁心存,你这个辜恩负职、胆小如鼠的老不羞!现在上海城里的大清官员就数你官最大,品级最高,洋人兵临城下,大炮对准上海城,我主动来告诉你洋人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你连站都不站不敢出来和我说话,还算个卵的朝廷官员?你以为你当缩头乌龟躲着不露面就没事了?将来你回了京城后,皇上问你洋人的军舰为什么要开进黄浦江,我看你怎么回答?!”

    考虑到吴超越的话也有点道理,为了将来回京后对咸丰有个交代,翁心存还是低声向儿子翁同龢吩咐了几句,让他出面和吴超越交涉。翁同龢虽不乐意,但也不敢违背父命,只能是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冲着吴超越大声说道:“姓吴的,你这个卖国求荣的狗汉奸,没资格和我父亲说话,有什么事对我说!”

    “翁同龢!”吴超越回骂道:“你这个道貌岸然、口是心非的伪君子,更没资格和我说话,叫你爹滚出来,有什么事我只对他说!”

    “卑鄙小人,我父亲不见你!”翁同龢大声说道:“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然我也要走了!”

    考虑到把那些外交照会拿给翁同龢也一样,吴超越便也没有坚持直接见到翁心存,只是大声说道:“那好,我也懒得和你这个伪君子废话,你出城来,我把我爷爷写给朝廷的奏章交给你,奏章上把什么都说得很清楚,你和你爹看了就明白了。”

    翁同龢那有胆子出城,马上就断然拒绝道:“不行!我出城的时候,你这个狗汉奸乘机带着洋人冲进来怎么办?”

    “那你用绳子放下一个提篮,我把奏章放在篮子里,你拉上去看!”吴超越主动给翁同龢出了一个好主意。

    觉得主意不错,翁同龢便让人拿来绳子和提篮,拴好提篮放下城,吴超越见了大喜,想赶紧上前去把那些外交照会放进篮子里,无奈身上镣铐没有钥匙无法打开,行动十分不便,好在搀扶吴超越过来的马丁神父既讲义气又有勇气,替吴超越捧了那叠用布包裹着的外交照会冒险上前,把各国公使和领事放进了提篮中,翁同龢不知是计,待守军士兵把提篮给拽上了城墙后,还亲手把那个布包双手呈到了翁心存面前。

    再然后,大概看了一下那些同时用中外文字写成的各国外交照会,翁心存和翁同龢父子就一起傻了眼睛了,然后翁心存连躲都不敢躲了,直接就探出头来冲吴超越质问道:“吴超越,你不是说替你爷爷递交奏章么?怎么送上来的,全是西洋各国公使领事写给我们大清朝廷的书信?”

    “翁大人,我爷爷戴着镣铐暂时还没办法写奏章,他的奏章你得等一两天,现在请你顺便帮个忙。”吴超越笑嘻嘻的大声回答道:“我爷爷的顶带被你拿下了,现在上海城里就是你的官最大,还是钦差大臣,所以西方各国的这些外交照会,就请你转递给朝廷和万岁了。”

    “老夫不递!”翁心存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举着那些照会喊叫道:“把这些洋人的什么照会拿回去,老夫是查案钦差,不是五口通商大臣,这些什么照会不归老夫管!你拿回去,马上拿回去!”

    吴超越傻了才会把这些烫手山药又拿回来,一边回头离开,一边大声说道:“翁大人,用不着客气,就请你辛苦一下,派六百里加急送到京里,交给朝廷和皇上,我就先走了。哦,还有,你放心,洋人的军舰开进黄浦江只是为了准备着保护租界安全,不会真的打上海。但你如果不替洋人把这些外交照会呈递给朝廷,洋人的这些军舰还会做些什么,我就不敢保证了。”

    说罢,戴着镣铐的吴超越压根不理翁心存的一再呼唤,径直扬长而去,而已经得到过吴超越指点的布尔布隆和阿礼国等公使领事则大步上前,或是直接用生硬汉语大声说话,或是让通译代为转达,全都要求翁心存这个钦差大臣替他们向满清朝廷递交照会,并扬言说翁心存如果不肯照办,他们就要把军舰开到江宁城下,开到天津大沽口,直接向两江总督和满清朝廷追问翁心存的故意扣留照会之罪!——这点自然是出自吴超越的指点,不把这口大黑锅硬扣到翁心存和翁同龢的头上,难消吴超越的心头之恨。

    其实严格来说,这一次西方诸国公使领事集体提交的外交照会绝对不算苛刻,除了抗议满清朝廷逮捕吴家祖孙和要求满清朝廷承认吴家祖孙无罪是粗暴干涉满清内政外,但是要求与满清朝廷建立一条畅通快捷的外交联络渠道,还有要求就建立现代化工厂、传教和洋人自由进出港口城市展开谈判,实际上却是十分正常的合理要求,只要处置得好,于满清朝廷不但丝毫无害,相反还可以起到引入外资和西方先进技术的作用,对满清朝廷的利远大于害。

    引入外资发展经济,学习西方先进技术发展生产力,现代人都知道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然而对于愚蠢无知又固步自封的满清朝廷来说,这样的事却无异于是离经叛道和卖国求荣——谁敢提起谁就得脑袋落地!所以拿着吴超越耍赖硬塞过来的各国照会,再听到了西方诸国公使领事的恐吓威逼,双手瑟瑟发抖的翁心存在天旋地转之余,眼前突然一黑,竟然一屁股直接摔坐在了城墙上。

    “父亲,父亲!”

    翁同龢赶紧来搀扶翁心存,翁心存却一把推开了儿子,继而老泪纵横道:“完了!这下该怎么办?这下该这么办?老夫如果真的把洋人的这些什么照会送到朝廷里,皇上还不得大发雷霆,还不得把火气全撒到老夫头上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