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十四章(上) 洋船来袭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清朝廷治下的海关腐败程度和管理之混乱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两百多年甚至都没有制定一个统一的征税标准,百分之四的正税、估值征税和临时决定税率的比例征税三种收税制度并行,到底按那种标准收税完全是看商船向海关官吏行贿多少决定。史料记载,曾经有一艘英国商船进港,海关丈量人员先是从船头量到船尾,一经贿赂,马上就改为从前桅量到后桅,然后本应该收税两千两,但商船的船主再行贿赂后,又马上变成了区区五百两。

    因为如此,朋友们该知道老吴家为什么这么有钱了吧?同样也是因为如此,再加上吴健彰的做帐天才,虽然明知道吴健彰在海关税银上肯定手脚不会干净,但翁心存领着十几个钱粮师爷查了两天两夜的帐,却楞是找不到吴健彰贪污税银的半点蛛丝马迹。同时不管翁心存如何的威逼利诱,海关衙门的其他官吏都死活不肯松口提供吴健彰贪污的证据——这点倒不是吴健彰在海关衙门太得人心,而是油水丰厚的海关衙门实在是太脏了,脏到那怕是一个编外仆役都手脚严重不干净的地步,都怕拔出萝卜带出泥,自然也不敢轻易出卖带着他们发财知道他们所有底细的吴健彰。

    吴健彰的贪污证据找不到,老吴家勾结洋人传教建厂的证据却是一抓一大把,亲眼目睹吴超越在码头上帮洋人传教的目击证人要多少有多少,吴超越怂恿洋人四处告状的证据找不到,但吴超越与英商比利签定合资建厂合同却轻而易举的在吴超越的卧室里找到,中英文一式两份的合同上还有吴超越的亲笔签名,算得上是铁证如山,不容反驳。

    鉴于这两点,翁同龢抓住机会向父亲进言,建议翁心存先派人把吴健彰祖孙押解进京,让海关衙门的官吏知道吴健彰已经死定,不敢心存侥幸,容易各个击破逼迫他们交代吴健彰的贪污罪行。而人品比儿子好得多的翁心存不知宝贝儿子的真正打算,还觉得翁同龢的建议合理有效,便很快就决定安排人手把吴健彰祖孙先行押解进京,彻底粉碎海关衙门其他官吏的侥幸心,然后再慢慢彻查吴健彰的贪腐罪行。

    顺便说一句,翁同龢也还算有点良心,又指出上海本地官员差役未必靠得住,建议翁心存派遣一个戈什哈带队,率领一些松江本地的绿营兵押解吴健彰祖孙进京,把可靠人手尽量留在上海查案。翁心存觉得有理,同样一口答应,却丝毫不知这是宝贝儿子在给他准备替死鬼,准备把押解不力导致犯人被仇家杀害的黑锅推给松江绿营兵。

    经过一天时间的匆忙准备后,在被关了三天多时间后,吴家祖孙终于得以走出肮脏柴房,然而不等吴健彰和吴超越看清楚外面的情景,又马上被强换了两身囚衣,戴了脚镣手链押出海关衙门,架上被绿营兵严密看守的囚车锁好。收到消息前来送别的吴健彰小妾和吴府管家在海关衙门外哭哭啼啼,却连靠近囚车和吴家祖孙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吴健彰也只能是大声喊话,让管家和几个比孙子大不了多少的小老婆好生看家,等候吴超越的父亲吴晓屏从广东赶来主持家事,几个小妾和管家都哭泣着答应。

    再接着,围观的人群中又出现了刘丽川的身影,大声喊道:“爽叔,超越,你们放心,我会带着人跟你们走,送你们去京城。”

    吴健彰含泪点头答应,然而袁祖悳麾下的衙役却马上拿出了水火棍把已经失去了靠山的刘丽川赶走,同时正在现场的袁祖悳也飞快拿定主意,决定让已经和刘丽川翻脸成仇的周立春出手,缠住刘丽川不给他保护吴家祖孙进京的机会。

    这时,翁心存带着他的宝贝儿子翁同龢也走出了海关衙门,还直接走到了吴健彰的面前,仿佛很是抱歉对吴健彰说道:“吴大人,得罪了,圣令在身,本官不得不依旨行事。你们放心,本官已经交代过押解你们的戈什哈,让他在路上一定好生照顾你们,不会让你们在路上受罪。”

    已经吃过亏上过当,不敢再相信这些口蜜腹剑的所谓清流,但吴健彰还是连声道谢,翁同龢则微笑说道:“吴大人不必客气,刑部的周尚书与我家是世交,我会写道书信给他,请他吩咐刑部大牢也好生照顾你们,款待你们。”

    吴健彰这次连声都不敢吭了,双腿还不由自主的有些颤抖,翁同龢十分满意这恐吓效果,又微笑着转目去看大仇人吴超越,然而令翁同龢失望的是,吴超越不但还是没有半点恐惧神色,看向他的目光中还尽是冰冷,翁同龢心中恼怒,暗骂:“王八蛋,祝你死无葬身之地!”

    吴超越这么做当然不是装酷,更不是什么成竹在胸,而是吴超越太清楚翁同龢的伪君子德行,知道求饶低头无用,索性就干脆强硬到底。然而吴超越还是稍微低估了一些翁同龢的阴险性格,尽管押往京城应该走西门出城,先到苏州上船再走运河进京,但为了羞辱吴家祖孙,翁同龢却又向翁心存提议,建议让装载吴家祖孙的囚车走邻近的东门出城,让东门外的外洋码头上那些工人看看学洋教是下场,然后再绕行赶往苏州,以收警醒之效。

    翁心存当然知道这是宝贝儿子想要让吴家祖孙多受一些羞辱,但儿子毕竟是儿子,翁心存还是一口答应了翁同龢的要求,吩咐带队押解吴家祖孙的戈什哈按儿子的建议行事,又在翁同龢和袁祖悳的一再邀请上,登上东门城楼,居高临下欣赏押解吴家祖孙经过码头示众的效果。

    就这样,众目睽睽中,曾经在上海风光不可一世的吴家祖孙就这么被押出城了,戴着沉重的镣铐关在囚车里被押出城了,祖孙俩都是一样的干瘦如柴,年过六旬的吴健彰还须发花白,在镣铐囚车的衬托下一起显得无比的凄厉凄惨,让被挡在路边的几个吴健彰小妾和吴府下人忍不住发出一阵接一阵的痛苦号哭,也让围观的上海百姓议论纷纷,对着吴家祖孙的囚车不断指指点点,叫好者有之,同情也有相当不少。惟有城墙上的翁同龢和袁祖悳是面带笑容,笑得还一样的开心。

    出了东门就是黄浦江的外洋码头,原本吴超越还指望能有几个洋人朋友过来慰问自己,然而令吴超越失望的是,此时此刻的外洋码头上不但看不到半个洋人,还连一艘悬挂外国国旗的洋船都没有,只有众多的码头工人在探头探脑的张望。而让吴超越哭笑不得的是,他又清楚看到,有好几个码头工人竟然还在胸前画着十字,似乎在祈祷上帝保佑指领他们接受西方文化的吴超越。

    路旁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上次差点就被吴超越占到便宜的周秀英扛着鱼具站在路旁,虽然俏丽的脸庞上还是毫无表情,但吴超越却又清楚看到,她的目光已经不再那么冰冷,还带着那么一点同情愧疚。与吴超越的目光相撞后,周秀英抿了抿了樱桃小嘴,突然向吴超越点了点头。

    “她向我点头做什么?”吴超越一度有些糊涂,但马上又醒悟了过来,暗道:“难道她的意思是,我那道血书,她已经顺利替我送到洋神父手里了?”

    想到这点,吴超越赶紧又向四处张望,寻找应该出现的洋人朋友,但依然却还是一无所获,吴超越的心里也忍不住再次大失所望,暗道:“洋鬼子果然靠不住,相信他们会这么卖力的给我帮忙,我还真是天真!”

    “呜————!”

    突然传来的蒸汽汽笛声代替吴家祖孙,吸引了所有周边众人的目光,让吴超越也跟着众人扭头循声看去,却见黄浦江的浓烟滚滚,似乎正有这个时代最为先进的蒸汽风帆混合动力洋船向上海码头驶来,然后不等众人醒悟过来,远处又接二连三的传来汽笛声,更多的浓烟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吴健彰和吴超越祖孙都是识货的人,知道这个时代的蒸汽船主要是洋人军队所用,还很少有商用蒸汽船,来往于上海码头的外洋商船也基本上都是全靠风力的帆船,突然出现这么多蒸汽船还是吴健彰接掌上海海关以来的第一次,也因此都大吃了一惊。而城墙上的翁心存和翁同龢父子却是连蒸汽船都没有见过,听到汽笛声更是双双脸上变色,一起惊叫道:“那是什么声音?为何如此巨大?”

    “钦差大人不必害怕,这是洋人的喷火铁甲船声音。”旁边好歹见过几次蒸汽船的袁祖悳安慰,然后也同样十分奇怪的说道:“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喷火铁甲船开进黄浦江?出什么事了?”

    无数道惊奇的目光注视中,六艘冒着浓烟的明轮蒸汽风帆和十几艘大型帆船先后出现在众人视野中,六艘明轮蒸汽船都是军舰,其中两艘悬挂美国国旗,两艘悬挂法国旗帜,另外两艘则悬挂英国米字旗,余下那十几艘大型帆船则全都是装备着火炮的武装商船,大模大样的在上海东门外的黄浦江水面上一字排开,然后又是一声汽笛鸣响,六条蒸汽船和十几条武装商船一起打开船舷上的炮窗,将上百门火炮推出船舷,黑洞洞的炮口直接对准上海东门。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吴健彰和吴超越祖孙才一起反应过来,一起惨叫道:“快跑啊!不好了!洋人要开炮攻打上海城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