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十二章 特殊信使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血书写好了,但是如何送出去交给马丁和雒魏林等神父却成了一个问题,虽然看守吴家祖孙的差役都是吴健彰的旧部,多少念点旧情,明里暗里对吴家祖孙颇有照顾,但他们不管是给吴家祖孙送饭还是送水,翁心存的戈什哈都警惕的在旁边守着,不让吴家祖孙有丝毫和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其中一个差役因为和吴健彰多说了两句话,还挨了那戈什哈的呵斥,那些差役即便有心想给吴家祖孙帮忙,也因此而有心无力。

    差役指望不上,吴家祖孙就只能指望自家的狗腿子来探望时行事,此外吴超越还认为以自己和洋人的交情,怎么都会有几个洋神父会来探监——最起码马丁和雒魏林等神父应该会来,到时候直接用英语说话还连请人送信的麻烦都省了。然而令吴健彰和吴超越愤怒的是,第二天的上午时分,确实有差役把一些衣服饭菜送进柴房里,说是吴家下人送的,但是吴健彰祖孙要求与家中下人见面,却遭到了翁心存的戈什哈的断然拒绝,“不行!钦差大人有令,为防止串供,在你们的案子审结之前,不许任何外面的人与你们见面!”

    “那我们的家里怎么办?”吴超越愤怒问道:“我和我爷爷都被你们关了,家里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你不让我们和家里人见面,我们交代安顿家里的事?”

    “那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那戈什哈板着脸回答,然后重重关上柴房门,任由吴超越在柴房里再怎么的叫嚷都不理会。

    吴超越知道叫也是白叫,所以发泄了一通怒火就自行闭嘴不再浪费力气,同时吴超越也并没有怎么担心,知道起码还有和洋人朋友见面的机会——翁心存从京城带来这些狗奴才敢阻拦吴府下人,却未必有胆量阻拦洋人。可是让吴超越疑惑和不解的是,也不知道是洋人不讲义气还是已经把自己忘了,从上午一直等到下午,居然楞是没有一个洋朋友来探望自己。

    随着窗外太阳的逐渐偏西,原本还是胸有成竹的吴超越难免有些逐渐焦急起来,怕的就是无法把求援信送出去,可是又彻底的束手无策。然而当吴超越不知第几次趴到了窗户上向外张望时,两个熟悉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了院中,一个是已经和吴超越结下大仇的翁同龢,另外一个却是吴超越此前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人——周秀英!

    周秀英似乎是被翁同龢领进来的,翁同龢开口命令打开柴房门后,此前那个在吴家祖孙面前爱理不理的戈什哈也马上点头哈腰的答应,手脚飞快的立即开门,再接着,差点和吴超越合法滚床单的周秀英也提着一个竹篮子出现在了吴家祖孙的面前。

    看到周秀英突然出现,不要说吴超越了,就是吴健彰都忍不住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惊叫问道:“周姑娘,你怎么会来看我们?”

    周秀英重新恢复了以前对吴超越专用的冰冷神色,也不吭声,只是慢慢的从竹篮里拿出了一盘做好的鱼,还有几个包子,一一放在吴健彰和吴超越的面前,然后才对吴超越说道:“不嫌寒酸的话,吃吧,这件事是我家对不起你们,但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明白告诉你,我事前不知道,我如果知道,肯定会反对我爹这么做!”

    “世妹,你这话什么意思?”吴超越满头雾水的问道。

    周秀英俏脸上的神情冰冷依旧,冷冷说道:“源叔今天早上去找我爹拼命,他们打架的时候我才知道,是我爹从源叔那里骗到了你和洋人合伙建厂的罪证,又把那个罪证送给了袁县令,这件事是我爹做了缺德事,他对不起你,我替他向你赔罪,也明白告诉你,我之前不知道!我虽然讨厌你,但我还不屑做这样的事!”

    吴健彰和吴超越终于恍然大悟了,庆幸不是得力走狗刘丽川出卖自家之余,对周秀英的周立春难免又咬牙切齿起来。而周秀英又说道:“你应该谢谢这位翁公子,如果不是我正好在门前遇到了他,否则我连进都进不来。如果你还有机会出来,要象他一样多做点好事,少仗着有洋鬼子撑腰狐假虎威!”

    “我向他学?中国没有两支北洋水师让他和我一起败!”

    吴超越心中怒吼,愤怒去看翁同龢时,翁同龢则是俊脸上微笑依旧,倚着柴房门框微笑说道:“吴少爷,用不着客气,不管怎么说,这位周姑娘与我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帮个小忙举手之劳,用不着道谢。”

    “你这个伪君子恐怕是想让她亲眼看看,得罪了你是有什么下场吧?”吴超越毫不客气的直接指出翁同龢的真正用意,又说道:“实话告诉你,你的目的算是达到了,而且效果还比你想象的好,因为周姑娘不但是我的朋友,还曾经和我相过亲,只是有缘无份才没有结成伴侣。但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这件事鹿死谁手,还没有最后结果!”

    听到吴超越的话,翁同龢的眼睛顿时更亮了,心中也更得意了,周秀英却是破天荒的在吴超越面前小脸一红,把脸稍微扭开,说道:“都过去的事了,还提起来做什么?我的话说完了,如果没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你们保重。”

    “世妹,等等!”

    好不容易能和外人见面的吴超越赶紧叫住周秀英,已经在转身的周秀英重新回过神来,疑惑吴超越还有什么事时,吴超越却又有些犹豫,迟疑是否应该把求援大事托付给周秀英。但稍一盘算后,吴超越又立即下定了决心,暗道:“天色已经不早,恐怕这是唯一的机会了,不管这个暴躁丫头是否靠得住,我都只能赌一把!”

    拿定了主意,吴超越刚想伸手入怀去拿那道求援信,却又发现翁同龢始终都在目光炯炯的注意着自己,根本找不到机会,同时周秀英也再次催促吴超越有话快说。情急之下,吴超越灵机一动,突然上前一步走近周秀英,神情异常庄重的温和说道:“秀英,有句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了,那天源叔安排你和我相亲,其实我心里是一百个一万个愿意,愿意和你成亲,娶你为妻!”

    听到这话,周秀英的俏脸直接就红到了脖子根,飞快把脸扭开,强作平静的说道:“我说过,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你不要再提了!”

    “世妹!”吴超越也很会作死,明知道周秀英的小辣椒性格,却仍然还是突然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周秀英,飞快说道:“世妹,等我出去后,你嫁给我好吗?”

    如吴超越所料,他突然张臂抱住了周秀英后,遵循非礼勿视的伪君子翁同龢果然下意识的转身,把脸扭开不看这一不雅举动,也是乘着这个机会,吴超越飞快从怀里拿出了那道求援信,更加飞快的塞进了周秀英的衣领里。结果也很自然的,羞得脸颊滚烫的周秀英在奋力推开了吴超越后,二话不说一脚就把吴超越踹了一个五脚朝天,然后一边捂着脸飞奔出去,一边大骂道:“淫贼!我嫁鸡嫁狗都不会嫁给你!”

    “世妹,求你件事!”吴超越赶紧冲着周秀英的背影大喊道:“去码头上找那些洋神父,请他们想办法救我!”

    羞得无地自容的周秀英根本就没搭理吴超越,捂着脸脚步不停的直接冲出了后院,翁同龢则是笑得连肚子都疼了,冲吴超越笑道:“吴少爷,在下真是开眼界了,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求亲的。可惜啊,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你,将来你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也难说了。”

    说罢,翁同龢亲手关上了柴房门,命令戈什哈仔细锁好,吴健彰则在柴房里搀起孙子,低声夸奖宝贝孙子聪明——因为角度和道德问题,吴健彰可是把宝贝孙子的小动作看得清清楚楚的。而夸奖过后,吴健彰又忍不住低笑说道:“小兔崽子,胆子够大,竟然敢把书信塞进那里。老实告诉爷爷,占到人家便宜没有?”

    “没有,衣服太紧了。”吴超越如实回答,还埋怨道:“不知冷热,这么大热的天,把衣服穿那么紧做什么?挨一脚真不划算!”

    …………

    吴超越在柴房里埋怨周秀英把衣服穿得太紧,连竹篮都忘记拿的周秀英却是在想把吴超越千刀万剐了,捂着滚烫的脸颊冲出了海关衙门,好不容易在街边找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喘了许久的粗气,周秀英这才把双手从脸上放下,冲着旁边的墙壁拳打脚踢,不断暗骂,“淫贼!登徒子!你给我等着,等有机会,看我怎么剥你的皮!”

    骂着骂着,之前因为太过害羞而忘记的周秀英这才想起,本应该和她合法滚床单的吴超越似乎向她怀里塞了什么东西,红着脸在内衣里摸了摸,周秀英很快就从怀里摸出了那道用鲜血写成的求援信。看到手帕上那些不认识的洋文,又想起吴超越最后那句话,周秀英也终于明白了吴超越的真正用意——想请她帮忙给洋人送信。

    明白归明白,一想到吴超越刚才对她的轻薄拥抱,怒气未消的周秀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想都不想就把那道血书摔在了地上,暗骂道:“淫贼,占了我便宜,还想让我帮你送信,你做梦!”

    又踢了那血书一脚后,周秀英转身就走,然而走得几步后,周秀英却又突然想起了刚才与吴家祖孙见面的情景,也想起了她与吴超越的种种往事,更想起了吴超越刚才对她那番深情款款的告白……

    “其实,他也不算坏到家,借洋人的威风欺负人,也是那些人先招惹他,平时他从没干过这样的事。他还帮码头上的穷工人多挣钱,还想帮我们青埔的乡亲找事做。还有,这次也是因为我爹……。”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