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十一章 身陷囹圄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还是到了和吴健彰一起被关进海关监税衙门的后院柴房里以后,吴超越才从吴健彰的口中得知,这次奉旨来查办吴家的钦差是工部尚书翁心存。为此,吴超越还无比庆幸的暗暗嘀咕了一句,“幸亏只是叫翁心存,不是叫翁同龢,如果是翁同龢那个王八蛋,那我才叫惨——连李鸿章都被他整得死去活来,更何况我。”

    吴健彰也还没来得及知道宝贝孙子曾经把翁心存父子得罪到死的事,还不断的安慰宝贝孙子道:“孙儿,没事,放心吧,你帮洋人传教和买地,朝廷就算不肯答应非要追究,也绝对不可能治你的死罪。你爹收到了消息后,也肯定会马上到京城上下活动,设法救我们出来,你爹别的本事不行,请客送礼这方面还靠得住,大不了多破几个银子,不会有事的。”

    说罢,吴健彰又在心里自我安慰道:“不会有大罪,一定不会有大罪,就算朝廷真要杀头,我也一定抢着把杀头的罪名扛了,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我唯一的孙子。”

    吴健彰和吴超越很快就彻底绝望了,虽然协助翁心存部下看管他们的海关监督衙门差役都是吴健彰的旧部,多少念点旧情没虐待他们,还悄悄给他们送来了棉被和饮食,然而就在吴健彰祖孙互相安慰着一起吃饭的时候,柴房门却被突然推开,灯笼光芒照耀间,白天才向吴超越磕头赔罪的那个翁心存儿子昂首而入,并十分亲切主动向吴超越打招呼道:“吴少爷,真巧啊,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吴超越不吭声,也终于明白了翁心存故意把自己和买办爷爷关在海关衙门后院的真正原因——很明显就是想给他宝贝儿子报仇出气的机会。而至今还不知道具体情况的吴健彰则疑惑问道:“这位公子,你认识我孙儿?敢问你的高姓大名。”

    “吴大人客气,高姓大名不敢当,在下翁同龢。”翁心存儿子微笑着报出了一个让吴超越彻底傻眼的名字,又笑容更加亲切的说道:“奉旨来上海办案的工部翁尚书,正是家父,因为父亲年老,我又正好有空,就随行侍侯到了他的左右。今天上午时,在下与令孙在码头上有过一次见面,算是有点交情。”

    “原来是翁公子!”吴健彰大惊之余又重新生出希望,慌忙一边请翁同龢落座,一边向翁同龢又是作揖又是鞠躬,迫不及待的恳求道:“翁公子,超越的事,还望你在翁尚书面前多多美言几句,超越他冤枉啊,他就是年轻不懂事,不知轻重结交了几个洋人朋友,根本不知道帮洋人传教和买地会有这么大罪过,还请你在翁尚书面前多多美言,老夫一定厚报,一定厚报。”

    “好说,好说。”翁同龢笑着点头,微笑说道:“吴大人千万不要说什么报答,父亲的家教森严,在下是不会收你任何东西的。但是你可以放心,不说别的,单凭我和你孙子的交情,我也一定会替你和吴少爷在父亲面前多说好话——吴少爷,你说是不是?”

    吴健彰一听大喜了,赶紧向翁同龢千恩万谢之余,又冲始终没有说话的吴超越呵斥道:“超越,你还楞着干什么?还快向翁公子行礼道谢?”

    吴超越没搭买办爷爷的茬,面无表情的只是看着翁同龢,翁同龢微笑以对,一双清秀双目之中,闪烁着的却全是猫玩老鼠的得意光芒。还是到了吴健彰上来硬拉吴超越给翁同龢行礼时,吴超越才开口说道:“爷爷,不必浪费力气了,求他没用,这个伪君子来看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幸灾乐祸和报仇雪恨,求他是白费力气。”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吴健彰彻底傻眼了。

    “我说求他没用,因为我今天早上才逼着他给我磕头赔罪。”

    吴超越很坦然的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对吴健彰说了,吴健彰则是听得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全身颤抖着许久都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然后重重一记耳光抽在吴超越的脸上,咆哮道:“小畜生,你找死啊!连钦差大人的儿子你都敢得罪?还得罪得这么重?”

    吴超越硬挨了一下没吭声,吴健彰则马上又冲着翁同龢双膝跪下,带着哭腔哀求道:“翁公子,下官的孙子得罪了你,求你原谅,下官向你磕头赔罪了,向你磕头赔罪了,超越他才十七岁,什么事都不懂,求你放过他,放他一马,下官就是倾家荡产,也一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翁公子,下官求你了……!”

    不断哀求着,吴健彰向翁同龢连连磕头,模样凄惨到了极点,翁同龢却是丝毫不为所动,还敲起了二郎腿摇晃,脸上尽是得意微笑,阴狠的双眼也始终只看着吴超越,摆明了是要吴超越也跪下来给他磕头求饶,加倍报码头上的一箭之仇。

    如果是换成了别人,那么为了自己的宝贝小命着想,吴超越或许还会低头,但翁同龢却不行,吴超越是太了解翁同龢的心胸有多狭窄和人品有多卑劣了——为了报复李鸿章弹劾他哥哥翁同书的一箭之仇,担任了户部尚书后,翁同龢楞是不给北洋水师拔一两银子的军费,又怂恿光绪逼迫主炮只有一发炮弹的北洋水师出海和日本海军决战,一手导致甲午战争的惨败!所以吴超越非常清楚,自己向翁同龢低头求饶,除了自取其辱外,绝不会收到任何的效果。

    也正因为如此,吴超越一直都没理会吴健彰要求自己跪下的命令,相反还去硬搀吴健彰起身,道:“爷爷,起来,求这个伪君子没用!这种口蜜腹剑的伪君子,就算答应了,也绝不会……。”

    吴超越话还没说完,吴健彰的大耳掴子就又抽在他的脸上,然后吴健彰又红着眼睛咆哮道:“小畜生,事情到这步了,你还敢胡说八道!翁尚书是什么人,名门显宦,朝廷里的清流领袖,他的公子怎么是那种人?”

    “爷爷,你忘了袁祖悳了?”吴超越毫无畏惧的反问道:“袁祖悳不是名门之后?不是什么狗屁的清流正班?当初你心软饶了他,今天他又是怎么报答你的?吃过一次亏,你还想上第二次当?”

    吴健彰呆了一呆,顿时就有些动摇——今天翁心存朗读圣旨时可是说得很清楚,咸丰下旨彻查吴家,正是因为袁祖悳恩将仇报的弹劾举报!乘着吴健彰发愣的机会,吴超越硬搀他坐下,蹲在他的面前,抚摸着他的枯瘦双手安慰道:“爷爷,没事的,我是和这个伪君子结了仇,但朝廷旨意是把我们交部议处,进了刑部,他爹就管不着我们了。也还是这个原因,你再怎么求他爹也没用,他爹是工部尚书不是刑部尚书,同样救不了我们。”

    虽然觉得宝贝孙子的话有点道理,但吴健彰仍然还是痛哭不止,也一直可怜巴巴的看着翁同龢,被吴超越接连叫了好几次伪君子的翁同龢则是脸色无比阴沉,目光阴毒的看着吴超越,吴超越坦然以对,目光炯炯的反看翁同龢,没有一丝半毫的惧色。最后,确认吴超越不可能向自己低头的翁同龢彻底失去耐心,起身说道:“好,吴少爷果然是英雄好汉,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说罢,翁同龢大步出门,临走时还不忘交代守在门前的戈什哈盯紧吴家祖孙,不要给吴家祖孙任何向外界传递消息的机会。而吴健彰则又冲到了门前向翁同龢拼命磕头,不断大声哀求,但翁同龢仍然还是不理不问,径直的扬长而去。

    也是到了柴房里没有了其他人的时候,吴超越才附到吴健彰耳边低声说道:“爷爷,用不着担心,别忘了我们还有洋人这个大靠山。”

    “洋人?”吴健彰哽咽着反问道:“他们会管这件事?”

    “肯定会管。”吴超越低声答道:“朝廷派钦差抓你和我,是因为我们帮洋人传教,还有和洋人合伙建工厂,这两件事都关系到洋人的切身利益,洋人不会不插手。”

    “但这次是皇上派钦差抓我们,洋人还管得了?”吴健彰又担心的问道。

    “爷爷,你以为咸丰就不怕洋人了?”吴超越冷笑说道:“我们只要用老办法,再请洋人到京城里告状,替我们喊冤,朝廷就绝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这……,能行吗?”吴健彰还是无比的担心。

    “一定没问题。”无比清楚满清朝廷内残外忍德行的吴超越自信回答,然后又皱眉说道:“现在我们只有两个问题,一是如何把消息送出去,请洋人给我们帮忙,二是必须要防着翁家父子和袁祖悳这些伪君子在路上对我们下手,不给洋人替我们喊冤的机会。”

    又盘算了片刻,吴超越想出主意,先是拿出自己的手帕放在月光下摊开,然后从柴堆找出一根顶端尖锐的细柴代替钢笔,接着用牙齿咬开自己的胳膊,蘸着鲜血就在手帕上用英语写起了求助信。吴健彰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才赶紧夸奖孙子聪明,吴健彰则低声要求吴健彰守在窗前,防止外人偷看,然后专心写信向马丁、雒魏林和麦都思等外国好友求援,请他们到京城上访喊冤,也请他们分出人手护送自己和吴健彰北上,不给政敌在路上向自己和吴健彰下毒手的机会…………

    …………

    也顺便来看一看翁同龢这边的情况,当翁同龢回到他的父亲翁心存面前时,尽管夜色已深,但翁心存却仍然没有休息,仍然还在翻看着海关衙门的帐本,知县袁祖悳和几个钱粮师爷也守侯在旁边,翁同龢忙上前请安,关心的提醒翁心存赶紧休息,翁心存却摇了摇头,打着呵欠说道:“不急,明天开始就要详细查对上海海关的税银帐目了,先看看总帐熟悉一下,明天查帐时就可以方便许多。”

    “父亲,那有没有发现吴健彰贪污税银的蛛丝马迹?”翁同龢好意提醒道:“那吴健彰府邸豪华,衣食奢侈,仅是让他孙子与洋人合伙建洋厂,一出手就是二十万两纹银之巨,这么巨额的财产,恐怕来源绝不会都是正道。”

    “暂时还没有。”翁心存打着哈欠说道:“大清各大海关三税并行,帐目本来就是以复杂混乱著称,连户部都向来最怕查海关的帐,想要在片刻间查出吴健彰的贪污罪证,不会有那么容易。”

    “翁公子,想靠核对帐目查出吴健彰的贪污罪证,是很不容易。”旁边的袁祖悳也附和道:“就下官所知,那吴健彰本人就是一个做帐高手,总帐由他亲自记载,从不假借人手,又每日都要查对大小帐本,就算有什么漏洞,也肯定早就已经弥补得天衣无缝,难以查寻。不过下官可以断言,那吴健彰在海关任上手脚绝对不会干净,肯定贪墨收受了大把的银子!”

    翁同龢一听大失所望了,心说没证据你再怀疑吴健彰贪污又能有什么用?而翁心存也果然开口呵斥道:“吴大人慎言,我们是大清官员,凡事要讲证据,没有真凭实证就一口咬定同僚贪污,那就是污蔑!”

    袁祖悳唯唯诺诺,连声请罪,翁心存则一挥手,又打了一个呵欠,道:“夜确实太深了,老夫也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同龢,替为父送送袁大人。”

    众人答应,各自行礼告退,翁同龢也按父亲要求送袁祖悳离开,然而走到了无人处后,袁祖悳突然停住脚步,向翁同龢拱手,低声说道:“翁公子,恕下官冒昧提醒你一句,吴健彰祖孙的事,还得防着他们祖孙故技重施,又象上次那样,唆使洋人替他们四处喊冤闹事,逼着钦差大人让步放人。”

    “怕什么?”翁同龢微笑说道:“我父亲不是要你效仿广州,严令禁止洋人进城吗?你只要把这点做到了,还怕什么洋人进城闹事?”

    袁祖悳万分为难,是既没胆量学广州把洋人得罪到死,更不敢得罪带着圣旨来收拾自己死敌的钦差翁心存,再稍一盘算后,袁祖悳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既然钦差大人有令,那下官自当尽力阻止洋人进城闹事。但下官担心,那些洋人就算无法到钦差大人面前闹事,也很可能象上次一样,跑到松江知府衙门和江苏巡抚衙门告状,甚至还有可能到江宁的两江总督府门前闹事。”

    翁同龢笑而不答,心说那是松江知府、江苏巡抚和两江总督头疼的问题,关我翁家鸟事?袁祖悳察言观色,猜出翁同龢心思,便又低声说道:“翁公子,恕下官再斗胆一句,那些洋人说不定还有可能跑到京城闹事,直接到紫禁城门前去替吴健彰祖孙喊冤……。”

    翁同龢的目光一闪,冷冷问道:“吴健彰祖孙和洋人的交情,就有这么亲密,能让洋人不远千里去京城替他们喊冤?”

    “难说。”袁祖悳答道:“吴健彰那个孙子和洋人的交情,翁公子你是亲眼所见,吴家的财力又放在那里,想收买几个洋人到京城去替他们喊冤,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翁同龢沉默了,心里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这么一幅画面——几个洋人手捧状纸跑到午门外跪地喊冤,或者是捧着状纸跪地拦住一两个军机大臣的轿子,状纸再往咸丰面前一送,咸丰一看是洋人闹事告状,龙颜大怒下令彻查……

    那就算翁心存是奉旨行事不担什么责任,那咱们翁公子向吴超越磕头赔罪的笑话也会传遍整个北京城!彻底毁掉咱们翁公子光明远大的仕途前程!

    袁祖悳甚是会揣摩心思,看出翁同龢已经被自己的警告惊醒,便又低声说道:“翁公子也不必过于担心,其实有那么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只要钦差大人下个命令,把吴健彰祖孙关进上海县的大牢里……,下官担保洋人就算想闹事也找不到苦主了。”

    “不行!”翁同龢断然拒绝,道:“我父亲奉旨彻查此事,现在罪名未定,吴健彰祖孙就发生意外,我父亲如何向朝廷交代?”

    “可是翁公子,如果给了洋人替吴健彰祖孙喊冤的机会,这事就难以收拾了。”袁祖悳忙又提醒道。

    翁同龢板着脸不吭声,寻思了许久后,翁同龢才不动声色的说道:“皇上的旨意,是让我父亲在拿下吴健彰祖孙后,继续彻查关税征收情况,并没让我父亲亲自押送吴健彰祖孙回京,这点我会提醒父亲,也会催促父亲尽快派人把吴健彰祖孙先行押往京城。这吴健彰祖孙在进京的路上,如果有什么他们的仇家……。”

    说到这里,翁同龢就没有再说下去,但袁祖悳却已经心领神会,忙向翁同龢行礼道谢,“多谢公子指点,下官明白了,下官一定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绝不会牵扯到任何人的身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