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十章 祸从天降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时代的洋人在时间观念上确实要比中国人强很多,约定了下午五点到吴府拜访,五点才刚到,麦都思就准时来到了吴府门前,还如约带来了他的好友雒魏林神父,吴超越亲自迎出府门,把这两个比较谈得来的英国朋友请到家中热情款待。

    吴健彰还在海关衙门办公,时间又已经不早,吃完饭后肯定也出不了城了,必须要在吴府打扰一夜,所以已经十分熟悉中国人重视家庭观念的雒魏林神父主动提议等吴健彰回来一起用餐,吴超越知道这是雒魏林的一片好意,便笑着一口答应,也乘着这个机会,和热心公益事业的雒魏林和麦都思再次谈起了建立教会学校的事。

    喜欢著书立说的麦都思神父很是支持建立学校,就是在土地方面必须要请吴超越帮忙,吴超越也马上答应购买几亩土地送给麦都思建学,而雒魏林神父也很懂得抓住机会,同样乘机向吴超越提出了一个请求,要吴超越帮助他发展几个女信徒担任修女,帮助他照顾和治疗病人。

    雒魏林神父这个请求虽然是一片好意,但因为知道修女不能结婚,吴超越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花了不少力气向雒魏林神父解释原因,指出就现在的中国情况,想要让重视生育的中国女性担任修女简直就是难如登天,然后又反过来建议雒魏林神父抢在南丁格尔女士之前创立护士制度,招聘女子加以培训,担任护士帮助照顾伤员。

    做为白求恩的老前辈,伟大的雒魏林神父当然十分赞赏吴超越抢先历史两年提出的护士制度,立即表示愿意加以尝试。而吴超越也很大方的慷买办爷爷之慨,答应向贫苦农家购买几名少女,让她们到雒魏林神父创立的中国医馆(仁济医院前身)去担任护士,雒魏林神父大喜,不断向吴超越表示感谢,与吴超越的友谊也再度增进了一层。

    与两个洋人朋友倒是言谈甚欢了,但是一直到了天色微黑,吴超越的买办爷爷吴健彰都还没有回到家里,知道买办爷爷在公事上十分尽职的吴超越还道吴健彰是公务繁忙,便也没有再等下去,直接就命令摆设宴席款待两个洋朋友。然而就在吴府下人摆放菜肴时,狗腿子吴大赛却连滚带爬的冲进了客厅,不及行礼就惨叫道:“孙少爷,不好了,外面来了一队官差,说是来抓你!”

    “官差抓我?”吴超越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惊叫问道:“你搞错没有?是那个衙门的官差,为什么要抓我?”

    “就是海关衙门的官差!”吴大赛擦着汗水说道:“但是带队的没见过,应该不是海关衙门的人。”

    “海关衙门的官差?”吴超越更怀疑自己听错了——买办爷爷的部下怎么可能来抓自己?然而回过神来后,吴超越马上又在心里说道:“糟了!肯定是吴健彰老头出事了,事还肯定不小!”

    果不出吴超越所料,还没等他进一步追问,雒魏林和麦都思两个神父也没来得及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一队差役就已经直接冲了进来,为首的则是一个穿着蓝底黑马褂的戈什哈,手举一面腰牌大声喝道:“奉钦差大人之令,捉拿吴健彰之孙吴超越归案!谁是吴超越?站出来!”

    要换了别人,突然听到这种被钦差下令抓捕的噩耗,基本上都已经吓瘫了,然而后世横行的辫子戏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让吴超越对这种场面已经是习以为常,还很不怎么放在眼里。所以听到了那戈什哈的吆喝后,吴超越也没怎么害怕,很坦然的上前一步,道:“我就是吴超越,我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要抓我?”

    “见到钦差大人,你就什么都明白了。”那戈什哈拒绝回答,又一挥手,大喝道:“拿下!”

    听到那戈什哈的吆喝,他带来的海关衙门差役立即上前,拿出绳子捆绑吴超越,吴超越挣扎,大声问道:“为什么要抓我?你们讲不讲理?就算要抓人,起码也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那戈什哈根本不理会吴超越,一个劲的只是催促抓人,结果也还算好,他带来的差役都是吴健彰的部下,平时没少跟着吴健彰在海关捞油水,不看僧面看佛面,捆绑吴超越时下手很轻,也没有拳打脚踢,吴超越这才少吃了许多苦头。而与此同时,雒魏林和麦都思两个神父也挺身而出,用中文向那戈什哈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抓吴?吴犯了什么罪?”

    洋人的话在大清官吏的面前永远都非常有用,那戈什哈不得不回答道:“两位洋先生,这事与我无关,我只是奉命行事,下令抓他的是钦差大人,至于为什么要抓他,我也不知道。”

    “荒唐!”麦都思愤怒说道:“我们英国的警察抓人,首先得出示逮捕令,你们的钦差有什么权力不给任何理由就任意抓人?我抗议!我要替吴向你们的钦差抗议!”

    那戈什哈无言可对,而吴超越是既明白麦都思和雒魏林的反对改变不了自己将要被捕的命运,也更担心吴健彰的安危,开口问道:“我爷爷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爷爷也已经被钦差大人下令拿下了。”那戈什哈回答,又冷笑说道:“吴少爷,我劝你一句,最好是乖乖的跟我走,不然的话,你爷爷的罪过就肯定更大了。”

    抿了抿嘴,吴超越先点头答应跟那戈什哈走,然后又转向雒魏林和麦都思,用英语说道:“两位神父,我可以向上帝发誓,我绝对没有犯罪。这件事很古怪,我需要你们的帮助,请你们和我走一趟。”

    雒魏林和麦都思都是热心人,立即点头答应,吴超越又交代了管家和吴大赛等人好生看家,这才随着那戈什哈大步出门,两个神父紧紧跟上,那戈什哈也不敢阻拦。最后倒是听到消息赶来的几个吴健彰小妾拦住吴超越,哭哭啼啼的追问原因,吴超越无法回答,也只能是尽量安慰这些比自己年龄大不了多少的小奶奶,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出了自家大门。

    押着吴超越,那戈什哈直接把吴超越带到了位于小东门旁的海关衙门,而此刻的天色虽然已经全黑,但海关衙门内外却是灯火通明,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还有许多上海县衙的衙役在维持治安,再穿过人群上到海关衙门的大堂时,吴超越又一眼看到,自己的买办爷爷吴健彰已经被摘去了顶带,还被按跪在了地上。

    人都是有感情的,虽然明知道不是自己的亲爷爷,但这么长时间的朝夕相处下来,良知还没被狗吃光的吴超越对吴健彰还是有了那么一点亲人的感觉,这会看到他年过花甲还被按跪在地上,吴超越鼻子忍不住一酸,开口叫道:“爷爷。”

    听到吴超越的声音,吴健彰艰难回头,再看到宝贝孙子也是被五花大绑时,吴健彰顿时就吓得魂飞魄散了,赶紧转向高坐在大堂正中的朝廷钦差,拼命磕头惨叫道:“钦差大人,与他无关,那些事情都与他无关!让洋人在码头上向工人传教的是我,派师爷帮洋人买土地建厂的也是我,拿银子和洋人合伙建厂的人还是我,这些事都和我的孙子没有半点关系!请钦差大人明查,请钦差大人千万不要牵连到我的孙子身上!”

    与此同时,吴超越也已经抬头去看堂上情况,此时此刻老吴家的死对头袁祖悳当然正在现场,然后再仔细一看钦差模样时,吴超越的心脏就象是掉进了万丈深渊,马上就彻底绝望了——高坐堂上那个钦差,居然恰好就是今天在码头上见过那个翁姓老者!

    不出所料,听到吴健彰的绝望惨叫,那翁姓老者不但没有半点被吴健彰的舐犊情深所感动,相反还露了一些笑容,冷笑说道:“吴大人爱孙心切,情愿牺牲自己保全爱孙,虽然可敬可佩,但是没办法,本官身负朝廷重托,受皇命彻查此案,固然不能冤枉无辜,但也不能姑息包庇,令孙帮助洋人传播洋教,又和洋人合建洋厂,罪证确凿,不容抵赖,所以没办法,本官不得不下令将他拿下!”

    “钦差大人,我孙子冤枉啊,他真的冤枉啊!”吴健彰惨叫中带上了哭音,“他没做这些事啊,这些事都是下官干的,真的与他无关啊!求你大人大量,放他一马吧!”

    听到这些话,那翁姓老者笑得更开心了,向旁边的袁祖悳一努嘴,袁祖悳会意,马上拿出了一份装订成册的文书,走到吴健彰的面前出示,微笑说道:“吴大人,请看看吧,这是令孙邀请洋人与他合伙建立洋厂的文书,上面不但清楚写着你的孙子出银多少建厂,还承诺由你孙子购买租界以外的土地建厂,铁证如山,你还替他喊什么冤?他又冤什么冤?”

    仔细看了袁祖悳手里的证据,吴健彰彻底瘫软在地了,吴超越也疑惑的上前几步,仔细看清那份文书正是自己印了发给洋行的招标邀请书时,吴超越不由吃了一惊,不明白这东西怎么会到了袁祖悳手里?但这点并不是最关键,吴超越马上喊冤道:“钦差大人,这只是普通的商业合作,并不触犯国法,我何罪之有?”

    “未经朝廷允许,你就和洋人合伙建洋厂,又帮洋人购买租界外的土地,还敢说没罪?”那翁姓老者慢条斯理的说道:“还有,本官不但已经找到了许多目击证人,证明你在上海码头上帮助洋人传教,还亲眼看到你在码头上与洋神父商议传教之事,这难道还不够证明你有罪?”

    “敢问钦差大人,有那条朝廷律典说不许和洋人合伙建厂?”吴超越愤怒说道:“再请问钦差大人,又有那条朝廷法令不许我帮助洋神父传播洋教?还有,谁说我买租界外的土地是给洋人了?那一百多亩地的地契还在我手里,我如果真是帮洋人买的土地,那洋人为什么不把那些地契拿去?”

    “没有朝廷准允,圣上恩准,你擅自这么做,就是有罪!”那翁姓老者冷笑说道:“如果你觉得自己冤枉,没关系,到刑部说去。皇上有旨,本官只要查明这些事属实,就马上把你们吴家祖孙一起拿下,交部议罪,你到刑部大理寺有的是喊冤机会!来人,即刻将犯官吴健彰与吴超越拿下!”

    左右差役答应,立即上前押解吴健彰和吴超越祖孙,然后又问那翁姓老者要把吴健彰祖孙押到何处时,恨老吴家恨得蛋疼的袁祖悳倒是毛遂自荐,要亲自把吴家祖孙押到上海县大牢关押,但是那翁姓老者却有自己的打算,摇头说道:“朝廷有规制,犯罪官员不能与普通犯人关在一起,把他们暂时关在海关衙门的后院里吧,过一两天就押往京城。”

    一心想要报仇雪恨的袁祖悳彻底大失所望了,然而远远看到吴健彰祖孙被押走时,大堂外的雒魏林和麦都思也顿时大闹了起来,不断的用汉语大喊,“我们要上堂,吴是无辜的,他是我们的朋友,我们要为他申辩冤情,让我们上堂!让我们上堂!吴是无辜的!”

    守大门的差役当然不敢用武力驱逐洋人,只能是组成人墙暂时拦住雒魏林和麦都思,同时飞报上堂,那翁姓老者听了勃然大怒,马上转向袁祖悳问道:“袁大人,你这是怎么搞的?为什么让洋人进了上海城?”

    “钦差大人,上海是五口通商之地,允许洋人来往通商,下官不敢阻拦啊?”袁祖悳如实回答道。

    “糊涂!”那翁姓老者一拍桌子,喝道:“先皇和洋夷签订的《南京条约》里,有允许洋人进城这一条吗?你为什么就不能向广州学一学?同样是五口通商之地,广州的百姓联手阻拦洋人进城,洋人还不是照样不敢进城?”

    袁祖悳有些迟疑,广州百姓联手阻拦洋人进城的事袁祖悳也听说过,但袁祖悳又非常清楚,那件事实际上是两广总督徐广缙和广东巡抚叶名琛暗中怂恿广州百姓干的——官卑职微的袁祖悳可没有胆量效仿这两位封疆大吏。而那翁姓老者见了更是不悦,又喝道:“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去驱逐那两个洋人出城?”

    说罢,那翁姓老者又下令差役立即关闭大门,根本不给雒魏林和麦都思替吴家祖孙喊冤申辩的机会。而袁祖悳被那翁姓老者逼迫不过,也只好是赶紧派人去给躲在外面的袁五八传令,让他组织百姓驱逐雒魏林和麦都思出城。

    其实也用不着驱逐,在海关衙门外把嗓子喊哑都叫不开门,雒魏林和麦都思也不肯再白白浪费力气,低声商议了几句,两个神父干脆自行离开,直接从邻近的小东门出城返回租界求援,已经收到袁祖悳命令的袁五八既没胆量驱逐洋人,更巴不得这两个瘟神早点滚蛋,自然也赶紧顺水推舟,暗中命令差役开门,任由两个神父出城。

    再然后,听说两个洋瘟神已经自行滚蛋后,袁祖悳在大喜之余,当然是又马上跑到钦差翁心存的面前请功,而翁心存听闻后虽然也是大喜,却还是不肯满足,又向袁祖悳训斥道:“做得好!继续这么做,最好是效仿广州,坚决不许任何一个洋人进城!万岁最恨这些不懂礼教的洋人,你如果做到了,本官一定替你向圣上表功请赏!记住,本官在上海期间,不希望再看到一个洋人出现在本官面前!”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