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十七章 好心没好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了吴健彰的支持,在开设工厂方面本来并不算怎么热心的吴超越也终于来了兴致,抱着那怕搞失败也可以乘机弄点上海地皮的打算,开始投入精力着手实施此事,也在第二天就带着几个狗腿子直奔租界,与租界的各大洋行联络交涉,虚心求教建立纺织品工厂的各种必需事务,也了解现在这个时代西方各国的纺织业情况。

    尽管英国和法国方面都没有主动向吴健彰提出合作要求,但做为一个穿越者,吴超越当然很清楚在这个时代谁的大腿最粗,所以吴超越还是主动跑到了英国和法国的洋行去交涉请教,并且直接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具体打算和投资规模。

    如吴超越所料,他这么做同样受到了英法洋行的热情欢迎,宝顺洋行的英国老板比利还亲自出面接待了吴超越,并直接的告诉吴超越,道:“亲爱的吴,你主动来与我联系,是一个非常聪明的选择,说到纺织业,我们英国的纺织品畅销全世界的时候,欧洲诸国还连珍妮纺纱机都没有仿造成功。以我看来,你不必再去与其他国家的商人联系了,直接就与我合作吧,我对在中国建立纺织厂也十分感兴趣。”

    吴超越当然知道比利说的是实话,但为了不至于被英国单方面控制,也为了不至于得罪其他主动要求合作的西方列强,吴超越还是婉言谢绝了比利的好意,只是了解比利的设备报价、参数和操作要求,与其他西方国家的设备情况比较选择。

    比较下来的结果让吴超越十分为难,这个时代最先进的蒸汽纺纱机不但价格昂贵,还操作复杂,培养熟练技工比较困难;人力操作的纺纱机虽然在操作方面相对比较简单,价格也便宜许多,但产量小,产品质量较差。而考虑再三后,吴超越咬了咬牙,还是决定了采购蒸汽纺纱机建厂。

    “干!反正是引进设备,要买就买最好的,让国人开开眼界见识一下蒸汽机也是做好事,我就不信这个时代的中国人真的笨到连蒸汽机都不会操作,多花点时间和银子慢慢培养就是了!”

    拿定了这个主意,吴超越立即着手计算和规划建厂规模,而让吴超越喜出望外的是,老朋友马丁神父也不知道是从那里听到消息,主动跑来告诉吴超越,说他在美国时经常与纺织业接触,对纺织厂十分了解,自告奋勇给吴超越帮忙规划。吴超越一听大喜,忙向马丁千恩万谢,也毕恭毕敬的请马丁详细指点。

    有了马丁的帮忙,吴超越确实少走了许多弯路,也很快就弄出了一份相当详细的建厂计划书。然后吴超越毫不迟疑,马上就把计划书印刷多份,分别送到各个洋行,以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和采购整套设备、聘请技工为代价,邀请各国商人竞标合资,说明与自己合作的投资底价为五万两银子,谁愿意投入的资金最多和设备价格最便宜,就与谁合作。

    十五万两白银的投资不是什么小数目,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更是一块大得无法形容的肥肉,再看到了吴超越做出巨大让步的极具诚意合作条件,各大洋行的西方商人当然是象苍蝇闻到血一样的扑了上来,争先恐后的向吴超越递交了合作意向书,也纷纷开出了各种优惠条件,而美国方面最有诚意,不但承诺投资八万五千两银子,还在设备报价方面比任何国家都低——当然,这也和马丁神父知道其他国家的报价有关。

    只有英国方面始终没有反应,不过到了竞标期限的最后一天的下午,英商比利突然笑吟吟的出现在了吴超越的面前,承诺出资八万八千两白银入股,并开出了比美国方面还要低上一成的设备报价。得到过美国领事密令的马丁神父后悔不迭,赶紧又去和美国洋行联系时,时间却已经过了竞标期限,暗暗佩服英国方面情报能力和老谋深算的吴超越也没迟疑,马上就一口答应与英商比利合伙建厂,各国洋行虽然眼红,却也找不出任何理由来指责吴超越,只能是不断打听吴超越什么时候建立钢铁厂和银行。

    英商比利也很有合作诚意,第一次做这种事的吴超越为了谨慎起见,要求比利用他承诺的投资先行采购设备和招聘熟练工人,待工业设备运到上海后再支付不足部分,结果比利不但很快答应,还连保证金都没有向吴超越收取,仅仅只是与吴超越签订了一纸合同——这也是因为英国方面非常清楚老吴家的经济实力,还有知道老吴家没胆量赖这笔帐。

    设备和熟练工人有比利操心,但是在上海买地建厂和招聘工人却必须要吴超越负责,而到了这个时候,吴超越的中国人身份也体现出了特殊优势,购买土地不用象洋人那么麻烦要经过满清朝廷同意,随便派了一个师爷出面,就在上海城北的租界旁边买下了一百二十亩土地,并且当场拿到了地契,还不必麻烦去申请更改耕地用途——这个时代也还没那破规矩,故意买在租界旁边,当然也是因为吴超越知道上海将来那里的地皮增值最快。

    土地顺利买下来后,因为设备暂时还不能到位的缘故,很是忙碌了一段时间的吴超越也重新闲散下来,也这才抽出时间,再次跑到外洋码头上去了解工人的学习圣经情况。

    码头上的事已经不用吴超越操心了,有了上海各大帮会的配合,洋神父们在码头上的传教工作进行得比吴超越想象的还要顺利,码头工人每次登船劳作前背诵一段时间已经成为常态,还出现了一些佩戴十字架的码头工人和帮会打手。吴超越看在眼里,心里也马上又生出了怂恿洋神父建立教会学校的心思——吴超越不介意做一个帮助西方文化侵略中国的小帮凶,但是在做小帮凶的同时,良心还没被狗吃光的吴超越还是想多给同胞争取一点附带的好处。

    注定是缘分,上次吴超越刚生出怂恿洋人建学校的心思,马上就碰上了差点和自己合法滚床单的周立春女儿——吴超越已经知道她的名字叫周秀英。而这一次竟然也是这样,吴超越才刚想去找洋神父谈谈,脚步刚动间,前方的人群中却又出现了周秀英那苗条的背影,刚开始吴超越本来不想找麻烦,可是又注意到周秀英那双修长美腿时,在这方面不是很君子的吴超越难免又有一些心痒,忍不住走到了周秀英的身后,开口打了一个招呼,道:“世妹,你怎么还没回青埔?”

    听到声音的周秀英惊讶回头,可是看清身后的人是吴超越时,周秀英的俏脸上顿时如罩寒霜,还重重的哼了一声。吴超越也不介意,又微笑说道:“别这样,我们的事已经过去了,别老是记在心里。不管怎么样,从源叔那里说,我和你始终是世兄妹,见面打个招呼,不奇怪吧?”

    “招呼打完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周秀英终于开口,表情也依然十分冰冷。

    吴超越最不喜欢周秀英的就是这点,抬腿本来想走,但脚步刚动间,吴超越却又想起了一件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世妹,有件事说在你心里,我打算在城北建个纺织厂,上次你爹不是说青埔那边闲散劳力很多吗?你和你爹说一声,如果他愿意,到时候我可以雇佣他的同乡做工人,待遇不会比在码头装货卸货差。”

    吴超越之所以这么说,主要是因为刘丽川手下的工人光是码头的生意就忙不过来,为了雇佣工人方便,也为了做个顺水人情给自家的得力打手刘丽川。结果让吴超越颇意外的是,周秀英听到了这话后,竟然露出了诧异神色,问道:“纺织厂?你在城北那边买土地,不是想搞什么织布染布的作坊吗?怎么又变成什么纺织厂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开作坊的?”吴超越惊讶问道。

    “我听源叔说的。”周秀英如实回答,道:“源叔前天和我爹一起喝酒,说了你在城北买地建作坊的事。”

    “消息还真灵通。”吴超越笑笑,没有介意刘丽川的大嘴巴,又随口说道:“作坊和纺织厂是一个意思,都是雇工人纺纱织布卖钱,因为这个纺织厂是我和洋人合伙搞的,所以才故意叫作坊,免得被外人知道了麻烦。”

    周秀英似懂非懂的点头,虽不明白为什么叫作坊就可以避免麻烦,但又不想和吴超越过多纠缠,随口说了一句我会告诉爹,然后就主动走开。而吴超越耸耸肩膀后,也就径直去找洋神父商量建学校的事去了。

    吴超越主动要求优先雇佣青埔闲散劳力虽然是一片好意,但吴超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差点和他合法滚床单的周秀英虽然把他的话转告给了周立春,可是周立春反复追问了具体详细后,不但没有考虑接过吴超越主动递来的橄榄枝,相反还马上跑到了县衙,把吴超越和洋人合伙建厂的消息告诉给了老吴家的死对头袁祖悳!结果这么一来,袁祖悳马上就是欣喜若狂了。

    “真的?”袁祖悳难以置信的惊喜追问道:“消息确切不?吴家那个小崽子在城北买土地,不是要搞什么作坊,是要和洋人合伙建洋工厂?”

    “应该不假。”周立春如实答道:“是那个小崽子亲口对我女儿说的,还想让我帮他从青埔雇工人。”

    袁祖悳已经见过周秀英一次,还道之前出了名喜欢眠花宿柳的吴超越是垂涎周秀英的美色,为了讨好周秀英才无意中说漏了嘴,所以袁祖悳也顿时更加欢喜,拍案说道:“好!好!本官这一次终于可以报上次的一箭之仇了!吴阿爽,你死定了!”

    “县尊,你有办法整倒吴阿爽了?”周立春惊喜问道。

    “当然。”袁祖悳得意说道:“立春,托你千金的福啊,这才本官总算是拿到扳倒吴阿爽的铁证了。这条老狗的宝贝孙子,又是在码头上帮洋人传播洋教,引诱工人信洋教信耶稣,又是帮洋人买租界旁边的土地,和洋人合伙建洋布厂,有暗助洋人扩大租界之嫌,本官只要把这些写进折子,参他一条纵容子孙勾结洋人骗买田地之罪,就足够扳倒他了!”

    周立春听了大喜,忙问袁祖悳何时行事,袁祖悳则一边拿起毛笔,一边狞笑说道:“什么时候动手?当然是现在!恩师已经来信催促过我赶紧收集吴阿爽的罪行证据,我现在就写折子送到苏州,恩师肯定会派快马送到京城呈报朝廷,当今圣上和朝廷里的军机中堂没有一个不恨洋人入骨,看到折子,又岂能会善罢甘休?”

    说罢,袁祖悳还真的写了一道折子弹劾吴健彰,把吴健彰纵容孙子勾结传播洋教和骗买土地的罪行夸大百倍,请求满清朝廷严办查处,立即派人用快船送往苏州,呈交江苏巡抚杨文定。然后袁祖悳又命令周立春继续与刘丽川虚与委蛇,假称帮吴超越雇佣工人,乘机收集吴超越与洋人合伙建厂的证据。周立春为了接替鸟党在上海码头称霸发财,也一口答应,并立即依令去与刘丽川联络,却全然不知袁祖悳已经盘算上了他的漂亮女儿,打算在扳倒吴健彰后,强迫周立春把他的漂亮女儿嫁给袁祖悳做第九房小妾。

    复仇的力量无穷无限,仅隔了一天多时间,袁祖悳的奏折就送到了苏州,呈报到了江苏巡抚杨文定面前。而出了名小心眼的杨文定是早从门生那里知道洋人上访的真相,也早就把勾结洋人给他难堪的吴健彰祖孙恨得蛋疼,看到了袁祖悳的奏折后大喜过望之余,杨文定还觉得不够解气,又亲自提笔写了一道奏折,鬼扯什么崇信上帝的太平军细作深入江苏活动,似乎与上海码头上的大批工人学习洋经有关,话里话外尽是怀疑吴健彰祖孙涉嫌暗通太平军的意思,然后把自己的折子连同袁祖悳的奏折一起派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城,呈交军机处!

    “吴健彰,王八蛋!竟然敢怂恿洋人来本官的巡抚驻治苏州城大闹,本官这次不但要你丢官罢职,还要你狗头落地!”杨文定杨巡抚心里这么恶狠狠的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