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九章 谈判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出了大牢后,吴超越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领了马丁等三名美国神父直接出城,再一次来到鱼龙混杂的上海码头,还见到帮会打手模样的人就直接问,“你们是不是百龙会的?如果不是,请告诉我百龙会的人在那里?如果是,请带我去见你们的帮主王国初王大哥,我有话想对他说。”

    吴超越之所以这么问,当然是因为吴超越从没见过王国初,也基本上没和以上海本地人为主的百龙会有过什么接触,但吴超越不认识百龙会的人,百龙会的人却认识他,所以没问几个人,马上就有人警惕的反问道:“吴少爷,你想做什么?我们百龙会的人只是和双刀会有过节,和吴道台可没有什么冲突。”

    “放心,我不是来找你们报仇的。”吴超越微笑说道:“我只是想见见王大哥,和他商量些事,帮忙带我去见一见他吧。”

    敬吴超越买办爷爷的官职身份,又多少有些顾忌吴超越身边的几个洋人,那百龙会的成员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答应去给吴超越带个信,至于王国初是否愿意见吴超越却不敢保证,吴超越点头谢了。然而那百龙会成员离开后,却很快有一个男子主动跑到吴超越面前,神情紧张的低声说道:“吴少爷,你怎么又来码头了?快回去,今天我们的人不敢在码头上露面,如果你有什么危险,没人保护得了你。”

    猜到那人必是刘丽川的部下,吴超越顺口就说道:“我没事,你走吧,暂时躲一会,要不了多久,我保管你们不用象现在这样藏头露尾。”

    那双刀会成员甚是忠心,冒险又劝吴超越赶紧离开码头,但吴超越为了自家的民间势力不再蒙受损失,还是坚持不听,那双刀会成员甚是无奈,又偷看到已经有其他帮会的人注意上了自己,便也不敢耽搁,只能是叮嘱了一句吴超越小心安全,然后赶紧逃回去找刘丽川报信。然而那双刀会的成员这么做还是晚了一点,他前脚刚走,马上就有几个青皮模样的人追了上去,吴超越见情况不妙,忙带了三个美国神父过去拦住那些追兵,用英语叽里呱啦的问了那些青皮一通以作拖延,这才成功掩护了那名忠心部下逃走。

    这时,吴超越想见王国初的消息,也已经被人送到了恰好正在码头上罩场子的王国初面前,尽管身份和社会地位完全不一样,王国初压根用不着理会吴超越这个道台孙子,可一是因为惊讶吴超越有这样的胆量,二是听说吴超越还带得有三个洋人在身边,好奇之下,王国初终于还是点头答应接见。不过在答应之后,王国初却又恶狠狠的向身边人吼道:“精神点!把咱们百龙会的威风拿出来,让姓吴那小瘪三知道,上海码头不是他混的!”

    有了王国初这个吩咐,本就青面獠牙的百龙会打手自然更是张牙舞爪,亮斧子的亮斧子,拔刀子的拔刀子,还拿出了几支私藏的原始手铳,再到吴超越被领到现场时,二三十个打手马上一轰而上,二话不说就把吴超越和马丁神父等人团团包围,凶态毕露的盯着吴超越,全都摆出了一言不和就要动手开打的架势。

    还别说,百龙党这一手还真有点效果,就连马丁和其他两个美国神父都有点被吓住,然而很可惜的是,百龙党这点小场面和电影、电视上经过艺术加工的壮观场面比起来,根本就是不值一提,所以吃过见过的吴超越不但没有露出半点胆怯,相反还冷笑着挑衅道:“早就听说百龙会色厉内荏,从上到下都是出了名的没胆量,今天见了,果然是名不虚传!”

    “小瘪三,你说什么?”好几个百龙会成员都暴跳如雷了。

    “没听清楚?”吴超越冷笑说道:“难道我说错了?我们才四个人,又没带什么武器,你们二三十个人拿刀拿枪的围着我们做什么?怕我们抢先动手?如果真是怕了我们,不是没胆量是什么?”

    周围的百龙会打手全都变脸色了,几个脾气暴躁的还直接举起斧头,旁边马丁神父还算讲义气,赶紧上前一步护住吴超越,同时用英语质问那些打手想做什么?而那几个打手虽然不怕得罪吴超越,但是要砍洋人却不得不考虑一下后果,便都迟疑一下,悄悄扭头去看王国初的反应,王国初则是先犹豫了一下,然后才面无表情的喝道:“让开,让他们过来。”

    众打手依令让路时,吴超越大步上前,直接走到王国初面前,很有礼貌的向王国初拱了拱手,说道:“王帮主,久仰大名。”

    “吴少爷,说话很冲啊。”王国初冷冷说道:“见面就骂我们百龙会是出了名的没胆量,你以为你背后有你爷爷,又有洋人撑腰,我就真不敢砍你了?”

    “王帮主别生气,我不是骂你们,是陈述事实。”吴超越微笑说道:“我两手空空的来拜见你,没带刀没带枪,更没带任何双刀会的人,就带了三个拿着圣经的洋人朋友,你还叫人又堵路又亮家伙,张牙舞爪生怕我直接走到你面前,这能叫有胆量吗?”

    王国初的脸色也变了,哼道:“如果吴少爷你是来替刘阿源宣战,希望和我们百龙会拼个你死我活,那我马上就可以答应你。”

    “当然不是。”吴超越摇头,微笑说道:“恰恰相反,我是来替双刀会当一个和事老,劝你们停战罢手,以后双刀会以后和百龙会井水不犯河水,各做各的买卖,友好相处,互不相反,不知道王帮主能不能给我这点面子。”

    “哈哈哈哈哈!”百龙会成员和王国初一起放声大笑了,王国初还指着吴超越笑道:“就凭你?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我有资格说这话。”吴超越面带微笑,坦然说道:“因为我要送王帮主和百龙会一份重礼,只要王帮主你答应给这个面子,我就把鸟党一半的地盘送给百龙会。,”

    百龙会众人的笑声戛然而止,王国初也被吴超越的话震住,惊讶打量吴超越片刻,王国初才又问道:“你要把一半的鸟党地盘送给我们?”

    “对!”吴超越郑重点头,严肃说道:“昨天晚上,小福建的鸟党对双刀会下毒手,又是杀人又是放火,双刀会的阿源叔和我们吴家是世交,又是因为我才和鸟党结仇,我连累了双刀会。所以这个仇我必须要报,我要小福建的脑袋,还要把鸟党彻底铲除!也还是因为我,你们百龙会前两天吃了不少亏,但你们虽然吃了亏,却没有带头对双刀会下手,这点我很感激,所以我铲除鸟党后,愿意把鸟党一半的地盘送给百龙会,做为给你们的补偿!”

    “你?彻底铲除鸟党?”王国初更加惊讶的再次打量吴超越,问道:“就凭你这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子,也想彻底铲除鸟党?你知不知道鸟党背后的袁祖悳,连你爷爷都对付不了?”

    “我爷爷对付不了袁祖悳,是因为他有官职拖累,不敢用一些过分的办法。但我却不同,我无官无职没有半点拖累,什么事我都敢做。”吴超越微笑着回答,又突然问道:“王帮主,四年前青埔那件关于洋人的事,你应该听说过吧?”

    看了一眼吴超越旁边的三个洋人,王国初多少明白了一些吴超越的意思,便点头说道:“岂止听说过,我们百龙会里有好些人,家里还因为那件事受了连累,被官府逼着拿钱赔了洋人。”

    “王帮主听说过就好。”吴超越点头,又说道:“王叔,我是晚辈,叫你一声王叔,也对你说一句实话,这件事洋人已经答应给我帮忙到底,有他们帮忙,你说我能不能收拾小福建?铲除鸟党?”

    王国初的眼珠子开始乱转了,盘算了片刻才说道:“你的面子,能大到向洋人借兵借军队的地步?”

    “不瞒王叔,洋人还真想借军舰借军队帮我报仇,但我不想当吴三桂,所以我谢绝了。”吴超越说道:“我用了另外一个办法,我请洋人出面找官府告状,逼着官府把小福建抓起来砍头,也逼着官府解散鸟党。王叔你如果不信,现在就可以派人去城里看看,两个洋人已经在袁祖悳的县衙门前闹开了,逼着袁祖悳挥泪斩马谡,自己动手收拾小福建,袁祖悳是小福建的后台老板,别人逼他肯定是逼不动的,但是这洋人逼他——王叔,你说能不能逼得动?”

    “有这事?”王国初瞪大了眼睛,还真的马上派人去城里打听消息,然而没过多少时间,去打听消息的人就已经飞奔回来,还附到了王国初的耳边飞快嘀咕,王国初也逐渐的张大了嘴巴,然后还瞠目结舌的向吴超越问道:“你是怎么求动洋人的?他们居然这么帮你的忙?”

    “我没怎么求他们。”吴超越微笑说道:“用大清的话来说,只不过是投桃报李,我出钱出力帮他们在码头上传教,他们都很感谢我,又听说我在这件事上吃了大亏,所以就马上答应给我帮忙报仇。王叔你没怎么和洋人接触过,肯定不知道洋人其实也很讲义气,会报答帮过他们的人。而且这件事还关系到洋人是否能在码头上继续传教,他们当然更愿意帮忙到底。”

    部下已经证明了确实有两个洋人正在县衙面前闹事,又看到吴超越身边正站着三个金发碧眼的洋鬼子,最后再加上青埔教案的沉痛教训,由不得王国初不慎重考虑一下吴超越的话和承诺。又盘算了片刻后,王国初才说道:“大侄子,你的面子是大,是有洋人在帮你逼袁祖悳收拾小福建,但你考虑过没有,如果洋人逼不动袁祖悳怎么办?或者袁祖悳找几个替死鬼搪塞过去了怎么办?上海的民政大权,可是掌握在他袁祖悳的手里。”

    “王叔放心,我既然敢出了这个手,就有这个把握。”吴超越自信的回答,又说道:“王叔,我知道现在不管我说得再是天花乱坠,你也不会轻易相信。我现在只求你一个承诺,我收拾了小福建和鸟党以后,和双刀会抛弃前嫌,化敌为友,联手平分鸟党留下的地盘,谁也不多抢谁也不吃亏,可以不?”

    眼珠子乱转着盘算了许久,王国初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好,只要你能做到,我就摆酒向刘阿源赔罪,和他重新做朋友。”

    “多谢王叔。”吴超越满意点头,又说道:“不过这事是因为我起的,所以这酒得我来摆,到时候还请王叔千万要给个面子。”

    王国初也甚是爽快,马上就一口答应,吴超越又乘机说道:“那么王叔,小侄今天还想求你一件事,望你千万答应——在这件事定下来之前,麻烦王叔叔你交代手下人一声,不要再急着对双刀会下手,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当然了,如果我没能兑现承诺,没能收拾了小福建和鸟党,那么王叔你不管怎么做都行,小侄拦不了你,更拦不住你。”

    已经与鸟党有私下约定的王国初迟疑盘算,吴超越则又说道:“如果王叔你答应,那做为报答,这件事成了以后,洋人继续在码头上传教,让工人多拿钱学圣经,我可以让你们的人也参与——王叔,多挣十文钱虽然不多,但是让你的人每人多拿十文钱总不是什么坏事吧?”

    “你这么卖力的帮洋人传教干什么?”王国初不上当,还很奇怪的反问道。

    “就象洋人卖力的给我帮忙一样,互相给面子。”吴超越回答得很坦白,又劝道:“王叔,你也该多了解一下西洋了,洋人里是有不少坏人,但也有许多好人,起码我带来码头上的洋神父都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他们传教不过是履行他们的宗教职责,想多拉一些信徒。王叔你管工人的吃喝拉撒,管他们的挣钱抽成,管得了他们信和尚还是信道士么?他们背圣经有活干,洋人传了教,你也乘机在中间抽成,三全齐美的事,你怎么就想不通这点?”

    “倒不是我想不通这点。”王国处说了实话,说道:“我和其他几个帮会的老大,是担心这些洋和尚借着传教的机会,乘机控制了上海码头,把我们吃饭的地盘抢了。不然的话,你阿源叔其实也说过这样的话,答应让我的人也多挣银子。”

    终于轮到吴超越放声大笑了,笑得还非常开心,大笑道:“哈哈哈哈,王叔,看来你还是太不了解洋人了啊,洋人为了抢你地盘才拼命传教,亏你想得出来这样的笑话!上海码头才多大点地方,一天才能收几两银子的保护费,这点小钱洋人也看得上?你知不知道,洋人从南洋拉胡椒来大清卖,只要拿出一斤胡椒挣的钱,就足够支付所有在上海码头上的人工车马费!洋人从大清运茶叶到美国去,半箱茶叶挣的钱,就足够支付一条船的人工车马费!你抽的那点保护费,在他们眼里算得上什么?”

    “那他们为什么一定要传教?”王国初听得更糊涂了。

    “当然还是为了钱。”吴超越说得更坦白,道:“洋人要和我们大清做生意,当然是希望生意做得越大越好,但是大清的人太不了解洋人了,和洋人做买卖都得考虑再考虑,生怕吃亏上当或者受连累,所以洋人的生意才难以扩大。但大清的人只要对洋人的事多有些了解,知道洋人的货其实又好又便宜,也知道能把他们手里的乡土特产卖给洋人能挣到钱,那么洋人的生意进口出口都能挣到大钱,他们能不高兴?他们能不卖力的传教,让大清的人多了解他们,多知道他们的真正情况?”

    “这么做,对王叔你也好处。”吴超越又说道:“王叔你的百龙会是靠上海码头吃饭,洋人的生意好了,来上海的船多了,码头上的工人就会更多,王叔你在码头上可以收的保护费也就更多,洋人好工人好你也好,这么一好都好的事,你怎么就想不明白?”

    仔细想了觉得吴超越的话有道理,王国初也马上喊冤道:“不是我想不明白,是刘阿源前天晚上没说明白,他前天晚上只是说什么要给你面子,要帮你给洋人一个交代,所以我才怀疑他不怀好意。他如果早点说得这么明白,我那会不收他的厚礼,又那会有昨天晚上的事?”

    “这是因为我阿源叔也不懂这个道理。”吴超越苦笑,又说道:“王叔,等这件事了啦,有机会我们一定多谈谈,让我多告诉你一些外国的事,也多告诉一点如何靠洋人多挣钱多发财。上海码头寸土寸金,你居然只想到靠抽成吃饭,简直就是抱着金饭碗要饭,暴殄天物!”

    将信将疑的点头答应,又盘算了片刻,王国初这才说道:“好吧,大侄子,既然你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那我给你一个面子,从现在开始,只要双刀会的人别来主动找我们麻烦,我们百龙党就不会再对他们出手,直到小福建和鸟党的事有了结果再说。”

    以本地人为主的百龙党在上海码头上人数最多,实力也最强,吴超越最担心的就是百龙党和双刀会的关系继续恶劣下去,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所以听了王国初的这个承诺后,吴超越当然是大喜过望,马上就向王国初拱手道谢,又客套了几句便拱手告辞,王国初也没挽留,客气送走吴超越。结果也是到了吴超越等人走远后,旁边人才向王国初问道:“帮主,你真相信这个小瘪三的话?真打算和双刀会和解?”

    “不是我相信,是我不得不相信。”王国初冲着吴超越的背影一努嘴,低声说道:“看到没有,那三个洋人象跟班一样的跟在他后面,象是真的对他言听计从。这洋人如果一定要插手鸟党和双刀会的事,袁祖悳那里未必能扛得住,所以现在最好是观望风色,别急着再出手,不然的话,如果洋人真逼着袁祖悳砍了小福建,那我们就和双刀会结下死仇了。到时候姓吴这个小瘪三又把洋人拉来整我们,我们就更扛不住了。”

    手下连赞老大英明,王国初则又低声吩咐道:“马上传令下去,叫弟兄们别再追杀双刀会的人了,这事洋人已经插了手,咱们惹不起洋人,先看看风色再说。娘的,老子怎么就没几个洋人朋友撑腰当靠山?”

    骂了句脏话,王国初忍不住又开始琢磨吴超越刚才的话,心中暗道:“姓吴的小瘪三说得好象有点道理,帮洋人传教,让我的人多挣钱,多做生意多抽成,还可以乘机和洋人搭上线,拉洋人当靠山,对老子来说只有好处没坏处啊?娘的,有机会的话,是得多和这个小瘪三聊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