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章(下) 家传本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情急之下,那洋神父脱口说的当然都是母语英语,在场除了他自己就只有吴超越一个人能听懂,而袁五八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洋人冲自己叽里呱啦,表情似乎还十分愤怒,心中自然是大为胆怯,忙向吴超越问道:“吴少爷,这个洋人在说什么?”

    吴超越没理会袁五八,只是向那洋神父问道:“尊敬的神父,西方来的圣徒,请问你是那个国家来的?”

    “美利坚合众国。”那洋神父如实回答,又自我介绍道:“我的名字叫做马丁·怀特,很高兴认识你,亲爱的中国朋友。”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尊敬的马丁先生。”吴超越点头微笑,也是自我介绍道:“我的名字叫做超越·吴,是中国上海海关监督健彰·吴的孙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贵国驻上海的领事是祁理蕴先生吧?”

    “YES,YES。”那洋神父马丁十分欢喜,点头说道:“我们国家驻上海的领事,正是祁理蕴先生,我和他还十分熟悉。”

    吴超越再次微笑点头,然后才转向已经听得晕头转向的袁五八,语气不善的说道:“袁班头,抱歉了,看来我不能和去县衙了,我不但不能和你去县衙,还必须请你去租界走一趟,请吧。”

    “为什么?”袁五八大吃一惊,惊叫问道:“我为什么要去租界?”

    “为什么?”吴超越的语气更加不善,“你故意偏袒殴打洋人传教士的罪犯,这位美国来的洋神父十分生气,要请你到租界去走一趟,他要请美国领事祁理蕴先生为他主持公道!”

    “我那有?”袁五八一听就魂飞魄散了,赶紧问道:“我那有偏袒打他的人?我什么时候偏袒了?”

    “你去问问她们吧。”吴超越向那少女一指,冷笑说道:“你问问她们,又问问其他人,刚才她们是不是拿船篙打这位洋神父?我给她们和洋神父解释误会,你反倒要抓我,洋神父十分生气,要你到租界去,当着金能亨领事先生的面解释清楚!不然的话,他就要亲自到衙门里去,亲自向你族叔袁县尊讨还这个公道!”

    在这个时代,满清朝廷里唯一不怎么怕洋人的,大概也只有吴超越的买办爷爷吴健彰了——还只是因为能够正常沟通才不怎么怕。所以听了吴超越的话后,袁五八在大惊失色之余,也只能是赶紧派手下人去调查事情的真正起因,吴超越则又转向了洋神父马丁,很严肃的说道:“尊敬的神父,看来我们要有麻烦了,这位公差怀疑你不是真正的传教士,而是从一个从美国来的骗子,冒充神父传教,所以他不但想抓我,还想连你一起抓。”

    “我是美国长老会的教士,租界的美国人都可以替我做证!”马丁神父一听大怒,还马上亮出了十字架和圣经。

    “可是尊敬的神父先生,他根本不相信。”吴超越无奈的耸耸肩膀,又好心好意的建议道:“神父先生,要不这样吧,乘着我在这里能够给你翻译,我们一起把这位公差先生拉到租界去,让他亲眼看看你住的教堂,也请你的美国朋友证明你的身份,让他当面向你道歉。”

    “OK!我十分乐意!”马丁神父一口答应,上来二话不说就拉袁五八,用生硬无比的汉语说道:“你不相信?租界,我们去租界。”

    被满身金毛的马丁神父这么一拉,袁五八的三魂顿时就飞走了六魄,一边挣扎一边冲吴超越说道:“吴少爷,这位洋先生要做什么?他为什么要拉我?”

    “当然是请你去租界走一趟。”吴超越无奈的一摊手,然后同样上前,帮着马丁神父拉住袁五八的另一只胳膊,说道:“袁班头,真的没办法了,你还是陪这位洋神父到租界走一趟吧。没关系的,反正事不大,赶紧派个人回去给你族叔袁县尊报个信,请他也亲自租界走一趟,去替你解释一下就行了。”

    “我不去!”袁五八脸都白了,惨叫道:“我不去租界!族叔知道我惹了洋人,还要他到租界去救我,他不把我皮剥了才怪!吴少爷,我求你了,快给这位洋神父说说,我不去租界,我不去租界!”

    “砰”一声响,吴超越突然一耳光抽到了袁五八的肥脸上,把袁五八抽得满脸开花,肥脸冒油,然后吴超越又指着袁五八,用英语吼道:“你说什么?天主教的神父都是骗子?罗马教皇更是骗子?混蛋!你竟敢侮辱神圣的主,侮辱这位美国来的圣徒?马上给我走,到租界去,我要让亲眼让你看看,这位马丁先生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上帝的仆人?!”

    挨了吴超越这么一耳光,又看到吴超越怒气冲冲的对自己吼叫一些听不懂的鸟语,袁五八晕头转向之余,心里更是慌张畏惧,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而在场唯一能听懂吴超越语言的马丁神父却是心中更加恼怒,一边用右手在胸前画着十字,一边对吴超越说道:“亲爱的中国朋友,你不必用武力动粗,我们还是把他带到租界去,让他亲眼看看我借住的教堂,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OK。”吴超越点头,又说道:“马丁神父,这位公差既然这么不相信你,不相信主,我们就只能硬拉他去租界走一趟了。”

    说罢,吴超越又去强拉袁五八,那边马丁神父也是揪着袁五八的另一只胳膊,嘴里叽里呱啦的只是要袁五八到他借住的教堂亲眼看看,旁边的上海县衙役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上来阻拦——全都怕那个说话根本听不懂的洋神父。袁五八则是吓得几乎哭出来,嘴里不断冲吴超越说道:“吴少爷,你饶了我吧,小的有眼无珠,以前对你多有得罪,小的该死,小的该打,你大人大量,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这时,已经有问明情况的衙役上来,飞快向袁五八说明了事实经过,证实那少女等人之前确实有围攻洋神父的举动,袁五八听了更是叫苦,惨叫道:“吴少爷,你刚才早说你是救洋人嘛,早说的话,借小的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请你去县衙啊。吴少爷,我求你了,求你了,快请这位洋神父放了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少废话!”为了给身体的前任主人报仇,吴超越半点都不肯融情,拉着袁五八吼叫道:“今天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跟我走!到租界去!”

    接下来,连吴超越都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袁五八在奋力挣扎间,竟然扑通一声冲吴超越双膝跪下,带着哭腔说道:“吴少爷,小的求你了,请快替我向洋人求求情,我真的不能去租界啊!上次青埔教案,青埔人也就是打伤了两个洋神父,洋人的军舰直接开到江宁城下,青埔县令周大人的顶子都被摘了,我如果和你去租界,我族叔的顶子也完了,我不能连累他啊!小的以前是得罪过你,我给你赔罪,我给你磕头,你就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哭喊着,袁五八向吴超越连连磕头,痛哭流涕的只是拼命求饶,吴超越心中大快时,那边马丁神父却疑惑的问道:“亲爱的中国朋友,出什么事了?这位公差先生怎么向你跪下,还哭得这么伤心?”

    吴超越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先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见旁边的人纷纷冲着袁五八指指点点,又看到袁五八哭得这么伤心害怕,心里的怨气大消,然后才用英语对马丁神父说道:“尊敬的神父先生,刚才这位公差先生的部下,已经问清楚了你的身份,知道了你是真正的传教士,虔诚的主的信徒,心中惭愧,所以才跪下祈求我们的原谅,你愿意原谅他吗?”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实情,又已经悔罪,我当然可以原谅他。”马丁神父很大度的说道。

    吴超越点点头,又稍一盘算,这才向袁五八说道:“袁班头,我刚才已经替你向神父先生求情了,神父先生答应原谅你,但是有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你赔偿十两银子,第二个条件是你必须跪着亲吻他的十字架和他的圣经,你可答应?”

    “我答应,我答应。”

    袁五八点头如鸡啄米,还赶紧拿出了十两银子,双手捧到吴超越的面前,吴超越一把抢过银子,然后才转向那马丁神父说道:“尊敬的神父先生,这位公差先生为了感激你的宽恕,希望能够亲吻你的十字架和圣经,不知道你可愿意接受?”

    “OK!OK!”马丁神父一听乐了,立即解下自己佩带的十字架,举到袁五八的面前,袁五八也不含糊,马上就当着数千百姓,虔诚亲吻了十字架,又更加虔诚的亲吻了圣经。

    “可怜的羔羊,主会宽恕你的。”马丁神父画着十字架如示说。

    “再有下次,洋先生会带着洋人军队去县衙找你族叔算帐!”吴超越是如此翻译。

    袁五八拼命点头道谢的时候,吴超越又转向了那名已经目瞪口呆的美貌少女,先笑了笑,然后顺手把从袁五八那里敲诈来的银子递给了那少女,说道:“小姑娘,刚才是我说漏了嘴,是我不对,这十两银子算我赔你的,我们的事,算了吧。”

    那少女不肯接银子,凝视了吴超越半晌,突然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吴超越无奈的耸耸肩,心说果然是个小辣椒,这样的女人再漂亮也最好是少惹为妙。然后为了不让袁五八醒悟过来找麻烦,更为了回家后不挨戒尺,吴超越又对那马丁神父说道:“尊敬的神父先生,我家就住在上海城里,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到我的家里做客?我的祖父也会说英语,和我们沟通,你一定会非常愉快。”

    “太好了,我非常乐意。”那马丁神父大喜,立即一口答应,吴超越听了也非常高兴——有马丁神父这么一个外人还是洋人在,吴健彰怎么也不会再拿戒尺招呼了,于是吴超越亲自上前给马丁神父带路,以吴大赛为首的几个狗腿子也乘机摆脱上海县衙役的纠缠,簇拥着吴超越和马丁神父大摇大摆的进城,上海县的衙役则别说阻拦了,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吴超越等人离去。

    也是到了吴超越一行人走远后,袁五八才在手下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先是擦了一把肥脸上的汗水鼻涕和泪水,然后又拍拍胸口,道:“娘的,吓死我了,真要去了租界,族叔肯定说什么都不会放过我了。对了,姓吴那小瘪三什么时候能说这么一口流利的洋文的,以前没听说过啊?”

    嘀咕完了,袁五八又重重吐了一口浓痰,骂道:“贼杀的!爷爷是假洋鬼子,孙子更假洋鬼子,还真是家传本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