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章(上) 家传本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跟我走,我养你一辈子,还收你为妾!”

    习惯成自然的玩笑话刚说出口,吴超越马上就后悔了——这个时代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说,结果事实也证明了这句话在这个时代绝对不能乱说。话音未落,旁边看热闹的百姓已经笑成了一片,那少女则是粉脸先红后青,想都不想就一船篙向吴超越砸来,吴超越大惊赶紧躲开,一边把吴大赛拉到自己面前当人肉盾牌,一边慌忙说道:“姑娘,你冷静,是我顺口说错了话,你冷静,有话好说。”

    少女那里肯听,船篙挥舞得虎虎生风,把被迫给吴超越当人肉盾牌的吴大赛打得是鬼哭狼嚎,惨叫不断。好在吴超越这次带出来的下人够多,几个狗腿子马上就冲了上来护住吴超越,其中一个狗腿子还一把按住了那少女的船篙,那少女的渔民同伴虽然也上来帮忙,可是吴超越的狗腿子却装备更好,纷纷拿出腰刀吆喝恐吓,那些渔民才没敢太过冲动。

    乘着这个机会,吴超越赶紧喊道:“好了,都别打了,小姑娘,有话好好说,我这可不是怕你,还是为了你好,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真要打,吃亏的人只会是你!”

    “我还怕你了?”那少女眼睛有些泛红,奋力与吴超越的狗腿子争夺船篙,可惜被她打得脑袋长包的吴大赛也已经帮忙拉住了船篙,那少女力气再大也抢不过两个大男人,双方陷入僵持局面。

    这时,制止骚乱的人终于来了,一队上海县的衙役吆喝着逐开围观的百姓,大步冲进了事发现场,正没办法化解现场局面的吴超越先是一喜,然而再仔细一看带队的衙役班头时,吴超越的眉头顿时就有些微皱了,因为前任吴超越的记忆已经告诉吴超越这个衙役班头的身份姓名,上海县令袁祖悳的心腹亲信兼族侄——袁五八。同时吴超越还非常清楚,不要说自己身体的前任主人与这个袁五八不和,就是自己现在的买办爷爷,在官场上也和袁五八的背后老板袁祖悳是政敌兼对头。

    本来按理来说,仅是正七品知县的袁祖悳就算不讨好身为正四品道台的吴健彰,也不应该和吴健彰闹什么矛盾才对,但是没办法,做为清代著名大诗人兼著名美食家袁枚的孙子,袁祖悳不但是名门官宦之后,还是正经八百的科班出身。而吴健彰却只是一个澳门挑鸡贩子的出身,一泡尿屙出来的万贯家财,靠纳赀捐官才跻身仕途,更是靠着讨好洋人卖国求荣才侥幸补了道台实缺,自命清高的袁祖悳自然是一百个瞧不起吴健彰,一万个不乐意对吴健彰俯首听命。

    除此之外,袁祖悳还有一个特殊身份,是吴健彰顶头上司现任江苏巡抚杨文定的门生,与杨文定以师生相称并且关系十分亲密,有这么一个强硬的靠山撑腰,袁祖悳在吴健彰面前自然更是有恃无恐,不敢说什么事事处处都和吴健彰做对吧,起码阳奉阴违的小动作就从没断过,还效仿吴健彰扶持了一个以福建人为主的鸟党,与吴健彰争夺上海的民间利益,又凭借手握上海民政的权力,时常苛刻打压吴健彰一手扶持起来的双刀会。吴健彰对此经常恨得蛋疼,却苦于无权过问地方政务,更没有袁祖悳那么强硬的靠山,也就始终拿袁祖悳无可奈何。

    必须顺便说一句,捐班出身的吴健彰能够补上道台实缺,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靠山,只不过那个靠山并不是很待见吴健彰,并且自命清高,既不肯收吴健彰的冰敬炭敬和半文礼物,还时常警告吴健彰不得贪污受贿和违法乱纪,并一再扬言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就绝对不会放过吴健彰!说是吴健彰的靠山却根本靠不住,头一年又突然病死蹬腿了,所以吴健彰以前就不敢和袁祖悳拼什么背景靠山,现在自然更不敢比拼这些。

    也正因为如此,上一个吴超越在上海没少受知县衙门的鸟气,与袁五八也是早就结下不少仇怨的,只可惜成天寻花问柳立身不正,每一次都是上一个吴超越吃亏上当,几次挨吴健彰戒尺也是因为这个袁五八害的,现在吴超越才刚刚事实上调戏了民间少女,又偏巧碰上了这么一个冤家对头,完全继承了身体前任主人记忆的吴超越当然是心中叫苦,知道今天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果不其然,看到吴超越出现在闹事现场,又看到正在和渔民殴斗的人全是吴府下人后,袁五八肥得流油的胖脸上果然露出了开心笑容,很是亲热的向吴超越招呼道:“吴少爷,怎么又是你啊?这次又是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又和人抢女人打架了?”

    “没什么,就是和他们有点误会。”吴超越随口回答道。

    “误会?”正在与吴大赛等人抢夺船篙那少女一听急了,忙向袁五八嚷嚷道:“差爷,你要为民女做主啊,这个登徒子仗着他是官员之后,调戏侮辱于我,这里每一个人都是证人,差爷你要主持公道啊!”

    看了那姿色出众的少女一眼,袁五八胖脸上笑得更加开心,知道今天是既可以继续收拾吴超越,又可以乘机讨好漂亮美人了,然后袁五八先是喝住了正在打斗的渔民和吴府下人,接着又径直向那少女询问事情经过,那少女把事情如实说了,袁五八一听更是大喜了,忙向旁边围观的百姓问道:“各位乡亲父老,刚才这位吴少爷出口调戏这位姑娘,你们可曾听到?”

    “听到,我听到了。”吴超越出言轻佻是事实,所以围观的百姓纷纷都说道:“差爷,我们都听到了,刚才这位吴少爷一张口就说要纳这位姑娘为妾,我们可以做证。”

    “很好,很好。”袁五八满意点头,又转向那少女问道:“姑娘,那这位吴少爷对你有没有什么不轨举动?或者有没有说要强抢你?”

    嘴上问着,袁五八还向那少女连使眼色,示意她污蔑吴超越对她动手动脚,或者直接强行抢人,但很可惜,那少女却是一个耿直脾气,马上就摇头说道:“那倒没有,他就是嘴巴脏,没敢对我乱来。”

    “没用的臭娘们!”袁五八在心里暗骂,可又不敢在光天化日下往吴超越头上强扣屎盆子,只能是又转向了吴超越,笑嘻嘻的说道:“吴少爷,不好意思,这么多人做证,卑职真是想帮你也帮不了啦,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是顺口说了一句轻薄话,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犯得着闹多大?”吴超越皱着眉头说道:“再说了,刚才这个姑娘已经打伤了我的家人,可以扯平了吧?”

    “当然不行。”袁五八皮笑肉不笑,说道:“调戏民女可不是什么小事,依大清律是要吃扳子的,所以没办法了,卑职是只能带吴少爷你到衙门里走一趟了。”

    吴超越不是笨蛋,当然看得出来袁五八是故意又想整自己,可是罪证确凿,吴超越就是想反驳袁五八也找不到什么由头,而旁边的吴大赛看情况不妙,赶紧向一个吴府下人低语了几句,叫他赶紧回去给吴健彰报信,可惜袁五八早就在留心着吴超越的几个狗腿子,那吴府下人脚步才刚动,袁五八马上就大喝道:“把打架的人全部拿下!全都带到县衙里去,一个都不许放走!”

    话音刚落,袁五八带来的狗腿子马上拦住了吴超越带来的狗腿子,不给吴府下人向吴健彰求援的机会,然后袁五八又拿出了一根绳子,向吴超越笑嘻嘻的说道:“吴少爷,请吧,看在吴道台的面子上,你自己乖乖跟卑职走,卑职就不捆你了。不然的话……,卑职就只能是公事公办了。”

    “他娘的,一顿戒尺看来是又跑不掉了。”

    吴超越心中叫苦,本想好汉不吃眼前亏主动到县衙受审,不料脚步刚动间,之前得到过吴超越帮助的那个洋神父却挤进了人群,疑惑的用英语向吴超越问道:“亲爱的中国朋友,出什么事了?这些中国的士兵,为什么要抓你?难道是因为我连累了你吗?”

    “就是你连累了我。”吴超越心中苦笑,但心念一转,吴超越却马上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暗骂道:“太阳!现成的大靠山就在这里,我怎么不知道利用?”

    飞快拿定主意,吴超越心中大定,立即用英语向那洋神父说道:“尊敬的神父先生,十分遗憾,就是因为你的事,所以这些中国的公差才要抓我。”

    说这话时,吴超越悄悄观察袁五八的神情反应,结果也不出所料,听到吴超越的流利英语,袁五八的胖脸上尽是迷惑茫然,显然听不懂吴超越和那洋神父到底在说些什么。而那洋神父却一听就急了,马上冲着袁五八说道:“公差先生,你为什么要抓这位好心的中国先生?刚才他完全就是一片好意,你不能乱抓一位好心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