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章 我养你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夜零点还有一更,新人新书新上传,求点求票求收藏。)

    无辜被软禁了好几天时间后,在上一个吴超越心腹随从吴大赛的引领下,吴超越总算是走出家门,来到一八五二年的上海县街道上,可是吴超越却很快就大失所望了。

    相对这个时代的其他县城而言,满清仅有五个对外通商城市之一的上海绝对算得上繁华热闹,然而对于穿越前曾经到过上海的吴超越来说,现在这座上海县城简直和贫民窑没什么区别,街道狭窄肮脏,房屋低矮陈旧,偶有几处象样的宅院也都是官署衙门,街道上来往的百姓也大都穿破破烂烂,吴超越再是如何的睁大眼睛寻找,都找不到传说中东方魔都和十里洋场的半点影子。

    仔细搜寻了前任吴超越留下的记忆,吴超越这才想起这个时代的租界是在上海城外,可是刚打算出城去看看租界时,吴超越却又发现前任吴超越的记忆中清楚显示,现在的上海租界实际上比上海城内更荒芜,除了有一些外国领事馆和一些专门卖进口货的洋行外,连居住的外国人都没有几个。吴超越也不由大为遗憾,知道自己穿越的时间过早,恐怕很难有机会亲眼目睹上海滩的病态繁华景象。

    逛了半天都找不到什么乐子,吴超越难免有一些觉得无聊,旁边的吴大赛等亲随则不断怂恿吴超越再去妓院花船寻欢作乐,可是这个时代还没发明防病的安全用品,吴超越虽然也很喜欢做些保健运动,却实在不敢拿自己的宝贵身体去冒险赌博,所以一个劲只是摇头拒绝。吴大赛等亲随下人也个个心中大奇,纷纷心中暗道:“难道孙少爷掉在水里摔坏了脑袋,转性了?”

    百无聊赖的闲逛着,吴超越一行不知不觉走到了县城的北门附近,远远看到城外的吴凇江码头停满船只,人来人往远比城里更加热闹,吴超越总算是来了点兴趣,信步便出了城门,旁边的吴大赛赶紧提醒道:“孙少爷,花船主要是停在陆家浜那边,这边除了卖鱼运货的,就没几条花船。”

    “闭嘴!”吴超越忍无可忍,骂道:“你脑袋里除了院子花船还能有什么?再罗嗦一句就滚回去!”

    吴大赛吃惊闭嘴,这时,码头那边却传来了一片喧哗声音,隐约听到有人大喊打架了,吴超越这才放过不带自己学好的下人,转目去看声音传来的方向,见码头的一角果然正在有许多百姓聚集,正觉得无聊的吴超越也没犹豫,马上就大步跑了过去凑热闹,吴大赛也赶紧领着几个下人跟上,还十分小心的护住吴超越的左右。

    让吴超越十分意外的是,当他跑到人群外围时,竟然听到人群里传来了英语说话的声音,“No,no,youmisunderstand,Idonotcurseyou,IamtoyoutopreachthegospeloftheLord,tosayeyou。”

    别看吴超越在大学里平均每年挂科三门半以上,因为工作需要的原因,还有父母一直指望吴超越能够出国留学的缘故,吴超越偏偏在英语方面还勉强过得去,很快就把这些英语翻译成了汉语,“不,不,你们误会了,我不是诅咒你们,我是向你们宣扬主的福音,救赎你们。”

    也正因为听得懂英语,吴超越好奇之下难免生出了搀和的心思,在吴大赛等下人帮助强行挤进人群,也一眼看到一个神父打扮的中年白种人被好几个男女渔民包围,那些渔民个手里拿着船篙,愤怒吼叫,那神父则连连摆手,不断用英语说道:“亲爱的中国朋友,你们不要误会,我不是诅咒你们,我只是想对你们传教,对你们传教。”

    “洋鬼子,你叽里呱啦说个球!说人话!”一个年轻的渔民愤怒吼叫道:“你他娘的才有罪,你父母爹娘才有罪,你祖宗十八代都有罪!”

    “侯二,打!”另一个渔民怂恿道:“打完了就跑,看这洋鬼子能拿我们怎么办?”

    那青年渔民显然是个脾气火暴的愣头青,听了同伴怂恿也没迟疑,举起船篙就要往那神父头上招呼,已经隐约猜出原因的吴超越忙大喝道:“住手,不准打!”

    石破天惊一声喊,所有人的目光自然都集中到了吴超越的身上,吴超越则不顾吴大赛的规劝,走进人群用英语对那神父说道:“神父,你不用担心,我会说英语,我替你翻译,和他们解释误会。”

    “万能的上帝啊!感谢你的仁慈!”那神父顿时大喜过望,在胸前画着十字说道:“总算是有人会说英语了,亲爱的中国朋友,请快帮我翻译,他们是误会我了。”

    吴超越微笑着点点头,这才把目光转向那些发怒的渔民,然而仔细看得一眼后,吴超越的一双贼眼却意外定格在了一名渔民打扮的少女身上,至于原因嘛,当然是那名渔家少女虽然衣着朴素,不施脂粉,却生得颇是美貌动人,眼大嘴小五官秀丽,小麦色的皮肤光滑细嫩,身材苗条纤细,一双又长又直的美tui更是诱人无比,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吴超越也都很少见过容貌身材能够超过这个少女的女子。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这方面本来就不算什么好东西的吴超越难得碰上这样的美女,色迷迷的眼睛难免多在那少女身上脸上停留了片刻,那少女察觉到吴超越不怀好意的目光,粉脸上难免多了一些羞恼,向吴超越喝道:“小子,你看什么看?”

    “声音也挺好听。”在心里暗赞了一句,吴超越这才收回贪婪目光,咳嗽了一声故作威严,向那几个渔民喝问道:“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打这位神父?”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问我们?”那被叫做侯二的青年渔民大怒反问。

    “小瘪三,注意你的嘴巴!”吴大赛跳了出来护主,指着吴超越说道:“知道这位吴少爷是什么人不?他爷爷可是正四品的道台老爷,冒犯了他,小心你来得了吴淞江码头,回不了家!”

    还别说,吴大赛的狐假虎威还多少有点用,那侯二听到吴超越是官宦子弟,气焰多少有些收敛,但嘴上却还是十分强硬,道:“当官家的就了不起?这个洋鬼子凭白无故骂我,我不该打他?”

    “他怎么骂你了?”吴超越反问,然后不等那侯二回答,马上又说道:“他是不是说你有罪,说你的家人也有罪?”

    “你怎么知道?”侯二有些吃惊,那少女也满脸惊讶,心说刚才这个登徒子就在旁边?没看到啊?

    “废话,这是洋人传教的习惯,我能不知道?”吴超越呵斥,又说道:“你们真的误会这位神父了,他们信的教认为,全世界每一个人都有罪,只有信他们耶稣,向主祈祷,祈求主的宽恕,然后才可以上天堂。”

    说罢,吴超越又赶紧补充了一句,说道:“他们洋人说的天堂,就是和尚说的极乐世界,到了那里要吃的就有吃的,要穿的就有穿的,不会受穷受苦,只会过好日子。你们可以不相信他说的,但你们要知道他也是一片好意,不是在骂你们。”

    听了吴超越这番粗浅解释,侯二与那少女等人都有些傻眼了,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对答,然而看到吴超越脸上的得意表情后,那对吴超越印象十分不好的少女心里难免有些不爽,便说道:“那他怎么不说自己有罪?为什么不说他的父母也有罪?不恕罪就要进阴曹地府?”

    吴超越一听笑了,马上转向那神父,先用英语大概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然后把情况大概解释了一下,要那神父承认自己也有罪,那神父一听也是笑了,马上就在吴超越的帮助下,用生硬的汉语说道:“女士,你说得对,我也有罪,我的父亲与母亲也有罪,他们如果不是信了主,就上不了天堂。我如果放弃信仰,我也要下地狱。”

    也不知道那神父那来的信心传教,一段简单的汉语说得既生涩又艰难,不少词还是靠吴超越的帮助翻译才现学现卖说出来,结果那少女一听更不乐意了,指责道:“不算,他说的话是你教的,是不是这个意思谁知道?我只问你一句,你有没有罪?”

    “我当然有罪。”时常调戏女同学和女同事的吴超越习惯成自然,马上就嬉皮笑脸的说道:“因为我马上就要向一位美丽的姑娘指出,她也有罪,戳穿她的罪行,所以我也有罪。”

    “你……。”那少女被吴超越的轻浮态度气得粉脸铁青,下意识的举起手中船篙。

    “别生气,你确实也有罪。”吴超越笑得更猥琐,说道:“比方你打鱼吧,鱼也有生命,它们替我们清除水里的害虫,替我们清洁水质,活泼又可爱,可是你为了吃饭穿衣,却把这些可爱的鱼儿捞上船来,卖给别人做成菜,让它们送命,让它们与父母妻儿兄弟姐妹生离死别,你说你造了多少的罪孽?对鱼来说,你是不是也有罪?”

    那少女彻底的哑口无言了,半晌才不服气的反驳道:“可我不打鱼,那我吃什么?谁养我?”

    “我养你啊!”吴超越想都没想,调戏女同学女同事的话直接脱口而出,“跟我走!我养你一辈子!还收你为妾!”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