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七十三章寄魂玉(第二更,求收藏!)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母亲。”望着自己已经故去的亲生母亲,荀易心中涌起说不上来的滋味。

    十一岁那年,父母双亡,再也没有人帮自己遮风挡雨。自己和妹妹相依为命,若非祖父照拂,恐怕族中那些人早把他们兄妹俩整死。

    “已经这么大了吗?”青丝垂肩,云烟袖裳,脸色因为魂灵之体更多几分阴冷铁青色。伸手触摸荀易脸颊,修长白皙的手指穿过荀易的身体,荀易感觉到一阵凉意,不由打个了寒颤。

    赵莹一怔,明白人鬼殊途,已经是亡灵的自己再也不能触及爱子。见荀易打了个哆嗦,赵莹默默退了两步。

    荀易见状,赶紧上前去抓赵莹收回背后的手,结果再度穿透,只感到一阵来自魂体的阴寒。

    “罢了,终究是人鬼殊途。”赵莹不想让自家孩儿受苦,飘然从荀易身边离开。站在不远处,注视着自己儿子的面貌,深深将儿子如今的样貌记下。“这些年身子可好了?看起来比一般同年人要纤细些。好好吃饭,不吃饭,身子怎么会好?”

    荀易嘴唇动了动,最后道:“孩儿知道。”

    “酒醉伤身,小酌即可,但不可因此误事。”

    “……”

    “你因为早年一桩事伤了身子。日后不可逞凶斗狠,退一步海阔天空。当然,如果信之所在,仁义为先。如果为亲友爱人,大丈夫该争的就要争。”

    “……”

    赵莹絮絮叨叨和荀易叮嘱,段晓天默默躲在角落,将时间留给这对阴阳相隔的母子。

    “母亲吗……”段晓天回忆自己的记忆,只可惜在自己这几十年的生涯中,从来没有感觉过母爱。作为弃婴,如果不是被自己现在的养父收养,恐怕早就暴尸荒野了吧?

    “我的母亲是什么样子?”看到赵莹母子,段晓天触景生情。到底自己母亲是当年狠心将自己抛弃,还是有什么不得言之事,无奈之下将自己送出?

    “你九岁那年,看学堂其他孩子穿着母亲亲手缝制的衣服,吵着也要我给你做。不过,你母亲我手艺不好,针线活不如那些女红师傅们。当初给你做了两件,看着不合身,就让雪柔收起。现在看看,你应该能穿了。“

    ”孩儿知道。”荀易五味陈杂,九岁那年,学堂教《游子吟》,盛行穿“慈母衣”。但依照荀易的家世,哪里会让赵莹亲自动手?于是他在家里闹脾气,最终赵莹拗不过他,就跟女红师傅开始学。趁着夜里荀易睡觉的时候量尺寸,给他进行裁剪,挑灯赶制。

    不过那段时间,荀易无意间发觉赵莹手指上时常缠着绷带。后来偷偷跟了一天,再也没说要“慈母衣”之类的东西。从此以后,也没再提一些过分要求。

    只是,赵莹仍然将那两套衣服做好,交给赵雪柔放起来。

    赵莹见荀易神色,笑了笑。手指轻轻触碰墙壁,远处似有一阵机关运转的声音。不多时,鸟鸣声遥遥响起,金色飞鸟如同日轮飞到赵莹和荀易面前。这阵鸟鸣声在秘库回荡,远处鬼头鹫听到这声音,立马吓得带同伴准备离去。

    “走,哪里走?”白衣胜雪,女子婷婷站在地牢门口。

    雪姨似笑非笑看着二人:“就是你们对少爷下手的?”伸出手,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便有两道白芒射中眉心,二人齐齐殒命。

    扫了一眼地牢,雪姨暗道:刚刚那阵啼鸣声貌似是金乌之音?所以才吓到这家伙?不如先去那边看看,回头再来救这些人。

    于是,雪姨化作白光寻找金乌发声之处。

    金色神鸟,形似鸦而三足。荀易脱口而出:“三足金乌?”

    “果然,父亲传授的密咒可以召唤这只三足乌。”赵莹自语,复又对荀易笑道:“刚刚你也听到。你母亲我是古赵后裔,这座古赵秘库本就该我来继承。不过如今只剩下魂灵之体的我算是无望了。你是母亲仅存的儿子,身上同样留着古赵皇族的血。三足乌可以带你前往地宫核心,那里有古赵封存的传承。等你觉醒轩辕血脉后,可以继承这座秘库。”屈指一弹,三足乌飞到荀易肩上,化作一件金色披风。

    妇人怅然:“你母亲终究不是女红的料。如果你实在不喜欢母亲给你做的那两家衣服,就拿这件金乌羽披代替吧。”

    自家儿子本就英俊,再配上这件金乌羽披更显不凡。赵莹想着,又道:“听你外公说,这羽披是古赵某一代先祖取金乌之羽而成,可避百邪。当然,羽披灵力损耗,是没有这个效力了。”见荀易披着羽披,赵莹满意一笑。不求他重兴古赵,只求他这一世平平安安就好。

    说完,女子魂灵逐渐维系不住。就在即将散去时,远处转弯突然跑出一个女子。

    “小姐!”雪姨看到赵莹后又惊又喜,飞快上前去捞魂魄。

    荀易不能触碰母亲的魂魄,但雪姨乃天狐灵修,施展玄术握住赵莹的手。

    “雪柔,没想到归冥之前还能再见你一面。”赵莹一脸复杂,望着昔年对自己报恩的天狐。从小到大,赵雪柔一直跟着自己,即便是出嫁的时候也不离不弃。

    魂力所化的泪珠从玉颜滚落,伸手抚摸赵雪柔的脸:“这些年易儿能够平平安安长这么大,多谢了。“

    雪姨眼圈一红,谁说天狐不动情?只是未到动情之处罢了。

    “抱歉,当初如果我……”如果能够事先早到一步,赵莹和荀源未必会遭难。

    “一切都是天意。”赵莹很洒脱,继续对雪姨道:“不过未来还要麻烦你继续照顾他。”

    “这种事,你自己来!”雪姨施展法力,强行挪移空间。从古赵秘库回到荀家小楼。段晓天愣了下,继续在一旁装背景。

    雪姨匆匆从自己房中拿出灵石等物布置法阵,将寄魂石放在阵眼,想要维系赵莹的魂魄。

    不过这一切都是徒劳,赵莹杀魔修强行以魂体激发古赵机关,如今灵魂中魂力所剩无几。就算雪姨设法帮她恢复魂力,马上便从残破魂体的另一边散去。

    赵莹轻轻道:“我看不到他成家立业的那一天。”女子身形模模糊糊,渐不成人形,飞快说着遗言。“见你如我,你帮他成家立业,娶妻生子,我在九泉之下也可含笑。”

    扭头对荀易说:“你雪姨跟我是至交,日后我若不在,见她如我,不可薄待。”

    “孩儿晓得。”

    看着自己最亲近的两人都在,赵莹微微一笑,:“见过你们二人,总算是可以了却一桩大愿。”一点点化作白光,魂灵飘然向幽冥世界飞去。

    雪姨和荀易呆若木鸡,突然荀易身上的青龙之魂飞出来,出来的时候还在咆哮:“该死!该死!老子最看不惯这种生离死别!”

    张口喷出一道龙气定住赵莹的魂灵。

    “臭小子!这是你娘,用你的心头血点在那块寄魂石上。”青龙一边指点,一边心中懊恼。自己傻傻跑出来干嘛?又不是自己爹娘,不过是凡人生死而已,不应该是常态吗?

    老子就是心软啊!青龙唉声叹气,指点荀易救人。

    荀易一听,伸手按在心口,准备以剑气逼出心头血。

    雪姨脸色大变:“不可!”旁人不知荀易身体情况,她还不清楚吗?荀易连心脏都没有,哪里来的心头血?真要用,也只能用荀昙那片心脏碎片的精血。

    雪姨拦住荀易,看向空中飘荡的青龙。

    青龙直接骂道:“你这狐精傻不傻。他母亲又不是自然死亡,意外死亡的生魂而已。让他用心头血牵引母魂,回头想办法重塑肉身即可复活。”

    “荀易没有心头血,怎么复活?”雪姨心中恼火,但不好跟这条凭空出现的青龙之魂解释。指甲在荀易手腕一划,一道热血喷洒在寄魂石上。

    接着,雪姨身后伸出一条狐尾。轻轻一点,将自己的狐尾截断,强行把狐尾投入寄魂玉。

    “少爷心头血没什么效力,还是妾身来吧。”

    见天狐断尾,青龙之魂愣了下,嘴里嘀咕着:“这也行,天狐之尾蕴含五百年道行,比这小子的心头血,的确效果强多了。倒也没浪费我那道真龙精气。”

    “小子,你不是走功德道吗?”青龙对荀易道:“回头等你将功德神通中的起死回生练成,就能复活你娘。”说完,回到荀易身上化作花纹。

    “功德?”荀易默默上前拿起寄魂玉。经过三人一番努力,赵莹残留的魂魄封入寄魂玉。通体血玉,上面有一道龙影缠绕核心魂魄灵光。表面还有一层白雾,这是雪姨花费五百年道行施加的封印。

    “为把母亲复活,我也必须努力积攒功德了。”荀易握着寄魂玉,心中下定决心。

    这时候,屋内上端突然开启另一个空间通道。大白从通道跌落,抱着一块宝石对荀易哭喊。

    “公子救命啊!城隍府邸出事了!”

    荀易心情低落,懒得搭理他。雪姨询问究竟,大白急忙将城隍府邸的情况说了。

    雪姨一听,马上看向自家少爷。

    依照荀易的热心肠,平日里如果出事必然要去帮忙。

    但现在荀易性情低落,又看到荀易一身狼狈的伤口。雪姨委婉道:“此乃天庭之事,我等不过是灵修,不便参与。而且城隍府邸非凡人可以前往,公子人神之体,没有城隍神印在手根本进入不了神城。”

    再说,依照荀易现在的状态,去城隍府邸,那是找死吗?天塌下来,自有高个顶着。

    “救援城隍府邸似乎是一场大功德?”荀易突然回过神。施展“枯木逢春”将手腕的伤口治愈,理了理身上的金乌羽披:“雪姨,麻烦带个路。我听人说,阳世和神域有专门的通道,作为灵修,你应该知道吧?”

    “少爷,你——”

    “母亲复活需要功德神通,所以城隍府这桩功德,我要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