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六十六章清香眠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者不理会荀易表情,自顾自说起这个故事。

    “这位小公子是家中嫡孙,未来这户人家的继承人,加上自身天赋绝伦,可谓前途远大。但是坏就坏在二房有争胜之心,他那位二婶心肠歹毒,想要给自己的儿子争夺家主之位,于是有了邪念。”

    “又是家族内斗?”旁边几个茶客嘀咕,这种情节他们听多了,反而不意外。

    “后来是二房顺利上位,还是这位小公子揭穿阴谋?”

    老者没理旁边众人,乐呵呵说:“这位小公子有圣人之心,百邪难侵。他那位二婶知晓根底,刻意找人以邪术封印其神能。又专门找了个机会支开公子身边人,花功夫将他引到郊外。对了,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时节。郊外茫茫白雪,寒冷冰凉……”

    老者说着说着,荀易脊椎骨不自觉涌现一股凉气,似乎能够感同身受一般。

    “那公子也不傻,在半路的时候察觉有问题。跳下马车逃之夭夭。然而他那位二婶早有准备,请妖魔出手将这个小公子挖心杀害。”

    荀易脸色忽青忽白,脑子里模模糊糊浮现无数断裂的记忆碎片。

    “荀易!”突然一声喊叫将他惊醒,看到大包小包拎着的杨轩。

    杨轩冷着脸,审视荀易身边讲故事的老者。老者同样看到杨轩,冲他露了个笑脸,带着二童子消失不见。

    荀易冷汗淋漓,抹去脑门汗水,正要继续询问时,突然发觉老者不见踪迹。

    周围茶客们也都炸开了:“奇怪,这老头怎么不见了?”

    “而且没看到他离开。在人群中央,凭空消失的。”

    众人所言,让荀易心中疑云顿生,暗中询问青龙。

    青龙沉默了下:“此人是天界来客,身上神光貌似是财神一系。”

    “荀易,你东西买完了?准备回书院。”杨轩寡言寡语,不着痕迹瞥了上空一眼,督促荀易回返书院。

    “顾阳呢?”

    “在这儿!”不远处顾阳挥着手,三人向书院回去。

    空中,一位金袍老人笑眯眯望着下方荀易。旁边两个童子也化作招财进宝童子。

    其中一童子手捧摇钱树,问老者:“虽说他助我二人返还本来面目,但也不至于让老爷亲自下凡指点吧?”

    “哼!若非你们丢了老爷的金钟,老爷何必下来这一趟?”

    边上另一个戴玉童子吐了吐舌头:“当初老爷不是说,那东西是一次性的?我们也没多想。”

    老财神叹道:“那东西的确是一次性的,不过能够承受老夫的神力,其材质可想而知。那口金钟是老夫当年搜寻七宝如意钟的碎片,重新祭炼而成。七宝如意钟是我福神一系有名的神器,被你们送人,老夫是再也别想拿回来了。”

    “既然此物事关重大,老爷自可再去跟他讨要?为何还要送他这个人情?”

    “呵呵……”老者抬头看了看天,他当然想要讨要,只可惜一眼看到荀易泥丸宫中那道封印符。那道符箓封印荀易的记忆,但也保护荀易的安危。

    “那道符箓若没看错,应该是某位同仁的手笔。再加上此子修行功德法,定是日后我辈中人。老夫何必去找他讨要一件用不上的东西。”

    七宝如意钟是某一代福帝炼制的神器。但早就在历次大战中损毁。他所得仅仅是两块碎片,借此重新化作宝钟。可惜威能太弱,他自己有财神之宝,也用不上此物。当初二童子下界,便让他们带下去用作回返本来面目之用。

    “就当结下善缘,日后也好见面。再说了,我可不想去得罪那位殿下……”嘴里嘀咕,裹着二童子消失不见。

    荀易等人回到书院后,花一上午时间布置典礼,中午时荀易出门吃饭。

    杨轩暗中观察,见荀易毫无异样后松了口气。“看起来,记忆没恢复。”

    “殿下,您何不让那位神明直接帮你挑明?”玄黄道兵传音:“这位神明似乎是财神?利益上跟我们没有冲突,应该不会害我们。”

    “哼!我才不用别人帮忙呢!而且让那家伙恢复记忆干嘛?难不成还要我求着他恢复记忆?”

    “汪汪——”突然远处窜出来一只白毛小狗,杨轩眼睛一亮,俯下身子拍拍手:“蛋生,过来。”

    小狗依言跑到杨轩身边,杨轩把事先准备的人参送给小狗吃。“看到没,蛋生十年不见我,当初第一次见面就能认出我来。这人还不如狗呢!”

    蛋生小舌头舔着杨轩手掌,意犹未尽。在荀家吃饭天天吃那些狗粮,对自己这种未成年的花朵简直是迫害。

    自从几个月前看到自己另一位主人后,丹参每天都溜出来找杨轩玩。而且杨轩每天都会准备各种人参灵芝给他吃。

    这才是狗生,呸!这才是神兽的待遇。

    杨轩抱着蛋生在墙角玩耍,玄黄道兵无奈之下只好在旁边施展结界守护。

    “不行,殿下神力恢复太慢,看样子韩风阁下提出的建议需要考虑一下。今天晚上让殿下趁机立下大功恢复自己的力量。”

    另一边,荀易出门吃饭,突然想起今天是十五,跑来城隍庙上香。

    胡晓曼因为家中事情,这几天住在城隍庙。见到荀易后眼前一亮:“荀公子。”

    放下扫帚,过来见礼:“恭喜公子芸榜题名。”

    “胡姑娘。”看到胡晓曼,荀易才想起她这些天住在这里。“你在这边住的如何?可还习惯?”

    “嗯,庙里都是好人,对我还算照顾。”女子穿着素白色巫女袍。

    神巫时代极为久远,巫女、巫祝、巫师等等职业在历史沉淀中有其特定规矩。

    白色巫女袍有两种含义,一种是祭祀特殊神明的祭袍。一种是象征见习巫女的法袍。

    城隍庙祭祀城隍,并非金德之神,不用素色祭服,所以胡晓曼穿的是低等巫女的服饰。依照她浅薄的修为,连灵感都还没有,还不能换更高一等的服饰。

    犹豫下,胡晓曼递给荀易一个装着莲子的锦囊:“公子大喜,没有其他东西可送。这包莲子算是对公子的庆贺。”这是胡晓曼上午采莲得到的莲子。

    荀易掂量了下,这包莲子分量很足,而且看起来是刚刚剥的。

    “对了。明天灵峰书院准备金芸典,你来吗?”

    “这个……”

    “张淼那丫头肯定去,你到时候可以陪她一起来。回头我再写几分请帖,多邀请一些我们这一批的女学,到时候不会太尴尬。”而且邀请女同学,届时还能给书院那些同伴拉拉线。

    “好。”胡晓曼应下,突然想起一事:“还没问公子来意,可是来找刘振英的?”

    “怎么?他来过?”

    “这两天经常看到他在周围转。”胡晓曼诧异:“公子不是找他,那么来这里……”

    “上香。”

    见荀易要上香,胡晓曼赶忙收拾准备。点烛添香,等荀易祭拜后,二人离开大殿。

    胡晓曼问出自己的疑惑:“公子不就是城隍?还需要自我祭祀?”

    “嗯,有些特殊原因吧。”荀易不想多言,简单解释:“当初仅仅是帮人代理几天,现在是正主回来了。”

    “正主?”胡晓曼蹙眉,看了看四周:“这两天听几位神官祭女说,根本没办法和城隍老爷进行沟通。莫非城隍老爷发怒了?公子和城隍老爷渊源颇深,可否代为联络?”

    “沟通不了城隍?”荀易想了想:“应该是城隍老爷正在闭关,过段时间就好。”或许是新城隍正在准备新的神印,还没办法完全接管曹侯的产业?

    “希望不要出事才好。”荀易从城隍庙离开,溜溜达达回返书院。

    走到一个小巷子口,突然闻到一阵淡雅清香。

    “不对,快捂鼻!”青龙叫喊,但此刻为时已晚。荀易晕晕乎乎,这种醉神之香对荀易而言影响太大。

    仅仅呼吸一下,脑子如同浆糊一样,混混沌沌,只剩下一个念头:“说好的不出事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