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六十五章故事会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次日大早,荀易揉着眼睛从楼上走下。

    吃饭的时候,马经义绷着脸提着笼子:“大白跑了。”

    马经义因为被荀易下咒,加上雪姨暗中观测,不敢离开荀家小楼一步,天天照顾犬齿兔打发时间。

    但就在今天早上,荀易的大白消失不见。马经义赶紧过来报告,撇清干系。

    “大白不见了?”荀易愣了下,若有所思:“算起来,蛇妖蜕皮也应完成。而他吸收那几只兔子精魄也已晋升灵兽三品。应该是回家了?”

    荀易自言自语,马经义面带疑惑之色,不明荀易话中意思。

    “行了,你别管了。老老实实帮黎兰她们干家务。不过大白居然不告而别,回头抓到它,我要让它每天转轮子一千圈。”

    转轮子,就是制造一个竹轮,然后让兔鼠之类的宠物不断在里面打转。而且竹轮连接音盒,可以借助转轮的动力奏响音乐。

    “这兔子之所以跑了,绝对是怕你再折腾他,还美其名曰锻炼身体。”青龙暗中吐槽,这位少年的性格,按照他那个年代的说法,怎么看怎么是抖s啊。

    “汪汪——”丹参趴在荀易脚边跟他玩耍。青龙看到丹参这条小白狗,心中嘀咕:这只小狗身上怎么有一股渗人气息,好像是某种神兽?

    丹参鼻子动了动,疑惑看着自家主人,在主人身上似乎还有另一种野兽的气味?

    “和那只兔子不同,貌似等级跟我一样高?”丹参爬上荀易大腿,不断打滚将自己的气息落下。“刚刚把那只兔子逼走,怎么又来个家伙跟我争?”尾巴一摇一摇,在荀易身边卖萌。

    丹参和青龙两两相厌,在荀易身边勾心斗角。

    陪爱犬玩了一阵子,荀易前往灵峰书院。

    一般来说,书院在六月初放假,两个月假期后再度开始上学。但是因为这次恩科,荀易这一批学生刻意晚几天。

    来到书院,被韩风叫过去。韩风懒散靠着软椅:“院长说了,你们几个给书院争光,回头要给你们单独置办一个庆典。就定在明日,由你这位解元公来主持。回来你们升六年级,不出意外应该是你做首席。”

    “刘振英呢?”荀易诧异:“按照年纪来说,应该是他吧?”

    “刚刚问他的意思,被他拒绝,说是你更有资格。别说这些,六年级还早,等你们放假回来再说。明天是你们年级解放的日子,上午在书院做结业礼,下午直接放假。不过典礼上的布置,你自己看着办。”

    打发荀易离开教师室,在荀易即将走出去的时候韩风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今天你回去之后小心点,晚上别出门,好好在家看月亮。”

    “月亮?”荀易想了想:“今天六月十五,又不是八月十五,看月亮干嘛?”

    不过韩风拿本书盖住脸,一副马上睡觉的模样,荀易自讨没趣回班里跟其他人商议明天的典礼。

    招呼乙班众人,闫宝带众人来到甲班。没看到刘振英,荀易皱眉:“刘振英那家伙在干嘛?怎么几天都不见踪迹?”

    “班长今天上午请假,说是典礼的事情让你操持。”闫宝终究和恩科失之交臂,目光复杂看了看张玉琪等人。

    这次恩科,大多是甲班的人。还有荀易这位解元公,同年人中甲班可谓出尽风头。

    “既然他不在,我来安排吧。”荀易也不在意,有条不紊安排下去:“月初的时候刚刚进行其他年级的结业礼。当初他们留下的那些道具还能用一用。”

    “你们两个负责写条文。这个结业典礼庆贺我们几个人金芸题名,就称为金芸典。张玉琪,你字不错,你来书写。”

    然后安排其他人去搬运道具等物,荀易自己带人外出采购。

    庆典总离不开吃,荀易带顾阳还有杨轩出门采购。

    三人拿着清单,荀易说:“为了效率,我们分开走,回头在这里集合。”

    指了指旁边的茶馆,三人分开采购。

    荀易购买的是果品等物,因为平日做好事多,跟那些小贩混熟了。省去讲价功夫,没多久便采购完毕。

    回到集合地点,见二人还没来,闲来无事就在茶馆听人讲故事。

    “公子又想买故事了?”茶馆说书人看到荀易,笑道:“小老儿这里的确有一个故事。”

    “哦?”荀易搬凳子坐下,吩咐小二上茶,随手拿出定昌笔和小本子,记下说书人的故事。

    可能是这边动静不小,一会儿又有人过来讲述自己的见闻。

    “我讲的这个,是夜盗杀人的故事。”

    “夜盗?”旁边一个喝茶的中年人不屑说:“就是去年谣传鹿山郡府衙丢失官银的那个?多久的事了,这也好意思拿出来提?”

    荀易一听,回忆了一下:“据说是两个盗贼夜里闯入官府偷窃,因为夜来无影,称之为夜盗。不过这个算不上一个故事。”

    “不不不。”男子赶忙摆手,又看了刚刚插嘴那人:“我说的不是这件事,而是关于夜盗的后续。”

    “据说当初有官差追逐二人踪迹来到某间客栈。那个客栈当时有不少人投宿,两个官差看天色已晚,便在客栈歇息。不过当晚发生一起命案,客栈里一个投宿的女子被人暗害。而且死相极其凄惨,似乎是被野兽撕咬致死。但是整个客栈连一只狗都没养。人心惶惶之下两位官差站出来进行审问,本想将众人带回府衙。结果突然发现客栈的门不见了。”男子一边说,一边故作神秘,制造气氛。

    荀易默默听着,下笔记录,问道:“所以是妖怪?”

    “不清楚,那些人翻查四周,发现自己等人被困在客栈,即便是翻墙离去也只有茫茫白雾。跳入其中,下一刻便会出现在客栈里。前后门户没办法打开,封得死死的。”

    青龙也打起精神:“这是空间神术?掌中乾坤还是壶中日月?”

    “再后来呢?”旁边的茶客们围过来。

    男子继续讲:“后来诸人认定这件事是夜盗所为,不顾捕快的阻拦进行排查,最终找了一个嫌疑人将其杀害。但是客栈仍然不能离去,而到第二天晚上又有人被害。而这次被害的人是一位捕快。”

    “第三天,众人情绪慌乱,彼此间更信不过,于是在剩余捕快的带领下继续审问凶手。就这样,几天之后客栈里面所有人都被杀害,没有一人生存。”

    “哼!”一个茶客质疑:“这就假了吧,既然没有人生还,你怎么知道这个故事的?”

    “当然是听人说的。”男子反驳:“客栈原地消失,几天之后重新出现。这件怪事引起众人好奇,就进去查看情况。却见一地尸骸,还有一份血书。血书就是说的这个情况。据我那个朋友说法,客栈阴森诡异,门口立着老槐垂柳,还有一副对联‘明门引宾客,归路行太平。’”

    荀易脸色微变,马上听出对联内中含义。

    男子神神秘秘,笑容也多出几分诡异:“公子也听出来了?冥门鬼路,阴柳鬼槐,这客栈是一座阴宅!传说,那两个夜盗就是门口的槐精、柳精所化。”

    荀易沉默了下,掏出碎银子给男子。“这个故事我买了。”

    誊写整个故事,荀易脑中想着:“将客栈视作妖怪吗?还有精怪传说,正合山鬼用。”荀易记下这个灵感,这时候又有一个老头含笑道:“老头这里也有一个故事。”

    老者被两个童子搀扶,鹤发童颜,颤颤巍巍走过来。

    荀易赶忙请老人入座:“老丈人请坐。”

    老者坐下,笑道:“老头这个故事也是听人说的。说的是曾经有一户钟鸣鼎食之家。”

    “那户人家有一个小公子,自降世之时身怀圣人之心,生有七窍。自小聪慧早明,言语之间更能够呵斥鬼神。这个故事就是说他的经历。”

    “啪——”荀易手中定昌笔脱落,隐隐觉得这个故事有些熟悉。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