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五十二章舅与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舅舅!”背后传来风声,紧接着重量压下。荀易惊得魂飞魄散,差点没掉到河里。

    稳住身子,扭头看向后背。在荀易背上有一个少年正笑嘻嘻搂着他脖子,重量全部压在他身上。

    看到那人,荀易差点没被气死:“你要吓死我啊!”胳膊肘狠狠往后边一撞,少年闪开,又笑着趴在荀易身上不肯离开:“小舅舅,小外甥刚来,你也不欢迎下。”

    “欢迎?还是欢送吧!”荀易甩了几下没能甩开少年,少年牢牢趴在荀易背上,让荀易慢慢背自己前行。

    “几个月不见舅舅,好不容易来一回,让我多待会儿!”少年哼着歌,比荀易还健壮的身体压在荀易身上。

    “几个月不见,你也重了不少。你表舅身体不好,快下去!”荀易瞪了少年一眼,少年见荀易可能真有点身体不舒服,从荀易背上下来。

    走在荀易前面,蹲下身子:“我背你?”

    看少年比自己还宽大的肩膀,荀易嘴角一抽,狠狠拍了他后心一下:“算了,老老实实跟我走路!”

    “是是是。”少年走在荀易旁边,询问荀易这段时间的身体情况。

    后面跟着几个仆人,远远吊着少年。

    “果然,自家世子最放心的人还是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舅舅。”张松见这对舅甥互动,心中默默想到。

    论起来李兴鸿比荀易还大两个月。一个是羊尾,一个是猴头,但因为从小一起长大,两人关系极为亲密。而且论成熟,李兴鸿这个小舅舅算是从小把他带大的。

    荀易:“你来了也好,正好我这边收到你们家的一封密函,回头你带回去。”

    李兴鸿就是瑞郡王府的世子,他的太奶奶是荀易的姑奶奶,荀钰的长姐。两家关系一直交好,李兴鸿曾经在荀家住过好几年,目前荀易的监护权还在大姑奶奶手里。

    “密函?什么密函?”李兴鸿伸手在荀易身上摸密函。

    荀易狠狠一拍:“回家再说。”这里人多,密函之类的东西能够随便看?

    看到李兴鸿后面跟着的那些人以及他们带着的大包小包,荀易道:“你带来的这些东西也要放到家里。”

    “先等等,小舅舅,你知道邱兰赌庄怎么去吗?外甥有件事想要去看看。”

    “邱兰赌庄?你去那里干嘛?”

    “砸场子!”李兴鸿下巴一扬:“前些天我派去邱兰赌庄砸场子的人被一个书生给打发了。今天本世子要亲自去找回来场子!”

    “书生?”荀易隐约想到了什么,试探问:“无缘无故,你派人去邱兰赌庄干嘛?你舅我在那边还有点面子,如果没什么大事,可以回头帮你抹了。”

    “也没什么,就是这些江湖人士闲着没事干窥探我行踪。于是我找两个高手去摘他们匾额,后来被一个少年拦下。听说年纪不大,想必也没什么本事。回头我教训一顿就行了。”李兴鸿跃跃欲试,活动手脚准备大干一场。

    “两个高手?一高一矮?”荀易顿足,扭过头来。

    “不错,一个大胖子一个矮个子,当初欠我人情,结果事情也没办好,还需要我亲自跑一趟——哎呦!”

    荀易突然拿木剑对他屁股狠狠一抽。

    “教训?你还想教训你舅我?”紧接着又是一剑,而这一剑汇聚他的法力,施展枯梅疏影剑意。

    李兴鸿脸色微变,身子一扭,掌心多出一条紫龙,双手将木剑夹在掌心夺到手中。

    “好险好险,舅舅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火?”见荀易阴沉着脸,李兴鸿上前给他揉肩捶背,恭恭敬敬把剑挂在荀易腰间:“舅舅,我不过就是去教训一个书生,说白了不还是为了你?不然依照他的文采,到时候跟你争解元怎么办?”

    “不必了,你舅舅我还不会跟自己作对。”荀易翻了个白眼:“邱兰赌庄跟我是老熟人,前两天帮他们击退两个砸场子的人。怎么,文曲庙那些笔都是你买的?”

    “对啊。”李兴鸿一副土豪模样,大气道:“舅舅马上要恩科,未免其他人用这种祈福笔给舅舅捣乱,这段时间文曲庙的祈福笔我都包下了!”

    “等等,前段时间那个人是舅舅?”李兴鸿挠了挠头发:“这么说,白白浪费我一个人情啊。”

    荀易张张嘴,长舒了一口气,谁能想到自己等人追查的东西就在自己身边?

    “那么,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文襄君的人?”

    “文襄君?那是谁?”

    “不认识就算了。”荀易心中琢磨,这么说,这家伙去买笔,和邪神笔的事件完全是巧合?

    荀易不用去府衙,李兴鸿也不用去邱兰赌庄,二人就一并回到荀家小楼。

    刚进门,黎兰抱着大白跑过来,笑道:“少爷,您今天吃什么?”

    “金银肘子,蟹黄八蒸,麻辣蹄筋,鸭酥兰芷,清煮明鳌……”一大堆菜名报出。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黎兰猛然抬起头:“世子殿下?”

    只见荀易身上挂着一个慵懒的活物,跟树熊一样不肯离开。

    “呦,小兰儿好久不见!”

    “世子殿下居然回来了?”黎兰心中暗暗叫苦,刚走了大小姐,怎么这位殿下又来了?

    而且,这位可比荀昙难伺候多了。

    “今天本世子刚刚回家,也不欺负你,八荤八素八蜜饯八点心,回头都准备好。哎呦——”肚子又被荀易胳膊肘狠狠撞击:“别老天天欺负黎兰,这些菜做好都几点了?”

    然后对黎兰说:“你随便准备四道菜吧。回头帮这小子去把房间收拾了。”

    荀家小楼地方不大,但荀昙和李兴鸿都是这边的常客,有专门的房间。

    “不着急,兰丫头可以慢慢做饭,回头我跟舅舅住也成!”

    黎兰翻了个白眼,对李兴鸿的作风习以为常,根本不听他胡言乱语,下去准备饭菜。

    荀易和李兴鸿进屋,荀易把刘迅身上的密函递给他:“你们家的吧?”

    看到上面熟悉的火封,李兴鸿当着荀易的面打开,旁边有个下人想要说话,被张松拦住,摇摇头,带着他出去准备茶水。

    “管家,为什么不让我阻拦。这可是咱们府上的密信。”

    “荀家少爷是世子最信任的亲人之一,而且又跟我们瑞郡王府厉害一致,就算让他看也无妨。”

    荀易见李兴鸿看信,问道:“怎么?需要我回避下?”

    “不用,没什么事,就是北边又不安稳了。”李兴鸿把信递给他:“貌似还有些人在暗中活动。”

    荀易接过来看看,皱眉:“古赵密藏?”

    “没错,当年古赵留下的皇族宝藏。嘿嘿,居然真有人相信?”

    “古赵因为异大陆而灭亡,本身并未失德,而且因为偷袭而没有消耗国力。古赵有很多东西都没被前朝继承。留下几座密藏很正常,关键是开启方法谁也不清楚。”荀易道:“当初天祖和高祖皇帝也曾探寻过密藏踪迹,但最终一无所获。”

    “所以喽,就让他们折腾去。”李兴鸿把密函封好,吩咐人连夜送到家中。

    “对了,刘迅你准备怎么办?”

    “他因公出事,自然是功臣。”李兴鸿思考的时候,表情专注,和原先的浪荡模样截然不同。

    “明天我帮他收敛尸骸,他家人我们瑞郡王府帮着赡养。”

    李兴鸿心下有成算,看荀易表情,岔开话题:“对了,小舅妈让我给你带个东西。”李兴鸿从小跟在荀易屁股后面,对荀易的性格太了解了。知道他避讳死亡,不多言这种丧事,转而说起嬴琇。

    “小舅妈让我把这个给你。”于是,将嬴琇还回来的桂圆枝送上。

    看到上面三颗桂圆和一只喜鹊,荀易道:“连中三元?这丫头倒是看得起我。”

    两人心意相通,荀易端着花盆,从土中挖出一个锦囊。

    打开一看,这是嬴琇说的日常,后面还提及送信的时日:“不对啊,按照嬴琇所言,你应该几天前都到了,怎么现在才来我这?”

    “哦,前两天去广耀山待了两天。那边有个挺好玩的游戏,回头带小舅舅一起去。”

    广耀山?荀易似乎在哪里听过,但黎兰带着黛萍上菜,打断荀易的思路。

    二人坐在主人席位上慢悠悠说着分别这段时间的情况。

    跟随李兴鸿来的几个下人心中诧异:按照自家世子的小心,在这里用膳怎么不提前试毒?

    于是,准备上前检验。黎兰瞪了他一眼,抱着菜盘冷冷道:“如果殿下不想吃,回头哪凉快哪待着去!”

    “误会,误会,兰姑娘别生气。刚来的下人,不知道规矩。”张松匆忙赶来,陪着笑脸将几个下人带走,将时间留给荀易和李兴鸿。

    出了门,张松对着告诫下人狠骂,其中一人抱怨说:“管家,在府里头的时候世子不是天天都要试毒吗?怎么在外面反而不谨慎了?”

    “哼!家里面有二少爷他们虎视眈眈,情况自然不同。但是在荀家,荀家公子可是世子的舅舅,还会害他?”李兴鸿十四岁的时候被后母毒害差点没命,就是荀易亲自试毒把他救回来。在李兴鸿心中这位表舅可不是一般的表亲。李兴鸿在荀家每年都要待上几个月,比荀昙待的时间都多。

    张松意味深长道:“你们来得晚,有些事情多看少做。记住了,在荀家这边千万不要得罪易少爷和昙小姐。”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