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四十五章芳魂消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苗县,土地神域。荀易阴神归位,哗啦一声,身上落着一大堆卡片。

    图书馆里面的时间和外界流逝不同,大致来说是十比一。荀易在里面待了良久,外面才刚刚过去一盏茶的功夫。

    “现在情况怎么样?”

    “蜚兽退入土中,加上地母神咒的庇护,我们很难找到他。”文判道打量荀易:“公子你这是?”

    “哦,在图书馆里面找了一些对付蜚兽的法子。”荀易将卡片收拾,拿出其中一张卡片,轻轻一挥,肩上站着一只紫绿色的尖嘴鸩鸟。“这是运日鸩鸟,专克蜚兽之属。”

    “运日鸩鸟?”文判回忆古籍:“晖目知晏,阴谐知雨,这就是传说中可以感应天气的毒鸟?”晖目,便是运日的别称,可召示无云晴空。

    “嗯。”荀易起身:“现在去对付蜚兽,有了这只鸩鸟在,应该可以减少神力的消耗。”

    荀易在看出蜚兽真身后直接鸣金收兵,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不愿意再耗损城隍储备的神力。而文判趁机提议,让荀易用城隍身份去大周神道图书馆翻查资料。这是对外征战时,最常用的伎俩。一人计短,但如果借助整个天庭图书馆中的智慧,即便是碰到高位异神也能战胜。

    ……

    “也就是说,这次你们地母神宫在晴隆城四处折腾,其实是为消耗晴隆城的城隍神力?”

    “没错。”大神官面沉如水,静静看地下的地图。上面象征蜚兽的光影在他的庇护下消失无踪,城隍众人很难探查。“这次的主要目的,仅仅是观察城隍府邸的情况,消耗曹侯留下的神力储备。”

    邪灵殿的人若有所思:是啊,就算这位代理城隍权利大,但是短短这几天时间他费了多少神力?

    区区凡人,他可没办法补充神力。仅仅依靠城隍府邸自身的神力转化,几天时间的积蓄完全不够用。

    “曹侯当年在异大陆征战,府邸存储的神力本就不多。经过这几天动用神力消耗。整个晴隆城的神力剩不了多少。”大神官默默算计,整个苗县被荀易的“枯木逢春”遮盖,虽然暂时确保百姓不会因为瘟疫而死亡,但神力消耗过大,所以不可能再暴力对付蜚兽。

    “那么就给他再添添料。让蜚兽催生蛇卵埋在土里,将城隍府邸的精力放在苗县。”大神官和邪灵殿的人商议,那位带着面具的红袍人施法操控蜚兽,在大地深处产下蛇卵。这些具备疫气的蛇卵,如果在未来爆发,仍然可以祸害一方。

    ……

    土地庙,长耳犬齿兔,也就是被荀易称呼为大白的兔子狗腿一样爬到荀易身上,垂涎目光看着荀易的卡片。

    “怎么,你想要被我抽取精魄,炼制成为卡片?”荀易笑眯眯对大白兔问。温柔摸着兔子的白毛,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大白哆嗦了一下,心中发憷,但想起自己的目的,谄媚道:“少爷,你这些卡片里面是不是有长耳兔?如果你没用的话能不能给小畜?”

    “你的同族?”荀易施展枯木逢春,轻轻一抖,身边多出一群兔子。“你问这干嘛?难不成你还想跟它们交配?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帮你记录下来。”

    “它的意思应该是想要借助这些精魄来升级吧。”突然耳畔传来细微的声音,荀易心中一颤,扭头看向四周。

    虽然文判等人都在,可没人说话。

    “别看了,他们看不到我。”一条青色龙纹从荀易脖颈慢慢向上爬。“好歹我可是天龙之魂,这些人怎么能够轻易发现我?”

    小青龙化作纹身留在荀易身上,即便是文判等人都没有察觉到它的存在。

    纹身游走,最后落在荀易的胳臂上:“这种卡片被福神们当做召唤兽使用,其中抽取灵兽精魄可以帮助同族的妖灵晋升等级。”

    “吃同族?”荀易心中有些抵触。

    “放心,这不属于杀生,生灵最本质的特性在于真灵。不论天神妖鬼、凡人帝族,所有生灵的思维意识都来自于同一源泉,那就是先天真灵之源。真灵之光投入轮回,诞生亿万种生灵。今生你可以是人,但是下辈子就可能是畜生。所谓灵魂无非是包裹真灵的胎衣。在转世的时候根本用不上。妖灵死后,将他们的真灵抽取,只留下精魄胎衣封入卡片,这就是这种御兽牌组的诞生方法。虽然具备灵性,但没有独立思考的意识。还有,你们城隍府邸的这些府兵都是凡人灵魂制造,你认为这些灵魂是哪里来的?”

    “这是我们凡人的灵魂胎衣?”

    “没错,将灵魂深处象征记忆与传承的真灵投入轮回,剩下的灵性胎衣制作天兵天将,这是天庭一贯做法。至于转世之后,地府会重新制造新的胎衣。胎衣的不同,意味着种族的不同。类似这些兔子狐狸只有精魄,没有命魂,所以智力低下。”

    青龙给荀易讲解后,荀易随后将一张卡片递给长耳犬齿兔。

    大白张口一咬,将卡片吞下去,精魄在肚子里慢慢消化,自身灵性也有些许增进。

    “这就是我们灵道修士的修行法门。”青龙似乎颇有些感叹:“不论文武儒法、方仙妖鬼,只要能够提升自己的灵性蜕变神性,就可以成为天神。”

    青龙絮絮叨叨跟荀易说话,荀易和文判等人商议下一步行动。

    “文判,运日神鸟交给你,你和武判去诛杀蜚兽。那边还有一位朋友在远处选择时机。到时候应该可以帮忙。”

    “那公子你?”

    “我想办法帮县城整治瘟疫,和后面的人接头。”荀易道:“毕竟人世的事情,你们这些神灵不便掺和。”

    文判点头,拿出一枚丹丸递给荀易:“城里面疫气横行,公子虽然有城隍神力护体但也难保侵蚀。这枚丹药是昔年小神从某位同道手中赢得,可帮公子抵消疫气。”

    商量好,荀易带马经义和大白离开土地庙,前往县城府衙。

    一路上,看着土城萧条气象,荀易心中恻然。

    “一路上怎么看不到人?”马经义抱着兔子,面带疑惑之色。心中打鼓,这恐怕就是邪灵殿做的好事。没想到居然这么狠。

    “我虽然从小在江湖打滚,但也没这心思一口气屠杀满城人士。”想到自家背后那位儒雅的文襄君,根本看不出其能够下这种毒手。“我们不是仅仅传播信仰吗?为什么一定要下这种狠手?”一个仅仅贩卖邪神笔的边缘人士,在此刻对自己信仰的神灵产生质疑。

    “出了这事,肯定是进行隔离。现在应该看不到什么人外出,就算是有,恐怕也只能是……”荀易目光一顿,看到不远处小巷里的一只手。

    然后目光跳开,再不肯往那边看。

    马经义上前几步,发现那是一具浑身青紫的尸骸。打了个哆嗦,紧跟荀易脚步。

    苗县土城地界不大,荀易一路上见到许多尸骸。

    当做没看到一样跨过去,突然在前往看到一个爬行佝偻的老妪。老妪匍匐在地,嘴唇干裂,伸着手抓向不远处的一片破碎瓦片。瓦片里浅浅积着一点发黄的泥水。

    荀易脚步加快,上前抱住老妪,将自己腰间的水壶打开,小心翼翼帮她喂水。

    “老人家,您没事吧?”

    老妪似乎许久没有喝水,刚刚喝到水,呛了两下,才逐渐缓过劲来。荀易抱着老人,能感觉到老人体内勉强维系的一缕生机。

    那正是荀易施展枯木逢春的效果。

    老妪似乎恢复了一些精神,浑浊的眼睛看着荀易:“外地人?这时候你来这么干什么?”

    “救人的。”

    老妪身子抖了抖,讥讽道:“连本城的人都已经放弃我们,还有救么?听句劝……这里不是你们这些人踏足的地方,趁着还没传染,赶紧走人。”说着,伸手推荀易,似乎想要他赶紧离去。

    荀易摇头,固执不肯走,反而一个劲询问苗县现在的情况。

    “县令把还没被传染的那些人带到东城,并且派兵封锁入口,将其他染病的人舍弃。等着我们自生自灭。”

    荀易脸一沉,但他明白县令的打算。粮食、清水,依照苗县的储备很难供应。晴隆城救援不及时,未免疫情扩大,进行封锁是最正常不过的举动。没有直接下手将这些染病的人打死,已经是县令心肠没冷到底。

    “少爷!”远处一阵马蹄声传来。柳子明带着队伍匆匆赶来。

    见荀易抱着一个散发臭气的老妪,柳子明皱了下眉头,上前赶紧把荀易拉走:“少爷,小心传染。”

    “我不怕,对了。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才来?”荀易找东西给老妪垫上,想要将她一并带走。

    “一进城,就去府衙见了县令。”柳子明说:“城里面的活人都在东城那边,我们把药材、粮食卸在那边。见少爷不在,我带几个人过来看看。少爷在南城干嘛?”

    “我在这边看看,对了,刘振英他们家人呢?”

    “这……”柳子明沉默,没有说话。

    “刘振英?小刘他们家?”那个老妪声音虚弱无力:“你们是来找他家的?”

    “老人家知道?”荀易大喜,赶忙询问。

    “别找了,小刘两口子早在几天前就死了。而且被下令火化,尸骨都找不到。”老妪回忆几天前的情况:“后来绮子那丫头回来,见我们这些染病的父老乡亲被抛下,还曾经跟一些能动的人,将我们这些染病的人都安置在南城。不过……”

    就看如今老妪没人照顾也能猜出来,绮子的情况恐怕不妙。

    “那她现在何处?”

    “往西走,拐弯之后有个医馆,两天前她还跟张大夫一起想办法熬药生火,但现在……”

    两天没来了,情况还用说么?

    荀易一听,拉着柳子明飞奔过去。

    找到那个医馆,只见院子里倒着一具女尸,旁边还有两个打翻的药罐。黑褐色的药汁渗入泥土,但看着现在还没干。时间上来说不超过两个时辰。

    晚到一步!荀易心中一冷,直到自己等人来晚。但犹不死心,万一不是刘振英妹妹呢?

    上前推开女尸,看到女尸面容,荀易突然捂住嘴,跑到墙角干呕。

    柳子明赶紧过去给他推背,马经义抱着大白走入医馆,只见房屋内有两个大夫模样的人,同样没了生息。

    “少爷,我们去东城吧?”

    “不,先检查南城这边还活着多少人,能救一把的最好还是救一下。”荀易擦拭嘴巴,目光坚定:“这些人还有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