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三十九章福临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局,三轮下来都是杂牌。文判心中揣摩,自己要不要在第三局的时候动些手脚?

    “换我来吧!”就在文判准备开始第三场的时候荀易出声。

    文判感觉身体传来剧烈的牵引力,文判和荀易的魂魄再度换位。

    荀易阴神归位,薛癞子正好把自己手边的六道牌发下。

    文判归入自己神体,一股造化之气自发温养神体:“果然,公子体内有造化类的神器补充生机,因此才能够从当年的那场大难中复活。”

    这一次附体,文判仔细检查荀易的身体情况,总算有点底。

    接着,文判看向穷神:“如今穷神既然在城隍府,那么影响应该不大?”

    穷神苦笑,连忙对这几位神灵道:“小神只为报恩,万万没有害人之意。”

    文判武判不理他,穷神啊!哪怕穷神自己想要报恩,也会害那家人财运断绝,家破人亡。

    “这么办?”

    “福神体系等级太高,三重天以下的神灵连后备军都算不上。这个二重天神力的穷神在福神那边也得不到认可。不如直接赶出晴隆城,任他自生自灭。”

    晴隆城的城隍,有责任保护自己城中百姓不受外来神道的影响。这位穷神要不是本地孕育,没有天命在身,直接打发走算了。

    穷神一听,连连哀求二神。两位判官理也不理,静静看着荀易那边的赌局。

    轻轻一摸六道牌,荀易忽然一笑:“这次感觉我能赢,那么就一起开吧!”

    六道牌同时掀开:第一组,双天贯;第二组,双地炮;第三组,双人德。

    顿时场上就炸了,邱老板跳起来:“好!”

    几个荷官放下心,荀家少爷的强运总算是回来了。按照牌组来说,双天,双地,双人是牌九对牌中排在第二,第三,第四的三组牌。就算对方拿到第一位的至尊宝,后面两组牌也是必输的。

    对面两人愣了,只听荀易悠然道:“天地人,双色三才大同合!就算你手里头有一组至尊宝,扳回一局。但二对一,这一场仍然是我赢了。三局两胜,麻烦两位哪里来的,就请圆润的滚回去!”

    高胖子掀开同伴身边的六道牌,果不其然,他们的运气也回来了。手里头拿着一道至尊宝,但剩下两祖双梅和双长衫都被荀易稳压。

    白杉笑呵呵去拿二人身边的银两箱子。

    “等等!”高胖子犹豫下,和同伴交流,又拿出一沓子银票:“这是另外五千两,我们再来三局!”

    “这也是你们主子给你们的?”

    “不,这是我们自己的。难得碰到一个高手!”二人能够感觉到,刚刚荀易并没有出千,可没有出千,完全凭借运气就能赢过他们?他们身上的财神福运可不是作假的!

    矮个子道:“这次由我来发牌。”跳上桌子,挤开薛癞子,先是亮了一手洗牌绝活,然后给每人发下六道牌。

    荀易皱眉,忧虑对方使诈。

    文判传音:“公子放心,桌子上还有我的言灵咒文,他们不能出千。”

    荀易放下心,伸手摸着自己手边的牌,能够感觉到,自己这次似乎又赢了。

    “再来!”高胖子撸起袖子,翻看自己手里头的三组牌。

    第一组,双天贯!

    高胖子脸色一喜,运气果然回来了!难不成,对方就能那么巧合碰到至尊宝?

    目光看向荀易,顿时心就凉了。

    只见荀易面前摆着丁三和二四组成的猴王至尊宝。

    “至尊吊打双天,我赢了。”

    “没事,还有两道。”高胖子安慰自己,又把第二组打开:“双地炮!这轮是我赢了!”

    双天牌和至尊宝都出来了,最大的牌只剩下双地牌。

    荀易面沉如水,打开自己手中的牌。一对双梅,被双地吃。

    “刚刚你来了一把天地人三才大同,说不定在下也要来一次了。”高胖子想到刚刚拿着至尊宝被人吊打的憋屈,喜出望外想要翻开第三组牌。

    “不,不用,你已经输了。”荀易翻开自己的牌,一对双人:“剩下牌组里最大的牌在我这里。”

    高矮二人呆了呆,飞快翻起自己手中的牌,一对双斧头,落后太多了。

    “再来!”高胖子脸上浮现不正常的红晕,和荀易开始第二局。

    “猴王祥瑞,天人大吉。”荀易叹了口气,把手里面三组牌同时亮开。先是至尊宝,后面紧跟着双天贯和双人德。再度爆杀对方手里面的双和、双地以及双梅。

    “老子都不忍看下去了。”邱老板捂着脸,旁边几个荷官感同身受。尤其是荷九,被荀易吊打几年,已经心服口服再没有反抗的念头。但是看着其他高人同样被虐杀,怎么觉得心中这么顺畅呢?

    “他出千了吗?”高胖子强忍着憋屈,询问旁边的同伴。

    矮个子摇摇头没说话。就算是自己发牌,而且强行施展天眼术观察,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将好牌发给对方。那些至尊宝、天人牌都是自己亲手发过去的。

    第三局,矮个子刻意算计每一张牌的位置,将至尊宝发给同伴。同时将一些烂牌扔给荀易。最好一组牌就是双梅了。

    但不知什么缘故,那套至尊宝被分到两组截然不同的牌里,和双人以及双天混淆。最后三组杂牌被对方一组双梅吊打。

    “这位公子,是被福神宠爱着的啊。”穷神等人在城隍府邸观看,穷神忍不住赞叹:“这种福运加护,至少是一位五重天以上的神灵。”

    “你说?神灵加护?”白福三人顿时目光投来,一个个惊疑不定。

    “对啊。”穷神缩了缩身子:“刚刚小神站在他边上就感觉到了。若非靠的近,他身上的福神加护被小神的霉运污染,根本不会受到影响。而且在小神离开后马上消除晦气,这绝对是五重天以上,天神级别的福神加护。只可能高,不可能低。”

    “这就说得通了。”白福等人默默想着荀易这些年的遭遇。

    走在马路上都能捡到别人掉下的银两、玉佩。当然,荀易马上就还回去了,因此得到一堆感激之言。

    就算是背后有人想要扔石子暗算,也会因为角度而偏移。从二楼泼洗脚水,也只会泼到他前面的人或者后面的人,绝对不会整到他。

    “这是一位被福神宠爱的少年。”

    “我就不信了!”赌场里面,高矮二人再度拿出珠宝和荀易对赌。

    “你俩够有钱的啊。“荀易皱眉,想要退出:“大赌伤身,二位现在情绪不稳,还是暂时歇息下。”

    “不行!”高胖子堵住门,非要逼着荀易跟他们对赌。

    无奈之下荀易又玩了五局。

    “至尊宝,天地大和。”

    “天地同人,双色三才大合同。”

    “猴王破天,地梅对人衫。”

    ……

    又是五局全赢,荀易精神萎靡,打着哈欠,趴在桌子上让白杉帮自己翻牌:“两位大叔,咱们可以歇会了吗?你们还有东西赌吗?”

    眼前金银珠宝,各种银票堆在桌子上,荀易都嫌占地方。

    高矮二人憋红着脸,他们纵横赌场多年的所有家当都被荀易赢走。现在手里面是一分钱都没了。

    可赌瘾上来了,神灵都拦不住。

    “我跟你赌这个!”说着高胖那人拿出一个玉磬。

    这玉磬亮出来,荀易灵台功德树突然一震,白福赶忙传音:“公子,这是法宝,应该是他们俩的护身之物。”

    “你确定赌这个?”看着这两位赌性上头,理智全无的男子,荀易对旁边白杉道:“看到没有,这就是赌的危害!”

    荀易将一半银票退还,准备起身走人。对方把珍如性命的宝物都拿出来,他怎么敢赌?

    “不行!今天不赢一把绝对不让你离开!”这次,换成矮个子堵在门口叫嚣:“这次不来牌九,我们用马吊。”

    马吊?荷老八怜悯望着对面二人:“你们居然要用马吊?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神之手吧。”荷官们去把赌庄那副黄金马吊牌拿来。这套马吊可是整个赌庄最贵的一副牌,据说是当初邱老板参加圈子里一场最大的赌局所赢回来的战利品。

    荀易见这两人无赖样,索性也不走了:“好好好,你们自己不怕输,我还担心你们的安危干嘛?”荀易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

    招呼邱老板坐在自己对面,邱老板连连摇头:“不玩,说什么也不玩。”

    “三缺一,你们过来个人顶上。”随着荀易目光扫视,一众荷官不约而同向后退步,只留下薛癞子自己。

    看到荀易的目光,薛癞子赶忙站在荷官们身边:“等等,我不玩!”几人低着头,躲在墙角不肯上前。

    “要不,少爷,我来吧。”白杉自报奋勇坐下来。

    高矮二人坐在对面,彼此传音交流:“一会儿我们对牌,联合起来就不信压不下他!”

    二人搭档多年,自有一套胜利的法子。

    瞧二人挤眉弄眼,旁边荷官们暗笑:无非是想要彼此串通一气而已,一会儿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强运!

    抓着沉甸甸的黄金牌,荀易默默将牌组好,然后摊开:“天和。”

    “啊?”高矮二人还没完全对好牌,白杉的牌仅仅摸到一半,望着荀易手里的天和,三人一阵无语。

    “下局还是我坐庄。”荀易拿起骰子:“哎,这运气算是彻底回来了。”

    第二把天和,第三把天和,其他三人一张牌都没打出去呢,就被荀易从头虐到尾。

    看到此情此景,一众荷官怜悯望着牌桌上的三人。“这就是我们赌庄为什么从来不招惹这位的原因。”

    城隍府邸,白福等人咋舌。

    “虽然早知道荀家公子的强运,但强运到这种地步绝非偶然,就好像是……”文判犹豫下:“就好像是有人刻意而为。就算是福神,也不能私自给凡人这么强的福运,以干涉天地运行吧?”

    看向倒福神,穷神说:“财神们不喜欢这些强运的人去赌钱。每次他们赢多少,回头都会勾连其他福神设法将他的气运消除多少。但是我根本没看到这位公子的气运消除,就好像是有人刻意守护着他一样。”

    顿顿,穷神道:“财神会从气运,寿命等方面抵消他赢走的钱财。但是这位公子完全看不出失去了什么,就好像从一开始就有人已经支付了一切。”

    “够了!”白福突然大喝,不让穷神继续说下去。文判和白福对视,都想到十年前的事情。

    “公子稳赢了,我们还是考虑下这位穷神怎么办。”

    见三人突然针对自己,穷神里那么大哭起来,坐在地上撒泼。

    “哼!别来这套,就算是为了白杉好,你也必须走人。”

    “小老儿在外地被人欺负,好不容易瞧见一个顺眼的青年,我还等着看他飞黄腾达呢!”

    白福讥讽道:“被你缠上,还能飞黄腾达?瞧你身上的晦气,恐怕不止祸害了一家吧?公子虽然福运深厚,但也不能让你这么祸害。武判大人,将他送走。晴隆城不能待了。”想了想,白福说:“送到苗县去吧。”

    一听苗县,穷神顿时急了:“几位,就算我不请自来,你们也别坑我啊。我是穷神,但也打不过那位瘟神好不好!”

    “瘟神?苗县土地虽然嗜好剑道,但也不是瘟神啊。”武判说着就要赶人。

    “不是比喻,是真正的瘟神。苗县那边都已经大疫多日,不日将诞生一位真正的强大凶神。这时候送我过去,你们是想让他吃了我吗?”

    “苗县瘟疫?”文判在旁边神策中翻阅一边,没看到苗县土地的汇报,冷笑:“胡言乱语的家伙,武判,将他送到苗县土地那边当练剑靶子!”

    “好嘞!”武判提着穷神离去,穷神不断挣扎,口中还道:“那位土地就是未来的瘟神,我就从那边进来的。若非感觉到苗县死伤掺重,晦气冲天我也不会来陇川郡啊!”

    “那位土地早被人封印,正准备将他转化为新的瘟神。”

    武判面带不屑:“那位土地是我好友,武艺不在我之下,你说他能出事?”不过心中打鼓,拿出传讯法器和苗县土地联系。

    结果石沉大海,音讯全无。

    白福挠挠头,去后面拿出苗县土地的神力玉石递给文判。

    通过神道的特殊联系传召苗县土地,同样没有人回应。

    文判三人相互看看,武判官扔下穷神,那穷神起来拍拍土,顿时晦气满天飞:“怎么样,没骗你们吧?苗县那边大瘟疫,怎么,你们还不知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