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三十七章邱兰庄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杉打量屋子,这是邱兰赌庄招待贵宾的地方。布置雅致,边上列着四美屏风,还有松柏修竹等物。

    “可惜,在外面很少见到杉木。”白杉是荀家的家生子,按照荀家的规矩以树木为男仆命名。如果其为荀家立下大功,在过世之后会葬在自己侍奉的家主身边,立下一颗大树作为标记。

    历代来,只有茂德公的坟墓周围有两颗白杉,象征两位曾为他出生入死的仆人。

    荀易打着哈欠:“别,去把你们老板叫来,前两天托他办的事,不知怎么样了。”

    “好嘞!”荷官老四笑脸相迎,一出门,对旁边大汉递了个眼色:“去把老八和老九他们找过来,让他们陪荀家少爷玩着,我去找老板。”

    赌庄一阵兵荒马乱,将荀易当做打不得,摔不得的大爷供着。

    白杉哑然失笑:“瞧公子这运气,不管是庙会也好,赌庄也好,这些人都不敢招惹。”

    “是啊,高手寂寞如雪。”荀易做出一副曲高孤寡的模样,白杉忍俊不禁,给他端茶倒水。“不过少爷平日里与人为善,福缘深厚也属正常。可惜小的天天学少爷助人,但福缘没多少,这两天还开始走霉运了。”

    “听说你昨天偷偷来这边赌钱了?”

    “嗯,小赌怡情嘛。”

    “然后全输了?”荀易似笑非笑,在白杉脑门轻轻一弹:“告诉过你们,赌,危害极大,即便是我运气好,都不敢随便开大注。若非人情来往,你家少爷我根本不愿意往赌庄来。日后你也少来,老老实实干活,回头你家少爷让你打理家中铺子,这不比投机对赌要强?”

    不久之后,有两个荷官专门带人来陪他打发时间打牌九。

    两个荷官看着荀易一套套双牌碾压,陪着笑脸,内心憋屈。跟这位打牌,最没意思了。他们就算想要出老千也没用,完全是被对方运气碾压的份。

    但是荀易看着自己的牌,自言自语:“今天运气不好啊,摸了二十把,居然没碰到至尊宝,连双天双地都没有。”

    其中一个编号九的荷官手一颤,心中咆哮:你居然还想次次至尊宝啊!就算我最擅长牌九,也不可能每把都出来“至尊宝”好不好!

    “今天大家的运气都不好。”另一个荷官边附和边洗牌,心中打鼓:当着荀易的面,他们没用老千。既然出千赢不过对方,何必再费那个力气?但光用运气,他们手中全是杂牌,而且连牌色一样的对牌都没有。虽然荀易仅仅是一对小对,也能吊打他们。

    过了一阵,邱老板匆匆赶来:“公子,搭把手,这边有个砸场子的!”

    邱兰赌庄能够成为晴隆城第一赌庄,甚至击败附近那么多竞争者,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有荀易这个大高手。就算闭着眼摸牌,只要荀易碰一下牌,保准稳胜。

    荀易讶异道:“最近陇川郡还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不是陇川郡,是京里来人。”邱老板摸去满头大汗:“说起来,这件事恐怕还跟公子有关。您让我追查在文曲庙买下祈福笔的人。似乎后面有京里面的贵人在操持。甚至还打伤小人的属下。”

    邱老板说:“依照伤势看,不像是普通人,应该是练家子。后来鄙人请江湖上的朋友帮忙追查,还没结果呢,对方这就上门找事了。”

    “我记得你这赌庄高手不少啊。荷大、荷二难道没在?他们在的话,还需要我出手?”

    “都输了!”邱老板愁眉苦笑:“若非他们俩输了,我哪里敢请您出面?”

    “现在他们在哪?我现在过去。”荀易漱了下口,正要起身。突然外面闯进来俩人,趾高气扬道:“不用了,我们自己来了。”

    那俩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矮小瘦弱那人对邱老板道:“这就是你们赌庄最强的人?这么年轻?”

    邱老板小心翼翼看向荀易,荀易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懒懒道:“你们就是来砸场子的?本大爷和邱老板是朋友。坐下,让本大爷好好教你们做人。”故意拿出一副傲慢态度,那矮子本想说话,被旁边的高个拦下。

    因为桌子上就摆着一副牌九,索性就用牌九来对战。而两边人都信不过,就随便在外面找了一个人进来。

    薛癞子看看两边,荀易坐在主座上,旁边跟着白杉、邱老板以及几个荷官。另一边只有高矮二人。

    薛癞子问:“荀少,不知这次是怎么个玩法?双牌还是四道牌?”

    “对牌吧。”荀易目光看向对面,那两人不置可否。

    荀易继续说:“三局两胜,每一局对三道牌。我们再把规矩定高些,对牌的时候杂牌不算,只用成对的双牌定输赢。”

    “也就是说,至尊宝也没有?”高胖子皱眉。牌九一共三十二张牌,排除组合牌后,牌色相同的组合就那么几种。“以双天牌最大?那么双七、双八这些怎么算?”

    “还是至尊宝算最大的。我们就用牌九里面最大的十六种牌头。”

    至尊宝,双天,双地,双人,双和,双梅花,双长衫,双板凳,双斧头,双红头,双高脚,双零霖,双杂九,双杂八,双杂七,双杂五。

    薛癞子听了暗暗咋舌。这几种牌组,可是牌九里面最大的积几类。一般来说,牌九用双牌计数总和的尾数比大小。摸到对牌的几率很小。

    “如果是杂牌呢?”薛癞子忍不住问。

    “那就算输。”荀易淡然一笑:“两位敢不敢这么赌?”

    “赌了。”二人交流一下,同时点头。

    荀易示意薛癞子发牌:“如果本少赢了,你们老老实实退去,并且把幕后人供出。如果你们赢了……”看向邱老板。

    邱老板道:“按照规矩,匾额给你们。”

    “我们不可能供出后头那位贵人,以你们的势力,知道了也没好处。”矮小瘦弱那人蔑笑道:“这边有五千两银子,算是我们的赌资。”

    望着整整齐齐的一箱银子,荀易目光幽邃。想要随手拿出这么多钱,而且就为了邪神笔这件事?背后这是谁在折腾?

    白福也诧异道:“既然后头这人背景这么大,那么当初怎么只有马经义和鬼头鹫两个人在城里面捣乱?按照这手笔,怎么也该是一群人发动逆乱,拆毁文曲庙吧?”

    二人心下嘀咕,薛癞子洗好牌后,一人发了两道。

    “一局每人三道牌,一并发了。”对面那高个突然开口。

    薛癞子看向荀易,荀易颔首,又把后面四道牌发下。

    每人面前摆着六道,荀易和高个同时将自己最前面两道掀开,两人脸色同时大变。

    白杉和旁边矮个子惊呼:“这不可能!”看到牌面,别说他们俩,就连旁边邱老板和薛癞子都傻眼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