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三十六章博阳剑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如往常醒来,荀易洗漱后坐在大厅吃饭。

    柳子明和他汇报这两天的情况,问:“少爷今天的行程?”

    “我在学堂请假,专心准备六月初三的恩科。没几天了。”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农历表。

    今天五月二十,距离恩科只剩下十几天。

    “已经入夏了。”突然,看着外面的天气,荀易有些感叹:“今年气候炎热,再过几天小暑后恩科,真不知道那时候温度该多高。”

    柳子明想了想:“这次恩科加考时间短,但仍然是三场。初三,初六,初九。每场三日,除却第一天的进场和第三天的出场外,要在里面住上两夜。这点恐怕……”

    依荀易从小娇生惯养,去里面受几天罪,哪里承受的住?

    黎兰面带忧色,望着自家少爷。“要不要走一下门路,嬴大人和三老爷都在朝中为官——”

    “胡说!”荀易脸色一变,训斥自家丫鬟一句,然后道:“区区九天而已,本公子若是连这个都受不住,日后也别指望大成就。”

    “不错。玉不琢不成器。公子想要成为人上之人,岂能单纯依赖祖辈恩德?”雪姨笑吟吟进来:“唯有卧薪尝胆,磨砺心智,最终才有登顶的一日。”

    黎兰等人只认为雪姨指的是科举,但荀易听得出来。雪姨指的是修行,如果真要走修行之路,艰难坎坷,披荆斩棘,非大毅力而不可得。

    “既然公子已经请假,可要马上开始读书。还是说,去陶老先生那边?”

    荀易曾拜师当朝老太傅,这是荀钰当初的面子。让自家一位退隐归田的仁兄做荀易的师座,为他日后铺路。

    “陶师隐居秋华山庄多年,区区一个恩科罢了,还不需要老师帮忙指点。”荀易洒脱道:“再说,去鹿山郡路程不近,万一出了什么事耽误科举,反而不美。”

    又想了想,荀易道:“不过这种事情,需要跟老师汇报一下。回头你拿我的帖子找人送去秋华山庄,说学生给他请安了。”

    雪姨应诺,荀易又想起一事:“我昨日丢了一把剑,回头明哥去贴告示帮我拿回来。”

    “丢剑?”众人异口同声,看到荀易腰间的木剑。

    因为茂林剑法的缘故,荀易一直用的是木剑。而且腰间这把剑从小佩戴,哪里还有其他的剑?

    雪姨思索下:“公子的剑指的是……”

    “博阳剑,前两天我在外面买的,不过当时借给一个叫做孟翰的人。你们贴告示,让孟翰早点把剑还我。”

    博阳?孟翰?雪姨心中盘算,不露声色道:“知道了,一会儿妾身便去张贴告示。”

    博阳,孟翰,这自然是荀易做梦探知的曾经,想要和孟翰见一面,两人对一下梦境。

    吃完饭,荀易带白杉出门。

    “我出去下,午时应该回来吃中饭。”

    刘槐在院内扫地,暗里瞥了荀易一眼:“这次出门应该是去邱兰赌庄?想必苗县那边的消息快到了。”刘槐盘算自己可以谋取的好处,但不论怎么想,只要自己没有脱离奴籍,即便自己再有神通护身,也会被荀家轻而易举抓到。

    “不行,现在还不能走。必须把十二花律学全,然后去花宫寻找传说中的花神传承。一步登神之后荀家的势力也难以束缚我。”刘槐对荀易行礼后默默站在边上。

    荀易带白杉来到邱兰赌庄,没有第一时间去找邱老板,而是随便到了一个桌子前。抓了一把碎银子就胡乱扔过去:“本公子赌大!”

    赌场那些赌徒一看荀易看了,顿时双眼放光,赶紧跟着荀易下注。

    那些已经下注,尤其是放到对面的人本想换一下,荷官连忙道:“下注离手,既然已经押下,不能收手。”

    那些赌到荀易对面的赌徒脸色一急,赶紧拿出另一半钱统统压在荀易那边。

    “荀家公子来啦!要下注的赶紧过来!”不知谁突然吼了一嗓子,旁边那些赌桌上的人纷纷来到荀易这边。

    “押大!”一个个下注,把荷官吓得不轻,脸色疾苦:这位小财神怎么今天跑出来了?算算时间,他不应该在上课吗?

    荀易被那些赌徒视作财神,只要跟着荀易下注,人人都能赚个满钵。但对赌庄而言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位小少爷半个月没来,我还想着今天多分几成红利。看样子,今天不赔个血本无归,是难以善了了。只能寄希望于这位少爷手下留情,别太狠。”

    对荀易那逆天的气运,赌庄这些人是彻底心服口服。从李俊德第一次带荀易来赌庄下注,只要荀易想赢,就从来没输过。

    看着那么多人跟自己下注,眼前垒起一座银山,还有更多人想要压上来。荀易慢悠悠开口:“你们就不怕我和老邱联手将你们的家底都掏干净?对半分,我相信邱老板肯定乐意。”

    有几个人犹豫下,默默将手中的银两暂时收回,站在旁边观望。是啊,这种事情,两人不是没有做过。

    “少爷一向和气生财,哪里会欺负我们这些穷苦人家。”一个无赖嬉皮笑脸,上前将自己所有银子压上去:“小的这几天的伙食全在这了,如果真赔干净,明天就去您府上讨饭吃。”

    “你这薛癞子,小心回头我家明哥把你打死。”荀易笑骂一句,问道:“前两天我来这边讨消息,关于杨三他们俩,你们知道多少?”说着,随手从白杉手里给薛癞子一把赏银。

    薛癞子揣到兜里,谄笑说:“昨天小的在城里转了个遍,那俩人是东街‘老虎头’的人。不过早在几天前就已失踪。”

    “家人情况呢?”

    “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

    荀易叹了口气,心中有底。

    “那你再帮我打听个人。一个游侠打扮的男子,年纪跟我一样大,名叫孟翰。”通过市井地痞寻找孟翰,一会儿还要去找邱老板出力。

    这时,荷官生怕再有别人下注,赶紧开盅。

    果不其然,是大。

    “我明明动手脚,是小啊。”荷官有些无奈,若非荀易连桌边都没靠近,他都要怀疑荀易暗中动手了。

    赌庄这些人对荀易的强运试探过多次。哪怕是他们事先调控好结果,只要最后没揭开,在荀易下注后也会自动变成荀易想要的结果。就好像,有神灵冥冥之中在暗中操控。

    这种人,得罪不起!邱老板当机立断和荀易结交,总算是免却赌庄的一场大灾难。

    “怪了,怎么是四五五?”荀易心中疑惑,虽然赢了,但他并不高新。按平常来说,心想事成,怎么也应该是豹子或者顺子吧?

    荷官嘴角一扯,匆匆打发四周想要跟注的赌徒们,荷官恭恭敬敬把荀易请到内屋:“公子何等样人,在外面玩有什么意思?小的专门给您备上香茗,找几个人来陪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