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三十二章功德花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荀易一脸肃然把城隍印搁置在玉台上。

    金色大印催动城隍神力,一层光辉从玉台扩散。自城隍府涌遍全城,在荀易刚刚建立的结界外再度施加力量。

    “这样就可以了?”

    “嗯。这就成了。”文判点头,看玉台已经激发禁制,神色一缓:“有这个镇妖封印在,那家伙在城里面的时候实力会被镇妖之力压制。回头把降妖将军调回来追查即可,他是这方面行家,手中还有各种降妖法器。”

    荀易心下一安,扫视这片场地。

    这是城隍府邸后面的玉台群。在描绘太极图案的广场上伫立十几根玉台柱。每一根玉台柱上铭刻的力量截然不同。

    曹侯刻下这些柱子,只需要城隍大印轻轻盖章,就能激发玉台柱里面的力量,通过太极广场影响整个晴隆城。

    玉台柱飞舞无数荀易看不懂的神篆,覆盖太极广场抽取曹侯预先留下的神力。

    突然,荀易看到太极广场更远处的一个黄土台,那个黄土台的位置距离城隍后殿很远,周围空荡荡的黄土地,只有十丈之外竖着四根大树。

    “那是什么!”荀易伸手指着那个破烂不堪的黄土台。黄土台贴着各种符箓,似乎里面封印着什么大恐怖之物。

    文判忌讳莫深,道:“那是城隍府的禁地,即便是我们,老爷也不让去。公子作为代理城隍切不可前往。”

    “哦。”荀易心中好奇,但文判根本不给他关注的时间,强拉着他回到前殿。

    城隍府很大,这本就是曾经的前朝行宫改建,二人走了半天才回来前殿。

    荀昙施展《十二花律》中的“清荷承露”,滴滴露珠如银丸滚落在胡晓曼伤口。

    六月雨打夏荷开。清荷承露,是十二花律中象征六月花期,也是花律中负责治愈和净化的招数。

    玉露从青紫斑斑的肌肤渗透,就连胡晓曼被打断的腿也逐渐复原。

    另一边,白福施法将胡大岭的头颅和无头鬼结合。只见头颅中飞出一道红光,喷洒鲜血的脖颈顿时被红光裹住。接着,头颅安放在脖颈,完美契合,只有一道浅浅的刀伤。

    胡大岭魂体复原,对荀易等人拜谢:“多谢城隍老爷以及各位上神相救,小人才有和女儿相见的一天。”

    这时,荀昙把胡晓曼唤醒,胡大岭亲自解说其中缘由。

    胡家父女因为胡夫人早亡,所以父女俩相依为命。胡大岭在年前因为被朋友撺掇,去外地做生意。本来小赚了一笔,但后来在广耀山时被一个怪人拦住,非要和胡大岭打赌。胡大岭是个老实人,扭不过去便跟着赌了。

    结果,喝了点酒,酒后狂性大发直接把自己挣的钱统统赔里面,最后还跟那人以命赌命,最后头颅被人砍下,只有一道亡魂飘飘荡荡成为无头鬼。

    穷赌害人啊!荀易摇头不语。

    “想来是那妖鸟不知从何得到胡大岭的头颅,而胡大岭也机缘巧合,无头鬼飘入城隍境内。”文判推测道:“广耀山并不在我们陇川境内,这件事需要好好查查。回头小神跟隔壁郡的几位同僚聊聊。”

    “对了,小人之所以能够回归晴隆城,是得到一位画师的帮助。”

    “画师?”

    胡大岭有些不确定:“那画师似乎也是晴隆人士,只是神智有些不清,时常癫狂,我跟他偶遇之后,他用手中画笔将我送到晴隆城。”

    荀易苦苦思索城中画师们的名字,只听白福道:“天底下能人异士诸多,难保不是有人见你可怜,从而出手相助。公子,你别忘了,你那同学给你说的话?”

    是啊,杨轩是怎么看到鬼头鹫的?

    “天底下能人太多,各位大神在凡尘选择自己的眷属,建立自己的修行门派。指不定路上一个乞丐,就是哪位大神转世。指不定随手抓一个卖菜小贩,就是正在历练中的修士。”文判笑道:“公子无需在意,依公子的脾气,想必也招惹不到他们。”

    武判深深看了荀易一眼:“没错。公子与人为善,乐于助人,说不定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就帮助过某些大神,而那些大神则设法暗中保护,所以公子这辈子福缘深厚,也在情理之中。”

    荀易听着,突然想到自己的心疾,叹道:“但愿如此。只是若真有人这么照顾我,直接帮我治好心疾,这才是最大的帮助。”

    白福几人相互看看,各自撇开目光,不敢接话茬。

    胡晓曼父女相见,胡大岭将情况解释后,胡晓曼突然对荀易下跪:“多谢荀公子对我们父女的救命之恩。”

    荀易赶紧将她扶起:“都是同学,不用这样。”拉胡晓曼起来,询问那怪鸟的情况。

    胡晓曼沉吟道:“原先以为是父亲在外压力太大,又因为杀人之故所以才性情大变。”犹豫下,把床底下那些人的身份说了。

    “几日前,我有一次回家晚了。有两个市井无赖趁机想要轻薄我。正巧父亲,不,这妖精来得及时,就把那两个无赖给杀了。后来藏在床下也没人察觉。”

    正因为胡晓曼误以为“父亲”是为自己杀人,所以才帮忙遮掩。后来持续杀人,也仅仅以为是性情大变,担心自家父亲也没举报。

    如今想来,恐怕那妖精仅仅是为吃人头。

    胡晓曼将后面被害人的身份一一说了,但最开始两个无赖,实在是不知道身份。

    荀易道:“如果是市井无赖,官府那边恐怕连记录都没有。文判,这两天可有魂魄前来?”

    “没有,应该是魂魄被拘束……等等——”文判想起一件事,将自己顺手带回来的那些尸体仔细检查,凝重道:“这些被肢解的尸体根本没有魂魄碎片,似乎所有魂魄都被那鬼头鹫带走。”

    荀易小脸皱起,对胡晓曼道:“市井无赖?可知道名字?”

    胡晓曼努力回忆下,摇头:“不清楚。当时天黑,看不见人脸,后来被杀之后我也没去碰。不过听他们对话,好像叫做‘杨三’和‘张标子’。”不用说,这些都是代称。

    荀易和邱兰赌庄的老板认识,也跟九流人士打过交道。默默记下,准备回头找人打探消息。

    “那么,关于鬼头鹫贩卖的那些邪神笔,你了解多少?”

    “只知道一位姓马的大叔。”

    “那是谁把文曲庙中正版的祈福笔买走的?”

    “这……”胡晓曼摇头,显然也不清楚。

    毕竟也只是一个受害者啊,几位神灵对视,见问不出什么,对荀易道:“公子认为,此女子该如何处置?”

    如今是神离时代,神明不可轻易和凡间接触。胡晓曼见到这么些神灵,按理来说应该是消除记忆。

    但是消除记忆后,这几天她和鬼头鹫生活的记忆怎么办?

    “要不要直接销毁记忆?”武判不确定道:“按规矩说,涉及神道之事在事后应该封印记忆。”

    “但如果暴力封印这段时间的记忆,造成一定的记忆空白,恐怕连她父亲的死都记不住了。”白福不赞同道:“而且,我们打斗时把她家损毁。街坊四邻报案,官府看到胡家的情况找她问话,她怎么回答?再者,一个小女孩无依无靠,日后怎么生活?”

    “要知道,一个谎言需要另一个谎言来隐瞒。”白福不着痕迹看了荀易一眼。当初荀易的事情,就有人建议只隐瞒冬天发生的事情。

    但家里面那么大的变故,只需略略一想就琢磨出不对劲,哪里瞒得过去?

    所以,为防止荀易自己找到蛛丝马迹,索性把八岁之前的记忆消除大半。

    又盯着胡晓曼看了一阵,白福突然有了个念头:“不如让胡晓曼日后在城隍庙作巫女?”

    “巫女?”荀易和胡晓曼同时道。

    “巫女沟通神灵,但城隍庙中已经有合格的庙祝巫女,只需要她平日里帮忙打扫即可。就说自己失忆,正好落在城隍庙门口,然后被城隍庙收留。”

    荀易看向胡晓曼,胡晓曼死死握着胡大岭的手,泪珠不断滚落。

    胡大岭拍拍她脑袋:“你爹已经死了,日后也没人照顾你,去城隍庙好歹也是一个出路。可惜,看不到你嫁人生子的那一天了。”说着,胡大岭希冀目光看向荀易。

    荀易身有婚约,自然不会轻易许诺,只含糊答应日后帮她介绍对象。成不成,就跟自己没关系了。

    接下来,凡间善后的事就交给荀易来办。

    荀易和荀昙回家,荀易先去邱兰赌庄让邱老板帮忙追查那两个无赖的情况,随即前往太守府和李太守密探。

    李太守就是李俊德的父亲,这几天正苦恼城里面几个失踪人口。荀易这下子过来,顿时解决他的难题。

    不过对于凶手,荀易含糊说是游侠大盗所为。李太守深信荀易为人,又找来胡晓曼询问。

    胡晓曼和荀易假称胡大岭也遭人毒手,故而没有怀疑胡家。

    最后,见追查不出凶手,只能暂时定性为“强盗杀人”。并且把截肢的那些尸体还给家人。当然,杨三和张标子的尸首因为难以查证身份,暂时留在义庄。

    大小事情忙碌两天,幸好这两天城隍府再没有事情,荀易除却过去盖章之外再不用随便乱跑。

    不过这两天时间,荀易顺利完成自己的十件善行,甚至还有富余。

    功德树第一重天终于激活。长着十几片树叶的树枝上挂着一朵蓝色花骨朵。那就是荀易因为功德而领悟的神通。

    荀昙、雪姨、白福围着荀易:“《功德太上经》有先天四十八大神通,按照公子目前的功德来说,足以激发第一道神通,不知道这神通到底是哪方面的?”

    荀昙:“最好是死者复活,直接就可以自己治疗心疾。”

    雪姨浅笑摇头:“死者复活需要的功德哪里这么容易积累?而且,需要经过‘生肌肉骨’‘肢体再生’这两个神通阶段后才能完成最后的大神通。这也就是功德花的成长,当最后大神通圆满后才会化作果实。”

    三人紧张盯着荀易头顶,在三人眼中,荀易头顶升起一片金云。金云中树枝摇曳,十几片翠绿善行叶放着灵光,记录这几天荀易的功德。

    蓝色花骨朵点缀在树梢,突然冥冥散落一片功德金光。

    “咦?少爷怎么又多了一道功德?”雪姨掐指一算,这功德数值也有几百,和龙歌给的八百以及这几天零零碎碎积攒,竟然有一千五百功德。

    “是邪神笔这件事告一段落,天庭已经开始颁布善功。”白福恍然:“功德太和天时,五百功德值觉醒第一道神通,紧接着积累一千功德再度增加一个神通。就是不知道公子的神通到底是什么。”

    第二朵花是淡绿色,隐没在树叶中,若非三人法眼如炬,根本察觉不到。

    两个花骨朵慢慢成型,浮现两道小字。

    荀昙愣了下:“怎么是这俩?”

    “第二个神通还算情理之中,毕竟是家学渊源,但第一个神通是怎么来的?”雪姨疑惑:“按理说,少爷需求的不应该是生命类的神通?难道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