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三十一章鬼头鹫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无头鬼站在大殿,白福默默在无头鬼身边构建玄阴摄鬼阵,文判拿着头颅念诵咒文帮无头鬼将头颅按上。

    荀易坐在宝座上,不断敲击桌子,面露焦急之色。

    “公子认识这人?”武判不懂这些咒法,跟荀易在旁观干看。

    “嗯,他叫刘迅,是瑞郡王府的亲兵,家住晴隆城。还是有一次我那大外甥过来探亲的时候他被我的表哥,也就是瑞郡王看中,直接添作亲兵。”荀易捂着额头:“他从小跟母亲一起生活,他母亲在文曲庙那边卖糖,两月前我还见过他一面,听说他媳妇也已经怀孕。”刘大婶家的儿子,小时候还抱着他去逛过庙会。

    想到刘迅死后,只剩下老母和怀孕妻子,荀易苦笑:“跟他爹当年一样,都是扔下媳妇和肚子里的孩子早早过世。”

    武判听了,深有感触:“人世变幻,不过如此。悲欢离合,方是红尘。”

    荀易没说话,注视中央玄阴摄鬼阵,当文判抛出头颅缓缓和喷血脖颈合上时,突然无头鬼暴动,双手抓住头颅一阵撕咬,然后狠狠一踢把头颅踹飞。

    武判:“咦,排斥怎么这么大?难道头颅这些天沾染了什么其他东西?”

    “不对,这个头颅不是他的。”白福看出不对,接住刘迅头颅,皱眉:“这个无头鬼应该是另一个人。刘迅的头,跟他配不上。”

    “另一个人?”文判道:“我看刘迅此人的部分魂魄被锁在六阳魁首,似乎正是无头鬼的表征。莫非这是另一位无头鬼?”

    “无头鬼需要机缘巧合才能诞生,怎么会有这么多无头鬼?”巡山将军质疑说:“而且还有什么鬼头鹫,天底下怎么这些事情都赶在我们这了?”

    “鬼头鹫,一般是被砍头之刃怨气郁结所化。因为自己头颅被砍,所以贪食他人六阳魁首,以头颅之中的生灵阳气和自身阴气中和。当阴阳达到完美融合后,鬼头鹫便能更高一级成为鬼面枭。”文判转动自己的判官笔:“或许这一切都是鬼面枭在捣鬼?”

    “你是说,城里面那头鬼面枭在外捕食杀人,所以才有这些无头鬼出现?”荀易扭了扭脖子,感觉自己脖子还在,方道:“传城隍令,命镇宅将军巡查晴隆城。缉鬼将军寻找各地鬼怪,搜索线索。降妖将军和巡山将军外出寻找刘迅和这无头鬼的残存尸骸。”

    荀易传下命令,这时外面一阵灵气引动,荀昙闯入城隍府邸,没好气瞪了文武判官一眼。

    小跑到荀易身边,荀易低声呵斥:“你来干什么!”

    自然是不放心你了!

    不过荀昙看看四周,诸神都在,没个借口擅闯城隍府马上就要被赶走。

    想起自己上午审讯的情况,荀昙便道:“上午妹妹审讯马经义,从他口中得知一个同伙的消息。”

    “哦?谁?”

    “胡晓曼。”

    无头鬼这时候还没被武判带走,听到胡晓曼的名字突然身子一颤,武判似有所觉,暂时将无头鬼留下。

    “胡晓曼?”荀易声音提高:“这不可能!”连连摇头:“我跟胡晓曼不熟,但她做不出这种事情。”

    “为什么不可能是她?”白福目中精光一闪:“公子,你别忘了,昨天上午我们去女学问情况,可不正是这位胡姑娘和那位张小姐在么?后来公子去文曲庙找人,结果对方得知消息早早离城。如果是这二女泄露,不是正好说通?”

    “我们昨天去文曲庙太晚,也可能是其他渠道得知的消息。”

    “公子认为张家小姐和胡姑娘是多嘴之人?还是当初我们问话的消息被人偷听了?”

    荀易哑然,他和张玉琪打了五年交道,和张淼说不上至交,但每年过节时候跟他们兄妹打照面,知道张淼就是一个没心机的小女孩,但她会保守秘密不会轻易外传。而当时没有其他人在,只可能是从胡晓曼这边走漏消息。

    将信将疑,荀易道:“先查一查,文判,用‘圆光镜术’查看胡家的情况。”

    文判听荀易发话,拿出判官笔在眼前画了圆圈。金光化作镜子,投影胡晓曼家的情况。

    只看了一眼,文判眉头皱起:“有妖气。”操控宝镜,慢慢转动视角,窥探胡家的情况。

    突然镜子视角变化,照出胡大岭床下的尸骨。这些尸骨被肢解的七零八落,只有四肢和身躯,所有部件都没头颅!

    “看样子,的确是鬼头鹫的风格。”武判战意勃发。在几位将军离开后,如果真要去捉妖,那么就是自己上了!

    视角再度变化,突然转到胡晓曼的房间。

    荀易皱了下眉,本想扭开视线,突然看到一脸苍白的胡晓曼被自家老爹暴打。

    “想办法将声音传过来。”白福说了一句,文判施法将胡家发生的事情展现在众人眼前。

    “刚刚吃饭的时候你让邻居帮你给谁传信?”刀疤男子冷厉盯着胡晓曼。

    胡晓曼躺在床上,低声道:“给张淼报信,说是下午女儿不去上学。”

    呼——

    胡大岭抓起胡晓曼的头发,四目对视,胡晓曼目光闪烁,砰地一声被胡大岭摁在墙上:“给张淼报信?不会是想要让她通知荀家那小子,不让他来吧?”

    胡大岭冷笑:“今天下午,张淼过来探视的时候想办法让她带荀家公子过来,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怎么样?”荀易凭空在胡晓曼房中出现,手中握着城隍大印。笑吟吟看着胡大岭:“大叔,如果你这么想我,完全可以去荀家送拜帖嘛。”说话间,神力散开,桃花夭夭吐露杀机:“还是说,大叔心中有鬼?”

    看到镜子里的荀易,荀昙再回望宝座上的哥哥,荀易早在胡大岭家暴的一开始就冲入胡家。

    “阴神过去!小心魂飞魄散啊!”荀昙等人不敢怠慢,纷纷出现在胡家。

    胡大岭看到荀易裹着神光降落心中一怵,紧接着看到满天鹅黄色花瓣散落,屋子顶端弯月高悬,阴寒之气扩散。在门口有一女子,施法以“木樨抱月”控制全场。

    木樨丹桂,香气袭人。

    “不好,是她!”胡大岭昨天跟巴阳郡城隍亲眼见到荀昙的实力,哪里敢久留。

    拿出“书簧笔”,笔尖一点:“辉华乱日光,漠海生明月!”先是绚烂日光破开月光,然后苍苍黑水席卷整个屋子。

    轰——

    桌椅翻倒,木床断裂,大水卷着所有家具迎向几人。

    文武判官和白福等人害怕荀易出事,全都过来援手。但胡晓曼的屋子哪里够这些人站着?黑水席卷,几人同时施展法术,但彼此法术冲突,根本放不开手脚,无奈之下白福地遁,武判抱住荀易离开,文判救走胡晓曼。两个橙色气泡落在水中避开黑水攻击。

    荀昙更利用法术自保,眼睁睁看着一轮明月在黑水中裹住胡大岭冲着屋外逃之夭夭。

    “哪里走!”荀易一怒,拿着城隍大印对空中一抛:“城隍之力,定!”金色神印扣在空中,化作光罩封印全城。

    胡大岭逃出屋子,双手一扇,化作阴风环绕的魔鸟冲向天穹,正好被荀易的封印拦住。

    眼看不能离城,再度俯冲,尖利鸟喙啄向荀易。

    “白鹭惊歌,天鸥戏水。”文判施展言灵,铁笔银钩,两行金字写出,化作白鹭海鸥冲向魔鸟。

    “公子,你和胡姑娘后退。这边交给我们了!”文判将昏迷的胡晓曼递给荀易,上前和武判联手。一人舞剑,一人动笔,二人配合默契把魔鸟逼到角落。

    空中一大群海鸥白鹭啄着魔鸟,黑白两种羽毛片片落下。

    “这文判不简单啊,这手段应该是文道第三境界春秋刀笔?已经可以被称之为贤,达到立功之境。”

    文道修行五大境界,和荀昙的炼气法门以及妖魔功法类似,都是五大境界对应五重天,之后羽化天神的修行路线。

    “立心,立言,立功,立命,立圣。可惜是死后才明悟立功果业,不然说不得真有立圣的潜质。”荀昙边说边摇头,依照文判的成就,这辈子都达不到文道修行的圣人境界。

    荀易正要问话,怀中胡晓曼苏醒,看到空中那只且战且退的魔鸟,差点又昏过去。

    突然地下一道银光暴起!

    “妖孽,受死!”白福手持大斧狠狠砍在魔鸟脖颈。鲜血四溅,魔鸟头颅应声落地,滚滚黑烟从腹腔顺着脖颈笼罩天空。

    白福三人一时不察,被黑烟罩住,在迷雾中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觉四周不断有冤魂厉鬼纠缠。

    “哥,用神印打散黑烟,这应该是邪灵怨气所化?”荀昙有些不确定,这种东西她也是第一次见。

    荀易捧着城隍大印,正要施法时突然胡晓曼把他推开:“父亲!”说着,冲向魔鸟掉在地上的头颅。那鸟头落在地上,化作胡大岭的人头。胡晓曼见了,顾不得其他,踉跄跑去。

    因为她在荀易怀中,这下子使劲一推,荀易拿不住手中城隍印错过最佳时机。等荀易利用神力破开黑烟时,魔鸟早就逃之夭夭,白福三人一脸晦气降落。

    “邪灵怨气,这孽障果然是鬼头鹫,而且不是一个人的怨气,是一群人被砍头之后怨气积蓄。天生操控邪灵领域,那黑烟中暗藏无数死去鬼灵,太恶心了。”文判面带厌恶之色,他和武判都是神灵,最忌讳这些邪门怨气。而白福作为善类鬼修,同样讨厌这种趋近于魔道的手段。

    “这次让他跑了,还不知道下次能不能再抓到他。”武判连天抱怨,不喜看着院落中抱着头颅不撒手的胡晓曼。若非胡晓曼捣乱,荀易破开邪气,他们就可一举擒拿魔鸟。

    胡晓曼盯着这一群人,刚刚众人施展玄术,这时候的她精神慌乱,荀易走过去伸手扶她,立刻被她打开:“是……是你……是你们杀了我爹!”声音歇斯底里,还夹杂着恐惧。

    “你爹早死了,刚刚那是被妖魔附身。”荀昙上前给自家哥哥辩解:“不然你亲爹会这样对你?”指着胡晓曼遍布全身的淤青。

    胡晓曼抱着头颅不松手,抵触荀昙的靠近,不断缩在墙角。

    荀易一拍脑袋:“记得以前听张淼说过,胡姑娘的父亲喜欢喝酒。酒后就容易打人,所以胡晓曼对他父亲这几天的暴力行为没有怀疑?”

    毕竟是相依为命多少年的父女。胡大岭独自拉扯女儿,压力太大,平日里是一个憨厚老实人,但喝了酒马上就换一副面孔。这段时间鬼头鹫假扮,胡晓曼也只是误以为自家父亲在外面压力太大,所以才拿她发泄。

    反而是他们过来横插一手,人家当然怀疑是荀易下手杀人。

    “那床底下那些尸骨,她不清楚?”荀昙看不过去,上前一记手刀把顾晓曼打晕:“武判,搭把手带去城隍府,我们将她爹魂魄复原,让她爹来解释。”

    这时候,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街坊四邻的注意。

    “那么,鬼头鹫呢?”荀易道:“如果继续留着他作恶,恐怕未来还有受害者。”更可怕的是,鬼头鹫吃了一个人头就可以化作那人面目,如果潜藏人群中很难查找。

    “公子事先就用神印封锁全城,妖灵根本不能离开。鬼头鹫想必也就躲在城里。”白福道:“回头公子加固城隍结界,彻底封印一切邪灵出城的可能,到时候我们一家家搜。”

    门口传来敲门声,荀易操控神印,将众人传送至城隍府邸。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