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三十章桃花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荀家小楼,荀易抱着长耳兔,进家门就对柳子明喊:“明哥,帮我准备竹笼,我要给丹参找个伴。”

    突然,荀易皱眉,目光看向二楼。将犬齿兔塞给黎兰,匆匆跑上二楼。

    荀昙拷问马经义,一上午功夫问出来所有事情,记下纸上,最后举起手:“素梅凝雪。”

    十二花律中象征一月梅花的花律招式,手指轻点,白梅素雪,杀机吞吐。

    皑雪寒冬,孤梅冷香,这一招在异大陆是荀昙用得最好的一招花律。那些异大陆的圣骑士们纷纷在这招下身死。

    “看在你一上午吐出的这些消息,本小姐就给你个痛快!”指尖点出,还没碰到马经义,

    旁边横过来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

    “杀人,永远都不应该是第一想到的手段。”荀易握住荀昙的手,澄澈双眸静静看着妹妹。“我似乎只让你们囚禁马经义,没准备让你们下手吧?”

    荀易突然出现,荀昙惊了一下:“哥,但是——”

    “没有但是,他那点罪过,就算是放到太守伯父那边,也不过是关几年而已,不会真正害他性命。你我何德何能,可轻易操控他人生死?”

    这就是价值观的不同。

    荀易从小在内地长大,平日里做错事最多是惩戒,死刑别说他,就连官府审判大罪之人,也不会马上动用死刑。而是选择秋后问斩,并且上报大理寺,最后还需要天子朱笔勾画才能真正行刑。

    但是荀昙在异大陆见惯生死,你不杀人,别人就要杀你。绝对不会留下这种后患。

    但自家哥哥要求保下马经义的命,荀昙也没辙。

    无奈之下散去杀招,荀昙道:“那你准备养他一辈子?”

    马经义忐忑望着这对兄妹,下意识握紧拳头。

    荀易沉默下,在自己收留和投入府衙大牢之间徘徊。突然灵机一动,伸出手,几朵碧桃花旋转成圆环。

    “朔桃醉春。”一阵桃花绚烂,如瘴雾笼罩马经义。

    桃花印记摁在马经义脖颈,顿时****感从脖颈开始蔓延。

    马经义伸手去挠,只见荀易手指微动,桃花印记从脖颈不断向下延伸。每到一个地方,便有一阵难以抑制的痒意,逼得马经义浑身抓挠。

    “你对我做了什么!”马经义大声嘶吼,一拳对着荀易面门打去。荀易神色不动,手指操控朔桃之力,逼迫马经义如同猴子一样抓耳挠腮,收回拳头,将自己挠的鲜血斑斑。

    荀昙似乎也被吓了一跳,花律对她而言只有两种效果。一种是救人,一种是杀人,但是在荀易手中似乎开发出一种新的使用方式?

    “三月桃花瘴,这朔桃之咒受我控制,其效果如何你也看到了?只要我念头一动,就能永生永世慢慢折磨你。”

    马经义咬着牙,但浑身上下的那股痒意难以压制,闹得全身没有一片好皮。

    “而且——你再看看你胸口。”

    马经义扒开胸口,在胸口看到一朵桃花花蕾。

    “这朵花就是你的命,只要我愿意,只需以朔桃之力催生,就可以用这朵桃花抽取你一身生机来奉养这朵桃花。”

    轻轻一点,马经义只觉胸口一凉,花蕾突然开了一半,而随着花蕾打开,心口突然一痛,血液逆流涌向桃花。

    面露惊恐之色望着荀易,荀易笑吟吟看着自己杰作。如果没有自己施法压制,或许在来年三月桃花盛开时,这朵碧桃花会随着花期一起绽放,那时候就是马经义的死期。

    “我刚刚养了一只兔子,需要有人照顾。我看,你就暂时在我这边打工吧。”吩咐白杉拿来一套下人衣服给马经义:“性命在我手,接下来怎么做,你应该明白。”

    说完,拉荀昙离开。

    似乎是因为心疾的缘故,荀易体温比常人要低。握住荀易有些冰凉的手,荀昙轻声道:“哥哥的性子,在异大陆绝对活不下去。”

    “妹妹去异大陆的第一天也跟哥哥一样,认为老虎只要拔牙就再没有危害。但是妹妹错了,因此害死了一位照顾我的姐姐。在异大陆,斩草不除根,就意味着对自己人的残忍。”

    “但这里是内陆。”荀易伸了伸懒腰:“怕什么,在这里可没有异大陆那些凶险。妹妹好好休养,将心中戒备放下吧。我们这边可是以仁为本,以法立国的王朝,你那些想法不会发生。而且,我们荀家不缺这一口饭。我既然已经下了桃花瘴,就不怕他反噬。再说,还有雪姨呢!”

    想到荀易刚刚用的“朔桃醉春”荀昙心中疑惑,自家哥哥对“桃”咒的掌控力居然这么强。这才一天多,居然就想出这种施展法子?

    “行了,别多想了!”荀易伸手拍在荀昙后背:“刚刚我看到院子里的桂圆,应该是刚下来的吧?正是新鲜的时候,我们去尝尝,别为这些外事操心。”

    拉荀昙去吃桂圆,荀昙看到院子里送来的几盆桂圆树,面上多了几分笑容。

    这种桂圆树,是荀家人培植的。在桂圆即将成熟时从果树上砍下树枝,带着硕果累累的桂圆插在花盆里。借助御木之力恢复生机,这种树枝会暂时性扎根,可以保持半月左右,维系桂圆的新鲜度。

    抱着三尺高的桂圆盆景,二人回来屋子里慢慢磕。

    “说起来,哥哥准备恩科,怎么样了?”

    “仅仅是举人的乡试,不需要在意。”荀易不以为然,对他而言仅仅是走一个过场。“月前姑奶奶那边还派人来问,说如果不行,她那边还能走走关系,最后被你哥给回了。你哥我要是连乡试都过不去,后面会试和殿试的时候怎么办?”

    “姑奶奶?是大姑奶奶家?”

    荀易兄妹的祖父荀钰上头有四个姐姐。大姐姐嫁入瑞郡王府,算起来当今的瑞郡王还算是荀易兄妹的“表哥”。

    因为两家走得近,所以当初荀钰死前,刻意将荀易托付给其大姐照顾。也正是其大姐命孙儿在朝中活动,才打消某些人的念头。让皇帝下旨在荀易成年之后赐爵。

    本朝对外姓人的爵位共有十四等。公、侯、伯、子、男,除却男爵只有一等外,其他四个爵位皆有三等分,而一等公之上还有超品说法。因为本朝不封外姓王,对那些封无可封的一等国公,唯有超品这一个名誉称号。

    但自大周开朝至今的百年历史,超品大公只有三位。其中一位就是荀家尊奉的茂德公。

    茂德公死后,爵位传承到二代,因皇恩浩荡仍然保持一等公的爵位,后来便是按照规矩的三等递减。到荀钰这辈只有一等伯爵的爵位。而荀源没有等到袭爵就英年早逝。到荀易这边,到底能够继承几等,谁都不清楚。

    所以,荀易才开始走科举的路子。不过现在嘛,荀易对科举的心思显然没剩多少。这两天光顾着城隍这边的事情。

    “对了,哥哥乡试的时候嬴家姐姐会不会来?”

    “她?”想到自家祖父给自己安排的这段婚约,荀易沉吟:“她在京城太学所属的书院修课,恐怕不会来吧?而且区区一个乡试,还需要她过来看吗?”

    荀易还是有点好面子的,万一落选了呢?在自家未婚妻面前丢人,那可不好。

    但荀昙可不这么想:“说不定姐姐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已经在路上。”

    荀易皱眉,吩咐黎兰:“你去拿三盆桂圆盆景打包,回头来我书房拿一道锦囊,然后找人送到京城,看看嬴琇怎么说。”

    剥着桂圆,突然荀易脑袋一沉,呯的一声头摔在桌子上。

    “哥?”吓得荀昙赶紧过来检查。一见荀易魂魄出窍,阴神入城隍府,心中暗骂:“你们这些神灵就不能省省吗!天天找我哥干嘛!你们就不会自己做事?”

    荀易也一脸无奈,自己正吃东西呢,突然阴神出窍,这要是在洗澡时候可怎么办?

    坐在大殿上,城隍神袍自动上身,仪表堂堂。“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

    只见文判喜气洋洋道:“公子,关于昨天那位无头鬼的头颅,我们已经找到了。”

    “找到了?”

    扫视一圈,巡山将军抱着一颗人头,笑道:“今天一大早末将在山中巡查,看到一个人头滚落在地,口中还不断发声喊人。似乎正是我们城隍府找的人?”

    荀易盯着人头,人头还带着头盔,而那个头盔的制式荀易很眼熟:“这是瑞郡王府的亲兵!瑞郡王不是在镇守边疆?他的人怎么会在晴隆城?”

    而且,那个头颅的面容很眼熟,又是一个熟悉的人物……

    “他怎么死了!”荀易从宝座跳下,急切道:“来人,去把无头鬼找来,帮他将头颅接上,本公子要问话!”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