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二十九章深巷冷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张淼扶着胡晓曼,下课后陪她慢慢走出学堂:“反正下课是武课和礼课,你不如先回家?下午我给你请假。”

    “小曼!”门口突然有一个男子喊出声,不顾其他人阻拦冲进来抱住胡晓曼。

    看着刀疤男子,胡晓曼脸色一僵:“父亲。”

    胡大岭一脸心疼看着自家“女儿”,对旁边张淼道谢。

    张淼摆摆手:“不用谢我。既然胡叔叔到了,那么小曼就交给你了。对了,这是荀家公子准备的伤药。”

    说着,把荀易留下的伤药递给刀疤男子。

    胡晓曼娇躯一颤,刀疤男子故作不知,询问张淼:“荀家公子是……”

    “哦,是我哥哥的同学。今早看到小曼摔倒,就帮忙送她到学院。”

    “原来如此,那可真要感谢一下了。”刀疤男子笑了笑,对胡晓曼说:“既然是你的恩人,等回头为父要好好给他道谢。”

    胡晓曼花容失色,正要说什么,但刀疤男子抱着她直接离开,根本不给她和张淼说话的机会。

    “小曼这是……”张淼隐约觉得小曼神色不对劲,没多想,转而去东院寻找自家哥哥。

    府学在内城,一般情况下中午歇息,都是在学堂附近吃点,然后准备下午上课,很少有人回家。

    张淼过去时,就见荀易几人勾肩搭背。

    李俊德问:“中午去哪吃?”

    “我回家!”荀易干脆利落。

    李俊德正要说话,刘振英按住他:“人家妹妹刚回来,没工夫陪你吃饭。”

    “是啊,是啊。”李俊德哼哼唧唧:“你们这些有妹的家伙,明天你家妹妹也该回来了,到时候你们都有人陪,就剩我自己一个人吃午饭。”李俊德看到远处张淼,对张玉琪竖起中指。

    “苍天啊,快来个雷将这些晒幸福的家伙都劈死!我要妹妹,我要女伴陪。”

    荀易懒得看他耍宝,几步就在走开,张玉琪也过去和妹妹打招呼。

    “行了!”刘振英拉李俊德出去吃饭:“别妄想了,按照你家家教,会让你在外面乱搞?就剩我们俩,说,中午吃什么?”

    “吃元宵!今天中午我要吃元宵!”李俊德恶狠狠看着荀易走远的身影。

    这话一出,刘振英立马捂住耳朵,理也不理李俊德立马闪人。

    还没离开的张玉琪赶紧拉着张淼走人:“蠢货,找死啊!”

    周围刚刚走出来的那些同学纷纷散开。还没出来的那些人,直接躲在大门后面看好戏。

    “元宵啊!”荀易耳朵动了动,笑脸灿烂,扭过来头:“那么,你想吃什么馅料的?”

    李俊德本想继续说话,忽然感觉脊梁骨一阵寒气,看到荀易标志性的笑脸露出,身子一抖,躲到同学人群里:“哥,我错了!”

    “不不不,李兄哪里错了?只是吃元宵而已,哪里有错?”荀易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根教鞭,悠悠从另一边走过来:“说啊,想吃什么馅的?是桃花、桂花还是榆树,再不然梅花、槐花也可以。”

    这哪里是元宵的馅料,这分明是你茂林剑的招式吧!

    李俊德心中暗骂,脸上勉强挤出笑脸:“我去,你怎么把教鞭都带出来了!”

    “兄弟,等等……等等……有话好说——啊!”

    一阵惨叫响起,走了一段距离的刘振英摇摇头:“谁让你说要吃元宵的?”

    元宵,那是荀易的小名。荀易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用这个开玩笑。

    每当学堂里有人说:“哥们,今天去吃元宵,我请客。”

    一听这话,荀易就会默默拿起自己的鞭子,好好教导一下大家,元宵是要在元宵节的时候吃的。

    荀易虽然体力不行,但论武技、剑法堪称学堂第一人。毕竟是茂公之后,家学渊源,旁人根本比不上。

    “灼华桃夭!”

    “榆落摇钱!”

    “桂香离魂!”

    “枯梅疏影!”

    “鬼槐迎客”

    茂林剑一招招御使,也幸亏对手是李俊德,换做旁人哪里抵得过荀易的攻击。

    痛快啊!

    荀易心中畅快,难怪当年李俊德姐姐喜欢拿他练武,这种不怕打,不怕揍的人简直是练武绝佳的靶子!

    而且用教鞭抽,这两天心中的压抑逐渐散去。所以说,人嘛,有时候就需要宣泄。

    荀易有心将茂林剑法使用一遍,但一道白影窜过来,抱住荀易脚边打断他的剑法。

    “咦?”定眼一瞧,脚边有一只毛茸茸的幼兽,红眼睛可怜巴巴看着他,一对长耳抖动,扒着他衣角不放手。

    “公子,比翼鸟那边的凤气太浓厚了,小畜想要换一个地方住。”

    不用说,这就是前几天荀易判案时的那只长耳犬齿兔。到比翼鸟那边住了没几天,就受不了那边强大的灵兽威压。

    “长耳兔?”李俊德身上清气一动,毫发无伤,蹲下来打量兔子。“这是你养的?难道跟你们家丹参作伴?”

    犬齿兔祈求荀易重新断案,但是在外人眼中就是一只宠物对主人撒娇。

    “不,这是荀昙带回来的。”荀易突然有了个念头,反正这兔子长相不错,不如暂时带回家给丹参作伴?至少的确是狗的外表,不是么?

    至于自家丹参会不会吃了它。一个妖怪如果惧怕一个普通的宠物狗,那还真不如一头撞死得了。

    念头一动,功德树再度记录一桩善行。“收留无家可归的长耳兔。”

    “……”这善行真好算啊!荀易嘴角抽搐,总算是明白白福所言,不用刻意关注,保持平常心的关系。

    荀易抱着长耳兔,捏捏兔子身上的肥膘,用只有长耳兔才听到的声音低语:“这几斤肉回头也能炮制一顿兔子宴。不知是红烧好呢,还是清炖好呢?”

    一听这话,长耳兔再度昏过去,荀易抱着兔子,抓着小兔爪对李俊德摆手:“中午要不要去我那?”

    “算了。”李俊德看到远处刘振英招手,摇头就跑:“我就不打扰你们兄妹团聚了!”再去?指不定这对兄妹怎么整自己呢!就算要去,也要带上刘振英啊。正所谓一人倒霉不如众人倒霉。

    “切!”荀易哼着民谣,抱兔子回家。

    空中一只飞鸟将情况看在眼中,扑打着翅膀回到刀疤男子肩上。

    四下无人的幽深小巷,刀疤男子探知荀易踪迹,胡晓曼瘫在地上,脸色苍白颤颤不语。

    “你这不是就认识一个荀家的人吗?昨天想必就是他在追查洛如笔的事情?嗯?”狠狠一脚踩下,只听一阵“咔嚓”声,胡晓曼的左腿被刀疤男子强行踩断。

    “你们关系不错?”

    “不,只是他认识张淼,我们以往没说过话。”胡晓曼赶紧辩解:“今天女儿身体不适,他路过的时候就好心搭把手,没其他关系。”

    嘭——

    又是一脚踹上去:“这么说,还是你爹我的不对了?嗯?”俯视脚下少女,刀疤男子冷冷道:“回头找个借口,让他过来看你。他不是好心吗?想必你有办法将他引到咱们家,到时候怎么做,你明白吧?”

    胡晓曼想到家里床底下那些尸骸,不由打了个冷颤。

    虽然是午时烈日当空,但小巷的寒气越发凛然。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