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二十八章往昔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荀家小楼,当荀易离开后荀昙马上换了一副模样,上二楼去找昨天荀易关进来的马经义。

    马经义一开始想要逃,后来被雪姨找人用绳子绑住,喂了几碗药汤后总算老实下来。

    见荀昙站在门口,看了一眼,马经义低下头,颓然无语。

    “是谁指使你的?”荀昙冰冷着脸,她年纪比荀易还小,但从小经历异大陆的征战,深知人心险恶。荀易收留马经义,她就有几分不愿意。

    这种敌人,就应该问出口供后直接杀了,省得日后反噬。

    “……”马经义不说话,荀昙深吸一口气,双手弄花,彤红色的杏花如香云艳霞在手中扩散。荀昙的声音飘飘忽忽,稚嫩的少女似乎突然变成一位美艳并充满诱惑性的风韵女子:“告诉我,是谁指示你贩卖洛如笔,你在城中的同伴还有谁?”

    “我不知道。”马经义当即脱口而出,但随着荀昙施展“红杏倚霞”,意识随着杏花慢慢飘散,被杏花迷惑精神,一点点被荀昙挖出信息。

    红杏倚霞,十二花律中象征二月杏花的绝招,有迷神,惑神之效。

    “你信奉的那位邪神是谁?”

    马经义脸色挣扎,目光呆滞,吞吞吐吐说:“文襄君。”

    文襄君,荀昙皱皱眉,她对内地了解不多,并不知道这位邪神的名号。“看来,回头要去文曲宫问一下,看看这位文襄君是何来历?”

    “你在城里面的同伴是谁?昨天是谁给你通风报信,让你离开晴隆城的。”

    “是——是胡晓曼。”

    ……

    胡晓曼甩开荀易的手,扶着墙慢慢站起来。荀易说:“胡姑娘,实在不行我去找张淼来接你?”

    “不用。”胡晓曼拍去身上的土,突然看到手掌擦破,鲜血慢慢渗出。

    荀易挠挠头,看了看四周,突然道:“你等下。”说着,荀易把手帕塞给胡晓曼,书箱扔到地上,自己跑去左拐角的一家医馆。

    “……”胡晓曼想要甩开就走,但荀易的书箱落在地上,而周围也渐渐有书生开始走入书院。为了防止荀易书箱被别人拿走,只好站在原地,一点点拿手帕擦拭伤口。

    过了一会儿,荀易抱着药水、牛皮纸袋以及纱布回来。拿着药水和纱布,不顾胡晓曼挣扎给她上药,裹上纱布:“昨天我就看你身体不好,这两天没好好吃饭?”

    将一个牛皮纸袋递给她:“刚刚给你买的肉包子,今天正好是香芹牛肉馅的。”

    “是井明斋的?”

    “当然,我跟那边老板熟,多要了几个。你回头跟张淼一起吃,就算是我昨天答谢你们了。”将另一袋肉包放到书箱,背起书箱,扶着胡晓曼,慢慢走到西学门口。

    忽然,胡晓曼看到远处街口的父亲。那位刀疤男子盯着搀扶顾晓曼的荀易似笑非笑。顾晓曼脸色微变,推开荀易匆匆进去女学:“这两天,你小心点。”

    “啊?”荀易摸不着头脑,旁边看大门的大婶轻咳一声,再看看四周女学生们望着他,赶紧把药酒和纱布递给看门大婶:“大婶,如果张淼来了,你把这些给她。就说胡姑娘受伤,中午别忘给她换药。”说完,绕路回去东院。

    “唔……今天的肉包馅料不错,似乎还有几个特殊味道的?”一边吃,一边走,就在他走到拐角的时候白福突然叫出声:“公子小心!”

    “嗯?”荀易没反应过来,跟拐角跑出来的一个少年直接撞上。

    砰——

    荀易摔了个四脚朝天,脑袋磕在地上,恍惚了半天才回过神。

    “啊啊……不好意思。”那少年摔在地上,赶紧起身,不好意思摸着脑袋傻笑:“刚刚走神,没注意拐角的人。”另一只手拉起荀易。

    “不,我也有问题。没注意看路。”荀易拍拍土起身,只可惜刚刚的肉包子是彻底不能吃了。

    抬头和少年对视,这少年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面庞白皙,五官分明,眼睛明亮有神,一身游侠打扮,背后带着箭筒,浑身上下透着不羁气度。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荀易下意识道,眼前这人似乎很眼熟,尤其是那双眼睛。

    “你也这么想吗?”少年松开手,笑嘻嘻道:“我看你也挺眼熟的,就好像前世见过一样。我叫孟翰,你呢?”

    “孟春之始,瀚海无穷?”荀易念叨了一句:“好名字,我叫荀易。”

    “日月之易?”

    “没错。”荀易皱皱眉,下意识说:“下一句你是不是要说,孟荀之道?”

    “你也这么想?”孟翰看着荀易,摸着下巴:“总觉得这一幕好像在哪里出现过一样。”

    “博阳?”荀易突然念出一个人名,孟翰隐约觉得有些耳熟。脑海深处依稀浮现三个男孩在漆黑洞窟里的场景。

    “老大,你还不进来吗!”顾阳突然从墙上跳下来,狠狠一拍荀易肩膀,将二人惊醒。

    荀易看了看时间,对孟翰歉意说了句,和顾阳匆匆赶去上课。顾阳临走之前瞥了孟翰一眼,跟上荀易的脚步。

    “感觉到了吗?他身上似乎有一股神力。”孟翰耳畔突然传来无名人的声音:“而且神力品质很高。”

    “嗯,想必也得到过一些奇遇。不过这跟我们无关,我们还是追查邪灵殿要紧。”孟翰自言自语,好似在跟谁说话一样离开内城。

    “昨天城外那股力量你应该也感觉到了。那应该就是邪灵殿三君之一的文襄君。”

    “这么说,前不久感觉到的邪气果然是文襄君在搞鬼?”

    低声自语,不顾旁人眼色,消失在茫茫人群。

    ……

    灵峰书院,荀易打着哈欠,敲着编钟学习音律。

    今天第一节课就是礼课,学习礼乐之道。每一个学生都必须选择一种音律乐器。荀易拿着钟锤,一点点敲着五律编钟,和白福对话。

    “今天闫宝上课,而且书院里面的那些邪神笔都已经失去踪迹。”

    “应该是柯状元设法将那些笔替换。”荀易让白福感应一下,白福又道:“的确换完了,都是最正经不过的文曲笔。汇聚文曲神力,可以提神醒脑,增进才运。”

    “咳咳。”韩风突然出现在荀易背后,荀易吓了一跳赶紧专心致志演奏。

    韩风听了几句,留下一句:“好好听课,别走神。”之后转悠到李俊德那边。李俊德拿着笛子吹奏,时不时被韩风敲一下脑袋。

    白福心中诧异,依照自己的感应,居然也没察觉韩风出现在自己背后?“这老师不像是一般人。”

    一节课下来,众人累得半死。接下来还要准备武课,这次即便是荀易也要参加,因为今天的武课是马术,或者说洗马。

    没错,不是骑马,而是给这些马匹梳洗。

    古教头坐在边上看这些人洗马,古教头是军队的人,这些马也都是军队的战马。“你们小心点,这么马匹可比你们金贵多了!而且脾气大,你们不好好做,当心它踹死你们!好好干,改天老子再带你们这些小崽子去马场骑马。”

    “说白了,不就是找我们这些人拉壮丁,给你们军队干活么!”李俊德低声暗骂:“你们军队怎么不自己干!”

    “行了。”张玉琪和李俊德一起梳洗一匹马:“谁让咱们书院是从军队那边借来的马匹?而且你总不能让那些女孩子去干吧?”

    男女书院用的是同一批马,全部交给灵峰书院来负责。

    荀易和杨轩分在一组,杨轩是转学来的,对荀易有些敌意。两人一节课都没说话,不过在下课的时候杨轩突然说了一句:“昨天夜里,我看到一只长着獠牙青面的秃鹫。你看到了吗?”

    “鬼头鹫?就是书中说以人头为食,并且吃了人头后就能幻化那人模样?”荀易回忆一下:“昨天睡得早,没注意看。怎么,有问题么?”正要发问,杨轩自顾自提着水桶离开。

    “公子,这家伙不简单啊。鬼头鹫分属阴灵,是被砍头的恶人死后怨气冲出体外,在空中汇聚阴气而成的妖灵。因为自己生前被砍头,最喜欢食用六阳魁首的阳气。而且这种阴邪妖灵幻化无常,凡人根本看不见其踪迹。这家伙是有阴阳眼还是其他手段?”

    白福心中嘀咕,这书院不简单啊。刚刚那个老师,现在这个转学生,一个个来历诡秘,他完全看不透。

    再想想刚刚撞到的那个少年,那个少年身上有一股功德金光,似乎是一位福神?

    晴隆城这是怎么了,突然出现这么多怪异人士。白福对荀易道:“公子,下课后直接回家,去找小姐和天狐娘娘,让她们帮忙寻找。如果城里面真有鬼头鹫,恐怕会有一场不小的风波。”

    白福心神沉重,却不知道另一边杨轩在离开众人视线后突然一拳打在墙上。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干嘛突然跑上去说这句话。这不是摆明让他们怀疑我吗!”杨轩挠着头,骂骂咧咧,哪里有外人印象中的高冷?

    “要不,殿下直接表明身份?”身边浮现一道光影,忠厚老实的高大男子站在背后。“反正昨天我也动手帮忙击退那位邪神。殿下正好和荀家公子相认。”

    “我才不认他呢!”杨轩不客气道:“”“当初说好来年夏天帮我过生日,结果没几天都把我忘了。我理他个鬼!”

    男子无语:“殿下不是也知道吗?荀家公子当年被天神封印记忆,那些约定当然记不住了。”

    “切,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反正都忘了,我也懒得去找他。”

    “那您昨天还让我帮忙击退邪神?不就是担心荀家少爷玲珑心失去后,已经没有言斥妖灵的神通吗?”

    “谁担心他了!我那是担心城里面那些书生遭殃。庇护众生,这是我作为神明的职责。”杨轩又一拳打在墙上,这下子没控制力量,只听一声惨叫,杨轩捂着拳头蹲在地上。

    “殿下,您小心。您的神力都被封印,现在就是个凡人,肉体凡胎的……”玄黄道兵赶紧把药酒纱布拿出来给他包扎:“别说那些妖怪,就是随便一堵墙您也打不碎啊!”

    “谁说的!”杨轩大怒,挥动另一只拳头打向玄黄道兵。

    “啊——”杨轩看着红肿拳头,生理性的眼泪流下。差点忘了,自家这位玄黄道兵可是父王亲手炼制的天兵。其身体坚固程度比得上四重太育天的神主。

    “笨蛋,我打你,你就不知道躲么!你是故意看我笑话吗!”杨轩大怒,一脚踹过去。这下子玄黄道兵乖乖躲开,结果一脚踹到墙上,再度一声惨叫。

    “混蛋!混蛋!混蛋!”杨轩炸毛惨叫,玄黄道兵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任他用石头扔。

    韩风透过窗户看到这一幕,暗自摇头:“这位殿下因为桀骜脾气被那位天王亲手贬谪,说是让他修身养性积累百万功德再度重归天界。如今看来,这脾气还是没怎么改。不过那玄黄道兵倒是一个重要战力,未来在晴隆城大变的时候可以用的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