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十四章天云阁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荀易回过神来,只见自己坐在城隍宝座,两侧神灵站定,正等他发话。

    “公子刚刚施展茂林剑封印这位邪神,不知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白福等人交换眼色,把刚刚的事情含糊弄过去。荀易身上到底有什么,当初七岁那年发生过什么,他们这些城隍属神也不怎么清楚。只有曹侯这位城隍以及荀家人清楚。

    但他们刚刚亲眼所见,明白荀易身上有一股上神遗留的力量,远高于四重天的邪神神主。加上荀易身上的轩辕血脉有觉醒的趋势,众人合计后不敢说实话。趁荀易不了解神道,便糊弄过去,将一切归咎于荀家茂林剑法的强大。

    荀易不疑有他:打量桌案上的晶珠:“这颗晶珠就是邪神所遗?”桌案上摆着邪神残留晶珠,被文判以神力压制。

    “不错,这颗晶珠汇聚邪神神念——公子小心,凡人切不可随意触碰。”见荀易要拿取晶珠,白福赶忙阻拦:“这枚晶珠回头镇压在锁灵塔即可。倒是那个马经义需要公子处置。”

    城隍府有锁灵塔镇压一切妖魔鬼怪。但马经义是凡人,如今被荀易的力量净化肉身,已经彻底摆脱邪神束缚。接下来,要如何对这位前邪神信徒?

    “城隍府邸不能暂时关押?洛如笔这件事是不是还有别人参与,还需要审问他来找出同党。”

    “城隍府本就不收留凡人。如今公子前来都仅仅是阴神出窍,更何况外人?目前马经义魂魄被我们扣押,肉身停放城隍庙。如果不妥善处置,回头肉身无主,只能慢慢坏死。”武判官道:“当然,他为虎作伥,如今也是咎由自取。我们将他魂魄镇压锁灵塔审问,肉身烧了也无妨。”

    这暗含之意就是要杀人了。

    荀易皱起眉头,他因为自身心疾的毛病,努力乐观面对人生,充满对健康生命的向往,不忍杀生,沉吟道:“这样吧,暂时将他魂魄放回肉身,交给我们荀家看管。回头我试着拷问,实在不行扔到府衙大牢。”

    诸位神灵知道荀易平日所为,对他此举也不意外。

    定下基调,武判官将马经义魂魄送还,吩咐庙祝送到荀家小楼。

    “正好公子下午请假,不如我们直接把昨天那无头鬼的案子结了?”白福出言建议,荀易勉强点头:“早晚要来一趟,今天白天我把活干完,晚上好好回家歇息。行吧,将无头鬼招来。”

    刻意让无头鬼站在门口,审问其冤情。

    不过这无头鬼因为无头无嘴难以开口,唯有本能围绕大堂转悠,双手胡乱比划,看得众人摸不着头脑。

    “没了脑袋,难道连思维都不清晰了?”文判看不分明,见无头鬼想要靠近荀易,刀笔一动将其逼退。

    荀易对无头鬼在身边乱窜也琢磨不明白,众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白福反应过来:“你希望我们帮你找寻头颅?”

    无头鬼一听,立刻停下举动,不断对众人叩拜。

    荀易闻言,找了一张纸写下:“就这个要求?你放心,回头定会帮你寻到头颅,为你收敛安葬。”

    荀易干脆利落,几位神明欲言又止。无头鬼并非是寻常例子。即便是砍头问斩死后魂魄也是完好无损的人身,头颅俱在。这种无头鬼的诞生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生前连人带头砍下,而且除却肉身外连魂魄一并击中,此乃神道之术,非凡人能为。另一种,是死后对魂魄下手,将魂魄身首分离,同样不是凡人手法。

    “这件事想来是某些方士妖怪所为?”不过荀易已经应下,文判没有提出异议。但无头鬼在荀易记下案子后似乎还想表达些什么。文判赶紧把他送走,带荀易处理今天的文案。

    有了昨日经验,今天办事效率加快。到下午申时,荀易看天色不早,将笔一撂:“行了,今天就到这,今天晚上别找我,让我好好睡一觉。”伸了个懒腰,正要返回肉身。突然城隍府大钟响动,号角声响彻神域。

    “晴隆城隍何在,速速点齐兵马随本神前去捉拿叛逆。”城隍府外金云显化,一道法旨喻令落在桌案。

    文判帮忙打开一看,脸色微变:“这是让城隍老爷协同周围诸神封锁地气,以便上神捉拿叛逆。”

    “老爷还在阴司,公子阴神出行,哪里能够离开城隍府?”武判道:“回了吧,就说我们不便插手,或者让城里其他神灵替代下。对了,这诏令是哪边的?不会是大周的国祚主神吧?”大周的国祚主神,是所有城隍名义上的统帅。只是城隍占据一方自成势力,像曹侯这种强大的神灵还能直接跳槽去阴间。

    “不是,是一位福神。天界的玄坛宝德灵君,看这道神力品质应该是六重天?”

    “六重天的上神?而且让福神去捉拿叛逆,岂非是武福神?”白福脸色有些不好看。福神一脉最著称的一点是运气,每一位福神都是福缘滔天,强运庇护的主。但正因为他们福泽绵延,很多福神的战力极弱,只有少数武福神和恶福神具备强大战力。这些武福神们的强势比那些普通武神更可怕。

    “玄坛宝德灵君,我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巡山将军揉着太阳穴:“几年前流落我们晴隆城,后来东山再起的那位似乎就是……”

    文武判官也想起这位玄坛宝德灵君的来历。“居然是他?龙孙殿下?”这可是一位大有来历的人物。

    “这位殿下怎么了吗?”荀易一脸好奇看着众人,众人同时摇头:“不,没什么。”

    文判思索道:“咱们城隍府不便接旨,我出去回绝。”说完,走出城隍府,对府邸之外的金云跪拜:“启禀上神,我家老爷受阴司阎君法旨正调往阴司开辟鬼国冥域。如今新任城隍还不曾到位,唯有一位凡人代理城隍,恐不能接旨。”

    金云中宫阁幻化,清晰的男声传来:“那就让这位代理城隍施展神印封锁地脉。”

    “这……”文判自不会让荀易冒险,谨慎道:“这位代理城隍被我家老爷设下禁制,不能离开城隍府范围,恐难应命。”

    “哦?”金云中射出一道玄光,在众神没有反应过来时将荀易掳走。“事有轻重,想来即使本君破了曹侯禁制,他也会理解吧?”

    “大人!”武判拔剑,巡山缉鬼等将军召唤府兵围住金云。

    金云中那人懒懒道:“怎么?你们还想对本君动手?”属于高位神灵的威压一闪而过,下方众神如受重创,瘫软在城隍府动弹不得。

    “城隍地神和我们福神历来交好。”金云中伸出一只手把城隍府诸神封在城隍府。“放心,本君仅仅要捉拿天庭叛逆,无意对你们城隍府下手,到晚上了就带他回来。”说完,金云裹着荀易消失不见。

    白福等人被困城隍府,急的直跺脚:“该死!这位殿下这是来的哪出?刀剑无眼,既然是叛逆天庭之人,岂非凡人能够对付的?”

    文判自我安慰:“公子身上有上神之力庇护,或许无妨?我只担心老爷留下的城隍神印,上面限制公子外出,如果那位殿下强行带人离去,会不会对公子有影响?”

    “没听明白么?这位殿下要强行破除老爷的禁制。我担心的是公子承受不住神力的冲击。”白福无奈,但天空贴着一个“禁”字,众人在府邸连个口信都传不出去。只能希望荀易的强运能够帮他平安归来。

    天云阁,荀易坐在客座上,双手捧着眼前酒樽,一口口抿着酒。

    “别客气,我这天云阁鲜少有客,有什么需求直接说。”主座上,那位宝德灵君侧着头,慢悠悠吃着桌上佳肴。

    荀易心中忐忑,被强行掳到这里,整个天云阁除却他们俩之外再无旁人。打量武福神,这位神灵头戴飞凤盔,身穿盘龙甲,旁边倚着一根方天画戟。男子相貌清奇俊朗,单从外貌看来很年轻,两人站在一起更像是哥俩。

    “放心,我仅仅是对付天庭叛逆,要借助你的城隍之力封印土地。事情做完就送你回家。”

    “不知上神如何称呼?”

    “我叫龙歌,你称呼我神名宝德灵君也成。”

    “那龙歌大哥,咱们能不能换杯酒?”荀易苦着小脸:“我还未成年啊,这种烈酒能不能撤了?唔,温和一点的祭酒可以喝几杯。要是酒劲弱的果子酒就更好了。”

    男子一听,敲了敲桌子,寂静的天云阁顿时响起琴瑟音律,一位位舞女从云中幻化。有人在中央翩翩起舞,有的则捧着酒壶摆在荀易面前。

    一共五瓶,青白黄红黑五种酒瓶盛放,皆是神道秘传之物。

    “你随便选吧。”

    荀易看着青、白等诸色酒瓶,犹豫下,端起赤玉酒坛小心翼翼给自己斟满。朱红色的酒水盛满酒樽,一口口喝下。

    “碧桃吗?有点运道。”男子摸了摸下巴,他从一开始就看出荀易阴神不稳。毕竟中午大打出手,现在精气神不足,所以一开始给的烈酒是用来补养精气神的。荀易抿了几口直说受不了,男子索性又换了几种其他效果的酒水。

    这种碧桃酒是天府奇珍,金圣帝君以蟠桃圣果酿造而成,可延年益寿。

    至于其他几瓶,有神灵喝了也要沉睡数日的“千日醉”,有从凡间烈酒改良而成的“三杯倒”,还有利用烈山家配置九穗禾酿造的“谷玄”……

    “若论效力,还是碧桃最适合你。”龙歌笑道:“怎么,有没有兴趣做本君属神?”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