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十一章城郊战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曲庙香火鼎盛,不少妇人上香祈求文曲星君以及柯状元保护自家儿子能够顺利登科。

    荀易溜溜达达带白福在文曲庙周围转悠。不时从旁边小贩那边拿起东西吃,一摸口袋才想起自己没带钱。

    于是就对小摊主人说:“刘大婶,先记下,回头去我们府上找明哥报账。再不然,我去旁边给你拿点东西?”说着,目光看到不远处一个套木环的小贩出。

    那小贩一见荀易目光,顿时浑身一哆嗦,若非现在还有人在套圈,已经想要马上收摊。

    刘大婶是卖糖稀、姜糖的,顺着荀易目光看去,笑道:“算了吧,人家做点小生意不容易,公子就别去砸场子了。”

    荀易从小运气惊人,套圈的时候十圈九中,剩下一个是看商贩可怜,所以刻意仍偏。每次庙会的时候他只要一出现,那些商贩们立马出钱请他吃东西,务必将他阻拦在食品摊位,不让他前往套圈抓阄之类需要运气的的游戏摊位。

    “易小公子,今天你随便吃,我请了!”那个套圈的小贩遥遥喊了一句,就要起身过来付账。

    “算了,今天没空玩,等下次庙会的时候再说。”荀易又要了一包姜糖:“大婶,记账,回头去我们府上拿钱。”说着,突然看到一位神色匆匆的男子从文曲庙周围的小树林离开。

    “就是他!”白福所化的毛笔不断摇晃:“公子,拦下他,他要跑!应该是得到消息想要出城。”

    “放心,他走不了。”荀易和摊贩这边的熟人告别,算了算方向,沿小路前往东门堵截。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马经义心中不断叫骂,混迹人群中向着东门离去。“居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不久之前,文曲庙中一股神力扫视四周,他背后那位神灵立刻示警让他离开。外加还有人通风报信,他和同伴分开逃跑。

    “那家伙在城里有身份,还能躲一躲,但是我只要一查就能被查出来。必须离开晴隆城,这里是城隍诸神神力最强盛的地方,只要到了城外就好办了。”

    一路忧心忡忡,生怕背后有人抓他。

    走到城门口,两旁士兵随便检查了一下,看到他篮子里的文房四宝便放人离去。

    一步一步通过东门甬道,走在瓮城中。

    “哈哈,一群愚蠢的凡人,就凭你们也能看出我家主上炼制的神笔功效?”

    晴隆城曾经作为一处战略要地,在东西两门各自设建瓮城,让瓮城门户对准南方。走在瓮城小道里,又看到瓮城侧门的两个士兵。

    同样草草检查了一下,就放马经义离开。

    出了城,通过护城河,顿觉心中大石落下,只想仰天长啸。

    “不行,不行,还是再保守点,离开主城范围再说。”又走了一段路,钻入旁边的密林,看着周围四下无人,仰天大笑起来。

    “大叔,你不觉得笑声刺耳么?”突然头顶树梢传来一阵清脆的少年音。

    抬头一看,只见白皙俊美的少年郎坐在树梢上。双腿一晃一晃,笑容阳光看着地面上的马经义。时不时拿着姜糖磕一颗,嚼的嘎吱响。

    “你是……”马经义不是本城人,不认识荀易这位荀家未来的当家人。

    “抓你的人!”荀易坐在树上,拍了拍腰间木剑:“这些天就是你在城里贩卖文笔?”

    “不知道你说什么!”马经义暗道不妙,目光张望四周寻找逃离之路。

    “看样子的确是你喽?这样吧,只要你跪在地上学三声狗叫,然后大喊‘公子饶命’并且将自己的同伙上报,本公子可以考虑从轻发落。”目光俯视下方慌乱男子,心中有种畅快感。

    “看其他人这种慌乱而不知所措的表情最有意思了!”荀易轻轻一叹,顿觉刚刚一路急跑有了意义。

    旁边白福抖了抖身子,暗中腹议:“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以虐人为乐的?”

    “放屁!”马经义大怒,从篮子里拿出一根笔,快速在身上写了一个“神”字。

    “主上,请把你的力量借给小人。”请神入体,头顶金色光环张开,荀易本能感觉到远处有宏大意念徐徐落下。

    “茂林剑法第四式,鬼槐迎客。”木剑划出优美弧度,以极其刁钻诡秘的角度刺向马经义。

    “干得好!”白福暗中一赞:“这种请神入体是需要时间的,不要给他施法时间,直接打断!”

    身如鬼魅,灰烟相随,剑如阴槐,鬼哭神嚎。马经义刚刚请神到一半,就被剑气刺中。

    “束!”马经义一只眼睛化作金色,提笔草书一个金色字体。那个斗大的束字瞬间化作神力绳索将荀易困住。

    “公子,这是文神一系的攻击手段,以箴言操控万象。文字,图画,言语都会成为真正的攻击力量。”

    荀易想起文判当初对付白毛巨兽的手段,低声问:“怎么破解?”

    白福化作小人坐在荀易肩上:“用左手的城隍印。只需用左手轻轻抚拭剑身,为其加持神力就可以将茂林剑法化作真正的神道剑法。”

    荀易一咬牙,舌尖咬出鲜血,强行挣脱马经义的束缚,左手冲木剑一抹,原本黄色木剑附着赤青色的神力熠熠生辉。

    “城隍?”马经义嘴里自语,感到身体传来的刺痛,又写了一个“愈”字将刚刚被荀易刺伤的伤口愈合。

    “到底这个信民虔诚度不高,加上目前只完成一半请神,连我百分之一的力量都发挥不到。”这位神灵心中升起舍弃信徒的念头,但转念一想:“我还需要他开辟新市场,不能在这时候放弃。对方看起来仅仅是初入神道的小鬼,刚刚执掌城隍印不足为惧。若能将他擒拿,晴隆城更好攻破。”

    神灵想清楚,提笔开始写第三个字。但还没开始,眼皮一跳,对面刚刚挣脱束缚的荀易消失不见,只有一缕清香窜入鼻孔。

    “茂林第八剑——桂香离魂!”十里桂香飘然,蟾宫丹桂折枝。

    神灵本能从原地闪开,就地打滚躲开攻击。只见银光乍现,从荀易消失的地方直直射向刚刚“马经义”立足之地。

    地面出现一个不小的深坑,荀易的身影模模糊糊在不远处的重现。

    “啧。”荀易不满意看着地面。桂香离魂是茂林剑行走刺杀的一门剑招。讲求一击必杀,没想到这也被逃开了。

    “公子,这位可是神灵,虽然附体没完成,但神灵本能还在,能逼得他闪避已经是绝佳战果。”白福一边说,一边通过在阴城的本体召唤文武判官点兵封锁四周。

    “这小子天赋不错。”马经义看荀易轻而易举将自己的剑术和神力结合,心中警惕:“不行,必须速战速决不能给他适应神力的机会。”提笔迅速写了两个字,一个“虎”一个“岩”。

    仅仅一个虎字就让马经义自身仅存的神力消散不少,神灵心一横,强行压榨马经义的寿元写出第二个“岩”字。

    “可恨这信徒神力太弱,若是另一个信徒也在就好了。”感应到城里面另一个人,邪神又打消这个念头。既然已经埋伏下来,那么何必再浪费自己另一枚棋子?

    虎,岩,两个字在空中幻化,一只凶猛的斑斓大虎咆哮现身,空中还不断有岩石坠落,在老虎攻击荀易时不断干扰。

    砰砰砰!岩石接连坠落,荀易跳开岩石攻击点,只见巨大落石逐步封锁行动范围。头顶不断旋转的那个“岩”字继续砸下石头。

    “这是持续攻击的文咒吧?只要打碎就行了?”荀易一边说,一边御剑挡住恶虎。

    一听荀易所言,神灵嘲笑道:“打碎?我的山岩咒抽取这家伙十年寿命作为代价,别说是你这浅薄的凡人,就是真正的神灵前来都未必能够成功。”

    白福也低声说:“公子放心,咱们的人快来了。公子只要拖到那一刻即可。到时功德簿上记下这一笔,城隍老爷就有借口帮你治疗心疾。”

    “虬榕盖天。”巨大榕树虬曲苍劲乱根舞动将猛虎击退,而头顶茂密的树冠彷如擎天绿盖反弹所有岩石,在密林中来回飞溅砸断一颗颗老树。

    一榕成林,这是茂林剑中最强的防御剑招。在神力施展下,化作真正的大树立在背后。

    荀易调整吐纳,在榕树被山岩和猛虎打碎后,手中剑式一变:“茂林十一剑,苍松见雪。”

    严冬,天地肃杀,漫天风雪化作冰刃,背后榕树消失后浮现青郁古松,无数松针射出,那只猛虎眨眼间就被打成筛子,血花渲染苍松。

    苍松见雪,其暗指的便是一剑染血。

    荀易脸色冷峻,双手握剑,望着空中不断落下岩石的那个草书。“枯梅疏影!”

    错落梅影化作数十道光影,顺着木剑扑向“岩”。

    那个字体红光一闪,立马将荀易震飞,而字体毫发无损。

    “哈哈……哈哈……这利用生灵寿元施加的血咒魔文,岂是你凡人剑术所能打破?”趁着荀易破法的功夫,神灵再度下笔,这次写的便是一个单体字,而是一句诗词——离凤燎赤焰。

    霎时,烈火熊熊,展翅高飞的火鸟金凤在密林盘旋。赤色的火焰如同恶兽吞没密林。

    茂密的树林被火焰点燃,热浪层层扑面而来。

    荀易一皱眉,突然飞快冲向神灵所在。擒贼先擒王,或许杀了他就能破解这个咒语了?

    神灵赶紧操控“岩”字,在自己面前垒砌巨大石墙将荀易挡在外面。

    “公子,不打碎这个字体不可能攻击到他,这是文神秘法还是等文判来了再说吧。公子小心别被火烧就行。”

    白福不认为依照荀易目前的力量能够打破这个神术。只让他安心自保,等他和文判的本体前来。

    荀易没说话,透过缝隙依稀可以看到对面那人还在刻画新的咒语。心中倍感焦急,但这时候反而冷静下来,闭上眼,蹲马步,回忆自家老爹曾经给自己演示过的茂林剑法。

    额头大汗淋漓,火星溅在儒服,点燃一个个窟窿。

    “灼华桃夭。”身边一朵朵桃花浮现,白福本想劝他换成苍松保命。突然在夭夭桃花中看到火红枫叶。

    “枫火连天?”白福又惊又喜,这是茂林十二剑中隐藏三剑之一。秋风萧瑟,红枫如火。

    “组合剑技!”白福想到茂德公当年创十二剑所言,马上明白荀易在做什么。

    灼华和枫火叠加,周围火红枫叶伴着桃花卷起熊熊烈焰。

    层层火圈裹着荀易,密林燃起的火焰一点点汇聚在荀易身边化作自己的力量,最终形成一条火龙:“去!”

    火龙当空咆哮,离火所化的金凤如临大敌。伴着烁烁灼华将火凤淹没在另一片赤色火海,紧接着攻击剑气轰碎空中的“岩”字冲向神灵。

    神灵神色冷漠:“封!”再度抽取马经义的寿元写下一个“封”字,赤色火龙和封字碰撞,整个身体飞入封字化作一张火龙符纸。

    “组合剑法居然能引动五行,这剑术已脱离凡流。”神灵上下打量荀易。

    荀易哼了一声,再度握剑上前,可刚刚走出几步突然身子一僵,面色痛苦挣扎起来。木剑跌落在地,自己直挺挺趴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看得出来,你身体本就不好,跟我这么激烈打斗施展这种组合剑技,你的身体受得了吗?”神灵淡然道:“若非要逼你病发,我何必专门写这几个字拖延时间?”

    “小子,你天赋不错,但没有经验,区区一位刚刚代掌神印的凡人也妄想和我这种上神交手?”手指轻轻一弹,劲气击碎荀易身下土块把他撞到远处的树干。

    “噗——”口吐鲜血,荀易挣扎着昏迷过去。

    神灵正要赶尽杀绝,突然抬头看了看四周。文判等人建立的神力护罩即将落下,神灵逐渐失去和本体的联系。

    “罢了。”最后搁下一句话:“你就慢慢等死吧。心病发作,想必也活不了了。”说完,化阵风冲向空中慢慢缩小的缺口。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