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八章茂林剑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武场,刘振英正和李俊德等人比剑。甲乙两班各赢八场,还有八场比剑没有结束。

    瞧见一身儒服的荀易站在武场门口,甲班众人顿时打了个激灵,专心致志和乙班的人比剑。

    “这些人的剑法好差。”白福所化小人坐在荀易肩膀上,看着远处那些人斗剑,品头论足说:“比起公子你的茂林剑法可差远了。”

    “毕竟灵峰书院走的是中庸路子,并非专门的习武之地,只需考过三级武生的试炼,让学生们稍微精通一些武术即可。”荀易淡淡道:“你看中间打斗的那两人如何?”

    在众人之间比剑的刘振英和李俊德,一个剑舞生风,飘逸莫测,一个左右闪避,手中木剑专挑邪门路子,死角罩门反击。

    “有几分茂林剑的痕迹。”白福嘀咕着。刘振英用的那一剑似乎是茂林九剑中的第三剑式——清风拂柳。那股子飘逸劲,怎么看怎么像三月春风拂动河柳,力道轻柔,飘逸盎然。

    至于李俊德反击的那一剑,貌似是茂林剑法后面紧跟清风拂柳的那一招——鬼槐迎客。走的便是刁钻路线,鬼气森然,步步杀机。鬼门开,生死别,要的是一击必中。

    这也符合二人的战斗风格。李俊德有家传心法护体防御极高。即便是硬扛刘振英的攻击也没事。被刘振英击中二十剑仍然生龙活虎。“天清气”一转马上恢复如常,但如果刘振英被他击中一下,那胜负立判。

    “不过没有配套心法,不领悟四季心、枯荣心,这剑法就是个花架子!”白福老气横秋站在肩膀上品评。忽然,白福察觉有人窥探,下意识看向荀易背后,只见黄影闪过,再定眼一瞧,是低年级的学生们在扎马步。

    “好像有神力波动,这学院还有神灵在?”白福心中嘀咕,正要进一步探查时,听荀易奇道:“你连我们家四季心、枯荣心都知道?”

    “哼哼,我当然清楚。当初我可亲眼见过茂德公施展这套剑法。茂林剑法三大境界,春木生发、木秀于林以及茂林韶华。”白福是鬼修,是城隍老爷的神仆,但是生前亲眼见过茂德公用剑。

    荀易眼前一亮,立马向他请教。

    荀易父亲死得早,祖父也在前年去世,茂林剑法很难得到长辈们的指点。至于荀家的其他人……

    “算了吧,让二叔指点?他不跟我争夺荀家家主的位置,我就谢天谢地。”

    荀家昔年随高祖建立大周,位列国公。之后开枝散叶,荀家在晴隆城号称大族。族人传承数代,遍布天下,上到朝野,下至商贾都有荀家的人。

    不过作为荀家嫡系的一支男丁并不多,荀易祖父那一辈只有荀易祖父一个男丁,上面四个姐姐。而到荀易父亲这一辈,除却其父亲外还有两个叔叔。二叔那边有两个表兄,三叔膝下只有一个女儿。

    按照宗法规矩,在祖父死后家主之位在嫡系传承,本应该落在荀易身上,毕竟是长房长孙。但众人以其年幼为名,非但家主之位悬空,就连本应该被他继承的爵位也暂时被朝廷扣留,悬而不落。

    长孙有疾!尚未及冠!这就是荀家反对他的最大原因。

    在荀易祖父荀钰在世时,他二叔就曾言:“侄儿年幼,身体又不好,大哥这一脉香火难以传续。儿子这边有二子,不如过继一个给自家大哥,以传承香火祭祀,顺带照顾侄儿。”

    当然,这个建议当场被荀钰否决。荀钰死前刻意对荀易进行安排,还把茂林剑法的心得写成手书交给荀易,让荀易依照手书琢磨茂林剑法。只可惜手书不全,被人撕了最后三招和心法经验,荀易自行琢磨终究有瑕疵。

    但昨日得武判指点,不少晦涩难懂之处迎刃而解。如今听白福也了解自家剑术,赶忙求教。

    “茂林剑法是剑术也是心法,更是一门配合血脉的法诀。只有荀家人才能真正发挥它的玄妙。旁人练剑,虽有精巧之处,但终究是花架子,仅仅是剑法不明真意。”

    “所以,必须配合我们家的御木血统?”

    “没错,只有荀家血统才能领悟茂林韶华的境界,不然旁人最多跟你一样在木秀于林的境界徘徊。”

    自古独木不成林,茂林剑法便是木灵之意。从小自悟木灵生发之道,研究基础剑法。等根基务实之后才可修行真正的剑术,自身也进入木秀于林的境界。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境界仅仅是剑法入门,有资格学习荀家的茂林九剑招。

    “等你什么时候吃透剑招,从十二剑式领悟生死法,四季心的时候就能突破了。毕竟十二剑式正好对应春夏秋冬四季十二种植物。”

    荀易眼睛一眯,低声道:“十二剑?你从哪里听来的?”

    要知道,荀家对外宣传茂林剑法一共九剑。除却春三剑外,夏秋冬各自隐没一剑。夏无竹,秋无枫,冬无柏,完全是藏在其他剑招中掩人耳目,只有家主嫡系才清楚。

    “小人虽然是鬼灵出身,但生前可是跟着茂德公的人。在荀家祠堂里面还有小人一个灵牌呢!”

    顿时,荀易肃然起敬:“长者居然是跟随天祖打天下的人?”

    “别别,公子别这么说,只是跟随茂德公的一个亲兵,后来在庆门关之战随城隍老爷一起战死,死后作为神仆。”

    “本地城隍是当年庆门关之战战死的?庆门关之战?战死晴隆城?”荀易怎么听怎么觉得这么耳熟。

    “不单单如此,当年这座晴隆城就是本地城隍和茂德公一起借助前朝行功改造而来。”

    这熟悉的事迹,貌似每年祭祖的时候都会有家老祝词提及。荀易脸色古怪起来:“你说你在我们家祠堂有一个牌位,不会本地城隍也有吧?难道是……”

    “没错,有,就是公子想的那位。”

    “曹侯!”荀易摸着脸蛋,顿时感觉这个世界太小了。在他们荀家的祠堂里,还留着曹侯当年的牌位。据说是他那位五世祖茂德公当年吩咐荀家后人帮忙祭祀香火的。

    “城隍老爷生前没有留下后人,这个爵位当代就断了。茂德公感念昔年交情,便让荀家代为祭祀香火,曾许诺‘荀家不断,曹侯香火不绝’。不然公子以为,老爷为什么找你来帮忙?荀家历代家主,哪位没来城隍府干过活?没有城隍老爷暗中照拂,荀家能够这么昌盛?”

    白福说的荀易哑口无言,脸色变化不定,暗暗下定决心,回头就去祠堂看看,这位名叫白福的人到底是祠堂里面供奉的哪位义士。

    “他在干嘛?”远处斗剑的刘振英心中嘀咕,见荀易脸色变幻不定,心中一惊,该不会是心疾发作了?

    “不打了!”反手一剑“横竹翠微”荡开李俊德的剑式:“今天算我认输!”说完,立刻冲向荀易那边。

    ----------------------

    今天三更!一会儿还有一更!求推荐求收藏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