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六章妖踪现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晴隆城本是前朝一座行宫改建,分内外两城。

    荀易上的府学便在内城,由行宫中的宫殿改造。荀易之所以不在老家住,而是在内城买房,也是为上学方便。

    身着白色儒服,腰间配着木剑,慢悠悠在街道走,不时能够看到一些跟他穿着类似的少年少女走向府学。

    府学有两座书院,一男一女两方分开讲课。灵峰书院的大门在府学东边,湄海书院的大门在府学西边,正好隔开,两边人几乎见不着面。

    “虽说本朝风气开化,女子也可抛头露面,但对名节还是很看重的。”突然,一根毛笔从书箱里面蹦出来,荀易赶紧收到袖口。

    “你怎么出来了!被人发现怎么办?”荀易收起默毛笔,回头张望四周。大清早的,只有不少买菜小贩,人流还没开始。

    “没事,我用了隐身术,外人看不见。”白福以附体之术依着在一根毛笔上。“这几天公子因为城隍神印,在阳界行走的时候会有诸多不便,小人正好可以帮你点忙。”

    收入袖子里,荀易想起前朝之事,便问这个老鬼:“我知道前朝在各种时候被人忌讳,但是前朝是怎么打败古赵的?”

    “借助外敌呗。当初古赵和海对岸的蛮夷打仗,结果前朝暗中勾连外敌剿灭古赵皇族,有不少秘辛传承就此断绝。接着前朝拜海对面的多兰帝国为父国,前朝八帝对多兰帝王皆自称‘儿皇帝’,引起天怒人怨,鬼神震怒。后来高祖起义,重新奠定我朝根基,破前朝法理,续古赵之制。”

    走过菜市口,一阵阴风吹过,荀易不由打了个哆嗦,眼角瞥见菜市口里面一些若隐若现的身影。

    有不少人满脸血迹,站在菜市口望着外面。

    “冤枉啊!”

    “大人饶命,小人无罪!”

    不少人对外呼喊,荀易见状,正要过去询问,白福赶紧将他拉住。

    “公子别看!那是阴灵怨气!”白福说:“这个菜市口在十几年前还是砍头杀人的地方,所以阴气汇聚迟迟不散,这里也是通往城隍神域的入口。公子携城隍印,灵通阴阳,所以看到这处入口。别过去,你不是还要上学?”

    荀易一听和死人有关,忌讳之下赶忙离开菜市口,匆匆跑向府学。

    但这一路上,荀易瞧见很多原先看不到的东西。在一座大宅边上趴着三两只赤色大虎。另一边还有几个扫帚成精的精怪靠在大树下纳凉。甚至荀易亲眼看到一只妖鸟落在一个小摊贩边上,盯着那小贩贩卖的河鱼流涎水。

    那鸟形状如枭,生有四目人面,口水不住滴下,落在小贩身上毫无察觉。

    荀易毛骨悚然,放眼看去,少说有几十只妖怪在人群中打闹玩耍。但令人奇怪的人,人们非但没有察觉,就连妖怪们触碰凡人也毫无所觉。

    “公子你看脚下。”白福见荀易发愣,指点荀易望着脚下。只见脚下有金银二色流光:“妖怪所在的银光是晴隆城暗面,而我们目前所在是阳面。虽然相似,但不会交集,公子不用担心。”

    “人有人道,神有神道。因为城隍老爷的神力将阴阳两界完美融合。两者在活动时会因为界限的不同而区分。”

    荀易默默点头,要不怎么说无知是福呢?看着这些妖怪在身边行走,的确瘆的慌。但是凡人毫无所觉,应该过着自己的生活。

    低下头,加快速度冲向府学。

    内城是行宫改造,在很多地方都能够看到前朝丹柱金瓦的痕迹。尤其是府学,几乎保持原样。除却原本“丹阳殿”的牌匾换成“晴隆府学”外,再无其他变化。

    自东方院门进去,只见院子里聚集着十几个人正在吵架,而边上有不少人在幸灾乐祸看戏。

    这群人皆穿白衣,显然跟他一样都是书院的学生。定眼一瞧,顿时荀易就火了。

    这些混蛋在作死啊!

    刘振英拉着李俊德:“别闹,别闹,一会儿老师们过来讲课。看到你和杨轩打架,肯定找你麻烦。”

    “你闪开,我又不是为了自己,我明明亲眼看到这家伙从张玉琪那里偷东西。”

    “我没有!”杨轩站在另一边,也有几个人拉住他。将靠近的几人甩飞,直对李俊德:“除了你以外还有谁看到了?”

    “行了行了!”张玉琪赶紧过来劝架:“区区一根毛笔而已,可能是落在其他地方,回头再找找。俊德,先上课吧,下课了帮我一起找。”

    两方人熙熙攘攘,纠缠在一起。

    白福低声问:“公子,这些是你同学?”

    “一群惹事精罢了。”荀易抚着额头,简直是丢人啊!

    深吸一口气,荀易直接解下腰间的木剑:“茂林剑法第二式——灼华桃夭!”

    霎时间漫天光影洒落,两方打斗的书生恍惚间看到片片粉红花雨撒落,同时脸色大变。

    “不好,是荀易!”不约而同,这些人同时出手。有人随手抓住扫帚施展剑术抵抗,有人拿起书箱顶在头顶窜出剑雨范围,还有人在剑雨中左闪右避。众人一窝蜂散开,边上看戏的众人也跟着遭殃。剑雨散去,只见众人灰头土脸,一身狼狈。

    “诸位,大清早的这么热闹,算我一个?”荀易将木剑往地下一插,拄着木剑笑眯眯看众人。“可以啊,咱们甲班就好好热闹热闹,让乙班的人好好看看?”目光斜向乙班学堂众人,众人或抬头看天,或低头看地,就是不敢和荀易的目光对上。

    刘振英瞧着手中扫帚被荀易强行斩断,苦笑:“小易,你也太狠了吧!”看看四周,除却少数几人施展武学躲开外,大多数人都被荀易一剑扫落在地。

    杨轩跑得快,站在远处阴沉脸盯着荀易。刚刚虽然快速逃出荀易的攻击范围,但也被木剑打中两下。

    李俊德和张玉琪哥俩直接掀翻在地,两人慢慢爬起来,张玉琪无语望天:我可是被害人啊!怎么连我也动手了。

    李俊德悻悻然起身,站在刘振英旁边。

    荀易笑容灿烂望着众人:“我自认为很留手,不然的话就不是桃夭而是枯梅、苍松。说吧,诸位今天在闹什么!”

    “没什么,就是有点误会,已经解决了。”刘振英赶紧开口,对其他人使眼色。

    “是啊是啊,已经解决了。”众人勾肩搭背,一副好哥们的模样。

    “这么说,不是我这位班长多此一举吧?”提出木剑,比划着诸人,威慑力十足。

    “不会不会!班长这是锻炼我们的闪避技巧。”张玉琪一个马屁拍上去:“我们感激还来不及。”

    “是啊是啊。”大家连连点头:“班长这是为我们好,锻炼我们的体术。”太虐了,别说他们的剑术,就是几位武课师傅的剑术水平都未必能赢得过人家的家学剑法。

    “那就好,大家在府学一起上了五年学,明年就要毕业。我不希望大家在毕业之前闹什么不愉快。懂?”

    众人乖宝宝一样点头。

    然后矛头对准旁边观望的乙班诸人,荀易说:“诸位看戏也看完,可以乖乖回去上课吗?”

    乙班观望的那些人看向刘振英,刘振英一点头,乙班学生们纷纷回到自己学堂。

    李俊德双手一拍:“行了,大家散了散了!”众人看到荀易到来,哪里还敢争执?鱼贯列队进入学堂,只有刘振英拿着断开的扫帚站在原地。

    “今天轮到你扫院?”荀易收起木剑,对刘振英问。刘振英和荀易是发小,关系亲密,也知道他那边的情况:“我记得不应该啊,你们乙班闫宝那小子呢?”

    “他今天没来上课,说是请假了。”刘振英抱怨道:“你也太狠了吧?上来就是一招茂林剑,若非我反应快不是也要受伤?我班这么些人,留点面子好不好。”将断开的扫帚扔给荀易。

    “放心,我有分寸,不过是摔一下而已。”荀易接过扫帚,将切口合上,手轻轻一抹,渺渺青光一闪,断裂的扫帚再度复原。

    “不管看几次,荀家的血脉天赋都这么方便。”刘振英面带羡慕之色。

    古时人神混居,神血流传于凡人体内代代传承,便有一个个家族觉醒血脉天赋。荀家的天赋能力是御木,能够操控木气。

    当然,荀易年纪小,他的天赋仅仅可以用来修补桌椅、扫帚之类用木头做的东西。还能够学荀昆那样用木灵之气加持自己的剑法威力。

    “别灰心,神世万年,炎黄一族都有远古血脉传承。当初我家老祖宗也不过是凡人出身,自创剑法,觉醒天赋,然后代代相传。如果你家没有前人觉醒自己的血脉,但未必不能从你这一代开始。”荀易安慰发小:“行了,你先进屋吧,我帮你扫地。”

    一听这话,刘振英立马警觉起来:“你想做什么?告诉你,杀人放火的事我可不干!”

    荀易一脸受伤模样:“说什么呢!说什么呢!作为发小,帮你扫地还不行么?非要什么回报?”

    “得了吧,我还不了解你?”刘振英警惕心十足,一脸鄙视看着荀易。“说,让我干什么?”

    荀易故作无奈:“好吧,看在你这么想要帮我干活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给你一个任务。我书箱里有一份账本,你帮我查查账。”

    “谁要帮你干活了?”虽然这么说,但刘振英接过来书箱,问道:“你老家的账本?”

    “没错,你算数好,帮我查查账本。”督促刘振英进入学堂,荀易自己慢悠悠扫地。头也不抬道:“说吧,刚刚他们在吵什么。”

    清凉的口哨声在房顶响起,一个少年坐在房顶:“怎么发现的?”顾阳在屋顶待了半天,下面那些人一个都没看到他的存在。这是他们家的血脉天赋,传承天鼋,龟息隐气。

    扫帚指着上面嬉皮笑脸的少年,荀易歪着头,盘算着到底要用桃夭还是用枯梅来一剑。

    荀易个子虽然不算矮,但在人群中比李振英还有顾阳低半头,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俯视的感觉。

    暗搓搓准备用剑,剑气逐渐缠绕扫帚。

    顾阳想到自家这位班长的脾气,一哆嗦,赶忙纵身一跳落在荀易边上。白衣飘飘,丰神俊朗的少年围着荀易打转:“我记得你眼神不好啊。”

    荀易伸手作势一拍顾阳脑门:“眼神再不好也不会连这么大的人都看不到。”

    顾阳抽身而退,闪开荀易的巴掌:“这么说,以往我在这里待着,你都瞧见了?”

    “你说呢?”荀易反问,心中暗暗惊讶。今天之所以发觉顾阳的存在,完全是城隍神印的关系。

    “说吧,刚刚发生什么。”

    “没什么。”顾阳耸肩道:“就是张玉琪那小子的毛笔丢了,然后你发小李俊德说是被杨轩偷的,但杨轩不承认,于是就闹起来了。刘振英正好在扫地便帮忙拦架。”

    一听这,荀易倍感头疼:“甲班的矛盾在乙班面前展露,你们不丢人啊!而且,你们对杨轩好点!人家毕竟是转学过来的,刚半年而已,别老欺负人家。”

    “喂喂喂,班长大人明鉴。”顾阳举起双手:“跟我没关系哦,我和杨轩从转学到现在,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而且不是有人跟他玩的好么?只是他老针对你,说话又冲,所以大家有些看不过去。”

    “那我真是谢谢各位了。”荀易无奈说:“行了,赶紧进去准备上课。”

    等所有人都进去后,荀易又清点了一下人数。

    府学有六个学年,他们这是第五个学年,按照学年分六个年级。他们第五年级一共五十人,分两个班。甲乙两班各有二十五人。

    算了算人数,除了自己都已经在里面。

    帮刘振英扫了院子,正巧老师赶来。

    “荀易准备上课了。”韩风打了个响指,招呼荀易进屋。韩风比荀易他们大不了几岁,今年才二十三,因为才学出众被聘请为讲师,同时也接受院长的教导,为科举做准备。

    “怎么今天是你扫地,不应该乙班吗?”韩风奇怪,抬头看天:“今天太阳从西边升起了?我们家荀大少爷居然亲自动手干活?“

    “说的我好像多懒似得!”

    “你上学五年,自己算算自己值日过几次?满打满算不超过五十次。”韩风啐了他一口:“今天干活准没好事,不知道是准备坑谁呢!”

    荀易脸不红气不喘,遥遥对韩风一揖:“昨天老师讲课发人深省,回去之后学生大彻大悟,如晨钟暮鼓开悟明彻。所以,今天为让韩大哥讲课的时候有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刻意起了个大早发奋努力清扫院子。”

    “你就胡侃吧!”韩风了解自己这位学生的脾气,懒得再陪他胡诌,便道:“时间不早了,赶紧进来读书。不然一会儿院长查院,咱俩都要倒霉。”

    -------------------------

    每天更新两章,下午14点,晚上20点左右,节假日加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