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太易 > 第五章风垂柳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荀易摊开手掌,在手背出现浅白色划痕,象征腐朽、枯灭的剑气牢牢附着自己手背,向着更深处蔓延。

    “枯梅疏影?这家伙居然已经开始琢磨冬剑了?”

    茂林剑法是荀家人都会修炼的一门剑技。其中春有三剑,夏秋冬各有两剑。枯梅疏影,象征死气和凋零,暗合冬意。和夏剑中的虬榕盖天正好对立克制。

    荀昆脸色微变,右手化掌为拳,直逼荀易面门。

    横竹翠微!

    这是茂林剑中以力道称绝的一剑!

    竹影漫天,大堂中由竹子做成的各种木制品皆有缕缕精气弥漫至荀昆的拳头。

    “昆哥,咱们家操控木灵的血脉天赋,可不是让你这么用的。”荀易心疼自家家具,左手立在胸前,轻飘飘一掌拍出。

    剑意招式融入肉掌,如三月春风拂过柳堤,将荀昆汇聚的竹灵精气打散。

    清风拂柳,茂林第三式,阳和轻柔的一掌震碎荀昆汇聚的力道。手掌握住荀昆的拳头,卸去大半力道,稳稳将他压在座位不能动弹。

    仅仅是试探交手,二人高下立判。

    “昆少爷还请好好坐稳。”突然另一只肩膀上落下宽大手掌。厚重,强劲的力道压着荀昆,柳子明冷冷道:“来者是客,但客人也要遵从礼数,不然小子也只好失礼将你打出去了!”

    比起荀易清风拂面的那一掌,柳子明明显没有留手,捏着肩膀甚至能够听到一阵骨骼吱吱声。

    “咳咳……”荀易轻咳几下,润了润嗓子,柳子明收手站在荀易身边。

    荀昆心神大松,暗忖:“单论剑法,荀易的确比我强。该死!真不知道祖父当初给他开了多少小灶。不过要真正打起来,他应该不如我。”荀昆心中盘算,荀易身有心疾,只要操作得当就能逼得他当场心疾发作,这也是击败他的一条捷径。手掌握了握,象征生机萌发的茂林第一剑“玉露椿芽”将苦梅剑气化解。

    小小吃了个暗亏,荀昆老实下来化解剑气。荀易拿着账本一页页快速翻动,不多时荀易皱起眉头。

    “怎么,账本有问题?”荀昆放下心事,赶紧问道。

    荀易没说话,仔细研究上面的数字。

    荀昆瞧荀易脸神色越发不对,心中忐忑。“这账本应该没问题吧?老爹虽然图谋家产,但总不至于在祭田祖产这边下手。真要是被人拿住把柄,日后家老们面前一捅,那可就完了。”

    来之前荀昆并没仔细查账本,瞧荀易脸色,不由得有些后悔。莫非真有什么问题?

    “这账本嘛……”

    “怎么?”荀昆伸出头,脑子里想出无数个解释的借口。

    “我还没看完。”

    “啊?”

    “但是我饿了,先吃点东西再说。”荀易扭头喊黛萍:“问问厨房,早点备好了吗?对了,堂哥要不要吃点?”一脸纯然看着荀昆,荀昆气急败坏,准备的各种借口顿时没了用处。

    白白担惊受怕,荀昆没好气道:“不用!你自己吃吧!”

    没多久,一位素净丽人捧着盘子放在荀易边上,柔声道:“少爷,你昨天要的红枣黄米粽以及荷叶碧粳粥。”

    香气散开,荀易深吸了一口气,当着荀昆的面慢慢品尝。慢条斯理,刻意在荀昆面前慢慢消磨他的耐心。看着荀昆逐渐发黑的脸色,荀易心中畅快。看别人吃瘪的表情,是最美味的佐菜啊!

    “雪姨啊,你们几个先下去吃饭,只留下白杉和黛萍陪我就好。”

    “那堂少爷你?”雪姨美目流转,看向旁边的荀昆。

    荀昆心中一荡,这雪姨并非荀家自己的丫鬟奴仆,而是荀易母亲那边带来的陪嫁。模样貌美,性情贤淑,女红厨艺样样精通。也就是她在祖父荀钰死之后照顾荀易,才没让荀易被某些人直接害死。

    “好一只狐狸精啊!今年怎么也有四十多岁了吧?一点都不显老。”荀昆赶忙收摄心神:“本少爷不饿,你们自便。”

    雪姨对柳子明示意,众人下去,只留下两位少爷以及白杉、黛萍。

    荀易斯斯文文吃饭,时不时让白杉把账本翻页,时间一点点过去。

    瞧着日头慢慢上升,荀昆忍不住了。他本就是沉不住气的主,被荀易这么磨着时间,最终道:“账本你慢慢看,回头我下午再过来拿!”惦记着花巷里面的几位情人,直接甩袖离去。

    他走之后,荀易将碗一搁,叹了口气:“走得太快了,剩下这口粥我还没吃完呢!不过他这次居然待了这么久,应该已经是新纪录了?”

    “嗯,这次能够忍这么长时间,昆少爷的养气功夫的确是越来越好。”黛萍回禀,心中好笑。自家少爷一贯喜欢折腾人,尤其是二房那两位堂少爷,更是从小落下的抽。

    “少爷光顾着针对昆少爷,不知道账本看得如何?”白杉收了饭碗,低声问道。

    “我们家需要再找一个账房。”

    “怎么,少爷也看不出这账本有没有问题?”

    “看得出来,前半个月的账没大问题,但是看得眼花头疼,还是找个信得过的人比较好。”荀易看着身边白杉和黛萍,不满道:“也是你们笨,少爷我都那么心细教你们了,居然还看不懂账本。尤其是明哥儿那笨蛋,我还指望他帮忙掌家呢!”

    白杉憨憨一笑,没有吭声,只摸了摸脑袋。

    而旁边黛萍抿嘴一笑:“少爷真是不当家,您倒是清闲得很,每天只需去府学上课读书,时不时还能放假玩耍,可是柳管家那边的工作就多了。不单单要忙着家里面的事,还需要关注祭田、祖宅那边的情况,加上咱们家的铺子书社,哪件事不是人家在操持?”

    “得,瞧见没,这春天早就过去了,怎么还有人动了春心呢?”荀易跟身边人打趣。

    黛萍脸色一红,回了几句嘴。

    “汪汪——”一只小白狗溜溜达达从院子里跑过来,后面紧跟着一个绿衣少女。“丹参,丹参,你慢点!”

    少女二八芳华,是荀易的另一个贴身侍女。一大早帮荀易给自己的宠物狗喂食。

    丹参趴在荀易脚下,黎兰匆匆拿着几根带肉骨头:“少爷正吃饭呢,我们先回去。”丹参瞥了黎兰手中的骨头,看了一眼,不屑撇撇嘴,继续咬着荀易的靴子。

    “没事,就让它陪我吧。”荀易从黎兰手里面拿过骨头,亲自喂食。

    这丹参的名字,自然是为契合荀家一贯的审美。按照荀易最初的取名,是“蛋生”。据说这只白狗是从蛋里生出来了,不过当时只有荀易自己看到,其他人也不相信。于是,其父就取名丹参。而令人奇怪的是,这名叫丹参的小狗对肉骨头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对荀易喝的参茶补品感兴趣。所以荀易喝药剩下的药渣就给丹参食用,几年下来丹参居然没有被那些药渣毒死,实在是一大奇迹。

    荀易亲手给的肉骨头,丹参闻了闻,总算是给自家主人一个面子,叼了两口。

    “丹参这小家伙娇气,除了少爷之外也只有雪姨和柳管家给的食物才吃。”黛萍示意黎兰先下去,自己在边上看荀易和丹参玩耍。

    ……

    另一边,荀昆负气离去。刚刚到了大门口,忽然一只脚横在门口堵住去路。

    柳子明靠着大门:“昆少爷这就走了?”

    看到柳子明,荀昆心中有些发憷。柳子明并非荀家人,不像荀家那些家生子是从小培养。据说这是在荀易八岁那边,柳子明被其祖父典当到荀家的当铺。当时荀钰应下这桩“活当”,让柳子明在荀易身边照顾。因为不是家生子,柳子明在荀家并未当做奴仆看待。荀钰还曾给他请专门的讲师教习。论起来,待遇只在荀家几位嫡系少爷之下。更重要的是,这位从小练武,没少帮着荀易对付荀昆兄弟俩。

    想到童年阴影,荀昆冷着脸,反手挥动腰间佩剑砍向柳子明的腿:“狗奴才,给我滚!”

    “衡竹翠微。”借助佩剑施展,可比刚刚和荀易试探的时候更胜一筹。等闲人被这一剑砍中,少说也要筋断骨折,甚至有断肢的危险。

    柳子明双手抱胸,斜眉瞥见这一剑落下。忽然身形一动,还没等荀昆反应过来,大手如铁钳掐着荀昆脖颈。

    砰——

    只一个交锋,柳子明就把荀昆按在地上,荀昆手中佩剑被柳子明踢开。“昆少爷连我们家少爷都打不过,竟然还想跟我打?”目光俯视,如同看一只蝼蚁。“少爷脾气好,懒得跟你计较。但如果你再不长眼,那就不是小时候揍一顿那么松宽了!”

    荀昆气血上逆,憋得满脸通红。这时候,这厮的武力居然这么强了?一招就能将我拿住?恐怕父亲的武学修为也不过如此吧?

    扑——啦——

    远处有一盆清水扑来,柳子明闪身躲开,荀易倒在地上被泼了一身。

    “哎呀,昆少爷没事吧?”雪姨施施然走到门口,略带歉意:“妾身正收拾少爷的洗脸水,没看到门口有人。少爷可要换一身衣服?”

    “不用了!”荀昆一身狼狈,起身踹开大门直接走人。

    望着他的背影,柳子明皱眉:“雪姨何必帮他?依着他的脾气,恐怕不肯放过少爷。”

    “你来得晚,有些事情不了解,你认为随便告诫一顿,就能让他死心?”丽人如雪,扭头对身边英武男子道:“你知道荀昆的母亲,当年的二太太是怎么死的么?”

    柳子明在荀易八岁那年才来荀家,只知道不久之前荀昆的母亲,荀易的二婶因病而去,到底怎么回事并不清楚。

    “是怎么死的?”柳子明正要询问,突然看向大厅。

    只见荀易拿着账本一溜小跑,还在对大堂里的黛萍说:“时候不早了,黛萍,丹参你去交给雪姨照顾,本少爷该去书院拉壮丁干活咯。”

    正巧看到门口雪姨和柳子明,荀易打了声招呼,从门房提走书箱。

    柳子明见他带着账本去书院,立马了然:“少爷是准备让刘家公子帮你算,还是让李家少爷给你干活?”

    “说的那么难听干什么,这是朋友之间的助人为乐!回头一人送个包子就完事了。多么物美价廉的劳力啊!”荀易一边感叹,一边背好书箱前往灵峰书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