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 第六十二章 结果 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新冷笑一声,环顾四周,大火正冲着其他远处松林蔓延。他知道刚才的爆炸很可能惹来高手注意,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唔...

    忽然此时舒络衣居然嘤咛一声,快要醒过来。

    林新走过去,捡起余畅的佩剑,刷刷几下,直接将舒络衣的四肢全部废掉。

    四条血痕清晰的浮现在舒络衣雪白的皮肤上,清晰可见,鲜血一下从伤口中涌出来。

    舒络衣也是被痛得闷哼一声。

    她缓缓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正压在自己身上的余畅。

    瞳孔瞬间收缩。

    “余畅....你..你在干什么!!??”她猛然尖叫起来,就要想起身,却愕然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哈...哈哈哈...”余畅兴奋的使劲冲击着,口水顺着他的嘴角往下滴落,滴在舒络衣的光滑肚子上。

    “络衣....我..爱你....爱你....”

    林新在边上看着坑洞里的光溜溜两人,眼中不带一丝情绪。

    “救....救我...!”舒络衣感觉身体一阵阵撕裂般疼痛,她痛苦的朝林新叫起来。

    “三番两次想要杀我,就这点本事?”林新冷冷道。

    “我...我错了....呜呜...求求你...”舒络衣眼泪一下子流出来,眼圈边上的红晕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浓。

    “求求你....救我....”

    呜~~~

    周围逐渐浮现一双双绿油油狼眼,显然是狼群被这里的血腥气息吸引过来。

    林新环顾一周,却发现不是他们引来狼群,而根本就是他们几人慌不择路,进了人家的老窝。

    周围不下上百头野狼,都虎视眈眈的盯着这里。远处还能听到不断接近的密密麻麻窜动声,还不知道有多少。

    他看了眼手中余畅的长剑,猛地往前一掷。

    嗤!

    剑身一下从余畅背心刺穿,然后又狠狠穿透舒络衣脖子,扎进地面。

    余畅惨叫一声,受到重创,但还是不舍得离开舒络衣的身体,继续勉强耸动起来。

    而舒络衣却是一时半会没死,而是一双眼睛恶毒的狠狠盯着林新,鲜血不断从脖子处的伤口泉涌而出,很快便染红了周围焦土。

    “慢慢享受吧....”林新冷笑一声,缓缓后退。一丝内气注入隐匿阵盘,身上的气味体味顿时隐匿起来,

    很快,一头头野狼从周围围了上来,慢慢靠近....

    然后在林新的注视下,直接扑了上去。

    林新不再多看,而是隐藏足迹,迅速朝着山林的深处掠去,身后隐隐能够听到一阵阵狼群撕咬肉质和骨头的声音。

    舒络衣背后是舒家,是炼气家族,不好好处理这事,很容易会被惹祸上身。

    毕竟现在只有自己一人存活,就算全部推给木骡子的邪术,也铁定会被怀疑。但林新也是没办法,要不是舒络衣三番两次的想要杀他,他也不会这么下狠手弄死对方。

    ************

    一盏茶功夫后....

    野狼群外围轻轻掠来一个中年道人。他道袍素白,手执长剑,身后跟着一个畏畏缩缩的男子,赫然正是赵洪天。

    “洪天,你确定就是这里?”

    道人看着远处林中数百头野狼不断窜动,眉头紧蹙起来,这些野狼不怕燃烧着的松树,一个个双眼碧绿,看起来就有种惨厉感。

    赵洪天脸色有些发青,似乎是中了毒。闻言后使劲点点头。

    “就是这里,我先前在余畅身上留下的千里香还在这里。”

    中年道人面色一冷。

    “这么多野狼,有些棘手。”就算他是炼气期高手,此时面对这么多野狼,灵气是有限的,短时间不怕,就怕消耗战。而且野狼也是有狼王的,万一遇到妖物就麻烦了。

    “这山里的野狼悍不畏死,最近些年份也变得不怕火焰....”赵洪天嘟哝着,“这还要看师叔您了....”普通先天高手依旧还是内家,内气有限,杀伤几十头还行,但是这里数百头,密密麻麻全在松林里,就力有未逮了。

    中年道人冷哼一声,轻身一跃,跳到一颗大松树上往里望去。

    狼群中心处,两具已经被撕扯得只剩下骨头的尸骸残破的零零落落洒了一地。一些细碎部件甚至分开一大截距离,还有的在野狼的嘴里争抢。

    只有地面上残留的衣袍碎片还能识别出两个尸骨松林剑派弟子的身份。

    “孽畜...孽畜!!”中年道人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他背后猛然浮现三把模糊剑影,反手抽出一把,往下狠狠一斩。

    嗤的一下,一道白色剑气从剑影尖端破空飞出,撕开挡在前面的十多头野狼,直达尸骸所在区域,在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剑痕。

    道人和赵洪天趁机掠入狼群,冲向尸骸所在方位。

    ***************

    孔雀城外深山中,一处怪异的石柱林中。

    灰白色的石柱一根根像是竹笋一般拔地而起,表面光洁异常,柱子下方是一片片暗绿色花花草草。

    阳光火辣,照射下的石柱林中,一个小心翼翼的人影正蹲在一根石柱边,仔细检查着什么东西。

    人影浑身衣服有些发黑,似乎是被烟火熏过一般,看面容明显是个有些文弱气质的书生男子。正是才悄然离开燃烧松林的林新。

    他小心的将装着人面果的布包放进石柱下的土坑。

    “这人面果的服食需要特制处理,时间不等人,只能暂时藏在这里了。”

    林新心头有些感觉棘手。

    木骡子死了,背后绝对还有高手在,不可能只是木骡子和鬼衣就操控整个城里每年的瘟疫,他这么点修为估计也只是个外围棋子。

    看这五颗人面果的品相,其中四颗只是堪堪形成了五官,都只是百人级,只能提升先天以下的一层修为。

    毕竟只要吸食五百普通人就能形成完整五官品貌。

    而最好的那颗五官齐全,面貌上隐隐带着一丝黑气,长相和木骡子也异常相似。按照纪录册子上所说,就是千人级了。

    “只有千人级能对我有帮助,突破先天,不过暂时等风头过去了才能服食。”他小心翼翼的将人面果埋好,这人面果表面刀枪不入,水火难侵,本身就是和核桃一样类似的物种,有着很坚硬的外壳。需要处理一段时间,使用特殊方法才能服用。

    剩下的木骡子布包中,还有几样小东西。分别是一本小书,一个红瓷瓶,以及五块黑乎乎的金属块。

    林新翻了翻小书,里面是关于养殖六翼蜜蜂种植人面果的邪术,这种邪术对他来说用处不大,为了提升修为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就算他无所谓,但收益和风险明显不对等。

    将小书直接丢到一边去,他又拿起红瓷瓶,轻轻摇了摇,里面似乎装着的水状液体,还有响声。瓶子上也没什么标识,不知道是不是毒药,索性也被他放到一边。

    最后一样是五块黑乎乎的金属块,林新拿起来一一检查一遍,这五块东西似乎是从什么地方弄断下来的一角,黑乎乎的表面上刻着很多细腻复杂的模糊符号纹路,看起来很像是阵符,也不知道什么用。

    将这东西收进自己皮囊,林新又开始检查舒络衣的东西。

    舒络衣显然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消耗,身上的各种符纸和底牌也用得差不多,只有剩下的几张普通甘霖符和一些金叶子。

    特殊物品里,除了那张剑气符,就是那串玉环坠子了。

    林新拿起剑气符研究了下,白色的符纸中间笔直的画下一道血红剑痕,凌厉异常,就只是拿在手中都能感觉到一股锋锐迎面扑来。

    只是符纸材质似乎有些单薄,隐隐有些半透明一般。

    “好东西!”林新赞了一声。

    收好剑气符,回去查询下怎么使用,这东西关键时刻用对了,也算是一张底牌。

    至于那个绿玉环,他拿起来看了看,玉质黯淡无光,隐隐有一丝裂纹,显然有可能是刚才看到的那一丝绿色气流力量的源头,力量耗尽,这东西估计也没用了。

    “可惜。”林新将这玩意也丢进土坑。

    “该想想怎么回去交代了,人面果没了,其他人都死了,就我一个人活下来....不..还有一个赵洪天在!”林新眼神一冷,“赵洪天可是看到我和舒络衣他们一起追进林子。这样一来人面果在我手上的嫌疑就更大了!”

    他盘膝检查了下体内,自己此时的内气状态居然非常不好,内气核心在心窝处隐隐有不稳的迹象。内脏也在刚才的使用通明符剑过程里被严重震伤。

    “糟了!内气根基都开始不稳了!必须尽快稳固修为,否则上了底子以后至少要花费数年时间才能养好!”林新心头一惊,赶紧放缓内气运转,从自己皮囊中取出巧克力豆倒了些咀嚼起来,以补充消耗的内气。

    同时又一口气拿出十多张甘霖符,往自己身上一一贴上去。

    甘霖符缓缓发挥效用,顿时感觉身体舒服多了。

    “刚才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居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也是,连木骡子和那么多的鬼衣都能一下解决的爆炸,我同样处于中心,怎么可能没事,就算做了防备引导,反震受伤是肯定的。之后又强自追杀这么久的路。”

    林新感觉好了一些,不敢再动用内气,以免加重伤势。

    “躲是躲不了的,只有上交人面果,把四颗对我无用的人面果交上去,然后花费代价打点,找一下季路师伯,或许能应付宗门的责难,毕竟人面果养殖这种丑闻谁也不想多提,只是....这事必须找个靠山才行,否则直接被杀人灭口抢夺宝物也很正常。”

    经历了这么几次事情,林新已经不敢再相信松林剑派这样所谓的名门正派,道貌岸然表面光鲜,背地里心狠手辣才是其真正的作风。

    心头一个个人选不断滑过,很快,林新眼神一定,已经有了定计。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