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 第六十一章 结果 上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心头却是越发恼怒起来。

    这女人一次再次的想要袭杀他,要不是因为她背后是炼气期背景,身上底牌不知道多少,他刚才就能直接炸死她!

    “舒络衣!”他语气冰冷,隐隐带了一丝杀意。既然对方已经做到这个地步,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余畅去把人面果取下来!”舒络衣却是丝毫不理会他。

    余畅有些为难的看了眼林新。

    “快去!”舒冷冷瞪了他一眼。

    余畅迟疑了下,苦着个脸,走到木骡子身边,伸手去抓其胸口上的五颗人面果。

    林新手中符剑越发握紧....

    忽然他双眼一眯,耳朵微微动了动,猛地看向半躺着的木骡子。

    嘭!

    木骡子忽然醒转,一掌狠狠打向余畅,自己则借力朝着远处弹射而起。

    这家伙居然还没死!

    舒络衣剑气符猛地转向对准木骡子就要发射。却陡然整个人被一团不知道哪飞来的黑雾包裹住,一时间失去了方向。

    “想跑!”林新虽然想杀舒络衣,但现在最要紧的是拿到人面果。

    他符剑一提,内气在脚下爆开,就要冲出去。

    嗤!

    忽然一道洁白剑光从右侧远处射来。

    那剑光轻巧迅速,薄如蚕翼,宛如流畅弯曲的白色飘带。一下就将正在逃窜的木骡子身体穿胸而过。

    血一下从木骡子胸口飚射出来。他整个身体都被白光带起朝着右侧飞去。

    同时间,一个清朗声音远远响起。

    “哈哈哈哈,林师弟、舒师妹,赵某来迟一步,这贼人的身体蕴涵邪灵,必须尽快加以净化。三位师弟师妹受伤如此之重,看来只能由本师兄亲自押送回宗门了。”

    “赵洪天?!”林新心头一惊,没想到这赵洪天在制衣店和他们照面后,居然没有回去宗门,而是隐藏起来这个时候出手抢宝!

    忽然他又想到一事,猛地转头看向木骡子。

    “不好!是金属!!”

    刚才木骡子吸收金属恢复身体伤势的一幕还在他眼前回放。现在这赵洪天所用的白光若是依旧是金属....

    此时定睛一看,木骡子被白光狠狠刺穿胸膛,坠在地上不动了,但他胸口的白光也显露出身形,那赫然是一把白色金属长剑。带着木骡子狠狠落在赵洪天附近的地上。

    “快拔剑!”余畅也捂住胸口爬起身大喊。

    “快拔出来!!”脱离黑雾的舒络衣看到这一幕也是气得脸色发红。

    赵洪天哈哈一笑,从右侧掠来,看到三人面色急躁也不以为意,以为是三人气急他抢夺战果导致。

    “三位师弟师妹,师兄先走一步了。”

    他伸手去握剑柄。

    嘭!!

    一只枯瘦的黑手闪电般突然印在他的小腹上。

    啊!

    赵洪天惨叫一声,显然这一掌蕴涵的威力极大。

    “哈哈哈!!”木骡子一阵狂笑,身体陡然将白光长剑全部吸收进去,一下从虚弱不堪的地步,变成异常丰盈的样子。

    他恨恨盯着三人看了一眼,转身便跑,脚下如同生风一般。

    林新眼神闪烁,纵身急追。

    舒络衣也紧跟其后,不时望向他的眼神也是杀意盎然。余畅则是只能勉力跟在身后,他中了一掌偷袭,此时内气大部分都用在抵御内伤毒素上。

    几人追赶之间,周围两侧松林不断高速掠过,地面也逐渐从斜坡转为平整,大小不一的白色石头越发密集起来。

    赵洪天被一掌打中,已经落在身后跟不上,很快便被甩开没影。

    只有三人紧追不舍,竟然一时半会都没跟丢。

    木骡子不时慌慌张张的回头,速度也从一开始的迅捷,渐渐放慢下来。

    周围树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逐渐变得有些阴森幽冷。

    “雪山映!”木骡子眼看逃不掉了,脸上露出破釜沉舟神色,转身一拳打向身后舒络衣。

    他拳头隐隐泛起森寒白色冰霜。

    “找死!我们这里三人完全可以轮流耗死你!乖乖把人面果交出来,还能给你个痛快!”舒络衣冷笑尖声道。

    “三人?”不料木骡子却面色突变,化为有些阴测测的神色。“真是天真的小丫头....啧啧啧...”

    他一阵抢攻,力量速度居然都丝毫不减,而且每一拳都带出大量淡淡白色寒气。

    舒络衣一时间也只能招架格挡,被打得节节败退。

    她此时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回头一看。

    “余畅!快来帮我!!”她尖叫道。

    “林新,你要是敢不帮忙,回去我父亲绝不会放过你!!”

    让她心寒的是,林新面色冷然,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她,像是看着个傻子。

    而余畅,这个一直忠实于她的跟班追求者,此时也是眼中带着一丝渴望,灼热的欲望,双眼发红的盯着她,一双眼睛火辣辣的不断在她身上凸翘部位打转。

    “搞快点,木骡子。”林新催促道。“迟则生变,夜长梦多。”

    “早点答应下来不是很好?你看看,现在这局面多和谐。”木骡子阴测测怪笑起来。

    林新神色不动。

    其实刚才在对峙之时,他就接到了木骡子的传音,显然他和舒络衣之间的内杠被对方看在眼里,木骡子以一枚人面果为代价,制造出单对单舒络衣的局面,交换林新的不插手。作为特殊体质,木骡子的传音还不是境界低微的舒络衣等人能够知晓的。

    “林新!你敢!!!”舒络衣看到这一幕,那还不知道自己是中了计。手上剑气符顿时拿起,就要激发。

    但早有防备的木骡子没有了绿玉匕的定身,根本不会中招被锁定。

    “我有什么不敢?”林新冷笑,“蠢女人,还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嗤!

    忽然他陡然低头,头发一凉,一道剑气从左耳边一下划过,差一点就将他脑袋切成两半。

    还好他一直都警惕着舒络衣临死反扑,否则这一下就真的翻了船。

    虽然早有猜测可能对自己动手,但真正面对剑气符,他心头依旧吓出一身冷汗。

    再看木骡子,这家伙明显是打算水磨消耗剑气符,慢慢弄死舒络衣,根本不着急。

    “不动手,那就一起去死!!”

    林新眼中泛起狠色,手中通明符剑轰然亮起白光,无数白纹路在剑身上浮现。

    轰!!!

    白玉一般的椭圆爆炸一下淹没整个松林,将所有阴暗角落全部照亮,纤毫毕露。

    白光爆炸直接将措手不及的木骡子和舒络衣全部笼罩进去。

    林新别过头去闭目,闪电般取下身后最后一把符剑,内力注入激活,再次朝着还未消散白光的场中砸去。

    轰隆!!

    巨大的爆炸再度响起。

    松林周围大片大片的树木折断栽倒,足足方圆二十多米的范围全数被火焰和残留的白光笼罩。

    足足数秒后,林新才回过头来,再看场中状况。

    丢下剑匣子,拔出普通长剑,他小心走向场中间一片焦黑的大坑。

    木骡子已经被炸得四分五裂了,只剩下一个脑袋孤零零的滚在坑边,一片焦黑,眼睛勉强眨一下,居然还没死。他显然也没想到林新居然一下就砸出两把符剑,他只是小小的坑一下林新,却没想到惹来这么大的反弹恶果。

    “饶...饶命....”他嘴唇动了动,发出极其虚弱的声音。

    “你算计我,我未尝不是在等你们两个单独对上的机会。”林新嘴角泛起冷笑,“我可是只有最后两把符剑,能够一起解决两个不是更好?”

    木骡子睁大眼睛,还想说什么。

    噗!

    他的脑袋被林新一脚踩裂。里面居然不是脑浆而是一股股如同黑油一样的黏液。

    解决掉脑袋,林新赶紧去木骡子身边的躯干部位检查,人面果还好,五颗都还在,而且还将果子中间的部分躯干保护住了,里面揣着的一个小布包也完好无损。

    林新迅速拿出小布包,解开看了眼,然后收进自己胸口。

    最后将有些被熏黑的人面果一一用剑尖撬出来,然后撕下一截袖子,将其包起来。

    处理完木骡子,他才看到边上的舒络衣。

    这家伙果然身上还有用来护身的宝物,居然在那么强悍的爆炸中还能毫发无损,只是衣服破损了点,昏迷躺在坑洞里,身前一道绿色水流一样的液体正在迅速消散,似乎是刚才在爆炸中耗尽了力量。

    看着那绿光,林新有些忌惮。

    “余畅。”

    他回头朝着余畅招了招手。

    这家伙看上去很正常,其实早就被刚才木骡子的一掌中毒已深,此时走火入魔变得呆呆傻傻。

    其实不等他招呼,此时的余畅已经双眼泛光,流着口水朝舒络衣走去。

    他显然是最深层的压抑欲望被木骡子的毒素激活出来,此时眼里除了舒络衣之外估计别无他物。

    “络衣.....嘿..嘿嘿...”余畅傻笑着走过去。一下扑在舒络衣身上,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

    撕拉!

    舒络衣的外衣直接被余畅撕开,丢到一边。包括皮囊在内的东西洒了一地到处都是。

    林新赶紧过去将皮囊捡起,同时捡起衣服,在里面搜了搜,只有一件小玉环坠子。又在地上的碎银子玉钱中检查了一遍,依旧没发现。

    “剑气符呢?”他再度朝舒络衣望去,眼神一动,赶紧过去,从其紧握的手中取出来那张雪白符纸。

    这张符纸的威力极其可怖,可谓是无坚不摧的感觉,只是需要自己锁定目标释放,要不是遇到金属不灭身的木骡子,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同级对手,在绿玉匕的定身下,配合这张剑气符,都能一击必杀。

    拿着这张剑气符,林新仔细端详起来。

    这也是他最为重视的一样东西。

    检查一遍,确认没错后,他将东西都收进自己皮囊中,将舒络衣的皮囊丢开。

    那边余畅已经彻底和昏迷的舒络衣弄上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