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 第四十七章 新任务 上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之后又做了一次任务,王冲因为敢打敢冲有点愣,被灵珠帮招揽。

    而萧玲玲则是因为感应能力还算有用,也跟着进了灵珠帮。

    也正好是遇到灵珠帮大肆扩张吸收新人的时候,不然他们两个还不一定能进得了。

    “刚才那两个带队的高手,就是我们灵珠帮的执行者,实力都是三层,在我们灵珠帮里,有专门的执行者带着大家完成任务,他们能够更容易的获取一些危险性更小的任务。

    任务壁外面摆出来的都是各大帮主挑剩的,所以加入帮派才是对安全最大的保障。”

    萧玲玲简洁明了的解释介绍。

    “不瞒你说,介绍你加入帮里我也是有好处的,我也不想瞒你,大家朋友一场,以后总是要相见的。”萧玲玲坦然道,“不过如果你答应由我介绍入帮,我这里也记得你的好...以后...以后....有机会定有所报。”

    说到最后,她声音隐有些轻柔暧昧起来,低下头脸色微红,似乎很是害羞。

    “她肯定还不知道林哥的战绩,嘿嘿。”东月在边上冷眼看着。

    三人此时已经走到镇子中央的石碑前。萧玲玲的手不时的荡来荡去,碰一下林新的手。

    似有似无的勾引诱惑他。

    虽然入帮是有好处。但林新则是考虑到和孔昱辉四人的小团体,似乎孔昱辉和程若菲都地位不凡,或许可以咨询一下他们的意见再作打算。

    “暂时不急,我这次出去任务回来后再说吧。”他随口回答道。

    萧玲玲一听,心头略有些失望,不过就算拉不进对方入帮,看这林新的进度如此之快,才半年时间就晋升二层,能够拉拢个未来高手的关系人际保护自己,也算不错。

    扫了眼石碑,上边有着传法师兄的讲堂时间。

    算了下时间,必须尽快出去任务,只能下次回来再去听讲。

    稍微有些遗憾,林新自从进入宗门后,还一次都没去听过传法师兄的讲堂。

    他接的任务不是单人,而是小队结构,集合地点就在这里,林新踩好点后,便和萧玲玲告辞。

    “入帮的事,暂时先放一放,我得回去准备出任务了,你如果有事,可以来一百零三号房找我。”他丢下一句话,便和东月独自离开了。

    萧玲玲和他毕竟只是很浅的交情。

    “一百零三?”萧玲玲却是顿时一愣,一个才晋升的二层能够冲到一百位左右的排名?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不过看到林新和东月已经转身离开了,她想要追上去仔细问,但想到对方的态度异常冷淡,心下也有些犹豫。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跟着这家伙混,可要比在灵珠帮有前途多了...”她看着林新的背影,小声嘀咕起来。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打扮,她就不信以她的姿色,还能有勾不上手的男人。

    她一直努力保留自己的第一次不就是为了找个最好的潜力股投资么?

    ****************

    一周后......

    阴郁的天空堆满了黑沉沉的乌云,云层中不时闪过一条条细线般的蓝色电弧。

    厚实的云层如同巨大无比的黑色棉絮,压在整个大地上空,压抑而沉闷。

    云层下方的地面如同一块巨大黄布,上边散乱的丢上一些碎黄土。

    黄土是一些黄黑乱石堆成的小山,东一处西一处,乱七八糟,只有中央有着一条歪歪斜斜的黄土马道。

    此时暴雨临近时分,三匹骏马正顺着马道小跑着前行。

    两匹白马一匹黑马在小山中间像是三个小点,两白一黑,异常惹眼。

    马背上骑着两男一女,各自劲装打扮,身上披着灰布斗篷遮挡灰尘。

    骑白马的短发男子正脸上堆笑的变了法和身边漂亮女子说话,而女子却爱理不理,不时的随口应一句。

    这一男一女都是骑白马,走在前面。

    而后面一个骑黑马的则是个二十左右青年,眉目冷淡,背上有些古怪的背了四把长条状物体。赫然是从宗门出来数天的林新。

    林新骑在马背上,虽然有着马鞍,但依旧感觉屁股被颠得生疼,大腿两内侧的肌肉都是一片火辣辣。

    抬头看了眼前面两人,又仰头看了看天色。

    “舒师妹,余畅兄,天色不好,我们还是尽快找个地方避雨比较好。”

    “我记得前面就有几个茶水铺子,林兄别担心,这条路我很熟,来回很多次了。”正和师妹套近乎的短发男子回过头来笑着道,“跟我走,保你不会迷路。”

    “余师兄你家就在孔雀城,想必对我们这次任务应该有些把握吧?”那个舒师妹随意询问情况道。

    “能否说说孔雀城周边的环境,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两人又在前面不慌不忙的闲谈起来。

    林新提醒了句,既然余畅说了没事,想必是快到了茶水铺子,可以稍微避避雨。

    这两人一个叫余畅,一个叫舒络衣,就是这次找人任务的队友。

    林新重新掏出任务卷轴,展开皮卷看了看。

    ‘于孔雀城西街道接应一个叫段琪的外门弟子,并带她回宗门。’

    下面是一副段琪的彩色画像,栩栩如生,上色几乎可以和林新前世的照片相比了。是个年纪约莫三十岁的普通女子,相貌和身段都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只是额头上有个很明显的黑痣,足有指甲盖大小,异常惹眼。

    收好卷轴,林新不再多话,继续跟着赶路。

    前面两人继续闲聊着,声音偶尔会传到他这里。

    风越来越大了....呜呜的就像有什么东西在耳朵边叫。

    天色也逐渐暗下来,前面黄色马道上渐渐出现一个不大的双层木头房子,房子里面一片黑乎乎的,窗户口往里看去也没有半点光亮。

    房子外,则是有着一个宽敞的茶水铺子、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边上柱子上的油灯笼被吹得摇来摇去,上边清晰的写着个茶字。

    风越来越大了,不时夹杂着几颗雨点。

    三人拍着马屁股,赶紧下马走向茶水铺子。

    “看来是天色晚了,这里的老茶头收摊了。”余畅牵着马走进铺子,摸索着将马绳取下,捆在铺子马厩很粗的柱子上。

    三匹马很快都被拉到铺子右侧专门的马厩里,绳子一起都捆在数根马桩上边。

    林新取下马屁股上的皮囊,往右看了眼黑乎乎的双层小楼房,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似乎根本没住人一般。二楼的一扇窗户被风吹得吱嘎吱嘎摇来晃去,也没人来关。

    “奇了怪了,我去年路过这里还是有人的啊。”余畅一屁股坐到茶铺里的长凳上,伸手在面前的桌子摸了把,全是灰。

    “脏死了。”刚刚坐下的舒络衣又赶紧起身,惹得余畅赶紧道歉,说他带错了路,赶紧帮忙翻出手巾给她擦干净凳子。

    林新则是随手拍了拍凳子上的灰,对着双层小楼坐下。

    摸了摸皮囊里的东西,他轻轻取出一张怨气符,捏在手上。

    自从上次被怨灵怨气吓到后,他一遇到这种有些阴森的环境,就随时随地的警觉起来。

    风越来越大了,雨点有的已经吹打到了铺子里面点的凳子,好在三人选的是紧贴着双层小楼位置的铺子内侧,倒也不虞被雨点打到。

    “既然这里没人,不如我们进去看看,就在这房子里面住一晚再走如何?”余畅提议道。

    “那走啊,都怪你,要不是你带路往使劲,我们现在应该在先前的客栈住下的!”舒络衣不满道。

    “是是是...怪我。”余畅无奈的赔罪,“等到了孔雀城,师兄一定给你好好的补偿一番。”

    两人说话间,林新却是注意到自己三人坐着的位置,有些怪异。

    他们坐的位置刚好是整个铺子里唯一不会被风雨打湿吹到的一张桌子。

    但是,这张桌子刚好正对着双层小楼一楼的一扇破烂木窗。

    那木窗破破烂烂,几乎就剩个木头框架,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黑乎乎的一片。

    “林兄?林兄?”

    林新忽然回过神来,看到面前余畅和舒络衣都是看着自己。

    “怎么了?”他微微有些诧异。

    “不知道你那里有没有带火石?”余畅重复道。

    “不好意思,有点走神了。”林新抱歉的笑了笑,去过皮囊,低头翻找揣在里面的火石小袋。

    乌云密布,月光也被云层遮得严严实实,光线极暗,林新也不得不低头凑得近一些翻找。

    忽然他眼前似乎有些失血,开始逐渐发花起来,就像是蹲久了忽然站起身,双眼发花发麻,全是白点什么也看不清。

    使劲揉揉眼,很快眼睛又好了。继续翻找火石。

    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感觉自己身边一下安静了下来。

    抬头一看,却看到余畅和舒络衣都双目直瞪瞪的盯着他,眼睛一眨也不眨。

    “余师弟?”林新眉头皱起,感觉有点发毛。

    余畅依旧面色不变,表情如同凝固一般,只是眼神直瞪瞪的看着他。仿佛没有听到一样。

    咔嚓!

    忽然一道电光闪过,林新一下捏起那张怨气符。却发现上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燃烧了一半,剩余部分还在继续高速燃烧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