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崩坏星河 > 第五十一章:注定成为单身狗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又没来上班?这家伙旷工多久了?”

    看到人力资源刚刚提交上来的公司考勤表,文茵第一时间翻到了技术部,然后翻到最下边,实习生列表里中,某人已经连续缺勤超过一周时间了。

    很难讲文茵此时的心情。虽然平日里与他相处总是以吵闹乃至摔杯来贯穿始终,但不可否认他对公司的贡献是难以取代的……而且他们两人的关系,又何只于上下级了?

    沉吟片刻,文茵以颤抖的声音说道:“这个月工资……给他扣光。”

    人力主管苦笑一声:“文总,他的工资已经扣到明年三月了,按照人事管理办法,早就应该解除劳务合同了。”

    文茵一愣,随即冷哼道“旷工这么久,给公司重大项目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光是解除劳务合同也太便宜他了……有没有办法起诉他?”

    人力主管闻言一惊:“文总,真的假的?起诉当然也是可以,不过……”

    “算了算了。”文茵摆了摆手,觉得自己真是脑子抽了才会想起这种主意。王帅博那个贱人若是会敬畏法律,那整个华夏政府的官员就会是人民公仆了……而且,真要和他对薄公堂,那也就本末倒置了。

    但是,那个贱人居然搞这种不告而别,真的很想和他翻脸,找一群又黑又壮的打手捉奸上门,用栓狗的链子把他五花大绑抓回来,然后,然后就算用高压电击也好,一定要矫正一下他这扭曲的人性!

    你这贱人,你怎么敢在这个时候不告而别!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文,文总?”

    人力主管胆战心惊地提醒着文茵:“您的杯子……快被捏碎了。”

    文茵这才发现,自己刚刚换来的马克杯已经被生生捏出裂纹了。

    “啊,不好意思,你先去忙吧,这家伙的事情我会再考虑一下……“

    送走两股战战的人力主管后,文茵深深叹了口气,将面孔掩在双手之中。平静了一会儿,又深呼吸了几次,却仍感到心情烦闷郁结,恨不得大喊大叫一番。

    王帅博的事情是一方面,家族的问题也是让人头疼。自从那天与父亲翻脸,她就做好了遭到反噬的准备,然而其后几天,文方博却没有任何动作,既没有催逼她去和什么人相亲,也没有剥夺她的茵讯总裁的位置,总而言之,生活节奏一如既往,仿佛那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但是文茵太了解文方博了,此人绝非善男信女,更没有什么家族亲情。指望他良心发现放过自己无异于白日做梦,他的报复一定会到,问题只在于具体什么时候……这种每日提心吊胆的感觉,实在让人烦闷不堪。

    在班台后面入定了许久,文茵仍感到心中火气难消,于是干脆用打印机把王野的简历照片打了一份出来挂在墙上,然后用飞镖一枚枚扎过去,准度惊人。

    “好烦好烦好烦……诶,十环?嘿嘿,好像心情好一点。”

    正当文茵丢飞镖丢得不亦乐乎时,忽然办公室的大门被人猛地推开,一人大踏步地迈入。文茵吓了一跳,手中飞镖一歪,命中了旁边展柜上一只瓷瓶,令其粉身碎骨。

    那是文茵最喜欢的瓷器工艺品之一,自她入住茵讯那一天就被摆在展柜上,陪伴她度过了职场上的重重难关。如今却被文茵亲手用飞镖打得粉身碎骨……而文茵却还来不及为此伤痛,目光已经牢牢锁定在那个不敲门就胆敢擅闯的人脸上。

    片刻之后,文茵用宛如地狱恶鬼一般的声音,咬牙切齿地嘶吼:“王,帅,博!”

    对方则一脸兴致盎然:“文总!可不就是我嘛!哎呀,好久不见,你还是一样的青春靓丽!尤其是身边没有封总在,就显得更漂亮了几分……”

    “够了,少说废话,你这么长时间旷工,按公司规定足够开除十次,现在又跑来干什么的?”

    王野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只白色的信封,几步走到班台前面放下。

    信封上,工工整整地写着三个字:辞职信。

    “我是来辞职的!”

    文茵愣住,而后不可思议地抬头看了看王野,又看了看那封辞职信,喉咙顿时有些干涩的感觉。

    “你是来……辞职的?理由呢?因为我把你降职成实习生,还是因为……扣了你的工资?”

    王野摆摆手:“都不是,工资待遇之类的,我从来都不在乎。真想要钱,随便黑个黑帮的小金库账户就可以了,我辞职,是为了追求伟大的爱情。”

    诶?

    文茵闻言又是一愣:“追求爱情?可是你不是……”

    顿了一下,文茵后半句话没有说出口。

    可是,你不是在追求我吗……?

    “是这样,前段时间有个9分妹子向我表白,那妹子胸大腿长脸蛋漂亮,又身家亿万,非我不嫁,只可惜人在剑门星上,与母星相隔遥远。我思前想后觉得如此良机不容错过,若能顺利成为上门女婿,下半身哦下半生就有了着落,所以唯有忍痛辞职,远赴剑门。”

    文茵瞪着眼睛听王野说完了这番话,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

    “唉文总不要激动,我其实满能理解你的心情。原先无比忠诚的备胎忽然转投他人怀抱,这对于女人的虚荣的确蛮打击的。不过我也有我的压力嘛,毕竟老大不小,总是要成家立业的。先前我那么热情地追求,也没换来您半点青睐,所以就……”

    “一派胡言!胡说八道!”

    在王野扯得不亦乐乎时,文茵却忽然发作,猛地一拍班台,气势如虎。

    “想辞职,可以啊!但是少拿这种狗屁倒灶的理由来羞辱我!你喜欢装疯卖傻,没问题,我可以陪你玩,但是别把我当成真的傻子,你的花样我全都知道!”

    王野眨了眨眼,笑道:“文总,其实……”

    “你闭嘴!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王帅博,哦,不对,或许我应该叫你王野?”

    听到最后两个字,王野的表情终于变得严肃起来。

    “哈,被我戳穿了,终于肯老实一点了?”文茵冷笑起来,“我倒是没想到,咱们当年还做过校友啊,王野同学!”

    王野愣了一下,随即恍然:“我靠,你居然跟稻歌的人搭了线!?老张那鸟人出卖我!”

    与文茵曾是同学的事情,他只和稻歌的老朋友说过,文茵此时把这件事拿出来,显然是买通了对方。

    “没错,他把一切都跟我说了,对话记录就在我的个人终端里,需要确认一下么?”文茵冷笑着抬起了手腕。

    王野摇摇头:“不用了,我刚刚已经确认过了。”

    文茵一愣,随即意识到这家伙是个黑人家终端跟吃饭喝水一般随意的贱人!

    “文总,在下有一事不明:老张虽然是个毫无节操可言的贱人,但毕竟是稻歌的总工程师,你是怎么和此人搭上线的?”

    文茵嘲讽地笑道:“你猜呢?像他那么有名的人物,我会没有个联系方式么?至于我是怎么确定是他……很简单,你旷工前完成的一份程序里,我们找到了属于稻歌集团的代码。”

    “我靠那个废人,居然不把这种痕迹清干净就交给我,好坑啊难怪被瑞贝卡甩!”

    “你有什么资格抱怨人家坑啊!那都是你的工作吧!”文茵又感觉自己血压开始蹿升,每次和他见面,总是这么个发展!

    “好了,我不想浪费时间去纠缠这些无关的话题……王野,你到底想干什么?莫名其妙地来,然后再莫名其妙地走,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多年不见的老同学……”

    “你会用一千万帮老同学雇保镖!?”

    王野又是一惊:“我靠,那两个樱岛人居然也把我卖了?!我最近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被全天下人出卖!”

    “哦,看来雇佣那对姐妹的果然是你,你这种不打自招的反应还蛮可爱的。”

    “……文总,好久不见,你智商见长啊。”

    “那么我猜,你和文方博也见过面了?这段时间他对我不闻不问,也是你的功劳?”

    王野耸了耸肩:“那一千万其实是他转给我的……算是嫁妆。我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吧。”

    “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实在是该谢谢你,但是我实在想不明白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可以姑且相信你是为了老同学的情谊,或者真的是因为喜欢我。但你费劲心思挑拨我和风吟分手后,却又忽然要离开,我真不明白你在想什么……”

    文茵说着,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几分疲惫和柔弱,与平时的她形成鲜明的反差。王野见了,叹口气道:“这一次是有个外星的朋友有急事找我去帮忙,事情有些麻烦,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来母星。”

    “外星的朋友,你想说那个波大腿长的9分女么?”文茵冷笑,对这个借口全然不信。

    “不,那个人波不大,腿也不算特别长,但他的请求,我现在不太方便拒绝。”

    “谁?”

    “风吟。他在通海星遇到了点麻烦,想要我去帮忙。而我呢,毕竟在你俩分手的事件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内心愧疚,同时看在他在求助当天就向我的卡里转了三千多万的诚意上……”

    “留在这里,我给你五千万。”文茵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自己在说些什么,脸色微红,“考虑一下吧。”

    听到此处,王野神色略微变化了一番,而后摇了摇头,很是无奈。

    “……其实就像我和老张说过的。我一直都很欣赏你,欣赏你在天京大学时的才华横溢,欣赏你的独立自主,欣赏你在茵讯公司所做的一切。拆散你和风吟,是因为那家伙绝对成不了你的理想归宿。他的心思野得很,爱情绝非首要的考虑,所以除非你肯放弃一切作他的小女人和笼中鸟,否则早晚有一天你们会因为各自的事业而分手,考虑到长痛不如短痛,我干脆让你们在感情未深的时候分开,对你们两个都好些。至于我为什么要走……很简单,我其实是个比风吟还要恶劣的选择,虽然我的确挺喜欢你,但总不能把你从火坑拉出来以后,再推到熔岩里去吧?”

    “你……”

    “文总,我诚心实意地说一句,爱情这个东西是靠不住的。你也一把年纪,别像小女孩儿一样一天到晚作花痴梦了……真的忍不了时,花点钱找只肥鸭也比谈恋爱要靠谱……”

    “滚!”

    “得令!”王野一笑,转过身一溜烟便逃之夭夭。

    文茵在后面哭笑不得,看着他那略显狼狈的背影,心情似是欢畅了许多。只是过得片刻,不由发出一声叹息,将脸孔埋在双手之中,片刻后,泪水沿着掌缝流淌下来。

    <ahref=http://>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