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崩坏星河 > 第三十九章:大爱无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公寓里,王野仍在苦口婆心地劝解文方博,后者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爸,如今事情已成定局,就算您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终归还是要承认现实的。咱们都是成年人,早就过了中二逆天的时候了,所以,与其无谓地抗拒这个必然的结果,不如试着享受过程,比如你看这个。”

    一边说,王野一边摸出一张B超图,一脸慈父般的笑容:“医生说了,是个可爱的女孩儿,恭喜,您有孙女儿了。”

    文方博怒极,一巴掌抢过B超图,然后伸手撕了个粉碎。

    文茵在旁边看得是心惊肉跳,趁着那两人对峙之际,捡起碎片拼凑起来,却见那B超图上,自己的姓名、年龄、身份证号乃至医疗编号一应俱全,就连医院的签章都似是真的一般。

    她简直要疯了,王帅博这个贱人到底是从哪儿搞来这些东西的?而且这仓促之间,又是验孕棒又是童装又是B超图,他是蓄谋多久了?想要干什么!

    而另一边,无论王野翻出多少花招,文方博只是固执地不予理会,这位豪门之主心理素质奇佳,旁边文茵都快崩溃了,他的心理防线仍是坚如磐石。

    “别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要挟我!”

    王野有些无奈地收起了刚刚拿出来的胎教手册,然后咳嗽一声,说道:“其实吧,我很能理解你的想法。当爹的人,时常不自觉地想把儿女的命运掌握在手中,非要亲手摆弄他们的一举一动才能心安。但其实呢,完全没有必要。儿孙自有儿孙福,茵儿被你管了二十多年,是时候放手了。”

    一边说,王野一边主动伸过手,无比熟稔地搭向文方博的肩膀:“我现在也是当爸爸的人,分外理解你的心情……”

    结果文方博毫不客气地拧过王野的手腕,一记干净利索的擒拿手,便要将他的手腕关节卸下来。

    文方博可从来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式贵族,年轻的时候他曾去自由联盟留学,担任校橄榄球队四分卫的角色,身体素质奇佳。而后常年维持健身习惯,并聘请专业教练传授格斗技巧,属于寻常三五条大汉近不得身的水平,擒下一个技术宅简直易如反掌。

    然而就在文方博准备发力的时候,却听房内传来一声凄厉的瓷器碎裂声响,以及文茵盛怒之下,不断颤抖的声音。

    “都住手!”

    文方博的动作一滞,转过头,看到的是一地碎裂的瓷片,以及目光冰冷的女儿。

    这个表情让文方博感到分外的陌生,因为一个人只有在极度的愤怒,并且完全不打算压制愤怒的时候,才会露出这种冰冷的目光,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过去二十多年的父女相处中,文茵有过愤怒,有过心痛,有过绝望,却从来没有过这种即将爆发的征兆。

    这让文方博感到非常有趣,一个被他掌控压制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打算做些什么?

    与此同时,王野轻描淡写地挣脱了文方博的掌握,然后一脸关切地走到文茵身旁:“茵儿你不要激动,千万不要动了胎气……”

    话没说完,一只青瓷香炉当面飞来,王野连忙侧身避过:“茵儿你……”

    “你闭嘴!”文茵左手持着一只青铜器,右手指着王野,“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再多说一个字!”

    王野于是用口型无声地说:“不,要,动,了……”

    “也不许默念!”

    王野又立刻变戏法般的找来纸笔,刷刷刷写道:“不要动了胎气。”

    “你给我出去,现在,立刻!”

    一边说,文茵一边干脆地将十斤重的青铜器脱手掷出,砸烂了王野身后的玻璃橱窗。眼看文茵已经俨然化身吃人的恶兽,王野心知自己好像玩脱了,只好灰溜溜地逃窜出去。

    王野走后,房间里就只有父女二人,没有了王野的吵闹,屋内顿时冷清下来,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与父亲的单独对峙,并没有让文茵的气势衰弱下去。

    她直视着文方博的眼睛,认真地说道:“王帅博刚才的话,没有一个字是真的。”

    文方博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不会解释第二次。”文茵摇了摇头,然后换过了话题,“此外,联姻的事情,我不同意,你是挑谷雨也好,稻雨也好,都与我无关,我不会嫁给自己不中意的男人。”

    文方博说道:“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最终都会嫁给我选定的人。”

    文茵冷笑:“那你就试试看吧。”

    “你认为我做不到吗?”文方博皱起眉头,“还是说,你以为凭着王帅博的闹剧,能保你一辈子?”

    “我当然知道你可以做到!别说王帅博保不住我,就算风吟恐怕也难挡你的威风,你是文家之主,天京豪强,你无所不能,家族成员生杀予夺!你可以轻而易举让我的公司破产,让我一无所有,穷困潦倒!对了,你甚至可以给我下药,让我神志迷离地被人占有!甚至可以让我一辈子住在精神病院里,就像你当年对待大伯一样!但是我告诉你,就算你能杀了我,到死的那一刻,我文茵还是不同意!好了,我的话已经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说完,文茵赤红着双目,伸手指向了房门。

    文方博沉默了一会儿,有些好笑地问:“你确定了?这就是你对家族的决定?”

    “如果说所谓家族就是这种让人恶心的东西,我宁愿不要这个家族。”文茵声音虽然有些颤抖,语调却显得冷静而平稳。

    “好,那咱们就走着瞧吧。”

    出乎意料的,文方博没有再多说一个字,只是淡然地转身出门立场,临走前的表情似乎是在笑。

    而关上门,文茵看着家中的一片狼藉,心中却有一番快意涌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之中,满是欢畅。

    ——

    与此同时,公寓楼下。

    文方博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你居然还敢在这里逗留?”

    王野不答话,只是笑。

    文方博很讨厌对方的笑容,笑容中那嘲讽般的恶意简直有如实质,扑面而来。想着方才在屋中那令人作呕的闹剧,文方博不愿再与这人废话,皱起眉头,伸手按动了个人终端的按钮,通知保镖赶过来。

    “哦,别按了,那俩保镖有事先走了。”王野顿了顿,“或者说,被我劝退了。”

    “哦?”文方博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和老爷子你说几句话。”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是啊,有话都跟女儿说了,哪有工夫搭理我这个可怜的女婿……嘿,别瞪我,我只问你一件事:如果你真的想让文茵从命,为什么不提文馨?你应该很清楚,文馨是她的心头肉,她宁肯自己受伤,也不愿让妹妹受到半点伤害。你只要拿文馨威胁她,别说区区联姻,做点敏感词都可以商量。”

    王野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文方博的反应,“也别告诉我说,你觉得这一招太过卑鄙无耻,有违你的做人底线。你这个人从来都是没底线的,当年你大哥跟你争家主之位,本来手段都用在台面下,结果你直接就把他丢进精神病院里,被著名的杨家将轮番调教,生不如死。其余的反对者有的暴毙,有的发疯。而对文茵这个女儿,你精神折磨了她二十多年,堪称鬼·父典范,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所以,我很奇怪,你这种没底线的人,为什么要手下留情呢?”

    文方博沉默了很久,到底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无聊。”

    最后,他也只留下了这两个字。

    ——

    送走文方博,王野悄悄溜回了文茵家门口,透过楼道的玻璃窗,看着文方博逐渐远去的坚毅背影,耸了耸肩,笑着感慨:“文家果然都是一群精神病。”

    然后看了看身后紧闭的公寓房门,取出个人终端,给久违的老朋友发了通讯。

    等了很久,通讯才勉强接通,对面是个疲惫、气喘吁吁的声音。

    “找我干什么?”

    王野问:“怎么,耽误你做好事了?”

    “少废话,你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

    “我还知道你现在应该干什么,文茵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文茵怎么了?”

    “妈的,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文茵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特么连通讯都接不通!”

    风吟没好气地骂道:“你特么这是废话!我在封闭区域,除了你这贱人还有谁能打得通我的通讯?!”

    王野大声说道:“不要找借口!知不知道刚刚文茵有多需要你?而你呢,却在这里理直气壮地说什么封闭区域,你有良心没有!?”

    风吟开始觉得莫名其妙:“到底怎么回事?文茵出什么事了?而且你这一副为文茵打抱不平的语气,和你的情敌定位完全不符啊。”

    王野声音更大,语气也显得更加义愤填膺:“就算是情敌,但我更不愿意看到文茵伤心失望!我为她打抱不平是因为我对她的爱超越了狭隘的嫉妒!”

    说完,王野立刻挂断了通讯,然后转过身来,面对半开房门的文茵,摆出一副错愕不及的嘴脸。

    “文,文总,您怎么在这儿?”

    文茵一声叹息:“这是我家,你说我为什么在这儿?”

    “那刚才的电话……”

    文茵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王野,然后重新关上了房门。

    “我什么都没听到。”

    <ahref=http://>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