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崩坏星河 > 第三十七章:受在下一拜!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门外,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四方脸、八字胡、剑眉入鬓,一身考究而精致的唐装,站姿一丝不苟,目光咄咄逼人,气质锐利如刀……虽然沉默寡言,却是个无时无刻不在彰显自己存在感的男人。

    见到那个人的刹那间,文茵的心脏就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雪白的额头上也开始渗出汗珠。

    纵横商海的强硬女总裁,也只有在面对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如此失态。

    “爸……”

    “嗯。”文方博点了点头,然后不待文茵邀请,就迈步进了屋。

    文茵当然不敢阻拦,连忙向旁边让开一条路,继而用力握紧拳头,尝试镇定下来。

    这是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家,没必要那么怕他……

    文方博全然没有理会女儿的纠结,他在玄关处非常认真地脱下鞋子,一双黑袜踩在光洁的地板上,一路走到客厅沙发处落座,而后伸手指了指旁边的位置。

    文茵努力压抑住自己低头的冲动,平视着文方博的目光走去落座,两条圆润的大腿紧紧并拢,双手交握叠在膝上,只是不多时指节就因为过度用力而变得发白。

    紧张,乃至惊惶,这就是在文茵心底涌动的全部内容。哪怕是当日风吟忽然在太空港告辞离开,由他的同事接替陪伴去丹烨时,文茵都不曾如此惊惶,父亲二十多年来的积威已经深深刻入了她的骨髓,如今仅仅维持表面的镇定,就已经让她精疲力竭。

    文方博始终没有开口,待文茵入座后,便安静地看着他,仿佛是在测试她的心理承受能力,而过了不知多久,文茵终于不愿维持这种尴尬的沉默,先一步开口道:“爸,您今天是来……”

    “我来看看你。”文方博回答道,“看你气色还不错,银河会的事情并没影响到你,这很好。”

    文茵闻言顿时一惊,按照父亲的习惯,他从来不会浪费时间去温言宽慰自己,从小到大,每一次挫折和伤痛之后,等待她的都只是父亲冷漠的一声哦,甚至有一次她遭遇车祸险些身亡,父亲也没有去病房里看望过她。

    所以今天文方博当然不会仅仅是来看望她,而他要说的东西,文茵完全可以猜得到。

    “爸,我觉得……”

    文方博没有让女儿说完话,冷声打断道:“既然没事了,就要尽快振作起来。”

    “当然,公司的事情我一直在做。”

    文方博冷哼一声,像是在嘲笑着女儿用这种可笑的方式回避问题。

    他开门见山,直入主题:“你和那个超级战士的游戏,什么时候结束?”

    文茵的脸色刷的雪白。

    “我们不是在做游戏!”

    文方博的眉头顿时蹙了起来,这让文茵心脏更加不受控制。

    “不是游戏?你认真了?那你就真的很让人失望了,我记得早就告诉过你,你会嫁给谷家人。”

    文茵一阵头晕目眩,父亲的话就像一口自插心脏的匕首,痛彻心扉,也让人愤怒至极。

    失望?你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说了这句话?女儿才刚刚因为你得罪杨家的缘故,在鬼门关转了一圈,你这个当爹的就没有半点自责吗?!

    但心痛之余,她反而冷静了下来。

    因为心痛没有任何意义,这些年来的经历让她再清楚不过,哪怕她在父亲面前心痛得吐出血来,也没法让他动一下眉头。文方博从来不在乎亲情和人性,他就像机器一样冷酷运转,不,就算是机器人,也会植入人性化的程式,但他却与人性完全绝缘。唯一能说动他的只有冰冷的理性,理性地分析利弊,让他认为一件事有利可图时,才可能转变他的态度。

    这么多年来,一向如此。

    文茵就像是一头被驯服的野兽,强压着心头的悸动,用冷静淡漠的声音开口说道。

    “我选择风吟,是基于以下理由……”

    文方博瞥了女儿一眼,露出讽刺的笑容:“理性分析,我教给你的基本功看来还没有忘,这是好事。但是我记得我同样教过你,在我面前,不要浪费时间借着理性分析之名来胡搅蛮缠。你和风吟的事情,我曾经跟你说过,可以有过程,但不能有结果。我允许你享受恋爱,但同时也要求你必须担负起文家女儿的使命。”

    文茵浑身一颤,理性已经逐渐难以压抑感情:“文家女儿的使命,就是被逼着嫁给一个自己完全不喜欢的人吗?我的价值就仅仅在于一次莫名其妙的联姻?我在茵讯所作的一切,难道都不能让你对我有半点改观?!”

    看着激怒的女儿,文方博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无谓的嘶吼只会让人对你更加失望,文茵,你到底还是习惯感情用事,理性分析始终不能成为你的本能。没错,我当然对你有改观,你证明了自己是一个不错的经营者,同样的年龄,甚至比我当年做得更出色,但是那又如何呢?你到现在都不明白作为家族之主需要的是什么。茵讯这种规模的公司,文氏集团下属有十个,资本量更是数十倍之,你就算能力再强一倍,又能经营其中的多少?何况家族培养你二十年,就是为了让你成为一个职业经理人吗?你虽然出色,但家族里面比你更出色的职业经理人还有很多。例如现在管理文氏重工的朱俊燊,能力人脉绝不在你之下,而且天生体质特异,可以不眠不休,连续工作几个月而不停歇。难道你能与这样的人相提并论吗?”

    文茵无言以对,文方博所说的道理,她当然明白,无论她展现出多强的工作能力,对家族而言都绝非不可替代,出生至今,她在近乎苛刻的家风约束下成长了二十多年,然而她唯一的价值还是“文氏之女”这个头衔!

    她实在不甘心。

    何况,如文氏这样的豪门,华夏国内有成百上千,然而绝大部分家族都不会像文家这么冷酷无情,越是与那些豪门子弟们相处,文茵越是能体会到彼此之间的巨大反差——除了少数完全不成器的纨绔子弟之外,豪门子弟同样生活得紧张而辛苦,但却没有哪家像文家这么憋屈!至少人家的儿女可以相对自由的决定自己的婚姻!

    为什么偏偏她就要遭受这份折磨?

    文方博仿佛看穿了女儿的心思,冷冷地说道:“因为现在文家当家做主的人是我,想要争取自己的幸福,不妨试着取我而代之。只要你当上家族之主,自然可以为所欲为,你想嫁给谁,不想嫁给谁,都没人能管得了你。只不过就凭你,做得到吗?”

    文茵冷笑了两声,一句话都不想再说,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完全没有道理可言。堂堂家主,对自家女儿居然用这种以势压人、蛮不讲理的手段,亏他有脸做得出来!

    然而悲哀的是,文方博可以不讲理,她却没有这个资格,所以只好沉默不语。

    文方博等了一会儿,并没有等到女儿进一步的反抗,于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看来你至少还能认得清现实。这件事后,我给你一个月时间处理和风吟的关系,是要享受甜蜜的二人世界到最后一刻,还是尽早分手,留下时间恢复心情,这都随你,但时间只有一个月,一个月后,我要看到结果。”

    “……我明白了。”文茵点了点头,心中则开始盘算着要如何利用这一个月来挽回局面。

    面对父亲,文茵的确没有太好的办法,但如果是风吟的话……他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的!

    对风吟的信心,是文茵现在唯一的希望。想到那个挺拔如松的男人,心中再多的惊惶不安都会一扫而空。

    “对了,谷雨就在楼下,待会儿换一身像样的衣服,和他见一面。”

    “什么!?”文茵俏目圆瞪,不可思议地看了看文方博,而后立刻冲到阳台向下看去。楼下一辆雪白的豪车,旁边站着一位身穿雪白西服,手捧玫瑰花束的男子,那人背对着公寓,看不清相貌,但想来就是父亲所说的谷雨,也是他为自己安排的联姻对象。

    对于这个人,文茵多少有过一些了解,如同绝大多数豪门子弟一般,他很优秀,目前经营着谷家旗下一个规模不大,但蓬勃发展的企业,与自己颇有几分相似。此外,他性格温柔和善,口碑上佳,在豪门子弟中也是不可多得的优秀。

    然而这一切都不能让文茵对他产生半点兴趣,只要一想到两人的相处捆绑着两个庞大的家族,文茵就抑制不住心底的反感。

    文方博说道:“你的运气不错,谷雨关注过你的事情,对你很有兴趣,今天得知要来见面,很是花了一番心思准备,这份感情基础对你们两人今后的相处很有帮助……”

    感情基础?!你******还敢提感情基础!

    文茵心中的愤怒如熔岩喷涌,颤抖着问道:“你刚刚不是说要给我一个月时间吗?”

    “只是见一面,又不会占用你多少时间。”

    “我不想见!”

    “不想?好。”

    文方博点点头,然后取出个人终端,发了一条信息。

    文茵问:“你想干什么?”

    “既然你不想老老实实换衣服下楼,我就让他上来找你。这一面,你躲不过的。”

    咄咄逼人!

    刹那间,文茵脑中闪过了这四个字。

    文方博早就算透她了,那一个月的缓冲时间里,她和风吟必然会有动作。而考虑到超级战士毕竟不是凡夫俗子,总要为他留些脸面,所以缓冲时间又必须要留出来……于是文方博就双管齐下,直接找来谷雨本人,从一开始就封死她的退路。

    好手段,如果不是用在自己身上,文茵简直想冷笑着为其叫好了。

    然而现在,她除了在阳台上茫然无措地站着,已经没有任何办法。

    她想要给风吟求助,但后者这几日封闭调整,完全与外界隔绝……而除了风吟,她还能依靠谁呢?

    二十多年的人生,却依然孑然一身。

    时间就这样在沉默中一点一滴溜走,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只是一转眼,文茵就听到了门铃声。

    文方博站在客厅,对文茵说道:“去给客人开门,这点礼节还需要我教你吗?”

    文茵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迈开步子走向玄关的,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走的每一步都是通向深渊,然而在父亲的目光下,她却始终无法提起反抗的念头。

    或许过去的二十多年来,她真的已经成了一头彻底驯服的牲畜了吧?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听得门把手转动,公寓的大门未经主人允许,便自己缓缓敞开了。

    下一刻,一位身穿雪白西服的男子走了进来,他手捧着好大一捆玫瑰,仿佛人形的花坛,略显滑稽,盛开的花丛遮住了他的面容,却遮不住他的声音。

    “文总!我来跟你相亲啦!”

    <ahref=http://>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